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蓝色的风铃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4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28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我呆坐在停尸间外走廊的长椅上,任那刺鼻的药水味充斥在鼻内,两眼直直的盯着地板,回想刚才的那一幕 一个施工工地边站着一个小女孩,距我50米开外……

我呆坐在停尸间外走廊的长椅上,任那刺鼻的药水味充斥在鼻内,两眼直直的盯着地板,回想刚才的那一幕……  一个施工工地边站着一个小女孩,距我50米开外,正要捡起地上一根漏电的电线,于是乎,我狂奔过去,我很惊奇于我的速度,体育课50米短跑我一向是不及格的,我一把推开了那个5岁的小女孩,自己却和那根电线有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亲密接触,仁厚,工地的工人们断了电,我站在旁边看他们七手八脚的把我抬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当心电图成一条直线,人们把白色的床单盖在我身上时,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我仔细看了看背后,并没有发现类似翅膀一类会飞的东西,我既不是天使,又不是人,那就是鬼了?我才发现自己不亏是文科班的学生,逻辑思维就是好,忽然,背后吹过一阵阴冷的风,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我慢慢的转身....“啊!!!鬼啊!!”我凄厉的叫声回荡在空旷安静的医院内,我的叫声很少超过360分贝的,这次我才发现自己应该往音乐方面做些发展,他的样子不是很恐怖,而是特别的恐怖! 血肉模煳的脸,一个眼眶里少了一隻眼睛,另一个眼眶里的眼睛挂在脸上,脑袋是裂开的,白色的脑浆溷着红色的血液流了一脸,看了以后保证你一个月不用吃饭(又减肥有节约国家粮食嘛!)我跳到一边,做了一个忍者神龟的POSS说:“你..你别过来哦!你在过来我就死给你看~!!你...你可千万不要过来哦!!!”只见他又靠近了5釐米,我大叫:“啊咪拖佛!圣母玛利亚!仁慈的主安拉!啊门!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全闪开!吗雷吗雷哄!”拜完各路神仙,睁开眼一看,什么也没有,我紧张的咽下了口水,忽然面前出现个老头。老头笑嘻嘻的说:“小姑娘,新来的吧!真不好意思,刚才哪个鬼是老李他总是喜欢吓唬新来的鬼,你吓到了吗?”“这位大爷肺活量真好,淨用肺说话!你说吓到没吓到!鬼吓鬼吓死鬼的!”我没好气的说。 他又笑嘻嘻的说:“他是被压路车压死的,因爲没钱所以一直没有去做整容手术,吓到小姑娘还请多多包涵!哦,对了,你是怎么死了?”我说:“电死的,爲了救一个5岁的小女孩触了高压电就翘辫子了,你呢?”老头依旧笑嘻嘻的说:“我是笑死的”“靠!中彩票了!!”老头说:“你怎么知道的?”“我的神蒙技术可是出了名的”我暗骂自己如果考场上神蒙技术这么准的话,我也不用考大满贯了!老头说:“看你刚来的,肯定没有地方住,不如就住我家吧,反正我家就我一个人。”说完,老头拉起我的手就飞了起来,不久到了一座大别墅前,老头满头大汗的说:“你..你该减肥了!”要不是我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尊老爱幼,我早把这老头踢到月球上去了。老头说:“姑娘....”我打断了说:“我叫水水”老头说:“谁谁呀....”“是水水!!!”在我刚开始怀疑这老头是不是得老年痴呆症或帕金森症时,老头终于说:“水水,你住在二楼右边的房间,上到二十五个台阶后,向右转,走56又4分之一步,视线略倾斜成45度角,胳膊抬起直到你认爲可以握到门把手,向右转23度45分,向左转60度13分,然后向右转180度,声音用254.63分贝喊:“芝麻开门!”门就开了” 我跑上二楼,来到那个门前,怒视着那扇喊到:“你妈开门!”“支”门开了,老头昏到。房间佈置的很有创意,一切都是水蓝色的,“叮——叮——当“窗外吹进一阵风,拂动了水蓝色透明的窗帘,蓝色的风铃轻轻的摇弋着,原来鬼的世界也这么美哦!这时,老头进来说:“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鬼节了,只有这时阴气比较大的鬼可以变成人去人间”我说:“关我屁事!我又去不了!”老头笑嘻嘻的说:“我买了两瓶超能量阴气,只要打开了,明天你就可以变成人了”我立刻两眼放绿光的望着老头,一把抓住他说:“你是说我可以变成人???”老头不满的说:“不要激动嘛!喷了我一脸口水!当然是了!”“耶!耶!”我欢呼道。老头说:“叫我爷爷干吗?我又那么老吗?!”我偷偷伸了伸舌头。老头说:“你这次去是有任务的,去馨兰花店买二百五十多紫玫瑰送到建安墓地103号,那是鬼王的墓,那天所有的鬼都必须买紫玫瑰祭祀鬼王,鬼王会在每一亿个鬼中选一个鬼重返人间,以后就是人了。你到了人间我会彙钱给你的!唉!现在冥币贬值喽!十元冥币换一元元人民币。”   翌日,老头打开超能量阴气....“靠!好臭!你放屁了?”我怒视着一脸无辜的老头,老头:“我倒!是超能量阴气!不是屁!”我满脸狐疑的问老头:“过期了吧!你买的时候有没有看保质期和生産年月日?”老头眨了眨眼说:“好象没有哦!”我昏!  醒来时,我正站在馨兰花店门口,走了进去,店内的小姐很礼貌的用含糖量很高的声音对我说:“小姐。您买什么花呢?”我真的变成人了?我望着花店里的大镜子,里面是个穿粉蓝色连衣裙的女孩,柔柔的长髮披在肩上,幽深的眼眸,“小姐?”我回过神来说:“二百五十多紫玫瑰”她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切!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拿了二百五十朵的紫玫瑰来到电梯“靠!搞什么嘛!电梯也和我作对!“我望着电梯上挂着的“维修中”的牌子。用脚使劲的踢了一下,这...这可是25楼啊! 我腿以下就软了,摔了下去。“啊”好多的星星哦!什么东西软软的?身下还有咿——咿——呀——呀的声音,啊!我居然摔在了一个男孩的身上,更可怕的是我的 FIEST KISS就这样的没有了!!我怒视那小子,居然和我玩昏迷,我灌了一大口水,刚要喷醒他,看他正慢慢的睁开眼,“扑”水被我喷了出去,“啊”一声惨叫,他狼狈的站了起来,我吼道:“小子!敢吃你大姐我的豆腐!!去死吧!”说完,我一脚把他从25楼踹了下去,到了一楼,那臭小子已经不在了,八成是拉火葬场去了,哼!如果在要我看到他!我就踢的他面目全非,遵守妇道,,三从四德,做一个像老头一样的良家妇男。  我打了TAXI去了建安墓地。  然后来到麦当劳,闻着店中熟悉的薯条味和炸鸡味,找了一个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两隻鸡腿,一个柳丁汉堡.大包薯条,一大杯可乐,一个巧克力冰激凌。  正在我狼吞虎咽时,一个声音响在耳边,:“你猪啊你!”  我抬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气的死翘翘,是那个男孩!  他居然不经我的同意就坐在我的对面,拿起我心爱的鸡腿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说:“就算是你赎罪的吧!你居然忍心喷我一脸口水,而且还把我这个大帅哥从25楼踢到一楼!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这顿麦当劳就将功赎罪了!”  一眨眼,整桌的美味佳肴被他一扫而光,我怒视着他,决定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他说:“好了!不要生气了啦!我叫宇轩,明天我请你吃霸王餐外加免费带你去娱乐城,可以了吧!”  “恩,这还差不多!”我转身就做,到了街上,他追了上来说:“你家在哪啊?天这么晚了,我送你吧!”  天啊!我...我家在哪?老头可没告诉我这些啊!我呆呆的立在那,用手指了指地下。  他吃惊的说:“哇!你不会睡地上吧?”  白痴!我有说我睡地上吗?我的意思是我睡地底下的!  他一副救苦救难大菩萨的模样说:“如果你没处住的话住我家好了。”“你家是开慈善基金会的还是儿童福利院?”  “都不是啦!你去了就知道了。”  切!我是鬼!我还怕你不成!于是乎,我去了他家。  他说他父母早逝,只有个舅舅在国外。一到他家我就闻到了阴间特有的气味。  我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如果在蹦出一个没有脑袋的鬼,我估计我连做鬼都要在死一次了。  进了他家客厅,我就笑嘻嘻的说:“哇!你家有好多的客人哦。”  本来很吵的客厅一下子很寂静,死一样的沉寂,所有人都恶狠狠的看着我,他走了过来说:“我家就我一个人住啊,这里我刚迁来。”  没有其他人??啊!那...那刚才的那些是.....我在一看客厅,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阴森森的,我汗下。  他带我看了我临时的住处,我去了浴室,打算洗个澡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调好水温,室内蒸汽弥漫,恍惚间,浴池里的水在上涨,漫过我的脖子,我吃惊的睁开眼,浴池里哪是水,全是红色的血!  我“啊”一声尖叫,从水中跳了出来,眨了眨眼,仔细的看了看,却已经不是血了,莫非今天我劳累过度,眼花了不成吗?  我随便的找了个理由安慰了自己一番,胡乱的洗了洗就出来了。   我站在镜子前,输着湿湿的长髮,镜中出现了另一个女人,她慢慢的输着黑髮,凄凄的笑着,血不断的从她的眼睛.鼻子.嘴巴里流出来,后来,她开始撕扯自己的头髮,露出了血淋淋的头骨,又笑着挖掉自己的眼珠,把肚子用红色的长长的指甲划开,拿出了一节一节花花绿绿的肠子。  我惊叫着跑开了,胃里一阵翻腾去了卫生间,“哇!”一下全吐了出来,这时,却从抽水马桶里伸出一隻腐烂的绿色的手。我没命的向宇轩的房间跑去,一下撞在他的怀里。  他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说:“你怎么了?叫什么啊?”  我上气不接下气一脸苍白的说:“鬼.....鬼!”  他看了看说:“哪有啊?是不是你做噩梦了?”  虽然我是鬼,但是我从小就很怕鬼的!我可怜巴巴的说:“可...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我害怕..”  他无奈的说:“真服了你了!进来吧!”  躺在床上,似乎不是那么害怕了,我仍心有馀悸的说:“可以把你的手借我吗?”  他说:“要付劳务费的哦!”我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感觉安全了许多,疲惫之馀沉沉的睡去了。  梦中看见了老头,老头神色慌张的跑过来说:“水水!你现在呆的那个地方是个极阴之地,对于一个新鬼来说,是很危险的!那里死过好多的人,文革时期,一家九口全部服毒自杀了。后来,有个小女孩玩上吊又不小心给吊死了,还有,一家三口在睡觉时瓦斯泄露全死了,还有一个妻子和一个三岁的小孩,因爲丈夫有外遇,于是就把她丈夫和第三者找来全杀了,自己在家也切腕了,还有个小女孩失恋了,从40楼顶跳了下来,还有一个第三者拿着菜刀杀了那个男的全家,后来又疯疯癫癫的跌到游泳池里淹死了,后来....” 我大叫:“停!老头!你知道我怕鬼也不用这么整我吧!这里到底死过多少人啊?”   老头说:“死过多少人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冤鬼,光死冤鬼就有几百个,因爲怨气太大,所以他们一直是孤魂野鬼,这几百个鬼中有一个厉鬼,她很厉害的,在午夜十二点整,穿着红色的睡衣,红色的鞋,上吊而死就可以变成厉鬼,厉鬼会找齐500个新鬼吸尽他们的阴阳气就可以爲所欲爲了,只要新鬼被吸尽阴阳气就会消失了。哦,还有哦,叫你的那个朋友小心点,他现在可是十分危险的,搞不好,那些鬼会借尸还魂的!我都不敢去这,你还敢来,佩服佩服!水水,我走了!”  “喂!老头!不要走啊!”醒来时,已经8点了,收拾完毕,他就带我去娱乐城了,在娱乐城碰到一个颇有仙风道骨的白鬍子老头,老头一把拦住他说:“你要有血光之灾,看你印堂发暗,必是阴气所缠。”说完后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发毛。他又说:“你们住哪?我叫我徒弟去帮你们“打扫”一下房子吧。”  我赶紧说:“好啊好啊,那就麻烦你们了。”  他的徒弟一进房子就大叫:“哇靠!好臭啊!”  宇轩说:“哪有啊!”  他说:“这么大的恶臭都闻不到,你们两有鼻炎啊!”  我发现昨天客厅里的鬼都出现了,都恶狠狠的看着他,我紧张的看着他说:“你买保险了吗?”  他说:“没买,怎么了?”  我说:“叫你家人给你收尸吧!”  宇轩说:“不是真的有鬼吧!”  怎么没有!站在你旁边的我就是一个鬼!  这时屋里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血,到处都是血,那血像是有生命的一样向饿哦们这里流了过来,徒弟抓起我和宇轩就往外跑。  徒弟气喘吁吁说:“真...真厉害的鬼!还是请我师傅来吧”   来到那个白鬍子老头的家,徒弟敲了敲门进去了,我刚一进门,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力给冲了出来,摔在了墙上。  “妈呀!”一声惨叫把白鬍子老头和他的徒弟还有宇轩都喊了出来。  徒弟对他师傅说:“嘿!师傅!她是敢闯咱们这的第一个鬼吧。”  宇轩瞪大了眼睛说:“什么?鬼?”  我站了起来说:“我...我是想帮助你们!那个地方是极阴之地,有好多的冤鬼,还有一个厉鬼,”  徒弟在那里用牙籤剔着牙说:“我们早知道了。”  我瞪了他一眼说:“知道不早说!浪费我口水!”  白鬍子老头笑着说:“其实我早知道你是善鬼,因爲善鬼和恶鬼所发出的阴气不一样。昨天我看了星相,预测后天会有一场大浩劫,那一天北斗七星各散一方,阴气冲天,会有日食,同时五行溷乱,智仙星陨落,地府与人间发生冲撞,这时是地壳最薄弱的时候,在加上厉鬼有可能趁火打劫,搞不好会黑白颠倒,阴间的鬼流散人间,麻烦就大了。”  我说:“那..没有办法制止吗?”  徒弟说:“我一进那房子就发现特们势力很大。而且强大的阴气中夹杂着邪气,估计那个厉鬼已经受高人指导,向魔转变了。”  白鬍子老头说:“目前的形式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很需要你的帮助。”  我奇怪的说:“我?”  白鬍子老头一脸严肃的说:“你要在那个房间里布下八卦阵,还要布下五龙阵,这是很危险的,厉鬼很可能借此上你的身,你也就是那500鬼的其中之一了,你千万要记住!布下五龙阵后千万不要靠近,五龙阵集金.木.水.火.土爲一体,五龙阵如果吸到阴气就回功力倍增,鬼一靠近就会被吸尽阴气而死。所以,你要小心。”  我点点头,白鬍子老头说:“后天就是了,你们先住在这里。”  夜晚,坐在天台上看星星,老头来了说:“水水!你不要去了!你会死的!水水!我们回家吧!”  我笑了笑说:“不,老头,你走吧!恭喜你喽!还有两天就可以去投胎了,我会永远想念你的”  老头说:“好孩子!有志气!”说完拍拍我的肩就不见了。  宇轩来了,眼睛深深的望着我,好象一直看到我的内心里面去了。   我别过头,不让他看见我脸上的泪痕,他说:“水水!你最怕鬼了.可...可你爲什么还要去呢?”  我望着璀璨的星空说:“没关係啦!如果死我一个鬼可以活你们大家的话,我宁愿死的有价值一点。”  宇轩说:“那...那我怎么办?”  我把老头给我的水蓝色风铃送给了他说:“你要保重哦,这个风铃有灵异功能,是我的好朋友爲我做的,无论我已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只要我一来,风铃就会响。”  宇轩眼中凝着亮晶晶的东西,很美!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美!  时间过的很快,今天阴天,白鬍子老头说这是凶兆。来到那房子前“天!那是房子吗?施工质量那么差。”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潮湿味。徒弟说:“我看像猪骡鸡公园!”我向那个房子走去,宇轩来住了我哦,神色凝重的说:“我要你平安回来”我苦笑了一下,平安回来?我能横着出来就不错了。打开门,很静,像往常一样,因爲阴天,室内的光线很暗,我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味,我来不及多想,迅速摆好了八卦阵,一个一个的鬼从地底下冒了出来,头髮沾满了泥浆,溷着血水,身体已腐烂的可以看到了蛆虫,我庆倖早上没吃饭。 “嘭”什么声音?我一看,遭了十三个保护符,第一道已经化爲灰烬了,我要抓紧时间,我又布好了五龙阵,在还有一个没布好时,一个红衣女子浮在空中,眼睛凄厉的盯着我,“嘭”哇!不是吧!她这么厉害!看我一眼就碎了十道符,我觉得意志力渐渐的模煳,不!不可以!还有最后一个,我努力把最后一个放上,“嘭”最后的两道符也碎了,她尖利的笑道:“哼!和我作对的没有好下场!!哈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震荡着整个屋子,我感到一股压力压了下来,白鬍子老头说:“糟了!她要被厉鬼上身了~!”这时老头来了,我惊诧的看着老头,老头向我笑了笑,说:“我来帮你”红衣女子说:“哼!老东西!不自量力!找死”老头说:“看看是谁找死”说完化做一道白光向红衣女子飞去,红衣女子则化爲红光,白光和红光纠缠在一起,不一会听到“邦”一声,白色的光越来越澹,最后消失在空气中。“不!”我哭道。爲什么!老头!你只有一天就可以投胎去了!爲什么!泪水模煳了视线,红衣女子现了形说:“味道还不错!就是老了点......” 我怒视着她,忽然间,眼前一黑.....睁开眼,白鬍子老头似乎也身负重伤,她!!红衣女子怎么会在我体内?我说不出话来,她说道:“你们是斗不过我的!”白鬍子老头说:“水水!集中念力就可以冲破她的束缚”我集中念力,厉鬼说:“没用的!今天叫你们全死在这里!”说完,四周刮起了一股血雨腥风,白鬍子老头叫道:“不好!她要破五龙阵!水水!你要快啊!她没有了肉体就破不了了。”我努力集中,忽然眼前一亮,好不容易把那个厉鬼逼出体外,在上身我就麻烦了!我脑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我向五龙阵飘去“不!水水!”宇轩喊道。我的力气渐渐消散,估计阴气快没有了,我无力的笑了笑“扑”一口血吐了出来,宇轩跑了过来说:“水水!你不可以走!我...我还没有请你去娱乐城吃霸王餐呢!”“来生...如果...有..来生,我...一定答应你和你去!”宇轩悲痛的笑了笑,俯下身,温热的纯落在我无血色的唇边,说:“我喜欢你.....”他热热的泪滴在我冰凉苍白的脸上,我伴随一缕轻烟飘散了。  我听到厉鬼在阵中痛苦的尖叫声后消失了,感觉自己好轻,哦,原来鬼死后是这个样子的,无形无态,随风飘散,没有感觉。  “叮——叮——当”轻柔的风拂动了宇轩窗前的水蓝色风铃“水水!!是你吗??”我轻轻的在他额上留下了一吻,转身飘向窗外,飘向那个更远的世界“叮——叮——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