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目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33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我和玫瑰都是医生,她在外科而我在妇产科,其实我是蛮不适合做医生的,我胆小而又神经质,但是几年的医校生活,让我从最初的解剖青蛙都会吐,渐渐……

我和玫瑰都是医生,她在外科而我在妇产科,其实我是蛮不适合做医生的,我胆小而又神经质,但是几年的医校生活,让我从最初的解剖青蛙都会吐,渐渐的变成了可以边吃饭边做尸体解剖实验,看多了死人的尸体,闻多了尸臭和药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好象味觉和嗅觉都麻木了。 玫瑰比我大一岁,是个性格刚烈的女子,我刚来医院的时候和她分到一间单身宿舍,于是我们自然就成了好朋友。夜间我和玫瑰睡不着便聊天,有时候玫瑰也会半夜起来上网,一聊便是一夜。常常我是听着她敲打键盘的声音睡去,早上醒来的时候,玫瑰还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打字。真搞不懂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力。就这样,在这间小小的单身宿舍里,我们一住便是两年。 今天我们比平时睡得早一些,因为停电,玫瑰没有上网,同往常一样,钻进被窝后,我们开始聊天。 “玫瑰,你有男朋友吗?” “曾经有一个,但是死了,车祸!当时是我把他送到停尸间的。” “你不害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他死了还会坐起来,我还真希望他能坐起来呢。” “玫瑰,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拜托,在医校的时候老师没给你讲过吗?这个世界上是根本没有鬼的。” “对,老师说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知道就好,快睡吧,明天早上还要上班。” “嗯!”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没有鬼的吗?我正想着,突然听到门轻微的响了一声,吓了我一跳,忙望向门的方向,黑暗中似乎有个淡淡的人影一闪,“谁!”我一边低声问道,一边睁大眼睛努力地想看清楚,但是暗处什么也没有,再仔细听听,似乎又没什么异常,也许是我看花了眼,我清楚的记得****前是我把门在里面插上的。这时我听到了车站那台古老的大钟报时的声音,现在是夜里十二点了,玫瑰已经睡了,我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于是我也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早上六点,我是被人摇醒的。睁开眼似乎看到好多人,到处都是吵吵的声音,脑子里有点乱乱的感觉,以为自己做梦了,闭着眼摇摇头,再睁开眼睛,是了,我身边围满了人,隔壁屋里的同事巧巧正用力的把我摇醒,并不是做梦,我有点迷茫,边穿衣服边想大清早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那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到我眼前:“你好,我是公安局刑侦科的,我姓王。和你同住的女孩玫瑰于今天早上五点左右被人发现死在你们宿舍门外的走廊里,想请你跟我们去协助调查。” 两个小时以后,还是王警官告诉我:“死因查清楚了,是自杀!但是她为什么要自杀,还需要你协助我们进一步确认一下。” “自杀?不可能的,玫瑰一向活泼开朗,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过,她怎么可能是自杀?我不相信。” “她死前有什么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没有!” “她最近是否跟什么人有过来往?或者她有没有最近常谈到什么人?” “没有!” “她死前你们都聊过些什么?” “她说过她以前有个男朋友出车祸死了,是她送去停尸间的,我问她怕不怕鬼,她说世界上没有鬼!” 鬼!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一声门响还有那个模糊的人影…… 玫瑰死在宿舍门口的走廊里,死亡时间大约是夜里两点,早起的同事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腕边那一大片殷红的血已经凝固了。玫瑰似乎是真的下决心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不仅割断了腕动脉,还吃掉了一整瓶那种能让人睡觉的药片。 警察每天都来找我,向我一次又一次地问着相似的问题,而我要不厌其烦重复再重复。直到他们确定玫瑰真的是死于自杀,但是这个结果却让我心存疑惑,玫瑰为什么要自杀? 一个多星期以后,是我陪着玫瑰的妈妈去医院拿的死亡证明,并去派出所注销了玫瑰的户口。最令我不解的是,玫瑰的死亡证明的居然写着玫瑰怀孕了。玫瑰的妈妈泣不成声地问我孩子是谁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的心底却有一个人影在不停地晃动着,可是,为什么王警官在找我协助调查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提过玫瑰怀孕的事呢?既然让我协助调查就该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啊! 下午,我去医院的手术室找吴峰,吴峰外科手术权威,他和玫瑰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两个人同是医生,又同是网络爱好者,因此特别投缘,常常半夜了还在网上聊天。玫瑰似乎对吴峰很热情,她死前的一个月曾经趁休假去北京旅游了两周,而当时吴峰也请了半个月的假说是回江西老家探亲。玫瑰回来的当天下午我在医院门口遇到了刚从老家回来的吴峰。晚上我发现玫瑰的包里有两张由北京回来的车票,我想我几乎可以确定玫瑰的孩子是吴峰的,但这事只有跟玫瑰同住的我知道。 吴峰是个沉闷的男人,他不喜欢夜总会,不喜欢跳舞,不喜欢逛街,也不喜欢管闲事。从玫瑰死后,他最最不喜欢的是有人跟他提到玫瑰。也许是他心中有愧,还算他有一点点良知。 “吴医生,玫瑰是不是一直在跟你恋爱?”一见到吴峰,我就把他拉到走廊里,直接了当的问道。 “没有!” “她喜欢你是吗?” “不知道,也许吧。” “那她的孩子是谁的?” “什么?她有孩子?我不知道!” “是你的吧?” “不要乱说,不是我的!”吴峰的脸上有一丝愠怒。 “哼,是你的就是你的,男子汉大丈夫要敢做敢当!”我也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很气愤的样子,周围已经有人在看我们了。 “永远不要再给我提玫瑰!!”他冲我嚷了起来。可我不怕,我知道我说中了他的要害,我更加的理直气壮起来。 “为什么?你心虚了?你害怕了?玫瑰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为你才自杀的?是不是你不想要她她才会自杀?既然如此何必当初?伪君子!!”我毫不示弱地冲他嚷着。 他忍无可忍,疯了一样向我冲过来,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血顺着我的嘴角淌下来,可我的心里却在唱歌,我终于触到这个无耻的男人的痛处了。我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几秒钟后,吴峰似乎冷静了下来,他抬起眼睛,冷冷地说:“孩子真的不是我的,如果是我的,我会马上和她结婚。你根本就不知道原因,请你以后说话要有根据。” 夜晚象往常一样的来临,只是屋子里再也没有了玫瑰的笑声,以前的这个时候,玫瑰总会打开我们共有的那台电脑,连线上网,跟她众多的网友聊天,也包括吴峰。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于是起身坐到电脑前,开始连线,听着熟悉的拨号音,望着电脑屏幕上玫瑰的照片做的桌面,在心底默默地说:“玫瑰,你到底为什么要自杀?到底为什么要死?你告诉我,我会替你报仇的,你不会就这么白白的死掉的!”玫瑰无语,一脸的笑意。 打开浏览器,主页上是一片炫目的蓝色,蓝色的中间包裹着两个红色的大字“千目”,那字红的象血,有点阴森森的感觉,这是什么网站?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桌下的音箱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有点象猫叫,似乎还有人喃喃低语的声音,象念经。我有点害怕,想关掉网页,但是却发现这个页面的窗口上根本没有关闭键。这时页面上的字开始渐渐淡化,变成了另外两个字:“进入”,下面还有一行小小的注解:千目网站欢迎您进入,我们会告诉您您最想知道的事情。但只有一瞬间,这行字便消失了。 我的手似乎有点不听使唤,鼠标指向“进入”两个字…… 页面变幻,豁然开朗,一片淡雅的粉色,比起刚才凝重的蓝色,让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但页面右上角的几个小字马上又让我刚刚放松的神经紧张起来,那是一个聊天室,聊天室的窗口有一张小小的图片,上面画了一个婴儿。那个婴儿长得有些奇特,头大大的,身上长满了数不清的眼睛,那些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都在望着我,当我注意到那个聊天室的室名时,我不禁大骇:“玫瑰之屋”!! 是巧合?还是?我用颤抖的手点住那个聊天室的“进入”,页面又一次变幻,这一次是满目花朵,聊天室的背景全部都是花朵,黄色,白色,红色,蓝色,大大的玫瑰花覆盖着整个页面。 聊天室里没有注册聊客,只有几个游客在里面,但是我看不到他们在聊什么,大约是在私聊了,我把名字更新成“魅力无双”,这是玫瑰的网名,立刻有个叫“千目”的ID向我问好: “你好,你终于来了。”奇怪,我在在线名单里并没有发现这个ID,我刷新一下,还是没有,看来是个可以隐身的超级管理的ID。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你叫千目?这个网站的主人吗?” “当然,这个主页就是为等待你的进入而设计的,我知道有一天你会进来的。” “那么,你告诉我,千目是什么意思,你等我来又有什么目的?” “千目的意思你迟早会知道的,目的只有一个:为玫瑰报仇。” 我不禁好奇起来,看来电脑对面的这个人认识玫瑰,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玫瑰是死于非命。 “玫瑰是自杀的!公安局的鉴定结果上写得很清楚。” “你只看到了表面而已!” 我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想到了玫瑰死前的那个晚上我看到的那个阴影。 “你在哪里?你怎么知道玫瑰不是自杀的?你是人是鬼?” “我在你身后……” 看到这句,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是了,确实有人在我身后,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能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着一种阴森森的----湿气。对,是湿气,宿舍里并不潮湿,这几天也没有下雨,但是我确确实实感觉到有一团湿气充满了屋子,象雨前的那种压抑感,让我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到底有什么在我身后?是人?是鬼?我想回头,但我不敢,我怕会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于是,我继续问他: “你是人还是鬼?你想怎么样?”由于紧张,我把键盘敲得噼啪乱响,还打错了好几个字。 “别怕,你可以回头看我,不管看到什么都不用害怕,我是来帮你的。” 我犹豫着,身后的阴森森的湿气越来越重了。于是我鼓足勇气回过头去……啊……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居然是躺在医院里,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然后我想起了昨晚的事,这事该不该告诉王警官,我犹豫着,或者,他根本就不会相信我的。 “你醒了,吃点东西吧。”巧巧和小凡一起走了进来,巧巧拿起放在床头的一袋面包递到我手里。 小凡是我们医院的儿科大夫,长得高大英俊,曾经跟玫瑰有过一段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个月前玫瑰突然提出跟小凡分手,并且很绝情的再也不理睬他。我曾问过玫瑰原因,可是玫瑰什么都不肯说,我心中有点为小凡叫冤,但我无法说服玫瑰跟小凡重修旧好。 其实玫瑰一直是个很高傲的女孩子,她就象一朵盛开的血红色玫瑰花一样,虽然娇艳却也浑身是刺。真正能跟她走的很近的男孩子只有两个,一个是吴峰,另一个就是小凡。 “你昨天晚上的叫声真惨,吓了我一跳,跟见了鬼似的,全楼的人都快被你吵醒了。”巧巧笑着说。 “是啊,你到底为什么叫啊?害得我半夜被巧巧喊起来,背你来医院。你遇到什么事了?”小凡也问我。 我遇到什么事了?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幕,我能说吗?我犹豫着是不是该把这事告诉大家。说出来他们会相信吗?大家都是医生,医生是不会相信我说的话的,他们会以为我是神经失常。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觉得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于是三口两口吃掉手里的面包,起身就往门外走:“今天还没请假呢,我去补假条,顺便跟主任打个招呼。” 背后传来小凡和巧巧轻松的对话: “这个工作狂。” “一定是工作太累了,作恶梦了,不过这家伙的嗓门还真大。” 吃过午饭,我按时去上班。脑子里虽然还在想着昨夜的事,但是我已经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我想知道玫瑰到底为什么自杀。我想起昨夜的那个人(也许并不是人),他应该知道玫瑰的死因的,我真笨,他都说过不会害我了,我居然会吓得晕倒。 坐在办公室里正在胡思乱想,主任走进来:“怎么了,累病了?巧巧早上来给你请过假了。身体要是不好,就多休几天,反正这几天不是很忙。” “没关系的,可能是因为玫瑰的事,最近老被警察骚扰,神经有点紧张。工作不会耽误的。” “哦,没事就好,过去的事该忘的就忘了吧!下午17床可能差不多了,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嚷,你留心着点,怕是难产,今天晚上再生不下来,就给她剖腹吧。” “知道了。” 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下班后我回到宿舍,先把屋子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一边想着昨晚的那个怪物是从哪里进来的,一边毫不犹豫地启动电脑,一分钟后,我顺利地打开浏览器,但是我找不到那个网站了,主页上一片空白:about:blank。该死,昨晚居然没有注意那个网站的网址。我立刻启动搜索引擎查找“千目”,但是找不到相关的网站。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的,一点线索也没有,我的眼睛有点累,下意识的又打量了一遍屋子,但是很正常,没有压抑的感觉,也没有湿气,看来,他今天晚上不会出现了。 凌晨零点零七分,我被手机吵醒了,不知道何时我居然坐在电脑前睡着了。接通以后是一个急切的声音:“冷医生快来医院,17床要生了,值班的张医生不知道去哪里了,打她的电话没人接。主任说让你马上来,做好剖腹产准备,以免出意外。” “好的,我马上就来。”我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桌上的钥匙起身往外走,匆忙中,不知道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因为没有开灯,我只看到一个黑黑的影子。人命关天,来不及多想我便出门上锁。 医院的产房门口似乎挺热闹的,家属在徒劳地向产房里张望,明明知道什么也看不到,仍旧是满眼焦虑地不时张望一下。几个助产士在进进出出的准备着产前产后的工作,还离着有几十米,我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喊声:“救命,痛死了,不要抓我!”我急跑了几步,进入产房,女人躺在手术台上,一张美丽的却被痛苦扭曲着的脸,眼睛是睁开的,直瞪瞪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有点异样的感觉。顾不得多想,我走过去检查她的下身,穿着白大褂的巧巧和她身边的助产士已经做好了准备,巧巧一边帮着她挤压腹部,一边在不停地引导她:“用力,深呼吸,再用力……再用力一点!!好的,坚持一下,快出来了!大口的吸气,好了吗,继续用力……” 那个婴儿的头似乎特别的大,以致于把她的下身已经撑得有些紫涨,尽管已经做了侧切,但是出口似乎还是不够大,大家都在努力着…… 十五分钟后,一个充满希望的声音:孩子的头出来了! 很顺利,看来我不用准备手术刀了。二十分钟以后,我帮着接生的巧巧把那孩子接到这个世界上。麻利的剪断脐带打了个节,巧巧照着孩子的屁股上啪的一巴掌,孩子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她一边倒提着孩子的小脚,冲着产房门外喊了声:“男孩!顺产!”一边手里还在不停的忙着给孩子称重量。“八斤八两!”然后她忙着用专用的微酸性消毒液把孩子身上的血水洗掉后, 用专用的包婴儿的小布把孩子包起来递给我“帮忙抱一下。”我接过孩子瞅着,孩子的头有点大,长得还算可爱。突然那孩子不哭了,然后我看到他居然睁开了眼睛,对我笑起来,那个孩子的笑容那么诡异,还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然后那个孩子的头上开始慢慢的出现很多细小的裂纹,不,不是裂纹,是眼睛,很多很多的眼睛,除了嘴巴鼻子,他的脸上所有的地方都已经布满了眼睛,这时候他一下将全部的眼睛都张开,直直的瞪着我,咧着小嘴冲我笑了。我突然想起了千目网站上的那个聊天室门口的图片,是的,是那张图片的上的那个大头婴儿,那个长满了眼睛的大头婴儿!“啊!!!!!!”我害怕极了,把孩子扔到巧巧手里便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是怎么跑回宿舍的,反正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天还没有亮,电脑还开着,嗡嗡作响。我心魂未定,脚下又被绊了一下,我这才低头注意到,不知道何时,地上多出了一个小布包,刚才出门的时候大约也是它绊了我一脚。这个小布包我从未见过,红红的颜色,上面绣着一朵朵的大花,现在才发现它居然很醒目,好生奇怪刚才去医院前被绊到的时候怎么没有注意到它。这东西不是我的,怎么会在我的屋子里?有人来过了?是他吗?这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那个上次我见到的满屋乱飘的怪物留下的?我不敢去碰那个布包,生怕里面是什么吓人的东西。我的心慌乱起来,我喊了一声:“你出来!快出来,你到底是人是鬼?有种的站出来,别躲着吓唬人!”我一边喊一边向四周打量,三更半夜的,我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凄厉。这时候我听到一种细小的声音,像猫叫,似乎还有人念经的声音,然后那个小小的布包开始动了起来,我害怕极了,这时电脑“嘀”的一声自动重启了,屋里的空气好像一下少了很多,我觉得有点呼吸困难,那种潮湿而又压抑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知道,是他来了,我不敢乱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布包。 “别怕,我说过不会害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啊!”的一声跳到一边,然后我第二次看到了“他”,其实他长得并不可怕,一张和常人一样的普通而又温和的脸,一双无神的大眼睛甚至算得上是漂亮的,戴着一顶黑礼帽,穿着一件黑黄色的格子上衣,但是……但是,他没有腿,他的上衣下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不是站在屋子里,他是飘在屋子里的。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尽管曾经期待再次见到他,但是他真的“飘”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被吓得心慌意乱。 “你别怕,我忘了告诉你了,上次你见到我的时候,我开了你的千目,你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怎么进到我的屋子里来的?你想要怎么样?”我问得语无伦次。 “你别怕,我不会害你的,我不是阳间的人。我是玫瑰以前的男友,我出车祸把腿撞断了,因为当时太阳把我腿上的血上晒干了,我死后无法把我的魂魄收集在一起,所以无法恢复到生前的样子,对不起,吓着你了。” 听他这么客气,我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你长得并不可怕,只是飘来飘去的很吓人。” 地上的布包又动了一下,我们同时望向它。“这里面是什么?”我问。 “是千目!” “千目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总能听到这个词?” “你打开看看吧!看看你就知道了。” 我虽然很害怕,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走了过去,那个小布包又动了一下,我壮着胆子拉开它“啊!”我大叫一声,立刻跳开。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是那个孩子,那个头大大的,全身长满了眼睛的孩子!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咧开嘴朝我笑。我怕极了,“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它不是在医院吗?它怎么会在这里?”我狂吼着,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砰砰乱跳起来,我的恐惧已经到了极限! “别怕,这是玫瑰的孩子。每个孩子在出生以后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凡人的眼睛看不到而已。孩子到了三岁的时候,这些眼睛自然会消失的,所以三岁以前的孩子可以看到魂魄的存在,也能记得前世的事情,但是却说不出来,等孩子到了三岁左右,他的大脑就会自然的过滤掉他的前世和三岁以前所看到的东西,孩子会说话了,能清楚的表达事物的,千目也就没有了,上辈子的事情自然也就忘记了。” “那么,有些小孩子能看到孕妇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别是真的了?我常常听别人说,怀孕了可以找个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判断孩子的性别的。”我好奇地问道。 “是的,有些孩子学说话学得特别的早,所以在千目消失以前,他能说出他看到的东西,但是如果他说出来了,他就会丧失掉一些前世的记忆,所以就算不到三岁的孩子会说话,也很难让他说出来他看到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么你干嘛要让我看到他们?”看来我的千目是他给我的。 “为了让你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来查清玫瑰的死因,因为玫瑰死的时候,她的魂魄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打散了,所以我无法查证她的死因,但我相信,她应该不是自杀的,玫瑰是我生前最爱的人,我不想让她死得不明不白,我现在只是一个魂魄,魂魄在白天是无法看到东西的,你是玫瑰生前最好的朋友,因此我选择了你,我需要你的帮助。”他说着,飘忽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 “那么你为什么要把玫瑰的孩子带给我?”我还是不太敢接近那个布包里的千目,但是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玫瑰死的时候,孩子在她的肚子里看到了一切,所以我把孩子的魂魄带来给你,如果这个孩子看到了那个害死玫瑰的人,他的眼睛就会给你信号。”他一边说着一边往门边走过去,“你现在站到镜子前面看看你自己!” 我好奇地走到床前的梳妆台,望向镜子里的我:“啊!……”我又一声惨叫,天啊,我居然也像那个孩子一样,浑身长满了眼睛,那些眼睛全都齐刷刷地瞪着我,恐怖异常。 “别怕,别人是看不到你的千目的,习惯了就好了,天快亮了,我要走了,需要我的时候可以开电脑进我的网站找我。”说着,他从关着的门中间穿了过去,不见了。怪不得他可以在我的宿舍里进出自如,原来鬼是不必开门关门的。 屋子里的潮湿感渐渐退去,我痴痴地站在空空的屋子里,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转过身把地上布包里的那个满身眼睛的怪物抱着来放在床上,心里想:小东西,刚才还以为你是个小怪物,现在我居然变成了和你一样的大怪物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 那个细雨绵绵的午后,我和吴峰去给玫瑰献了一束白色的玫瑰花。我们从玫瑰的死聊到我跟玫瑰以前的生活,聊到网络,聊到彼此的理想,一直聊到夕阳西下,夜幕低垂。不得不承认,吴峰的确有他优秀的一面,成熟,稳重,难怪玫瑰会被他吸引,他会是一个很难对付的男人。我对吴峰的看法似乎有了很微弱的改变,但是对玫瑰的感情不允许我原谅他。我刻意的去接近他,并试探着问他跟玫瑰的感情,他始终都不承认两个人曾经有过一段爱情。他说玫瑰只是他的一个小妹妹,可我还记得玫瑰已经有了身孕,而我确信孩子是吴峰的。 这个时候,小凡开始热烈的追求我了,我对小凡的印象还不错,所以常常答应小凡的约会。偶尔我会问小凡他和玫瑰为什么会分手,小凡说他也不知道,而且一脸的内疚,好象他犯了错误似的。而在吴峰面前,我承认我在故意的引诱他。终于有一天,吴峰告诉我,他喜欢我。 我开始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我有我的打算,我只是想知道玫瑰为什么要自杀,没有人知道我的真正的目的。对于男人,至少是现在我还没有很大的兴趣。我跟两个人同时交往着,小凡对我很好,吴峰对我也很好。只是对于玫瑰的死因,半年多了,我一无所获。 我开始偷偷地写匿名信,打匿名电话。当然,以我的聪明,我是不会让人查觉到是我干的。我在吴峰的作风问题上下文章。结果吴峰从主任级的权威医师降到了普通的门诊医生,最后还停了职。我的匿名信还让纪检机关也开始调查他,吴峰被整得很惨,但他始终不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在心里偷偷的冷笑。 那个布包里的小千目始终不能给我任何的提示,那个没腿的男人也没有再出现过。我开始每夜每夜的做恶梦,玫瑰总是站在我眼前,对我说:“小霜,一定要替我和孩子报仇,一定要帮我讨回公道!”而当我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时,玫瑰只是用哀怨的眼神望着我,喃喃地说:“要替我们报仇啊!”我对吴峰,小凡还有玫瑰之间的感情充满了困惑,但我始终觉得玫瑰的死吴峰应该负主要责任。 我生病了,高烧不退,小凡在我身边无微不至的照料我,当我觉得孤独无助的时候,小凡总是陪我在我身边支持我,我开始依赖小凡了。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而小凡,他成了我脆弱时最大的依靠。 对于我和吴峰的接触,小凡从来都不问什么,有时候我问他:“你干嘛那么宽容?”小凡总是把我拥在怀里:“因为我信任你!”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病好了以后,我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小凡更是对我呵护倍至。我生日那天,小凡捧着一枚钻戒向我求婚,我欣喜极了。而此时的吴峰正不知道被哪个检察部门折磨着。我在心里对玫瑰说:“玫瑰,你可以安息了,那个男人已经受了了他应有的惩罚!” 我跟小凡结婚的前两个星期,吴峰的单位领导来找我,他递给我一封信,我打开后看到了吴峰的字迹:“小霜,请相信我跟玫瑰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只是来找我陪她去外地打掉孩子,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我不想她有什么危险,所以没有答应他。我曾经对她说过,如果她肯,我愿意做孩子的父亲,可是玫瑰太骄傲了,我没有想到她会选择死来结束这一切!我答应玫瑰不说出孩子的事,如今也算我对得起她了。小霜,尽管你选择了小凡,我依然想告诉你我真的很爱你。我在天上为你们祝福。 吴峰。”我呆了呆,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抓住那个送信的男人的手问他:“吴峰呢?”“他死了,自杀了!”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有点站立不稳。 接下来的几天又是警察不厌其烦的调查,只是他们询问的对象不再是玫瑰,而是吴峰。我很倔强地一句话也不肯回答他们。吴峰用他的生命来证明了我的错误,那么,玫瑰究竟是为什么死的呢?我越来越迷惑不解了…… 后天就是举行婚礼的日子了,这几天我跟小凡一直住在新房里收拾东西,我把小千目也带在我的身边,小凡是看不到小千目的,不知道为什么,小千目每次看到小凡都会把所有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直瞪瞪的望着他,而小凡是感觉不到的,我以为是小千目不太熟悉他的缘故,却始终不曾对小凡起疑心。我把小凡宿舍里的那些书都搬进了我们的书房。下午我打发小凡出去买一些生活用品,然后我独自一人在书房里对付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我无意中翻到了一本小凡的日记,随手打开一页,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玫瑰今天要跟我分手,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不可以,我不会和她分手的,我还从未被女人甩掉过……”我突然对“上次的事”几个字好奇起来,于是继续往前翻看,终于我看到了一些有关的内容:“今天我终于得到玫瑰了,以前她那么高傲,总是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可如今她成了我的女人了,尽管她很不情愿,我也承认我的手段有些卑劣,但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看到这里,我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事实?这才是玫瑰自杀的原因?小凡才是孩子的父亲?? 我的心突然变得慌恐不安起来,我相信玫瑰和吴峰在天上都不会饶了我的。 晚饭的时候,我总是发呆,小凡柔声问我怎么了,并伸过手来要摸我的头,我象躲避瘟疫似的闪开他伸过来的手说:“没什么,有点累。” 吃过晚饭,小凡说今天我们早早休息吧。我点点头,乖乖地****。我闭着眼睛,但是睡不着,不一会,身边的小凡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大约真的累了。我悄悄地把小千目放在小凡的身边,小千目的眼睛突然齐刷刷地望向小凡,所有的眼神都异常的恐怖而凄厉,我心神不宁的望着这一切,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小千目的眼睛开始变小,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个的长长的伤口,开始往外流血,血渐渐地变成一片,淹没了床,悄无声息地向小凡滑行,却怎么也触不到他。然后小千目消失了,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 “玫瑰!!”我低声喊道。 她晃来晃去的飘忽不定,只有一个头的样子,像是想要挣扎着从那滩血里出来,却怎么也甩不掉那摊血对她的牵绊,似乎那滩血里面有一双无形的手抓着她不肯放开。我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玫瑰的头在我的耳边嚷着:“这是一段错爱!小霜,一段错爱!结束它!!”我头痛欲裂。我喊:“玫瑰!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快去开电脑找千目网站,让他帮你!他会告诉你怎么做的!快,我的魂魄已经散了,我是牺牲了孩子的魂魄才能用血把自己凝聚起来的,我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我必须出来见你们,快!快去开电脑!” 我急急忙忙的起身,打开电脑,我听到了猫一样的叫声和低声的念经声,半分钟后,主页上出现蓝色的千目网站,我喃喃地在心里念叨:快出来,你快出来!快一些! 空气开始低沉了,压抑感,潮湿感一起袭来,他来了。 没有腿,飘飘忽忽,再次见到他我已经不那么害怕了。他一眼便看到了玫瑰的样子,然后就听到一声野兽般的低吼:“玫瑰,是谁封印了你?” “别管这些了,快帮我,就是这个男人!孩子的血和他有亲缘,我触不到他,你快帮我!快一些,帮我报仇!!!!一定要帮我报仇……” “玫瑰!”我和无腿男人同时喊到,我徒劳的用手去抓她,我的手穿越了她的头,却怎么也触不到她。 “帮我报仇……小霜……一段错爱……结束它……”声音渐渐散去,玫瑰也开始变得暗淡了,渐渐模糊,直到消失了,没有了,我还犹如做梦一般,回不过神来。 “玫瑰放弃重生,魂飞魄散了。”无腿男人呆呆地对我说。 周围安静下来,我们同时望着床上的小凡,小凡身边的血已经不见了,床上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他依然睡着,呼吸均匀。 无腿男人冲过去,似乎是想要抓住小凡,但是还未触到他,马上就散成了一片烟雾状,几秒钟后,无腿男人又出现在我的身边。 “你要帮我!”无腿男人用无神的大眼睛望向我,声音飘乎但语气坚定,“只有你能帮我,他身上的阳气太胜,我触不到他,他的阳气会把我的魂魄打散,然后像封印玫瑰那样封印我的。现在只能靠你了,我们要为玫瑰报仇。” “我会的。”我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关紧了门窗,然后跑到厨房里打开了煤气管道的开关,回来的时候无腿男人已经不见了。我躺在小凡的身边,嘴里喃喃地说着玫瑰对我说的话:“一段错爱……一段错爱……结束它……” 第二天,阳光明媚,在离医院不远的一幢大楼的302室里,一群警察在不停的忙碌着,一位姓王的警察一边检查床上的两具尸体,一边对旁边的记录员说:“死者为一男一女,均为xxx医院医生,两人是恋人关系,都死于煤气中毒……” 我和无腿男人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相视一笑,飘了出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千目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