红色的吸引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4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80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我们总会对某些事感到痴迷 但是,有些迷恋却是非常危险的 也许,正是危险,才增加了一种神秘的魅力 让我们无法自拔,让别人不寒而栗 鬼故事:www. ……

我们总会对某些事感到痴迷 但是,有些迷恋却是非常危险的 也许,正是危险,才增加了一种神秘的魅力 让我们无法自拔,让别人不寒而栗 鬼故事:www. 1 诡异的游艇 当我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因为职业的缘故,让我对这种味道特别敏感。我的头好痛,伸出手,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湿漉漉的,我再看自己的手掌,天啊!MyGod!我的手掌上都是鲜血! 我的第一个反映是,自己受伤了!我是在什么地方?这到底是哪里啊!我这才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四周的墙壁上,白色的墙壁上全都是鲜血!血液都是呈喷射状四散开来!我慢慢站了起来,看到,地上也全都是鲜血!还有长长的拖痕!原来,我竟然在一艘游艇里!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身上也粘满了鲜血。我的头还是很痛。我努力回想着从昨天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我听到手机响了! “蒙蓝!你到底跑哪去了啊?我们等了你一个下午也不见你的人影!给你打了很多次电话,你也不接。”是梓茄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我好像在一个蓝色的游艇上。可是这个游艇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还到处都是血迹!我看,这里应该是发生过凶杀案!” “我们昨天上午庆祝法医馆成立八周年,Party开到一半你就说出去透透气,我?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锤炊V瞿悖挛缥颐且瓮б黄鸪龊M妫墒悄闳司筒患耍?rdquo; “我想起来了!你打电话告诉我,我们的游艇的是蓝色的,我就迷迷糊糊地来到码头,上了一艘蓝色的游艇。然后就不醒人事了!一直到今天早晨醒过来,我发现自己在一艘到处都是鲜血的游艇里。” “怎么这么离奇?你莫名其妙地上了一艘都是血的游艇?蒙蓝,你不要着急,我会和法医馆的人去找你的!”挂掉了梓茄的电话,我开始四处探查这艘奇怪的游艇。 这是一艘豪华的私人游艇,游艇的客房内有大量的血迹。墙壁上的血迹呈喷射状,这是一种高速度血迹,是由于外力猛击或是枪击所造成的。从客房一直到甲板,有一条长长的血迹拖痕,在甲板尽头,拖痕就不见了!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幅画面:某个人被人用外力袭击之后,伤口喷射出大量的鲜血,昏迷或者死亡之后,又被人从客房拖到甲板上,直到被最后扔到海里! 按照游艇客房里的血迹量判断,受伤的人几乎是必死无疑!游艇上所有的血迹都是属于同一个人吗?到底是谁在这么豪华的游艇上受伤了呢?流血的人已经死亡了吗?尸体会不会在海里?是一个人杀了另外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共同杀了人?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必须要找法医馆里的血液分析专家程朗云过来,协助我一起分析和重演当时的案情。 2 血液喷射实验 终于回到法医馆温暖而宁静的实验室里。最近,我一直在看一部非常有名的美国另类小说:《双面法医》。里面的男主角是一个有着疯狂杀戮嗜好的法医Dexter。一个用最残忍的手段杀人的连环杀手和一个疾恶如仇的富有才华的杰出法医,二者完美的结合在同一个人身上。我甚至可以理解Dexter的内心世界,和那种看到尸体之后的吸引。如同我,每当看到一具新的尸体出现时,我的内心里就涌动出一种强烈的好奇和热情!就像约翰•韦斯理的《死人的美丽》写到的那样:啊!可爱的死亡的面貌,地球上还有什么象你那样美丽?并不是所有活生生的壮丽行列,都能与一具死尸相比。 20岁的俊美少年,却有着无比怪异的职业和性格。这是很多认识我的人给我的评价。也许,就连我的孪生弟弟蒙橙都不曾理解我为何对于死尸有这般的迷恋。 我准备开始实验!我拿起一根铁棒,朝一颗头颅狠狠地砸下去!只听“砰”地一声,头颅里立刻喷射出鲜血来!喷得我满脸都是! “啊……!”我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惨叫的声音! “你叫什么啊!潘多多!拜托你不要动不动就跑到我的实验室来,好不好!还这么像杀猪一样嚎叫着!”我转过头来,看到瞪着一双惊恐眼睛望着我的潘多多。 “我的天啊!你脸上都是血啊!你这个样子,就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凶手!” “多多小姐,我是在做血液喷射实验!你刚才看到的那个被我砸碎的脑袋呢,也是实验用的模型!喷溅出来的红色血迹也是一种染料!” “噢!还真是挺逼真的!我还以为你真的在砸一个人脑袋呢!其实,我过来,是想问你,彭教授……也就是我爸爸,他家里收藏的那么多人骨头,我该怎么处理啊?我能不能把那些人骨头送到法医馆来啊?” “你爸爸生前是很有名的人类学家,他收藏的那些人骨头是很有研究价值的!我会叫人到你家去把那些人骨头统统运到法医馆来收藏。这样,你也不用害怕,可以安心住在家里了。”我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想着,这次的实验,我没有计算好距离,否则一定不会让血喷到我的脸上!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鬼故事大全:www. “蒙蓝啊!是老妈!老妈现在正在美国的尸体农场呢!这儿聚集了很多有名的法医病理学家!他们主要是研究尸体的腐烂速度和环境的关系。这个农场里啊,到处都是腐烂发臭的尸体,还有尸体旁边恶心至极的小虫!不过,他们的研究可是很有价值啊!”老妈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兴奋! “老妈,你看看能不能和那里的专家商量一下,运回来一两具他们正在研究的腐尸,我们法医馆最近也在进行尸体腐烂速度的实验。”我说着。 “好啊!老妈可是法医馆里最厉害的尸体收藏家,运回令人难以想像的尸体,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啊!”老妈是那种一看到尸体就眼睛发亮的人。 3 两个人的血迹 第二天一早,我已经和血液分析专家程朗云一起在发生‘奇异事件’的蓝色私人游艇上了!说是‘奇异事件’是因为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打捞到可能出现的尸体,也没接到任何关于人口失踪的报案。警方正在通过私人游艇的资料调查它的主人身份。而我和朗云的任务则是分析出当时出现的情况。 “蒙蓝,你一向机警,我看要不是潘多多在Party上往你的酒里下了*,你也不会迷糊到那个程度吧?你就不怕这是一艘鬼船,死的那么惨烈的那个人会阴魂不散地缠着你啊?”朗云一边分析着血迹,一边还不忘揶揄着我。 “我刚醒过来的那一瞬间啊,头痛得很,我突然看到那么多血,还以为自己流血了呢!那么多血!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己快死了!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我的血!朗云!你拍了很多照片啊!” “通过血迹鉴定呢,我们可以分析出当时的案发情况,案发现场出现的人数,伤痕是如何造成的,凶器的类型,还有就是目击者是否正确说明了案发的经过。”朗云是我们法医馆花重金聘请过来的血迹鉴定专家,他对血液有一种特殊的敏感。 “朗云!我看你的实验室里总有一种腥腥的味道,你用来做实验的血,都是人血吗?” “当然不是!哪有那么多人血啊!大部分都是动物的血液。因为动物的血液在浓度、比例和重量上都很接近人血。你不觉得我实验室的墙上所喷射的血液,很像一幅艺术家的油画吗?” “油画?我看一般人看到你那面墙会被吓晕倒了。”www. “我昨天已经做了初步的血迹鉴定,这艘游艇上一共有两个人的血迹,分别是O型和A型。A型血的人大量失血,而O型血的人却是少量出血。基本上可以断定,被害者是A型血的人,而凶手很可能就是O型血的人!” “客房里的血迹是呈喷射状的,而且是大片喷射,形成小斑点状,还有方向的指向性和一定的汇聚点,所以可以断定,被害人的伤口是由重物袭击导致的,客房里还有一只被打碎的玻璃花瓶,花瓶应该就是袭击的工具了!” “蒙蓝,我已经给所有的血迹拍了照,进行了测量,拿到数据之后我会在实验室里用回塑软件进行模拟分析,很快,我们就可以知道当时的案发情景了。”朗云微笑着说。 我的内心里却在这一刻有了一种隐隐地不安。可能很多人并不相信第六感,但是,我确实知道自己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敏感,尤其是对尸体和血液。虽然,我所感知到的事情都是恐怖的凶杀和残忍的肢解,但是这样的感知却对我解开真相帮了大忙。 4 疯狂的古小诗 “你一定要去湘西那么远的地方吗?那法医馆里的尸体整容工作由谁来做啊?”当梓茄和我说她要去苗族地区采集服装设计灵感的时候,我是真地有点舍不得她离开。 “蒙蓝!你这小孩!你在想什么?你不会舍不得我走吧?”梓茄总是这样地讽刺我。 “在法医馆里虽然前辈专家到处都是,但是他们对我这个小负责人至少还是尊重的。只有你,从来都只是把我当弟弟,真是不公平。”我想梓茄明明就是喜欢我的,可是就是不愿意承认。 “我要去的地方就是湘西地区的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叫谷平村,据说那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传说和诡异事件。曾经还有很多盗墓者去寻找传说中的宝藏。而且,我查过资料,他们那儿有一种风俗,就是制造‘干尸’,据说那个地区的人精通一种很古老也很厉害的‘尸体防腐术’,难道你不好奇吗?我去了之后,一定要把这种神奇的‘尸体防腐术’学到手!” 梓茄还是去了偏僻的小山村。www. 这几天,通过调查,我们终于找到了游艇的主人:柯齐智!不过,我们找到的是他在海里漂浮上来的尸体。 “噢!这尸体好恶心啊!”蒙橙甩开了狗仔队和fans的跟踪,偷偷来到了法医馆。 “这具尸体就是我前几天发现的满是鲜血的游艇的主人,他的面部由于浸泡太久,已经完全成‘巨人状’了,像个发了涨的大西瓜。而且由于他的面部被利器所杀,满脸割痕,所以样子看起来很恐怖。”我正要给这个‘新来的家伙’做解剖。 “哥!我真搞不懂你,你每天对着这些死尸,身上还有一股尸臭的味道,还哪有女生敢喜欢你啊?你不寂寞吗?”蒙橙总是在试图探讨我的内心世界,虽然我们是孪生兄弟,可却不总是那么心有灵犀。 “其实我们两个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孔,你呢,就是女生眼中的万人迷,而我就是女生搞不懂的怪人,可能我天生就有老爸的遗传,就有对尸体疯狂的热爱情绪,你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我一边说,一边拿着电锯切开了死者的头颅。 在‘吱……吱……’的响声中,死者坚硬的头盖骨已经被我锯开。 “这个死者生前头部遭到过严重的撞击引致头骨爆裂而死。而且他的面部有多道玻璃的划痕,已经完全被毁容。但是,他并不是被袭击后立刻死亡的,他死之前,体内的血几乎都流尽了!这个杀他的凶手真是够狠毒的!”我嘴里念叨着,助手小果在一旁做着纪录。 “上个月,你还和笑桐一起做机械性损伤的实验呢,有时候来到这个解剖室,我的心里就有些奇怪的感觉,就好像笑桐还在一样。”蒙橙感慨着。 助手小果回头看了看正在伤感的蒙橙,又看了看我,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这时,解剖室的门开了! “蒙蓝,游艇里的另一个人已经被找到了,我们通过血液样本查到了她的身份,是个女孩子,叫古小诗。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情绪很激动,她坚持声称,杀死柯齐智是正当防卫。”朗云进来通知我。 “真是一个疯狂的女孩子!”一旁的蒙橙感慨到。 5 扑朔迷离的案情 “我一直以为约我出海游玩的人是我的好朋友纪萍儿。可是没想到,我一登上那艘蓝色的游艇,看到的人就是柯齐智!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他要杀我!所以,我就赶快拿起手边的花瓶向他的头部砸去!你们要相信我!我真地只是正当防卫,否则他会杀死我的!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古小诗情绪非常激动,她一脸的恐慌神情。 “可是据我们调查了解,你的好朋友纪萍儿说,你和柯齐智只不过之前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而柯齐智也只不过是因为对你一见钟情才拜托纪萍儿约你出来的!一个对你来说的陌生人怎么可能要杀你呢?”朗云问到。 “你们不会相信的!这和一个诅咒有关!当我第一次遇到柯齐智的时候,我就不断地做恶梦,在梦里,他总是要杀死我!所以,当我在游艇上遇到他,当我知道游艇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他要来害我了!所以,我必须要先杀死他!” “朗云,你觉不觉得,www.这个古小诗好像精神有点问题啊!根据警方的资料显示,那个柯齐智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是基本上行为一向良好。可是为什么在古小诗的描述里,他却像个恶魔一样呢?”我觉得有些诧异。 “我已经把那天在游艇上采集到的血迹样本和照片通过回塑软件进行了模拟分析。分析的结果显示,柯齐智应该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被古小诗袭击致死的!第一下,他的头骨顶部被花瓶袭击之后,花瓶就碎了;第二下,古小诗用还残留的半截花瓶又反复刺伤了柯齐智的面部。而古小诗手上的伤口,也不是由于两个人搏斗造成的,而是她自己用力过猛导致的手被花瓶的玻璃划伤。”朗云介绍着分析的结果。 “也就是说,在古小诗上游艇的一瞬间马上就发起狂来,柯齐智根本就是猝不及防,没有还手的余地。” “对!而且,古小诗在杀完人之后,还把柯齐智的尸体拖到甲板上,最后扔进了海里,她自己也跳了海。那艘游艇失去了控制,就自己慢慢飘到了码头,正好被你迷迷糊糊撞个正着。” “诅咒?古小诗始终说她梦到柯齐智要杀死她!可是柯齐智和古小诗身边的朋友都说,他们两个并不认识彼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6 谷平村的传言 “蒙蓝,我现在已经在谷平村了!据说谷平村的后山是一块禁地,只要是进去的人,都没有再出来过!而且还和天神的诅咒有关。他们这儿的人信奉一种天神,大概在10几年前,因为祭祀的供品太少而触怒了天神,所以从此以后,后山就连连发生怪事。过去有好奇的游客不信邪,非要去后山一探究竟,也神秘地失踪了。”梓茄在电话里讲得津津乐道。 “诅咒?天神?那个地方也太落后了吧!总之,我是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你有没有探究到那种古老的‘尸体防腐术’啊?”我问到。 “当然了!为了来这儿,我还特意学了苗族语呢!他们这儿的老人说,谷平村历代的村长都是实行土葬的!而且他们的尸体都是用那种‘尸体防腐术’处理过的,只有在村里有地位的老人,死后才可以‘享受’这种礼遇噢。” 挂了电话,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词:诅咒!如果说,在谷平村那么落后的村子里,村民们会相信所谓的诅咒传言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在如此繁华的大都市里居住的古小诗也声称她杀死柯齐智和诅咒有关,又是为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了法医馆的精神分析专家曲锐聪老师,我和他说明了古小诗的情况,他决定亲自给古小诗做一次精神分析。 “血!到处都是血!像吸血鬼一样!”古小诗一直念叨着这一句。 “古小诗的这种情况应该属于暂时性的精神错乱。这种短暂的精神错乱是由于患者受到过非常强烈的刺激!而她所受到的强烈刺激,应该就是她疯狂杀人的根本原因。”曲老师分析着。 “吸血鬼?她一定是看过非常恐怖的情景,而这个恐怖的情景还和柯齐智有关!”我思考着,“古小诗!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到底曾经看到什么?” “我不能说,因为那是诅咒!要是我说了,www.我也会死的!”古小诗非常深信诅咒的力量。 “那好!你不要说和诅咒有关的事情,你只要透漏给我们一个名字,或者一个地点也好!”我期待着她的答案。 “谷平村!你们会在谷平村寻找到答案的!”古小诗坚定地说。 又是谷平村!看来,要解开这桩迷案,我必须亲自去一趟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了! 7 防腐尸 经过两天的奔波,我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谷平村’。梓茄已经在电话里听到了我的介绍,她也对古小诗奇怪的迷案非常感兴趣。 “梓茄,我看,我们夜里必须去一次后山!那个后山既然是禁地,就一定是藏着什么秘密!人会莫名其妙地失踪?绝对不是和什么诅咒有关,而是另有隐情!” “我还打听到一件事情!是个年纪很大的老阿爸告诉我的!原来,后山那儿有一个破旧的土地庙,据说庙里面就有被制成‘防腐尸’的尸体!我们可以想办法进去察看一下!”梓茄像是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的小女孩儿一样。 “老阿爸怎么会把村里的秘密告诉你呢?” “因为他前几天脚受伤了,疼得不得了,我就把随身带来的‘去痛片’拿给他吃,他吃了,止痛了,很感激我,所以我打听什么也很方便。不过他警告过我,让我千万不要去后山。” 天终于黑了,入夜时分,我和梓茄偷偷带着工具来到了‘非常危险的’后山。 走了很远的路,我们发现前面有一座破旧的庙。 “应该就是这座庙,防腐尸就是放在这里面!”梓茄说着。 我们用照明灯,向四周照了照,没发现什么更特别的东西,只是觉得破庙到处都是灰尘,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蒙蓝,你看!这个香炉好有趣啊!它竟然被雕刻成骷髅状!”梓茄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拍打着香炉。 “你不要乱动!” 只听‘咯吱’一声,香炉的后面突然打开了一道门! “原来这是一个机关!”我拉着梓茄的手,用照明灯照着路,试探着走进门去。 一进去,就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仔细一看,门里面竟然是一间密室!而且密室里面到处都是石制的棺材! 我打开了其中的一个棺材的盖子,天啊!里面居然装着一具尸体! “是防腐尸!原来真地有防腐尸!”梓茄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我查过资料,周王朝时,www.死者在人殓前,先要用香汤沐浴尸体,然后再鬯酒擦洗。这样不仅使尸体变得“香美”,还有一定的消毒作用,鬯酒的喷洒有利于封棺后加速棺内氧耗和建立缺氧条件。然后就是用洁净的内外衣和衾者紧紧捆束尸体,这种穿戴和包裹,除了可以防止昆虫侵入外,还有助于隔离空气,对尸体的早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我看谷平村的防腐尸应该就是用这种古老的方法做成的!只不过,他们所谓的‘香汤’到底含有哪些化学成分,就不得而知了!”我一边给梓茄介绍着,一边带上手套,开始一层一层把裹在尸体上的布条拆下来。 “我明白了!他们的这种方法是为了抑制尸体的*速度!”梓茄为我举着照明灯。 “奇怪!怎么‘干尸’的颈部和手腕部位都有齿痕呢?我可以肯定!这是被牙齿咬伤的伤口!难道……这个‘干尸’在死亡之前,被什么东西咬伤过?” “那他是被什么咬伤的呢?” “从他伤口的形状判断,这肯定不是人的牙齿!很可能是某种凶猛的动物!如果能够把这具尸体送到法医馆去就好了,这样我可以鉴定出死者的年纪和致死原因。” “我们看看其他石棺材里的‘防腐尸’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伤口!”梓茄提议到。 “好!”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喊! “你们干什么!这是禁地!谁让你们进来的!”大喊的人正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 8 后山的秘密 不容分说,我和梓茄已经被几个苗家的年轻人用绳子捆了起来! “我们只是听了传言,觉得好奇,才到这儿来的!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好奇而已!”梓茄一再解释着。 “阿爸,放了他们吧!我看他们真地只是好奇而已。”一个年轻人站出来劝说。 梓茄和我都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那个年轻人。 “好吧!但是,你们以后不可以再踏进后山半步!过去也有游客因为好奇而来后山,最后,都失踪了!你们要是不想再重蹈覆辙,就不要再冒险了!” 几个年轻人看着我们,我和梓茄根本没有办法继续调查后山的秘密。我们被年轻人看着,其实是被‘押送’到了长途汽车站。我们临上车的时候,那个为我们说情的年轻人拍拍我的肩膀我说:“不要因为好奇心而害了自己!你们快离开这里吧!” “我只是不明白,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破庙的密室里呢?后山不是禁地吗?为什么你们还要一大堆人去后山的破庙啊?”梓茄问到。 “因为后山被天神诅咒了!在很多年以前,我听老者说,谷平村曾实行过一种‘活人祭’,就是把活人活活烧死,用做供品。后来这种制度村民们都认为太残忍,而被废除了。可谁知,这却触怒了天神!当初‘活人祭’之后被焚烧的尸体残骸都被埋到了后山,自从废除了‘活人祭’之后,那些残骸就变成了‘恶灵’吞噬去过后山的活人。村里的人都觉得,那是天神的诅咒,天神利用恶灵来惩罚我们不再供奉‘活人祭’。”年轻人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www.那你们为什么还敢去呢?” “村长组织了一些村里勇敢的年轻人,每当到夜里的时候,我们就会分组去巡逻。因为这几年里总有突然失踪的游客,我们想他们也都是因为好奇才去,所以我们巡逻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和找到因为好奇而去后山的游客,以免他们发生任何危险。” “谢谢你昨天帮我们解围。我看,我们的好奇心也该到此为止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梓茄问到。 “大家都叫我阿海。”年轻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9 怪异的尸体 这一次的‘后山之行’,非但没能打消我的好奇,反而更加重了我要探知到真相的决心。很快,我和朗云商定,我们要再一次去解开‘防腐尸’的秘密。不过,这次,我们要更加小心,不能再被当地的苗族人发现! 四天之后的深夜,我和朗云偷偷潜入了后山,可能是第二次来的缘故,也可能是听了关于后山的传说的缘故,我发现自己失去了第一次来时的好奇和坦然的心境。后山杂草丛生,树林茂密,甚至有点阴森的感觉。 “我在想,是不是古小诗在谷平村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又给了她强烈的刺激。不过谷平村距离她所居住的城市那么遥远,而且柯齐智的资料也显示,他从未来过谷平村,那么在谷平村,古小诗和柯齐智之间,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导致了疯狂的血案呢?”我对朗云说着。 “是啊!简直就是毫无联的三个线索!”朗云也觉得迷惑不解。 我和朗云一连在后山的树林守了好几夜,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情况。只不过,我们无法再去破庙了,因为晚上总有村里的年轻人在‘巡逻’。 到了后山树林的第五个晚上,我和朗云坐在树下休息。 “蒙蓝,你闻没闻到,好像有什么味道啊?”朗云问我。 “是啊!有一种腐臭的味道。像是尸臭。” 我们拿着照明灯开始四处找寻起来。 “蒙蓝!你快看!” “MyGod!”是一具女尸!”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女尸面部苍白,颈动脉被人割开,我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测量了女尸的体温。初步判断,这个女人死亡的时间不超过6个小时!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后山秘密?”朗云说着。 我发现女尸的指甲里有一些东西,还有血迹!我赶快用剪刀剪掉了她的一部分指甲,装到采集瓶里。看女尸的打扮,应该是来这里游玩的游客。 “我们该怎么办?”朗云皱着眉头。 “这里太偏僻了!而且距离当地的公www.安机关还有很远的路。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带着女尸离开这里。我们尽量采集尸体上有用的信息吧,然后再做调查。关键是,我觉得这个谷平村的村长似乎在刻意阻止别人打探关于后山的秘密。我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好。” 第二天,我们找到了当地的公安机关,他们几乎没有相应的法医部门和必要的设备。我们只好借助当地的小医院的实验室进行化验。而其他的警员则去村里调查情况。 10 惊异的检测结果 这个地区实在太落后了!根本没有可以进行DNA检测的仪器!没办法,我只好把采集到的样本特快邮递回法医馆进行检测。可是,最奇怪的是,当地的警员去了谷平村的后山树林之后,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尸体!每一次都是这样!过去每当有游客失踪时,当地的警员都去后山寻找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每当有这样的怪事发生时,就更增加了后山的神秘感和恐怖感!最后,就连当地的警员一提到后山,心里都害怕。 “难道我们昨天晚上是活见鬼了?不可能,这里面一定有古怪!”朗云说着。 三天之后,法医观检测的结果出来了!作为首席法医馆的老爸打来电话。 “你从女尸指甲里提取的皮肤样本和血液样本我们已经进行过DNA检测!可是结果,却非常令人震惊!”老爸说到。 “震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到。 “女尸指甲里的DNA和我们之前发现的柯齐智的DNA是完全吻合的!” “这怎么可能!”朗云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我。 “这也太荒谬了!柯齐智都已经死了很多天了!而女尸死亡的时间不过是在三天前!柯齐智怎么可能去杀她呢!噢!MyGod!难道是活见鬼了!”我感叹着。 整件事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女尸怎么突然间不见了?为什么她的指甲里会有已经死了很多天的柯齐智的DNA?后山破庙里的‘防腐尸’又是怎么回事?接二连三失踪的游客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古小诗疯狂杀人的念头是来自于谷平村的诅咒?这些似乎根本就是一些关联不大的事情! “我真的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离奇的事情!”朗云也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起来一个巧合!我记得我和梓茄发现www.‘防腐尸’的时候,那具尸体的颈部和手腕部都有齿痕,而我们发现的那具已经失踪的女尸上也是在颈部和手腕部有伤口!为什么都是颈部和手腕部呢?”我回忆着。 “我看,这个村子里应该有人在借助所谓的天神和诅咒来杀人!” “可是,游客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啊!而且我还记得那具女尸身上的背包也没有被盗窃,财务也没有任何损失,也不像是劫财。”我还是难以想像出即使有人要杀人,他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而且这一切又和远在另一个城市的柯齐智又有什么关系呢?”朗云思考着。 11 生命的威胁 半夜,我和朗云决定去偷尸!去偷藏在后山破庙里的‘防腐尸’!因为根据当地的习俗,‘防腐尸’是绝对不可以被允许带出后山的!即使是当地的警察也不能无视少数民族的风俗而强行把‘防腐尸’带出来。所以,我们只能偷了。 似乎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当我们用麻布袋装好其中的一具干尸,正要走出破庙的时候,我的内心突然有一些不安的感觉。 “朗云!你觉不觉得,好像有什么在跟着我们啊?” “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这儿不会有鬼吧?” “你是学医的!居然也相信鬼魂这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黑影闪到我们眼前!那个人拿着一把闪亮的匕首,向我刺过来!我赶快把抱在怀里的‘干尸’扔给朗云!“朗云!你抱着‘干尸’快走!” 黑影见到没有刺中我,就挥拳打了过来!这一下,我没有躲过,被那个狠狠地打在了嘴上一拳!经过一番纠缠,我感觉我的前胸和后背都被黑影的匕首划伤了!那个黑影似乎有无穷大的力量,我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我和朗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摆脱了黑影的纠缠!朗云也受了轻伤。天已经渐渐亮了,可是我却感觉到眼前一阵阵发黑。 一时间,天旋地转的! 12 难以想像 “蒙蓝!蒙蓝!蒙蓝!” 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勉强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梓茄关切的眼神。 “我这是在哪里啊?” “你已经在医院里昏迷好几天了!你受了很严重的伤,还差点丢了小命!”梓茄的眼睛里竟然泛着泪水。 “蒙大帅哥,你这次不仅差点丢了命,还掉了一颗牙!”说话的人正是血迹鉴定专家程朗云。 “哥,这次我们两个就好区分了,因为你比我少了一颗门牙噢!”蒙橙在旁边嘻嘻地笑着。 “不过你少的这颗牙,可帮了我们大忙!”朗云说着。 “谷平村的事已经解决了吗?”我问到。 “你真的不知道啊,你昏迷的这几天里错过了多少精彩的情节!”老爸吊着空烟斗对我说着。 “原来在谷平村一直存在着一个可怕的嗜血狂魔!这么多年里失踪的游客都是死在他的手上!我们发现的那具后来神秘失踪的女尸之所以在颈动脉和手腕部位都有伤口,正是被嗜血狂魔吸过血造成的!”朗云说到。 “嗜血狂魔?那和古小诗以及柯齐智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觉得费解。 “你还记得那个既老实又温和,还为我们www.解围的阿海吗?”梓茄问到。 “记得啊!跟阿海又有什么关系啊?” “阿海就是那个嗜血狂魔!”朗云继续说:“你肯定想不到,杀死柯齐智的古小诗就是把两件案子联系起来的关键人物!” “对了!为什么在柯齐智死后的那么多天,女尸的指甲里还有他的DNA呢?那分明是女死者和杀害她的凶手搏斗时留下的痕迹!可是柯齐智不可能死后还去杀人啊!” “蒙蓝,聪明如你,你想想,在什么情况下,两个人会有一模一样的DNA排列样本?”朗云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噢!我明白了!除非两个人是同卵双胞胎!他们的DNA就像克隆人一样,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根本无法区分!” “对!我们就是被这一点给迷惑了!因为死亡的柯齐智和谷平村的阿海无论从相貌,还是生活地点来看,我们都无法想像,他们两个竟然是同卵双胞胎!” “MyGod!怎么可能!”我还是无法相信。 13 千丝万缕的两个兄弟 “柯齐智和阿海从一出生就被分开了!那时,他们家太穷了,于是,他们的父亲就把其中一个送给了当时在那里出游的一对有钱的夫妻。就这样,两个孪生兄弟,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分得天南海北!也注定了两个兄弟截然不同的命运!” “可是,他们的相貌为什么不一样了呢?” “因为阿海在11、12岁的时候,有一次,他偷偷跑到后山去玩,没想到却被后山树林里的野狼咬伤了!当时,他的脸几乎都被毁容了!全都是被野狼撕咬的伤口!虽然后来去医院进行了处理,还进行了整容手术的修复,但是阿海的样貌还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再加上阿海和柯齐智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里:一个是城市的阔少爷,一个却是穷山村里的农民,所以他们的相貌到最后,已经完全不像是一对同卵双胞胎了!” “古小诗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孪生哥哥的柯齐智却注定要因为这个嗜血成性的兄弟而死!一个古小诗,成了改变他们兄弟两个人命运的桥梁。三年前,一向喜欢探险的古小诗也是因为在网上无意间查到了谷平村的恐怖传言,所以就一个人前往谷平村寻找真相。没想到,她却在后山刚好了撞见了正在杀人吸血的阿海!” “怪不得古小诗一直在说着诅咒,吸血鬼,和有人要杀她!” “每一次阿海作案的时候,他都会戴上面罩,www.还有就是在牙齿上装上一种牙套以方便他吸血。古小诗撞见他吸血的那一幕刚好是在天已经渐渐黑下来的时候,所以古小诗根本就没有,或者她也不敢看清楚杀人凶手的样子,在模糊之间,她只觉得,是一个怪物在吸人血!所以,一向不信邪的她居然相信了谷平村的后山有恶灵的传言!” “可是,柯齐智和阿海的样貌已经完全不同了!那为什么古小诗还要在看见柯齐智的一瞬间要杀死他呢?” “我们都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虽然柯齐智和阿海的样貌已经完全不同了,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左耳上却都有着一块一模一样的粉红色息肉!而古小诗也正是因为在第一次看到柯齐智时注意到了他耳朵上的息肉,才开始连连做恶梦的!” “单凭耳朵上一模一样的息肉就可以杀人?” “三年前,古小诗回来之后,她也试图和别人说,她看见了有嗜血狂魔在杀人吸血,但是,却没有人相信她!大家都觉得她为了编故事,或者为了显示自己的所谓‘探险经历’而说谎。所以,那段恶梦般的回忆就在她心里成为了永远的阴影和障碍!她也记住了,那个左耳朵上有息肉的怪物,就是可怕的嗜血狂魔!“ “所以,当她看到了对她情有独钟的柯齐智之后,就下意识地拿起了花瓶朝他的头上砸去!柯齐智真是太无辜了!因为他死得太惨了!”我感慨到。 14 一颗牙齿解开一个迷团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正在看着一本医学杂志上介绍了一个得了怪病的人。一个旅游的美国人因为在树林里被野狼咬伤之后感染了可怕的未知的病菌,所以开始满脸长毛,而且是那种长长的无比坚硬的毛。他的面部皮肤也开始变得狰狞无比,使得原本一个非常帅气的男生却变成了人见人怕的‘狼人’! 于是,我又突然想起了谷平村的阿海!这个被野狼咬伤之后就开始变得嗜血成性的可怜人。说他可怜,是因为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他自己想要嗜血的念头。于是,一个又一个可怜的人,死在了他的刀下,被他吸了血。而他的父亲,谷平村的村长,也利用了自己的职务之便保护了他‘奇特儿子’的秘密。就连被制成‘干尸’的上一任村长也是被阿海活活咬死之后吸干了血的!所以,我和梓茄才会发现‘干尸’上的咬痕,当时,我还以为是动物咬的。 “蒙蓝,你镶了一颗新的门牙之后,还是那么帅啊!”朗云春风得意的样子。 “没想到一颗门牙可以解开一个迷团,还可以制止一个嗜血狂魔。”我也微笑着。 “当时我们去盗‘干尸’的时候,阿海就已经注意到,我们开始怀疑有人在谷平村杀人,还利用所谓的天神和诅咒做烟雾。所以,他一直暗中监视着我们的行动。那天晚上想要我们命的‘黑影’就是阿海!” “阿海做梦也想不到,他打掉我的这颗门牙,www.成了暴露一切的线索!” “偏偏那么巧!当时阿海的手在打掉你的门牙时,因为用力过猛而被你的牙划伤了!所以他的伤口感染之后不停恶化!就连当地的医生也无法确诊到底他的手因为什么而感染!后来,当地的医院就把他的病例传真给我,因为那时我们曾在当地的医院试图做DNA检测嘛,所以就和那里的医生认识了。他们认为我是血液专家,也许可以解决阿海的病。” “所以撞到你手里的阿海,是注定逃不了的!” “对啊!我从他的血液样本里发现了一种罕见的细菌:聂氏艾肯氏菌!这种细菌是一种寄生在人类牙齿上的细菌!是不可能出现人在的手部的!人感染了这种细菌,只可能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外力撞击人类的牙齿而致使手部划伤而造成的!所以,我就联想到了你那颗被打掉的牙齿,进而联想到了那个夜里要杀我们的人!” “可是,你是怎么找到阿海就是谷平村嗜血狂魔的证据的呢?”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不过我可以肯定,他要杀我们,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我再一次返回到谷平村,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我利用无色孔雀石进行了血迹显现实验。结果在阿海的衣服上,试验的溶液滴下去之后,都呈现蓝色。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他的衣服上曾经粘有大量的人类的血迹!” “只可惜那些天,我一直在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你老爸蒙棕解剖了我们冒死偷回来的那具‘干尸’,他发现‘干尸’上的咬痕有被人吸过血的痕迹。从而推断出了,凶手不仅是简单地杀人,而且还凶狠残忍地吸血!” “到底是什么毒素或者细菌,导致阿海无法自我控制地吸血呢?我记得,我曾经在病例大全里看到过一种怪异的疾病:卟啉症。在最严重的卟啉症患者体内,卟啉会蚕食聚集区域附近的组织和肌体,使患者严重贫血,面部器官腐蚀,尿液呈现紫红色,并出现种种怪异的、让人联想起吸血鬼的举止。阿海会不会就是得了那种病呢?” “卟啉症是一种罕见疾病,而且是由于遗传基因造成的,发病的人也多在30岁以后。而且得这种病的人面部迅速苍老,或者生出脓包,也可能发生腐烂,阿海的特征显然不是这样。所以他绝对不是卟啉症患者。阿海的情况,在医学上,还是一个未解之迷!嗜血其实是野生动物的本性,尤其是狼。也许阿海是在被野狼咬伤之后,他的脑部神经被感染了某种我们还无法研究的细菌,而使他像是精神错乱一样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有点像人类被传染了狂犬病。” …… 尾声 坐在法医馆温暖而明亮的实验室里,我回想着让人几乎无法相信的经历,突然觉得,其实,人,对某种东西的迷恋,是不受自我控制的。就像我对死尸的迷恋和阿海对人类鲜血的迷恋。不管这种迷恋产生的原因是多么无辜,多么令人难以想像。 “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梓茄微笑着走过来。 “其实在我昏迷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会不会难过?”我又问出了相同的话,就像几个月以前,我扮成蒙橙时曾经问过梓茄一样:“梓茄,如果我哥哥蒙蓝真地死了,你会不会因此而伤心?” “我知道,你总是能化险为夷。”梓茄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也许有一天我真地死了,你才能说出真心话吧。”我伸着懒腰,吹着口哨走开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红色的吸引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