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血色眼睛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4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74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2005年10月27日。 我苦苦追求两年的美美,终于在今天同意了我的求婚,我们决定在两月后举行婚礼。 美美有种特别的气质,从小就长得很漂亮,可说是我青……

2005年10月27日。  我苦苦追求两年的美美,终于在今天同意了我的求婚,我们决定在两月后举行婚礼。  美美有种特别的气质,从小就长得很漂亮,可说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只比我小两岁,由于家境不好,她只在本市念完普通高中就开始工作养家了。而我,父母都长年经商,从小就有着优越的环境,在国外念大学那几年,有好几个女朋友,回国后再次见到美美,才发现她的纯洁与可爱,终于在狠追两年后,美美答应了我。  今天特别冷,我驾着我的新买的别克邀美美去南滨路,庆祝我的胜利。为了在女友前炫耀一下我的车技,我不断地摆弄着方向盘,绕着道带美美兜风。  南坪在十多年前还只是一个小城而已,大多的都是农村,现在已是高楼大厦遍布,住宅区紧密,但每个小区之间有的只相隔很窄的车道而已。我的车现就驶在四小区去南滨路的小公路上。  我和美美谈笑着,忽见一辆老式的150摩托车超了过去,车上坐着一黑色衣服的男人和一白色衣服的女人,车牌的“8”比我的车还要多,“66888”。在女朋友面前,我怎肯服输?急忙加大马力追了上去。眼看我的别克就要超过它,我不禁有些得意,便朝那摩托车靠了过去,摩托车似乎也不服气,继续向前冲去,加上我未刹车,顿时撞上了摩托车。摩托车司机骑车技术似乎很好,继续向前驶了一段,才双双被摔了出去,只是我看得清楚那男的似乎很在意那女的,在女的跌落前用他的身子挡在了地下。我被吓坏了,不知道该下车送他们去医院,还是趁现在没人逃跑。  可能一直过了十分钟,我和美美都愣得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依美美平时的脾气,她肯定会马上要求送他们去医院,可她似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也一直没吱声。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只见那白衣女子背对着我们竟缓缓地站了起来,轻轻的一甩头发,露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直地对视着我们,在黑夜下,眼珠却闪动着亮丽的光芒,只是分明有一丝哀怨。我情不住全身打了个冷襟,不得不被这眼神震动。  幸运的是,那驾驶摩托车的男子此时也慢慢地爬了起来,他扶起车,四处看了看,对我说:“你是怎么开车的?”  我看那两人都没事,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女友面前,怎能失了威风,大声吼道:“不会开车就不要开业,骑个烂摩托车还带女友到处兜风,有什么了不起,有种就买个四轮的!”  那男的愣了一下,似乎受了打击,默默扶着那女的上了摩托车后座,然后两人驾车离去,只是那白衣女人回过头一直用那双哀怨的眼睛盯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美美也似乎回过神来,责骂道:“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受伤?”  这之后,美美一直对我有意见,很久没有理我。我似乎有些理亏,没有勇气去找她。可过了半个月,我实在忍不住,毕竟本来我们还有一个半月就结婚了,和深爱的人怎么能说断就断了呢?   2004年2月1日。  我鼓起勇气,准备鲜花去给她道歉,发毒誓说知道错了,在我软摩硬缠下,美美毕竟心太软答应给我一次机会。于是我立即要求请她再次到南滨路吃饭道歉。  依旧走的是那条路,为了让美美觉得我是真的改过了,为了避免那日的事再次发生,我把车开得很平稳,由于是冬天,树叶已见萧落,多少有点苍凉的感觉。我不禁想到那日摩托车上那女人的眼神,神秘、奇特,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眼神,能动人心魄?不过我还是喜欢我的美美,在世俗当中,她太洁白太与众不同了,这样一个特别的女人,她很快就要成为我的妻子,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欣喜,有些欢快,这个多年来我深爱女人,她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我轻轻转过头,看旁边坐着的美美,她依然是那么的恬静,淡雅的裙子释放出无比的洁白,淡淡的妆容透出真正的风采。想静静地去捉摸她的眼神,她也似乎心有灵犀转过头来看着我。我突然发现:那是双极其特别的眼睛,太美丽、太忧怨,如此的与众不同,又如此的熟悉。我不可思议地甩甩头,再朝她看过去:不正是那夜摩托车上那白衣女人的眼睛吗? 我顿时惊慌失措,方向盘象不听使唤地不知绕到了哪里,无法镇定下来的我也不知是否踩了刹车,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看见躺在的是一张白色的床上,我明白我在医院的同时,立刻想起了那日晚上的事情,想到一定是摩托车上的女人眼神太过美丽,以致于把美美的眼睛看成了她的眼睛。可我实在无法明白,那双眼睛为什么会给我如此大的震撼。一想到美美,我有些急了,美美怎么样了?  我大声叫着,着急地叫着,感觉声音已变哑。  有护士过来了,她安抚着我:“先生,您好不容易拣回一条命,别这么激动好不好?”  “护士小姐,今天几号?”我问。   “4月1日!”  “那,那我不是昏迷了两个月?怎么可能?美美呢?我的美美呢?”  “先生是说有人和您一起掉入长江?”  “翻的长江?我的车掉入江里的,那我是怎么得救的?”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声音变得有些局促起来,“美美呢,她也得救了吗?”  护士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愣了一下,说:“我想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除了您,没有谁还能活下来。”  这句毫无感情的话深深地震憾了我,她是说我的美美已经死了?“4月1日”,不管是否真是过了两个月,我都宁愿相信这只是愚人节的玩笑。  我故作镇定地说:“护士,你是骗我的吧?”  “先生,我看您还得再作个脑部检查,您当时出车祸的时候,车上只有您一个人。由于您的操作失误,车掉入长江,您是自己跳车才保住性命的。”  我完全不敢相信她说的是事实,我明明记得出车祸前美美就坐在我旁边,正因为我看花了眼才出现了别克车失误的局面。另一个不祥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难道,难道美美已掉入滚滚江水中,只是根本没有人发现她。我痛恻心扉,大吼道:“你们去找,你们去找呀!活活的一个人你们就不去找一找,两个月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去寻找。难道人的命就那么不重要吗?”  护士见我失控了,急忙跑了出去,应该是去叫医生了吧!  “明,你终于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像一剂针药立马止住了我的激动。  “美美,你还活着!”那种失而复得的惊喜让我热泪盈眶,我紧紧抱住美美,象个久未回家的孩子,狠狠的哭起来,“美美,你再不要离开我,一步也不要离开我,我不能失去你,再也不能失去你。”  美美安抚着我,轻轻地说:“不会的,永远不会的,你从来就没失去过我。”  2004年4月1日,  并非愚人节。  我没有心情询问美美当时逃生的经过,只是享受着重获生命的快乐。美美精心地照顾着我,我很快地好起来。   2004年5月15日  该出院了,我没有看到美美。  我的父母专程来接我,自我出事后他们就回国来一直在照顾我。  有种重获新生的快乐,想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到车,我不禁又心痒痒起来,在我的极力争取下,父母同意我在慢车道慢慢的行驶。  我驾着车,想到竟然还未向父母提起过美美,便说:“爸妈,这几天没见到美美吗?如果不出这次意外,她现在应该是你们的儿媳妇了。这几个月她都一直在照顾我。”  “美美?”我的母亲想了想,“是不是小时候经常跟你玩那个卖小面大嫂的女儿,你们在谈恋爱呀?怎么也不告诉我们?”  “你们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找得到你们?对了,她的家庭条件不好,住院的医疗费是谁出的?  “住院?她也在住院吗?”  我有点奇怪:“看来母亲不关心我,一定是我昏迷了好久才回来的。“  “没有啊,你出事的当天我们就回来了,一直守到你现在,现在你小子出院了,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就不承认了?”  “当时我和美美不是一直送进医院的吗?”  “你和美美?没有啊,事故现场就你一个人。好险啊,如果你不跳车。。。”  我猛地踩出了刹车,完全不敢母亲说的是事实:“母亲,您不要象那个护士那样欺骗我,今天可再不是愚人节了,我清楚地记得出事的时候我们在一起。”  “这孩子看来脑袋摔坏了,我们还是带他到国外检查检查吧。”父亲叹着气说。  我摇摇头,推断美美一定是事故发生时意外地获救了,或之前就跳车了,所以才会相安无事,感谢上苍吧,生命实在是太宝贵了。   2004年6月1日,儿童节  我约了美美,依旧走上了那条僻静的小路,我要告诉美美,我已经彻底地健康了,而且更想知道那次事故她到底是怎么逃生的。  依旧是我驾着车,美美似乎有心事,帮我系好安全带后就一直都没说话,也没看我。为了调节冷冻的气氛,我试着问:“美美,你有心事吗?”  美美这才缓过一口气,说:“明,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可能就是我了。也许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你,可是你又那么高高在上。对我一个穷家庭的人来说,完全是可望不可及,所以我从来不主动接触你。而且从中学起你就有很多的漂亮的女朋友,而我,只是凡尘中最普通不过的,我做梦都没想过将来能和你在一起。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暂,虽然你任性、倔强,可我还是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做人,真的是太辛苦了!富裕的家庭还好,而我,从小就开始养家,偿还父亲借下的赌债,我觉得太苦,太累了。你要珍惜,珍惜现在的幸福。如果…如果早一点见到你,你早一点回国就好了…”   美美说到此时,声音已硬咽起来,我无法理解此时此刻她怎会如此的激动,看着她用手去擦眼泪,我也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去抚摸她的脸。   前面是条直路,我便转过脸去用我的右手转过她的脸给她拭泪。猛然间,那双眼睛不再是美美的眼睛,在我面前的,赫然是那夜那白衣女人忧怨的眼睛,大大地、狠毒地望着我。  我不再相信这是幻觉,一阵惊慌失措。方向盘又失去了操作,刹车也已来不及踩,就狠狠地撞在公路旁沿江的一块大石头上。车总算是没掉入江中,我也幸而脱险,竟未受伤。   我这才转过头去看身边的美美,她软软地趴在副驾驶座前,没有动静。   “美美!美美!”我小心翼翼地叫着,生怕有丝毫的意外,我完全没有想过在我有生的日子里美美会从我身边消失。   我再轻轻地拍了一下美美,仍然没有动静。这时,我看到了泉水般的涓流正从她趴着的车台上沽沽地流下来,只是,那涓流,是红色的。   我痛不欲生,大声叫喊着,大声疾呼着,把她抱进我的怀里,泪水就如她的血液般不断流淌,永无止境。没想到,刚才的一习话,竟成了我们最后的决别。  我想起了那双眼睛,是她,是她害死了我的美美。她为什么要害我?她为什么要害美美?    2004年6月3日。   我独自守着美美进行了火化,没有任何亲人,没有任何朋友。我不禁想美美痛苦的一生:孤独、贫穷。也许正如她临终时所说,跟我在一起是她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没有压力,没有愁苦。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爱任何人了。因为,我爱美美,更因为,我害死了美美。   从此,我再不开车。   2004年6月4日   通过车管所的朋友王华,我去查那个摩托车车牌“66888”,我要找到那个女人,她到底是什么人,她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三番五次的要害我。   王华查完资料对我说:“是的,有这么一个车牌,是刚上的号,车主叫陈天,是一辆本田大绵羊,日本进口的。”   我准确的记得那是一辆旧式的125,不太相信他说的话,又让他仔细看了,自己也看了,的的确确不是125。我很失望,料想那是一个假车牌。   走出车管所,我陷入了深思。走出大概100米,我忽然想到王华说的那辆新摩托车是才上的牌照,而距我当时看到那辆125摩托已有数月。我急忙又倒了回去,再次查之前的车主。   王华不厌其烦地帮我翻着以前的资料,而四个多月以前,并没有其它人用过此号。   我再一次失望。  王华不明白我为什么非要查这个车牌,见我失望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我看再查查近几年的资料?”  他一个一个地查给我看,这个车牌的使用人也很奇怪,平均每年都要换一个,一直查到第十个。我失望了,王华最后递了一个给我,说:“这是最后一个了!”  我抬眼看了一眼,不禁来了精神:“就是它,是这个了,原来他还在用这个老式摩托。”  王华吃惊地看着我:“明,你确定真的没看错?”  “我肯定就是它,绝对没错!”  王华摇摇头,无奈的说:“早知道就不给你查了,这部摩托车的车主在十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死了,当时车就报废了。你难道还见到鬼了!”   我直愣愣地盯着那摩托车,想起了当时撞车的情景。摩托车被我撞出那么远,过了十多分钟两人才站起来,而且还相安无事,当时虽觉得有些蹊跷,可想到只要能逃脱责任,就什么都没想了,“王华,我真的是撞到鬼了。”  “神经病!”王华正要收起资料。我一把抓了过来,上面仔细地记着当事人的姓名和当时的住址,我记了下来。   2004年6月5日  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地址,是一个厂区,属于八十年代建筑的老式房屋,在当时应该还是不错的。  门开了,是一个7旬左右的老太太。她见到我,很是奇怪,问:“小伙子,你找谁?”  “奶奶,您好!请问萧远波是住这里吗?”  老太太疑惑了一下,说:“是的!你是他什么人?”  “哦,我是他的一个朋友,”我吁了一口气,终于没找错,“他现在在家吗?”  老太太继续说:“在!”  见她没让我的意思,我试探着问:“可以让我进去,跟他谈谈吗?”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说:“也好,反正已经很久没有人来看过他了,他会很高兴的。”说罢,让出一个缝让我进去了。  他安排我坐下来,没有去叫萧远波,却在这对面坐了下了。   为打破沉默,我问她:“远波有一个女朋友是吗?”   老太太似乎很吃惊,看了我一会,说:“是的,小凤,是个好姑娘呀,人又长得漂亮,对我们小波好,对我也很好。”说罢叹了口气。   我有些激动,又有些后怕:“她也在吗?”   “在,都在,好呀,天天都陪着我;好哇,,他们天天都在一起。”老太太有些语无伦次。   “老奶奶,能帮我叫叫他们吗?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们说。”   老太太这才站起来,走到里屋去了。大概过了十分钟,她才从里边走出来,在我身边坐下,递给我一张相片,说:“小伙子,看吧,他们俩的照片。”   我没想到她进去后竟然拿出的是一张相片,也只好接了过来,拿在手上,我立刻注意到了那女的,正是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没错,她正温柔在看着我,没有丝毫的忧怨。她旁边站着的男人也正是那晚见到的骑摩托车的人,稳重而又风度。可是我依稀觉得有些不对,两人的服装都比较老式,相片也比较陈旧,我手轻轻的滑了一下,立刻,相片面上的彩色掉了一块儿。 我有些惊疑,再轻轻地探试了一下,又掉下一块来。我猛然间醒悟过来,这是一张老照片!至少十年前的老照片。我吓坏了,迅速扔掉了照片,冲出了房间。    我冲出很远,才慢慢平息下来,想起王华说过话,我肯定,我真的是见鬼了。为什么这种事偏偏让我遇到。那个老太婆,难道她也是鬼?我犹豫了,我害怕了。想到美美的死,想到那双恐怖的眼睛,她会时时缠着我,让我一生不得安宁。如果这样,我宁愿和美美一起死。于是我又返回去,再次敲了那扇门。   依然是老太太开门,她见到我,挤出一丝笑,又叹了口气,说:“小伙子,你进来,奶奶不吓你。”   我战战兢兢地跟了进去,四下张望着,也不知道怎么坐下来的。   老太太已抱了一个小盒子过来,又在我对面坐下来,说:“小伙子,你不是找小波和小凤吗?他就在这里。”说吧,把盒子递了过来。   我盯着那个盒子,突然明白:那是个骨灰盒!没错,是的!   我呆在那里,手完全不听使唤,脚似乎也动不了:没错,这几个月,我真的见到鬼了!”   “小伙子,你别怕,我慢慢给你讲。十年了,我仍然活在记忆当中,我实在无法接受我最亲的人突然间双双离开了我。   “十年前的1月15日,小波为给小凤过二十岁生日,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辆二手带小凤去兜风,说要让小凤感受‘自架车’的快乐。那时的路况还不是很好,小波很谨慎地椅着。可是一辆轿车不知什么时候疯狂地窜出来,小波想蔽开它,可它依然发了疯似的跟了过去,把车撞出好远…我的小波,他为了保护小凤,紧紧地抱住小凤,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她身下。   “我的儿子当时还有一口气在,如果当时肇事车能送他去医院,也许他能活着。可是,车跑掉了…小凤也受了伤,她去找车,拦车,可是,没有人帮她,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波在他面前流干了血液,慢慢地僵硬。   “小凤一直哭呀。直到后来她的眼哭瞎了,她欲哭无泪,几天后也自杀死了。”   老太太说到此时,已是欲哭无泪,“我可怜的小波小凤,他们就这样无辜地残死,到现在都未找到凶手。”   我终于明白:小凤为什么要缠着我。1月15日,那是小凤的三十岁生日,他们旧地重游,又遇到我这个卖弄车技的人,伤事重演,又再次伤害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她把以前对肇事司机的愤恨转到了我的身上,开始抱负我。可怜的是我的美美,她是如此的善良,她只是没遇到过这种事才会这样无动于衷的。  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讲给了老太太听。   老太太凝神地听我讲完,低下头滚下几滴眼泪,说:“难怪,前段时间我总能听家里有人的声音,屋子里总是干干净净的,原来他们回来过。可是,”她抬起头,对着我说:“小凤那么善良,他不会害你的,肯定不会的。”   “可是,我的美美,她是真的死了。”   我对着骨灰盒,真诚地给两位十年前的死者默哀,并且承诺将会找出十年前害他们的凶手。   以后的几个月,我拜托了我所有的朋友,找遍了所有的关系,终于找到了十年前的肇事司机,也让他受到了应的惩罚,小凤,那双美丽的眼睛,也再未骚扰过我。    2005年4月1日   并非愚人节。   我抱着美美的骨灰盒回到了她的老家,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农园。费了好大的气力,才找到美美以前住过的院子。院子住了好几户人家,听我说起美美,他们都认识。我先他们介绍了自己和美美的关系,然后拿出美美的骨灰,希望能安葬在她的故乡。   一中年男人听完我的叙述似乎有些吃惊,说:“美美?三年前就死了。”   这句话象重磅炸弹“呯”的一声敲在我心深处。   “是死了,确实是死了。”见我不信,旁边的婶婶补充道,“我个事情我知道,当时有几个老乡知道后要捐钱给她治病,她一分钱都没要,白血病怎么可能治得好?”   这时,又走过来一中年妇人,知道原因后说:“美美死得挺惨的,又没钱治病,后来连路都不能走了,又没有亲人,全是靠好心的人给点吃的,可是偏又有骨气,硬是不吃,唉!活活是饿死的。”   我彻底崩溃了,看着乡里人纯真的表情,看着怀里美美的骨灰,我哭笑不得,难道说,这三年来,我彻彻底底爱着的人,她,根本就不是人。当着大伙的面,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骨灰盒,里面空空,根本就没有美美的骨灰。我彻底相信了:美美,她也是个鬼!   可是,她不曾害过我。我再次细想我出事的两次意外,是美美救了我,如果不是美美,早在去年的1月我就已经死了。难怪,她临“死”时的话:“做人,真的是太辛苦了!”也许,做鬼比做人好!  “有钱真好!”是的,如果有钱,她不会死得那么惨;如果没有钱,我也不能留学,不能买车,不能调查出撞死小凤的的凶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美丽的血色眼睛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