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鬼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97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依稀记得那个假期很热,从大学回来后,无所事事的我整天都呆在家里吹电风扇,可这只能让那股热浪更加难忍而已,就在我与太阳大眼对小眼的时候,我……

依稀记得那个假期很热,从大学回来后,无所事事的我整天都呆在家里吹电风扇,可这只能让那股热浪更加难忍而已,就在我与太阳大眼对小眼的时候,我女朋友的一个短信拯救了我。 “萧逸,现在一定很无聊吧?我们去逛鬼屋好不好,我还邀了几个同学哦,在车站等你,到了打我电话。” 我一阵无语,敢情那个好不好只是摆设,为此,我决定去车站教训教训她。 出门后,我突然想起妈妈帮我求的平安符,话说我初中的时候有个算命先生给我算了一命,说我二十岁必有一劫,当然我这个不信神也不信佛的人是不当一回事的,但妈妈却极为在意,于是那个丑陋的保命符陪了我很多年。 差点就忘了,妈妈要是看到我没带它还不得啰嗦我一天。 我正准备回去拿,却发现门不知怎么的被关上了。 伸手往包里一掏,不由得恨恨得踹了一脚,钥匙也忘在里面了。 “爱…我,还是,他……”手机铃声很不凑巧的响起,我赶紧掏出手机。 “来了,来了,到车上了……这司机开得慢,恩恩,马上到了。” 满头大汗的我赶紧往路口跑去。 (我刚转身,伴着一阵清风,门轻轻的打开了,透过门缝看去只是一片阴影……) “怎么那么慢啊!我们都等了好久了!”刚下车,她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我埋着头,果断把耳朵放到脸上去,典型的软耳朵呀! “算了,算了,你一打电话人家就到了,还算听话,别说了。”她朋友的话虽然听着不怎么舒服,但总比在偌大个车站,若干双眼睛下被“训”来得好,我赶紧善意的笑了笑。 谁知被我女朋友发现了,眉毛立马竖了起来,虽然很可爱,但是,我怕是消受不起,赶紧撇向一边。 在太阳公公火热的注视下,我们没有闲聊多久,直接上了车。 一共六人,我,我女朋友(不停说我女朋友我女朋友的,忘了介绍,她叫林雅,和我一班的)。 剩下四个也是一对对的,分别是杨月,叶明,姚晴赵锋,都是同学,虽然只读了一年,但关系还行,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不久,我们到了目的地——恐怖庄园。 这里好像是刚建的,人气很高,我们在中间挤了很久才买到入票,进去后就被雅带着四处逛,在太阳有些倦意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恐怖鬼屋。 入口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鬼头,一双眼睛肆意着寒光。 看到入口这个架势我都有些胆怯了,不愿深入,而奇怪的是,这个按理来说应该很红的地方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和之前的地方比起来,总感觉死气沉沉的。 面对这有些诡异的情景,我心生退意,“这个,雅,现在已经五点多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我们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今天一定要进去逛一逛!”她很坚持的说。 这时赵锋对我说道:“这里是通宵开放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时间不是问题的,问题是有谁想进去。” “进不进去我无所谓,你们决定吧。”姚晴没什么表情的说道,在她身上我就看到两个字——理性。 “你是害怕了对吧?”杨月不客气的看着我。 “我……”刚张嘴,后面的话就被林雅打断了,“你不去就是害怕,哼!不去是吧?我自己去!”不等我开口,她就冲进去了。 叶明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很明显,他和我是一条战线的,但在他被杨月拉进去的时候,我发觉这个战线一点都不明显。 “哎!怎么摊上这么些人啊!”我仰天长叹,看来不得不陪她们逛一次了。 “恩?”我疑惑地转过头,眼光扫过之处缺 却什么也没有了,“奇怪了,刚开始好像有个人在那的……” 刚想到这里,我的思绪就被林雅的惨叫声打断了。 (就这样一行人全部进入了鬼屋,而正在这时,门口的帘子在风的吹拂下飘动起来,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不得入内!) 鬼屋内。 “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在乎我了!”我刚进去,林雅就蹦蹦跳跳地往我身上扑来,看着在眼前渐渐扩展开的天真笑容,我只好装成一副上当受骗的样子,但嗅着自己眷恋的香味,双手不知觉的搂紧了她,我想,我最害怕的就是失去这份天真了吧。 “好了,好了,肉麻死了,我们前进吧!”杨月那讨厌的声音响起,就这样撕碎了我难得的温柔。 但这还不算,她接着又道:“我们猜拳来决定谁来带头吧?” 这个决定的受害者自然就是在下了,哎,这些年来没有哪一次猜拳能猜赢。 果不其然,在剪刀石头布的诅咒下,我和林雅走到了最前面。 原先以为这里面会很恐怖,谁知这鬼屋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甚至看得到那些鬼怪身后的发动机,而那扬声器居然直接摆在一旁,说真的,我很佩服鬼屋制作组:会省钱啊! 时间就在林雅不时的惊叫声中悄悄溜走了,真是服了她了,那么害怕?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且础?br /> 摸出手机看了看,居然过去20分钟了,我心想:“这就是质量不好,数量不少的效果了!” 无聊的继续前进着,不,也不算无聊,至少可以欣赏欣赏她安静的模样。 “怎么还没到出口啊?”又过了20分钟的样子,我们娇生惯养的杨月小姐就不耐烦了,“都走了一天了!” “别急,应该马上就到了。”叶明只有苦笑,这句话说了多少次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马上!马上!都多少个马上了!早知道就不来了,无聊死了!”杨月发着她的小姐脾气,叶明沉默了。 “才40分钟呢!放心吧,最多1个小时,就可以出去啦!”赵锋赶紧过去圆场。 “才40分钟?一个破屋子走了40分钟还算少是吧?” “反正我不走了,除非谁告诉我到底还有多久才能走出这个鬼地方!”杨月干脆坐在了地上,叶明在旁边不停的劝着,但那任性的丫头就是不肯起来。 赵锋看着束手无策的叶明,无奈的道:“那我和萧逸先去看看,叶明在这里陪她们,等一下打电话给你们。” 正好林雅也不想漫无目的的在鬼屋被折磨,“逸,你打完电话要来接我哦!” 我摸了摸她的头,笑道:“真拿你没办法,那就这样定了,我和赵锋先出去看看,你们等电话。” 而姚晴那边完全的OK,什么也不用说,对她来说好像什么都没有太大意义,从来都是那副镇定的表情。 赵锋看了看她后,无声的和我走了。 走了一会儿,一个岔路口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里面还有岔路?”我奇怪的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都能通向出口的,”赵锋摸出手机,“十分钟了,我先打个电话给她们。” “恩” “嘟嘟……”空旷而寂静的鬼屋内,听筒里的声音格外清晰。 “嗒!嘶……”我听到这不和谐的声音,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 “你听到没有?”赵锋脸色有些不自然。 “听到了,没接通嘛!”我回答道,“再打一次就好了。”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想了想后道:“还是不用打了吧?” 我有些奇怪的说:“不是说好打给她们的吗?怎么突然不打了?” 赵锋干笑一下:“我们都还没出去嘛!先出去再打,不然杨月又有说的了。” 我虽然觉得他有点奇怪,但想了想,又没有哪里奇怪,于是就继续前进了。 “我们一起走吗?”我看了看岔路,“万一不是两条都通往出口怎么办?” “放心吧,肯定是的。”赵锋笑道。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走那边吧,到了的话给我电话。” “萧逸……”赵锋张开嘴,好像要说什么,又忍了下去。 “怎么了你?婆婆妈妈的,别告诉我你害怕了。”我笑道。 “谁怕啊!走就走,”他也笑道,“我是无所谓啊!你可要小心点!” “恩,放心吧!”于是我步入了左边的岔道,只是我一直没有看到赵锋眼中的不安。 走着走着,突然觉得两旁的摆设有些眼熟,接着就听到了杨月的声音,“他们怎么还不回电话啊!打也打不通,是不是故意藏起来吓我们啊!被我抓到他们就惨了!” “月,萧逸没那么幼稚的,你别乱说好吗?”这个声音听着舒服多了。 我悄悄走到杨月背后,阴着声音说:“背后说人家坏话是要割舌头的……” “啊!”她惨叫一声,看到是我后,大骂道:“有病啊!吓死我了!” “萧逸?你怎么从后面出来了?”林雅有些害怕的问道。 “呵呵,前面有个岔道,我肯定走到了回头路。” “那赵锋呢?”林雅又问。 “他走的是另一边,”我想了想,“现在应该已经出去了吧?我们等电话就行了。” “萧逸,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手机在这里面打不通的,叶明说是装了屏蔽器。”林雅不安的说道,那双布满异色的眼睛四处扫视着,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扑出来似的。 “哦,”我突然想起开始赵锋打电话时听到的杂声,但思绪突然被赵锋那不自然的脸色占据,于是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赵锋的电话,“嘟嘟……”“你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我?”他的彩铃响了起来。 “现在停电了,那屏蔽器自然停止了工作。”叶明指着熄灭的荧光灯,及时的解开了众人的疑惑。 “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那机械的女声响起。 接连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气氛一瞬间沉寂了。 “没事,那家伙说不定在门口躲着吓我们呢!”我笑道,但脑海里赵锋那不自然的脸孔越放越大。 “那个白痴!看我出去后怎么收拾他!”沉寂中杨月恨恨得声音突显。 “呵呵,好了,走吧。”叶明拉着她,眼睛不时四处张望。 姚晴不经意的皱了皱眉,道:“那走吧。” 很快我们到了那个岔路口。 “我们走这边吧。”我指着赵锋走的那条路。 一行人路上沉默无言,只有杨月偶尔努努嘴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安。 “爱…我,还是,他……”突然响起铃声,我习惯性的摸出手机,但发现不是我的。 姚晴的镇定终于出现松动,“那是赵锋的铃声。” “呵呵,这家伙,想吓我们是吧?”我笑了笑,“走,捉他个措手不及。” 于是我们顺着铃声快速奔往,我很清晰的记得我开始打了三次,而铃声响了三次后,戛然而止! 我们来到一个空旷的大厅,四周是一些棺材,绿色的灯将它们映得格外阴森。 “来电了。”林雅怕怕的说道。 “恩。”我平静地回答了一声,心却猛的一沉,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一副棺材,这里面就只有那副棺材的盖子没有盖上,而上面赫然放着赵锋的手机。 开始还恨恨的说碰到赵锋要如何如何的杨月此时却沉默着,叶明搂着她。 姚晴透出紧张的神色,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壮着胆子,无谓的笑道:“呵呵,这家伙,真没素质!” 走近棺材,大叫一声:“SB!回家吃饭啦!” 但没人回应,气氛更加沉寂了。 我拿过他的手机,一把掀开棺材,然而,里面什么都没有。 “真拿他没办法,还挺聪明的。”我回头对大家笑了一下,慢慢走了回去。 顺手翻开他的手机,一条编辑着的信息在视线里放大——快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张不自然的脸又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虽然不情愿相信鬼神,但发生的一切,似乎过于诡异了。 我悄悄把信息删去,一脸得意地对他们说:“哈哈!吓到了吧?” “什么意思?”杨月问道。 “嘿嘿,这是我和赵锋商量好了的,怎么样?被吓到了吧?” 听到我的话后,林雅恍然大悟,生气的说:“萧逸,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你知不知道我们会很担心的!” “对不起嘛!也就是看到那个岔路口才临时起意的,谁叫有个好心人提醒了我走那条是回头路啊?我们也是情非得已的,呵呵。”我赶紧歉意的说。 “哼!”林雅别过头,不说话了。 “好啊!原来是这样!想吓本小姐,有那么容易吗?出去再和你们说!”杨月咬着牙道,看来她开始吓得不轻。 “好啦!好啦!我们错了还不行吗?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去找他出来,他说他在前面不远,你们要是一起的话,那家伙肯定不敢出来的,呵呵。”说罢,我一个人走出门去。 “等你回来就要你们好看!”杨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不由苦笑一下。 “气死我了!雅!你看你家老公,居然这样对你,等一下出去后可不能轻饶他!”我走后,发誓要给我们好看的杨月开始了行动。 “我不懂。”林雅静静的说。 “什么不懂?”杨月微微一愣。 “萧逸不可能这样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林雅盯着我离去的方向。 “你太相信他了,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雅没有继续,一个人思索起来,但却找不到什么头绪。 “我想,我们不能在这里傻等。”姚晴开口道。 “恩,我也这么觉得。”叶明与她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里的异色。 “那我们走吧!”林雅带头步出了门口。 “你们,这是这么了。”杨月不解的跟着他们,也走出了门口。 (就在他们走出门口的时候,一个棺材盖蓦地打开…………) “怎么还不见人影?”几人走了一会,却没有看到萧逸的身影,叶明疑惑的道:“他应该没走多久的。” “可能是走得太快吧,他不是知道赵锋就在不远吗?”杨月回答道。 “他怎么知道的?”林雅突然问道。 “这……”杨月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叶明与姚晴互相看了看,没有说话。 “他肯定有什么瞒着我们!”事到如今,林雅不得不说出心中的疑惑。 “恩,我们得加快脚步了!” 就在大家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啊!”杨月突然惊叫起来。 大家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倒在地上,并缓缓移动,仿佛有什么在拖她似的。 “怎么了!”叶明紧张的跑到她身边。 细看之下不由心底一凉,一双从道旁的黑暗里伸出的手拽着她两只雪白脚。 “我kao!” 叶明不顾一切的伸手去掰,但那双冰冷的手仿佛是铅铁做的似的,没有任何反应。 “让我来!”姚晴抬腿,那七公分的鞋尖摁在了那双手上,林雅也过来帮忙,好一会儿才将它击退,但它仍然拿到了战利品——一双高跟鞋。 “啊!”起身扑在叶明的怀里,杨月不顾一切的哭泣着。 “好了,没事了,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叶明安慰着她。 但此时,“咯咯……”的鬼叫声响起,“那是什么!” 他们的前方,一双双鬼手自墙上伸出,漫无目的的挥舞着。 “啊!我不走了!”杨月跪坐在地上哭泣起来。 林雅与姚晴看着前方沉默无言,但眼中充斥着坚定,她们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啪!”很清脆的响声,叶明的一个耳光将杨月的一切情绪扇没了。 “你,你打我?”杨月有些不可置信。 “tmd,一天就只知道哭闹,打你又怎么样?”叶明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你!”杨月不知道如何开口。 “老子早受够你了,你愿意呆着是吧?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让它们吃了吧!”叶明大步离开了杨月的身边。 姚晴和林雅看了她一眼,也走了。 “不,不要丢下我啊!”怔怔的跪坐在地上,泪水模糊了杨月的眼睛,她想起了妈妈和爸爸离婚时,妈妈远去的背影和地上只能无力哭泣的小女孩,也就是那时候,她开始刁蛮任性。 “明,等等我!”擦去泪水,她站了起来。 然而,那双暗伏的手,抓住了这个机会,再次拉住了她的脚。 “啊!”她拼命的想要挣脱,然而,那双手根本不为所动。 就在她要被拉人黑暗的时候,叶明突然出现在她身边,一把将鬼手拉住,硬生生的扯了下来,尽管手被鬼手上的指甲划得伤痕累累,但他仍然挂着轻笑,“总是那么仍性怎么行呢?下次可不要这么不听话了,呵呵,我也真傻,竟然会爱上你这么一个任性的丫头。”叶明摸了摸杨月的头,“不疼了吧?呆子,出去后千万不要找像我这样粗鲁的男孩。” 喉咙仿佛被筷子夹住了似的,杨月张口想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而叶明也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手被那双鬼手抓住,一下子扯入了黑暗,再无声息。 “明!”杨月大叫一声就要冲入那黑暗,却被迟来的姚晴拉住,林雅递给她一张红色的纸,道:“月,我们必须走出去,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们。” 杨月拿过一看,停止了挣扎。 望向前方的鬼手道,“我们走吧。” “只有走出去才能救他了。”我捏着一张红色的纸,上面写着鬼屋的规则——必须有两个人走出去才能救出其他人。 “虽然诡异,但并不是死局。”我躲过从天上扑来的一个影子,那些鬼屋中的很普通的道具已经成了极度危险的东西。 “雅,一定要等我找到出口啊!”我打开手机,看着她的笑脸,坚定的迈出了步子。 另一边,站在“他来过这了。”林雅捡起一张皱折了的红纸,“只是不知道他走的是哪一边。” “这边吧。”姚晴选了右边。 “我也这么觉得。”她们三人走进了右边的通道。 “小心!”林雅按住了两人的肩膀,一个黑影自空中飞过…… ……时间无声……www. “到了吗?”我开着门口的光亮,太阳的温度让人很是舒服,但此刻它就快要睡着了。 “得快些回去了!”我加快了回去的脚步。 “这里是……”杨月看着厅门口上挂着的拍子,“镜之屋。” 她们走了进去,快接近岔道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岔道口的右道,那是,“叶明!”杨月叫出了他的名字。 “等等。”姚晴拉住了准备冲过去的她。 “月。”叶明轻笑着唤了一声,仿佛是某种魔咒,杨月的眼神迷离了,带上了雾气,在她眼里,叶明在与鬼手角力,但明显不支,眼看就要被拉入深渊。 “啊!不要!”杨月大叫一声,一瞬间挣脱了姚晴,就向右道扑去。 刚一进去,就与那人影一同消失不见了。 “怎…怎么会。”林雅呆呆的看着消失的杨月。 “我们走左边。”姚晴带头往左边走去,然而,一脸苍白赵锋出现在右道。 “你要抛弃我了,是吗?” 姚晴浑身一震,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像,无论她如何告诫自己,抬起的脚步却怎么也放不下去。 “呵呵,你成绩那么优异,本就不是那个破学校能收留的,我知道你要走了,但我一直没说,我也不敢说,我怕说了,就再也无法在你身边了,”他自嘲的笑了笑,又道:“所以我一直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好,能够配得上你,然而,” 赵锋哀伤的声音继续传来,“我知道,你不爱我的,无论我做什么,也无论我是死是活,你都无所谓的。” “不是那样的,”姚晴转过身来,眼中布满了泪水,“真的不是!”。 林雅只看到姚晴慢慢转身向右道走去,但她却什么也不能做,身体好像突然间不属于她了,只能祈祷姚晴快点清醒过来。 “真的不是吗?”赵锋眼中浮现希冀的神色,那一丝丝卑微的期待仿佛刺刀般刺痛了姚晴的心,她哭泣着,“我,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卸下自己的伪装,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只是怕你不喜欢本来的我。我是很爱你的!我已经拒绝那个学校了!” “不,你骗我,呵呵,你走吧,我就死在这里好了。”赵锋转身,慢慢走入黑暗。 “不!不要!”就这样,姚晴也消失在了右道。 女人,无论是哪种女人,感性都大于理性,这也是为何自然会将孕育生命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她们的原因了。 “不要进去啊!”姚晴消失后,林雅终于能动了,“镜之屋,幻境是吗?” 她闭上眼睛正准备不顾一切的冲进左边,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啊!” “呆子,不是叫你在那边等我吗?”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 “逸!”她扑入那人的怀里,发泄着一直以来的情绪。 “走,我找到出口了。”那人带头走向了左边,林雅微微一怔,没由来的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上了他的步伐。 但在路口,心中突然不安了起来,她停下了。 “怎么了?”萧逸问道。 “我,”林雅不知道如何回答。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等等!”又是那熟悉的声音,另一个萧逸出现在眼前,林雅惊讶的看着他。 “看什么,快过来,那个是假的!”另一个萧逸跑过来拉住她的手,他的手很温暖。 “对了!就是温度!”林雅终于解开了开始的疑惑,刚才那个萧逸的手是没有温度的,虽然不冷,但还是让她察觉到了。 “萧逸,我们出去就可以救他们了?”林雅问道。 “恩,马上就能救出大家了。”萧逸答道。 在快要进入右道的时候,林雅拉住了他,道:“杨月和姚晴就是消失在这边的,我们……” “呵呵,这里就是出口,相信我。”萧逸笑了笑。 “恩。”林雅乖巧的答应了一声,但却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甩开了他的手并将他推了进去,于是萧逸消失在路口,而她安安静静地走回岔道的中间。 “果然跟来了,”远远的就看到蹲在地上的林雅,我赶快跑了过去,摸了摸她的头,道:“真是个呆子,就知道骗不了你们。” “知道骗不了我还骗我,到底谁是呆子啊!”林雅猛地扑到我怕身上,带着哭腔说道。 然后才轻轻的说:“这才是你嘛!” 我感到有点意外,便问道:“什么这才是我啊?” “没什么,管我啊!好了好了,我们快出去吧!”她挂着微笑。 看到她平安无事,我的心情轻松了起来,“呵呵,这个游戏终于玩到头了。” 于是拉着一马当先地走出了鬼屋。 “这样一切就算结束了吗?”犹有余悸的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恩,结束了。”我望着还剩一线的落日肯定的回答道。 林雅柔柔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逸,我以后再也不任性,都听你的。” 我刚准备说什么,手心突然一松!! 心也仿佛是大海中的行船忽遇巨浪般——翻了。 我猛地转身,耳际回荡着惊叫,而林雅消失在了鬼屋之内。 空气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似的,只剩林雅渐渐淡去的呼唤——“逸……” 空中的层层密布的阴云汇成一只巨大的魔手,缓缓向我伸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鬼屋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