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黄鳝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4: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28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说句真心话,在农村里没经历过奇怪的事都是假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未解之谜,而我,愿意把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农历三月时节,天气刚……

说句真心话,在农村里没经历过奇怪的事都是假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未解之谜,而我,愿意把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农历三月时节,天气刚刚暖和回转,万物复苏,是城里人下乡踏青的大好时机,但是对于我们农村里的人来讲,这个时候是最忙的农家季节,播种,犁田,复地,拔草,经历了一个冬天的沉寂,所有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爆发了出来。

这样的天气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真的很是欢喜,终于可以脱掉厚重的棉衣,换上凉爽轻快的夏装。对于男孩子来说,莫过于又可以下水嬉耍,摸鱼了。

三月,行走在乡村的夜晚,你可以到处见到点点星星的光芒,不用惊奇,这些夜行人大多是小孩子,他们在干一项伟大的事,那就是照鱼,说起照鱼,我不得不说一些,其实照鱼很简单,只要几只亮一点的手电筒,然后再加一跟特别制作的抓弓[就是一些锋利的铁钉排成一条直线]。我们一般都是彻夜出动,围着田野到处转,具体的做法就是沿着有水的田野边用手电筒照射田里,有时候还得下水去,看到有黄鳝泥鳅的时候,就静止不动,用光罩住它,然后把手里的抓弓高高的扬起,对准黄鳝泥鳅狠狠的砸下去,准头好的那黄鳝泥鳅就会把直钉在上面,眼色不准也不要气馁,重新找过就可以了。我们经常是一群人吃过晚饭,等到个10点左右再出去,因为这个时候天气是最炎热,出来乘凉的黄鳝泥鳅也最多,运气好的,一次出去可以搞到好几斤。下面的故事就是我把自己童年时候一次照黄鳝的奇特经历讲给大家听吧!

很安宁的夜晚,很平常的日子,我尹立强早早的就扒完晚餐,去房间把手电筒的电充好,又把盛鱼的工具准备好,和家人打好招呼,我就去院子里叫小伙伴了.三月的天气热起来,还真要命,我没有穿上衣,也就穿了一条短裤,拖着一双凉鞋.人还没有出门,就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田野中的蛙鸣了.天还没有完全的黑下去,就已经有老人围在一起乘凉聊天了.

我们一行有四个人,全部是男孩,他们分别是尹俊武,尹常云和尹赵群有很多人想跟着去,但是我们不准,人太多了躁声大,会影响我们照鱼的.四个人平日里都玩的很好,所以也就说好不论怎么样,照到的黄鳝泥鳅一块平分.

天色尚早,所以我们就把抓弓在磨石上多磨几下,以求锋利,这样扎鱼的时候就不会滑掉.

夜幕终于完全的拉开,而我们也开始行动.

四个人,每个人一支手电筒,考虑路程的远近,我还特意的多带了一支,以备不时需要.外加两只抓弓,两只塑料桶,两个人一组,互相照应,一个在田埂上,提桶,不下水,另一个人下水握抓弓照鱼.

我们先是去了就在院子边上的浅水塘边,炎热的晚上运气好的话可以碰到一些鲫鱼小个鲤鱼上来冒泡,可以一并用抓弓扎到.一到水塘边我们就发现了水中游满了出来乘凉的小虾仔小鱼米,一般来说,鱼游水面鳅潜土里,鳝躲水洞.就是说鱼在水面上,泥鳅在有泥土的地方,而要扎黄鳝则必须去塘的石洞边.我们把眼睛睁的大大的,顺着手电筒射入水中方向仔细寻找.运气还真是不一般的好,电光刚一照进水中,就发现一根肥大的泥鳅,我们个个想第一个动手,所以就在岸上吵了起来,等我们商量好去扎时,泥鳅早已经不知所向.懊悔过后便分开行动,一组走这边,一组往相反的方向前行,绕水塘一圈再回合去田野.

一周下来我们的收获还真不少,今晚抓到的都是一些大的泥鳅黄鳝之类,条条肚子张大,看样子都有鱼子了,这样的油炸起来炒菜更好吃.

尹俊武还扎到了一条鲫鱼,怪让人眼红的.

一直在水塘边直转了几圈,不再看到有什么黄鳝出洞我们这才转向田野中.

田野中比院子里要凉快的多,但是这里青蛙和一些草冲也叫的最欢,一个尽儿下去,从来不曾见哪只停止过,很吵,都想把彼此的声音压下去。

不时还有徐徐的微风拂晓脸面,很凉爽很是惬意。我们的心情都比较的愉快,这样的夜晚看来又是一个不眠的晚上,虽然一个晚上不休息,但是我们还是比较乐意的去干这样的事情。

奇怪的是,我们一直走了好几条水田,可缺没有见到过黄鳝的一点影子,连小泥鳅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个时候的我们心情就有点郁闷了,这些东西都哪里去了,按理说这样的天气是再好不过的了,以前哪次出来不是满载而归啊,可今晚我们出来了这么久却连个影子都没碰到,开始都还互相的吹牛自己扎鱼有多么的厉害,现在看来巧夫也难为无米之炊啊,这话说的一点不假。

提着桶子,在里面晃荡来晃荡去的还是在水塘里照到的那一些,看过来心里有些窝囊,这样下去,就是忙一个晚上我们捞不到什么东西。

但是既然已经出来,我们现在就不会这样回去,再怎么滴也还得转几圈。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我们今天晚上运气真的不好,大大小小又转了好一些水田,还是开过张。

终于,我们彻底的失望了。

尹常云在那里直嚷嚷要回家,但是没有收获我们又觉的没什么面子,到时明天别人问起来我们还真不好回答,可留在这里也没用途,真是左右为难,平日里黄鳝多的地方,我们大多都去了,照样没用。

四个人坐在田埂上,休息着商量问题。

我们个个象晕了的鸡在那里,一声不吭的。

沉默了一阵子后,尹俊武却忽然笑了在那里直啪手板,“我知道有个好地方,哈哈!”

我们三个都赶忙问他是什么地方,该去的地方我们都去了啊。

尹俊武说:“还记的那个水井吗,就是石山下面的那个,井边不是有一道小水沟吗,那里的黄鳝泥鳅很多的,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如果那里都没有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照尹俊武这么一说,我们都记了起来,但是我们个个又脸紧了起来。我也想到过那个地方,我一直没提就是因为虽然我们叫它石山,但实际上上面葬满了坟,晚上去那里有些害怕。白天则不然了。

尹俊武说:”你们害怕?有什么怕的,这个世界上还真有鬼呀,那为什么没人见过呢,自己害怕才那么想的,不想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再说,那里地方又不大,离院子也不远,怕什么咯!“

也是的,抬头就可以看见院子,有什么好怕的呢?说干我们就行动,就个人又朝着石山那边走去。

那个地方终日是阴森森的,可我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那里还会有这么多的黄鳝和泥鳅之类的,难道是说死人后腐烂了才使得那里有肥料吗?可惜我一直不能明白。

到了那里,此时的村子中已经灯光不多,天色真的不早了,而我们四个象孤魂野鬼一样还在外游荡着,似乎今晚没收获我们就不甘心。

在井边还有一个小山洞,这个我忘记了告诉大家,水沟里的水主要是靠井里和山洞的源水才终年不干,我们这里有句俗话,水清则无鱼,这是水井的奇特之二,其里面不仅有鱼,还比较多。特别是发大水的时候还可以在这捉到比较大一点的鱼。

我们到了这里,一想到山上的坟墓就心冷,但是既然已经来了,那么好歹也得看看再走。用手电筒往水中一照射,顿时个个兴奋的想跳起来,水沟里不紧黄鳝多,并确多的要死,基本上已经把水底土层铺满了,好像今晚的黄鳝泥鳅全部在这赶集似的。但是却没有泥鳅,我爱吃的是泥鳅。

高兴过后个个提起抓弓不停的直扎,一条一条鳝鱼被扎得血淋淋的上来,很快,就有小半桶了,我们这样去扎它,黄鳝不仅不逃,水沟里的黄鳝反而越聚越多,大有铺满水沟的意思,我们一直忙的不过来,两只手不停的扎下去,提起。。。。

我们的手都已经快酸了,可黄鳝的数量从没有见减少过,我们舍不得这些快到手的东西,尽管人很累了,可是挥舞的手却不曾停止下来。人啊,有时候就是有这么贪心,虽然明明知道这里的黄鳝只会多不会少,但是我们还是害怕这鳝鱼会一下没了,桶子里的越来越多,看样子很快就要把桶子给装满了,不知道是不是是我们扎的太重了,使得桶子里的黄鳝被扔进去以后就都不怎么动了,以前我们扎到的黄鳝一放进去就会里面游来游去的。倒是水沟里的黄鳝条条很主动的爬上了岸,在我们的脚边不停的来回游动,使得我们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扎那里的好了,如果说以前照鱼还要下田去寻找,现在的黄鳝都是主动的送上门来,天下还真有这么奇怪的事,如果是生人肯定还会害怕,因为这么多黑溜溜的东西在你身边游动,象水蛇一样的,并却还是在这样的深夜,在这样的坟山下面,但是我们已经习惯了,农村里的孩子一点也不害怕黑夜,我们喜欢的刺激和新鲜。终于当黄鳝堆满的从桶子里滑出来的时候,我们意识到必须回家了,满地的黄鳝在那里不断的动,甚至还有小鳝鱼钻进了我们脚趾间,我们终于停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夜已经非常的深了,我们就这么商量,两个人提黄鳝回去,看看还能不能再叫几个伙伴来,再多带点桶子过来,反正这里离家不是很远,20分钟就可以一个来回。于是决定尹俊武,尹常云两个人回去,我和尹超群主动的要留下来,说干就干,他们两个提起满满的两桶黄鳝就回去了,留下我们两个在那里,每个人手握扎弓,在这个坟墓遍地的荒山下等待,我们两个胆大的很,见下面的黄鳝碰脚感觉不舒服,所以我们干脆坐到山脚上去。

两个人就在那里坐着,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们回来,感觉些无聊了,就用手电筒的光到处乱照射,可是当我们的眼睛看到井里的时候,我们被惊住了。

我们两个真的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大团大团的黄鳝如线条一样饶在一起,黑乌乌的好厚,像涌泉一样从开始还冒着清水的水井里爆出来,一团接一团,一层连一层,涌上来的黄鳝打散后便到处游动,但是下面的源头却一直不似断过,还在那里继续涌出来,那场面刹是吓人,我们两个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景,如果说开始是我们的贪心在做怪,毕竟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黄鳝在一起让人拣,但是现在的样子你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们也不敢去,我们接连被吓的后退了好远,一直往山上爬。只是远远的看着,心被绷的紧紧的,大气也不敢出。

夜色好像越来越浓,隐约的好像居然起了雾气,笼罩在田野上,使的我们逐渐的看的不是很清楚,后来唯一可以听到的就是那在雾气中哗哗滑动的声音,吱吱的做想,我一想起平日里黄鳝游动时留下的那一条滑滑的泡沫带,忽然觉的黄鳝这东西会这么特别的恶心。那尖尖扁扁的头,那黄,黑溜溜的身子,再加上其身上的那一些粘手的液体,我居然想吐了。

因为看不见我们在慢慢的后退往山上走,穿过一座又一座的坟墓,那一块块立在坟前面的石碑,那上面有的有照片有的就是几个红,黑色大字,这里埋葬的人有些是我们看着下葬的,一想起他们死时的样子头皮麻的要死。

世上真的有没有鬼我们不知道,但是在这样的深夜两个小孩子还在坟山上走动,山下面还有这么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发生,我们两个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说是在这喊根本是不可能,我们的力气有限,传播的根本不是很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更加让我们害怕的事终于发生力偶啊,井里的黄鳝不断涌出,不断的向外爬,并却它们也有沿着山脚往上爬的了,越聚越多,象叠罗汉一样一条铺在一条上面往上来,我们只得越爬越高,可是山顶的高度究竟有限,很快就要到山顶了,我们该往哪里走?

而这个时候路上出了点小意外,提的黄鳝太重,使的尹俊武和尹常云两个人在路上不在被洒了几次,幸好今晚的黄鳝都是晕晕乎乎的,桶子倒了他们也不知道逃走,任凭他们两个又动手抓进去,弄的双手都是滑稽迹的黏液,平常10分钟的路程走了双倍都还未曾走到家,反正今晚抓的也够多了,到扎少扎也不是很重要了,我们这才两个人,他们那有两个人,有什么好怕的,尹俊武他们这样想着使得原本已经很慢的速度变的跟加缓慢。手上的桶子还真沉,走了一回儿,两个人干脆停下来休息。

我们退到哪,黄鳝前进的速度进就跟到哪,我们真的想不出平日里这些让人宰割的东西今晚居然还会这样。哭着喊着一步一步走到山顶,再也没有了后退的地方,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最后的立脚之处是两个人站在山顶的一个很大的坟圈水泥围拦上。

放眼望去,整个山上全爬满了,而我们眼睛所能够看到的地方全部是这些东西。

我们的大腿在战栗着,浑身其着鸡皮疙瘩,

它们到底想干些什么?

我和尹超群两个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惟有双腿在那里不停在发颤,注视着下面在密密麻麻的黄鳝大军,心中害怕的要死,我一想起开始被黄鳝咬脚的情形,心里莫名的有了深深的恐惧感,这些东西,它们今晚到底想把我们怎么样,吃我们吗?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他们有所行动.

所有的黄鳝在离我们几步外的地方停止了下来,不再向前,它们用那两只小三眼注视着我们,带着及不友善,条条目光里露出了一股凶气.此刻说它们是黄鳝还不如说是毒蛇更加贴切,扁平的脑袋,三角眼,再加上那不断挥舞的舌头,粉红的三叉状,又细又长.

我们不动它们也一动不动的,每一条黄鳝自动的围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子把我们包在里面,场面莎是壮观,象是在等待检阅的军队.

漫山遍野的都是它们的身影,这个时候田野中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传出来,那些虫鸣,那些噪音,都消失了.我们能够听的除了自己的心跳之外就是那黄鳝们挤在一起摩擦的沙沙声.

雾气越来越浓,我们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自己的眼前了,这两个该死的人怎么还不来,这个时候,我十分的恨他们,恨他们的无情,把我们两个留在这里,自己见情况不对就溜走,我在心中是连他们家无数代祖宗都骂了个够.

尹超群的脸色已经白了,汗水不断的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我也一样.这样的情景怎能不让我们不胆惊心跳呢?

所有的黄鳝像是在等待某种命令似的,此时的它们没有乱七八糟的游动,有的只是几条几条的抱成团.在那里翻转覆去的.

不知道休息了多久,尹俊武,尹常云两个人很不情愿的起身离开,这一坐不打紧,坐下去就不想再起来,开始的劳累到休息过后才开始体现出来。没办法,他们还得赶紧把这两桶黄鳝送回去,还有两个伙伴在那里等着呢!开始的兴奋早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这个时候提在桶子里的黄鳝似乎非常的沉重,该睡的早睡了,原野中早就成了寂静的一片,除了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黄鳝吐泡的声音,再也找不到别的。尹俊武这个时候倒有些害怕了,现在一仔细的回想起开始的情形,还有这些莫名其妙的黄鳝,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只是觉得今晚这黄鳝也太那个了,一切都象是神话一般,居然自己还会碰到这样的收获。尹常云力气小,所以他落在了尹俊武的后面,两只手在那里的不停的换来换去,不很远的路程,可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现在离家还有这么一段距离,两只手早已经提的酸了,而大腿也开始痛了,不知道是风的还是开始留下的汗水把背给弄湿了,尹常云此时感觉到背上凉飕飕的,他只想早点回家,夜已经这么深了,虽然以前也这么搞过,可却没有一次有过这样的劳累,这个时候,脚趾处忽的传来一真痛楚感,尹常云低头用光一照,原来是开始被黄鳝咬伤的一个地方已经流血了,实在没有想到,今晚的黄鳝象是发了烧似的,要不就是条条神经错乱了,不仅聚的这么多,而且还主动的去攻击人,以前在田野中也只有用手去挖那些老黄鳝和月鳝的时候才会被咬到,但也从来没有这么重过,那最多也就是被它们的小嘴咬的指尖发青,现在的黄鳝到是象要吃人一般,不论一口咬多少,它们死活就是不肯送口,拼了命的用它们的嘴巴去咬,一回想开始被黄鳝围攻的那下,尹常云就会心寒,他害怕了,开始人多,大家的心思又都在扎黄鳝上,又有谁这么仔细的去考虑问题了,一切象一团迷雾一般困在他的身上,当他的大脑无法搜索到合适的解释时,他就想不再想再去了,累或许只是一个原因。终于到家了,尹俊武一回到家放下桶子就直接去找尹常云了,但是尹常云却委婉的拒绝了他,开始两个人还说的好好的,现在却变卦了,尹俊武不知道尹常云怎么去想,何况两个人还答应了伙伴们要尽快去找他们,现在虽然没有再叫人去了,但是自己两个至少应该去把伙伴们接回来,晚上的事虽然有些怪,但一切都在正常的范围内,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现在一句话说不去就不出了,你什么意思嘛?口里不说,但尹俊武不再勉强尹常云,于是他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去了,当手电筒的光线可以射到井边的时候,尹俊武远远地看到了一大团黑漆漆的东西向自己滚过来,他赶紧用光一照,原来是抱成了一团团的黄鳝,尹俊武大声的叫了几声伙伴们的名字,可却一直没有听到有人回答,他们人呢?黄鳝团团在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而伙伴们却一个不见,剩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黑夜中游荡,不知道休息了多久,尹俊武,尹常云两个人很不情愿的起身离开,这一坐不打紧,坐下去就不想再起来,开始的劳累到休息过后才开始体现出来。没办法,他们还得赶紧把这两桶黄鳝送回去,还有两个伙伴在那里等着呢!开始的兴奋早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这个时候提在桶子里的黄鳝似乎非常的沉重,该睡的早睡了,原野中早就成了寂静的一片,除了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黄鳝吐泡的声音,再也找不到别的。尹俊武这个时候倒有些害怕了,现在一仔细的回想起开始的情形,还有这些莫名其妙的黄鳝,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只是觉得今晚这黄鳝也太那个了,一切都象是神话一般,居然自己还会碰到这样的收获。尹常云力气小,所以他落在了尹俊武的后面,两只手在那里的不停的换来换去,不很远的路程,可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现在离家还有这么一段距离,两只手早已经提的酸了,而大腿也开始痛了,不知道是风的还是开始留下的汗水把背给弄湿了,尹常云此时感觉到背上凉飕飕的,他只想早点回家,夜已经这么深了,虽然以前也这么搞过,可却没有一次有过这样的劳累,这个时候,脚趾处忽的传来一真痛楚感,尹常云低头用光一照,原来是开始被黄鳝咬伤的一个地方已经流血了,实在没有想到,今晚的黄鳝象是发了烧似的,要不就是条条神经错乱了,不仅聚的这么多,而且还主动的去攻击人,以前在田野中也只有用手去挖那些老黄鳝和月鳝的时候才会被咬到,但也从来没有这么重过,那最多也就是被它们的小嘴咬的指尖发青,现在的黄鳝到是象要吃人一般,不论一口咬多少,它们死活就是不肯送口,拼了命的用它们的嘴巴去咬,一回想开始被黄鳝围攻的那下,尹常云就会心寒,他害怕了,开始人多,大家的心思又都在扎黄鳝上,又有谁这么仔细的去考虑问题了,一切象一团迷雾一般困在他的身上,当他的大脑无法搜索到合适的解释时,他就想不再想再去了,累或许只是一个原因。

终于到家了,尹俊武一回到家放下桶子就直接去找尹常云了,但是尹常云却委婉的拒绝了他,开始两个人还说的好好的,现在却变卦了,尹俊武不知道尹常云怎么去想,何况两个人还答应了伙伴们要尽快去找他们,现在虽然没有再叫人去了,但是自己两个至少应该去把伙伴们接回来,晚上的事虽然有些怪,但一切都在正常的范围内,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现在一句话说不去就不出了,你什么意思嘛?口里不说,但尹俊武不再勉强尹常云,于是他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去了,当手电筒的光线可以射到井边的时候,尹俊武远远地看到了一大团黑漆漆的东西向自己滚过来,他赶紧用光一照,原来是抱成了一团团的黄鳝,尹俊武大声的叫了几声伙伴们的名字,可却一直没有听到有人回答,他们人呢?

黄鳝团团一步一步的接近,而两个伙伴却一个也没有看见,尹俊武有些后悔了,他们两个是不是等这么久没有等到我们,所以就先行回家了,早知道这样自己也不要来了,这个时候,黄鳝团团已经到了尹俊武的脚下,这些开始还缠成一团的东西,现在一下子快速的散开,然后一条接一条的冲尹俊武的腿上爬,尹俊武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使得才一下子就有好多黄鳝爬上了自己的腿,尹俊武慌了,他使劲的在那里跳动着,想把黄鳝甩下去,可这样反使黄鳝们缠的更紧了,越来越多的黄鳝缠了上去,尹俊武整个人一下子蒙住了,这个时候,好几条黄鳝对着他身体的不同部位扬起它们的小三角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剧烈的痛痛一下子惊醒了尹俊武,他再也顾不上什么,拔腿就跑。。。。。。。。。。。。

我和尹超群两个人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进不得也退不得了,能做的就只有在这里等着,向天乞求这些黄鳝们不要再避上来,过了许久,山下忽然的传来一声惨叫声,我们仔细的一听,居然是尹俊武的声音,又隐约的为他担心起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黄鳝们居然开始挪动了,它们一条挨着一条,后面的接着前面的,一点一点的向着我们前进,我们实在已经没有了办法,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黄鳝大队,在这里无庸的反抗我们还不如闯一下,我们的速度加上山坡的冲力至少可以让我们下去的路上不会有什么可以阻挡,至于下面会是怎么样我们就不管了。

抱着这么一个信念,我们反倒不怎么害怕了,一下子从上面跳了下来,然后又是加速的向下冲,一路上有好几次要摔倒了,但是幸亏我们反映的快,一直没有倒下和撞上什么,不断的从一个坟包上下来又冲上另外的一个,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到山脚井边了,借着这个速度,我相信我们会冲的很远,这个时候,我们却被一个现象吓的只能死死的刹住不断前冲的双腿。我们看到了。。。。。

我们两个紧紧的刹住,不让自己前行,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瞪住水井边,此刻的水井正被一团白光包围着,在这样的夜晚看起来是多么的刺眼,我们不知道那里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词拢裁椿嵴庋兀一赝芬豢矗竺娴幕器丫瘟斯戳耍俏颐墙畔碌幕器疵挥写蟮亩鳎皇浅盼颐遣欢系耐掏伦潘堑男∪巧嗤罚淙缓ε拢且裁话旆ǎ颐遣桓胰ッ扒懊娴哪堑老铡?br />那是一团不很大的光芒,刚好把水井罩住,光线直射天空,越到上面光的颜色越浓,我们看的清楚,接近水面的地方这个时候升起丝丝的水汽,慢慢的居然越来越多,而下面的水面也开始不安静起来,一个接一个翻了上来,一个比一个大,象沸腾了一样,我们惊住了,难道水面下还有什么东西不成。

水泡继续在那里泡着,但是中间水的颜色已经开始发生变化,由透明逐渐的成为石灰水样,这个时候,山顶的黄鳝铺天盖地的都从上面滚了下来,因为数量太多,才使得黄鳝成团成团的象车轮般转动着。我和尹超群两个人紧紧的拉住手,任凭后面的黄鳝冲下来铺在自己的后背上,过了一小会儿,水终于开始不鼓了,但是却象喷泉一样往四周三开,中间却留出了一个很大的空洞,怎么没有水呢?

忽然地,我们听到了接连几声低低的尖叫声,象是鸟一般的叫声,紧接着,水井里的水象是开了葫一样蓬的一下全爆开了,然后我们就看到了,慢慢地,慢慢地,从水井底下升了两根黑漆漆的东西,搁的又有点距离,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晰,那东西是上面小下面大,一点一点的冒出来的,等到整个都出来后便腾空在水井上空,这个时候我们才可以看清它的形状,一个象人样的东西,但是下面却吊着一条很长很细的东西,它在空中转了个身,然后天空中便是几道闪电划过,又是嗵隆隆的雷声也响了起来,两道绿光从那个东西的顶部射了出来直接照到我们的位置。

顿时我们俩个一下子被吓倒在地上,我们不敢直视它,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指向自己,想喊却一直张不开嘴巴,心里也乱的象怀了两只小兔子突突的直跳,一直把快喉咙给堵住了,想跑腿却已经不再听从自己的吩咐,这下好了,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眼睁睁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从半空着慢慢的向我们靠拢,天拉,这是个什么怪物!

大概有3米长,有着一个很尖的脑袋,一条很长的尾巴加上一个鼓起的大肚子,没有脚身上却有着一道道花花的条纹,嘴巴很长里面还长着满了一根根尖利的牙齿,再加上两只冒绿光的眼睛,那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什么都空了一样。

两个人趴在地上,任人宰割似的,还没等那个东西到我们跟前,我双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那个时候我躺在床上,身边围绕了一大堆看热闹和关心我的乡民,至于尹超群,则在我不远处的一个凉席上躺着,乡村们七嘴八舌的去讨论,至于昨天晚上所发生的我想自己是永远也不会忘记不了的了。

至于我们所见到的那个怪物,它后来是怎么消失的,它究竟又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10多年后女朋友陪我一所出名的寺庙游玩,求平安签的时候,一个老和尚指着签对我说我小时候经历过一些特别的东西,我打住不语,但是女朋友却一下子就把我照黄鳝的事说了出来,我曾经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告诉过女朋友。

本来已经过去的,我不想再提,

老和尚也闭眼不语,只是手里的佛珠转的快。

不知道就不要乱说,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忽然的开口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就这么一句,这么简单。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照黄鳝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51.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