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城镇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4: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86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小镇凶案 夜幕降临达德利小镇,在镇外的小树林里,40岁的乔治和20岁出头的包娜厮混在一起,乔治建议包娜去汽车旅馆,包娜以不想被别人看见拒绝了。……

小镇凶案

夜幕降临达德利小镇,在镇外的小树林里,40岁的乔治和20岁出头的包娜厮混在一起,乔治建议包娜去汽车旅馆,包娜以不想被别人看见拒绝了。包娜笑着跑开了,乔治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他服了药,帮自己放松。

包娜在那边挑逗他:“乔治,快来啊……”

乔治追上包娜:“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接受我的追求?”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乔治:“那我可是枯木逢春啊!我们就在这里如何?我来铺毯子。”

包娜:“不行,你得先抓到我才算数。”然后跑进了密林深处。

乔治上气不接下气地在后面追,一会儿就追丢了,还被绊了一大跤,他气急败坏地骂娘。突然,他发现自己被手持火炬的人包围,来的人越来越近,中间一个戴了一个巨大的原始部落的木头面具,穿着土著人的祭祀服装,手持一把斧头。那人高举起斧头对准乔治的头部,手起斧落,乔治临终的惨叫声回荡在密林里。

狐火

华盛顿特区联邦调查局里,穆德拿着乔治的档案对史卡丽说:“这个人失踪了10周,杳无音讯。”

史卡丽:“我说,穆德。别浪费时间了,这些邮寄过来的东西无奇不有,像什么野鹅追踪案,根本是无稽之谈。”

穆德:“是鸡群追踪案。”

看着史卡丽一脸狐疑,稽德解释道:“乔治是联邦家禽监督局派往阿肯色州(美国中南部的州)达德利的查克养鸡场的监督员。”

史卡丽对此不以为然,穆德继续道:“乔治在案发当晚失踪,来自10区的一名妇女说,在附近农田里看见了奇怪的火光,她认为那是狐火或是鬼魂作祟。根据19世纪奥萨克斯的民间传说,人们会被狐火球带走。这有可能是印第安人被屠杀的灵魂。”

史卡丽:“这仅仅是传说,穆德。”

“但大部分传说不会留下12英尺的烧焦痕迹。”穆德一边说一边递给史卡丽看现场拍摄的照片。

照片上拍摄的是案发当晚据目击者称出现孤火的地点。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焦痕。史卡丽觉得这并不足奇,因为焦痕可能是某次篝火晚会留下的。

穆德:“我开始跟你想的一样,直到我记起我在大学里看到的精神病人的录像,这让我发噩梦。”

穆德给史卡丽放映录像带,带子里一个精神病患者来回走来走去。喃喃自语:“不,他们……他们带走我……,那些火怪……火怪想要新鲜的血肉,我跑得够快,他们没有杀你。你不能让他们杀了你,哦…不……不能让他们杀了你,没有通往天堂之路。没有,先生,没有通往天堂之路…”

穆德关掉录像:“他叫琼斯。在1961年5月7日把车停在路边打盹,三天后被人发现。他被遇到的可怕事件搞得精神错乱,州警署发现他的车正好停在达德利查克养鸡场10区。”

阿肯色州达德利镇,稽德和史卡丽来到案发现场勘查,史卡丽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树枝,问穆德那是什么。

穆德解释说:“那是女巫的木桩,钉入地下保护邪灵。”

这时一个警察靠近他们问道:“我能帮上忙吗?我是警长阿仁。”

穆德向来者解释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阿仁:“我希望能帮上忙,但我觉得没什么好调查的啊。”

史卡丽:“不是有人失踪了吗?警长。”

阿仁:”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犯罪活动迹象,而且没人报案,所以我们只写了个报告。”

穆德:“但你报告中没有提到这个女巫木桩。”

阿仁:“因为这片区域这种东西到处都是,这里许多山地居民都很迷信。”

穆德:“那这个焦痕又作何解释?”

阿仁:“非法燃烧垃圾留下的。我一直传讯他们,他们还是照烧不误,烧掉垃圾比运走便宜。”

穆德:“那么你不相信存在孤火了?”

阿仁:“狐火不过是沼泽里产生的沼气,充其量和鬼故事差不多。不管怎么说,乔治来到这个镇后就从没离开过,整整半年时间。”

史卡丽:“你的意思是……”

阿仁:“他整天无所事事,既不在农场也不归家,成天鬼混。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只要一有机会就背着老婆拈花惹草。”

史卡丽:“这种机会多吗?”

阿仁:“也只有乔治这种人才能在这个小镇的年轻女孩中吃得开。说不定他和谁私奔了。”

史卡丽:“他老婆也这样想吗?”

阿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觉得他老婆也这样想,你们可以自己去问问啊。”

鸡场劫持

史卡丽和穆德走访了乔治家,从他妻子那里他们一无所获,他们又来到查克养鸡场调查。

工友们叫包娜:“包娜。开工了!”包娜紧张地看看四周,干吞了几片药,随同其他工友进了车间。

阿仁向穆德和史卡丽介绍工厂的主管哈罗德,哈罗德问:“你们是为乔治的事来的吧?”

史卡丽:“乔治的失踪可能和他向农业部上交的报告有关,他在报告中建议关闭这个养鸡场。”

啥罗德:“你要知道,自从他来这后,就一直想关掉这鸡场。”

史卡丽:“他报告中引述了你们的多起违规例子。”

哈罗德:“我晓得。”

“那他的报告属实吗?”

哈罗德:“我给你看点东西。”

这边包娜面色苍白,她像在忍受巨大的痛苦,旁边的工友关心地问她有无不妥。她看上去快要晕倒了,她看着加工的鸡肉突然变成了乔治的人头,她把乔治的头从尖矛上拔下,扔到地板上,然后跑开了。在一旁的工友看到包娜把鸡肉扔到地上,被搞得一头雾水。

哈罗德带穆德和史卡丽来到乔治工作的地方,哈罗德声称:“查克养鸡场的每一只鸡都经过严格检测,我们已经经营了50年,从没出过问题。直到乔治出现为止。”

史卡丽问:“他威胁到养鸡场的存亡?”

哈罗德:“哦,他试图弄垮我们,但还好我们还有其他三位检验员,他们都给了我们十优的标记。我们这里唯一的麻烦就是乔治,他是问题人物,他老是鸡蛋里头挑骨头。甚至不惜闹到联邦政府那里。”

史卡丽:“什么事情呢?”

哈罗德:“他搞了一起大宗的工厂索赔诉讼,认为在这里工作造成他剧烈头痛。他的律师说是‘暗示性催眠’。”

史卡丽:”哦,我听说过,这种病是因为高速重复性活动造成的。那么这起诉讼结果如何?”

哈罗德:“他失踪前几周撒诉了。”

穆德看着饲料加工机里大堆恶心的内脏被搅拌,问“这是什么?”

哈罗德解释这是鸡加工后剩的骨头和组织,用来粉碎后做成鸡饲料。因为里面含有大量的蛋白质可以降低生产成本。

穆德:“鸡吃鸡?”

下班的铃声响了,哈罗德说:“对不起,换班时间到了。”说完径自离开。

穆德和史卡丽也转身准备离去,突然他们听到女人的叫喊。他们看到包娜用一把剁肉刀架在哈罗德颈上,劫持了他。

穆德举枪对准包娜,史卡丽劝说道:“冷静下来,别伤害他。跟我说你想要什么7?别激动,保持冷静,我们不想任何人受伤。我们谈谈,把刀给我行吗?”

史卡丽的劝说产生作用了。

就在这时,阿仁警长突然开枪射杀了包娜,包娜的尸体沉入了搅拌过的鸡饲料里。稍后她的尸体被捞起来,装入运尸袋运走了。

在工厂医务室里,医生兰道夫给哈罗德包扎颈部的伤口,包好后哈罗德称有事在身,离开了。

史卡丽询问起工厂里有无异状,兰道夫回忆道:“包娜上周来说,有持续性头痛,突发性暴躁、失眠。”

史卡丽:“你能确诊病因吗?”

兰道夫:“我只是厂里的医务室医师,我平常只负责处理如手划伤之类小毛病。精神疾息超出我的所学。”

史卡丽:“你发现她还有其他体质上不适吗?”

兰道夫:“我让她去县里做过脑电图和心电图。一切显示正常,我认为她是压力太多造成的不适。”

史卡丽:“会是暗示性催眠吗?”

兰道夫:“我没有资格做那样的诊断。”

兰道夫:“是的,他们表现的症状相同。”

“你怎么治疗他们的?”

“我给他们服用止痛片。”

史卡丽:“好吧。我想验尸官会告诉我们他们患的何种疾病。“

兰道夫:“恐怕你们在没征得包娜家属同意前,不能进行尸检。查克先生是她的监护人,也是她的祖父。”

穆德和史卡丽来到查克的别墅。

查克白手起家建立了全国最大的养鸡场,他一家都在这里工作。他不理解为什么要给他孙女做尸检。

穆德和史卡丽解释说是为了查明乔治和他孙女所患病症,穆德认为他们之间可能有关联。

查克很不满:“我们不和那些不务正业和专找麻烦的家伙打交道。”

史卡丽:“你在说乔治吗?”

查克:“乔治那种人没干过什么好事,他们想让养鸡场倒闭。”

史卡丽:“那你也意识到他的报告会让你的鸡场关闭?”

查克:“长命有好有坏,你好不容易用青春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东西,建立自己的家庭、社交圈。可当你年华老去,只能眼睁睁地看人把你的一切夺走……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再活几年。”他笑了笑,“你们去做尸检吧,我也想知道我孙女到底得了什么病。”

罕见脑疾

很快尸检报告出来了,史卡丽确认包娜患上一种罕见的脑痪,一种脑部退化疾病,叫库贾氏症。

穆德:“那为什么她的脑电图显示是正常的呢?”

“这是一种很难诊断的疾病。除了教科书以外我只在学校见过一次感染组织。“

穆德:“这就是她攻击哈罗德的原因了?”

史卡丽:“是的,库贾氏症患者会逐渐演变成痴呆,并伴随严重癫痫……”

穆德:”这种病致命吗?”

史卡丽:“这个女孩几个月内就会发病死亡。”

穆德:“事实上包娜已经不是女孩了,这是她的个人档案,上面说她1948年出生,也就是说查克的孙女已经48岁了。”

史卡丽:“那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穆镱:“让我查查看,她的出生证明在塞斯县应该有案可查。天晓得,这案子可比狐火有趣多了。”

在开往塞斯县民政局的路上,史卡丽向穆德解释库贾氏症:“包娜和乔治患上相同的罕见疾病实属少见,因为这种病只会遗传,不会传染。两个毫无瓜葛的人在这个小镇上得这种罕见病这个几率太少有了……”

穆德打断史卡丽的话头:“更出奇的是,包娜只差3年就满50岁了。”

说话间,前面一辆运鸡的卡车朝他们迎面撞来。

史卡丽:“穆德,小心啊!”

穆德连忙向一边打方向盘,车驶出了道路,停在路边,而那辆卡车则径直朝旁边的河里开去。鸡群开始挣扎,车缓缓沉入暗红色的河里。

埋骨之地

穆德一边飞奔向卡车,一边叫史卡丽叫救护车,他试图救司机出来。

史卡丽接通了电话:“我是联邦探员史卡丽。我报告一起在A7公路上的交通事故。”

稍后,出事地点,一辆吊车把出事的卡车从河里拉上来。

史卡丽:“我刚和兰道夫医生取得联系,他说出事的司机也出现过和包娜、乔治相同的症状。”

穆德:“也就是说,这是第三个库贾氏症受害者?你才说两个相同的病例出现在一处是不太可能的啊。”

史卡丽:”是的,我刚想到了这种病的病理。”

穆德:“好,我洗耳恭听。”

史卡丽:“你在肉鸡加工厂看到了那个研磨机,如果有人把乔治的尸体放进里面?库贾氏症是一种朊病毒,它可以通过这些鸡传播,鸡吃了混合了库贾氏症病毒的饲料,便会感染上这种病毒。而凡是吃了感染了这种病毒的鸡肉的人都可能致病。”

穆德:“也就是说任何人吃了达德利产的鸡肉都有危险?”

史卡丽:“很可能,你知道,英国有时候会焚烧牛群来确保疯牛病不传染给人类。”

穆德:“但达德利的鸡肉远销全美,如果你所说属实,我们将面临的是大规模瘟疫而不是地方小案件。”

穆德注视着血红色的小河问阿仁警长:“阿仁,这些水是怎么回事?”

阿仁:“这些水是从鸡肉加工厂流出来的。有鸡粪,还有一些鸡血和其他鸡的内脏。”

穆德:“乔治失踪后,这里有没有彻底搜查过?“

阿仁:“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大海捞针啊!”

穆德:“我希望你们尽快打捞这里。”

阿仁显得很吃惊:“你干吗要这样做?”

穆德:“我只想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

阿仁:“听我说,那可是个脏活,我可不想干,除非你告诉我你要找什么。”

稽德:“我希望没什么。阿仁,如果你不想管这档事儿,我叫我的人来做。”

阿仁咧嘴一笑,表示合作:“我做。”然后离开了。

穆德对史卡丽说:“哦,我只是有预感,如果乔治没有离开,如果他是因为那份监察报告被杀,那么他的尸体一定在小镇的某处。”

车祸后当晚,在这条血河旁,拖车继续打捞,阿仁和史卡丽及穆德汇合。

阿仁:“我们关闭了鸡肉加工厂的排水道,现在水位下降,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穆德:“你找到乔治的尸骨了吗?”

阿仁:“也许你自己看比较好。”

穆德和史卡丽看到拖网里装满了森森白骨,两人吃惊得目瞪口呆。

次日清晨,史卡丽在验尸房里分拣尸骨。穆德进来:“阿仁警长在外头,他们从河里还不断打捞起尸骨。”

史卡丽:“我一直在分辨这些尸骨,我手里这根是属于乔治的。”

穆德:“你怎么知道的?”

史卡丽:“根据这根钉在他股骨里的骨钉,根据他的病历记录,4年前乔治摔断过右腿。”

穆德:“那其他的骨头是属于谁呢?”

史卡丽:“我们需要更专业的仪器来确认,不过据我推测,大多数骨头年龄在20-30岁之间。”

“全部都有一个特征,”穆德,“他们全都没有头。”

史卡丽:“此外,像你所期望的,这些老的骨头有腐蚀的迹象和表面磨损。但奇怪的是所有的骨骼,包括乔治的在内,骨头的两端是光滑平整的。”

穆德接过骨头来仔细察看:“看上去像打磨过的一样。”

史卡丽:”可能是被流水侵蚀,但…“

穆德:“这里的小河几乎是死水一潭,不会流动。而且侵蚀也不会只侵蚀骨头两端啊。”

史卡丽:“那应该另有原因了?”

穆德:“也许。”

穆德摸出手机开始拨号。

乔治的妻子陶丽斯来到警局,阿仁警长正在准备喝咖啡。

陶丽斯:“阿仁警长,是真的吗’快告诉我。”

阿仁:“陶丽斯,你听好了。”

陶丽斯:“他们找到他了,对吗?“她边说边哭。

阿仁:“我们在小河里找到不少尸骨,乔治的尸骨也在其中,我很抱歉告诉你这个不幸的消息。我为此感到难过。“

陶丽斯:“噢,不,……不!”陶丽斯歇斯底里地哭喊着离开了警局。

阿仁在后面喊她:“一切会好的,陶丽斯,我们会照顾你,陶丽斯?陶丽斯!”

鸡肉加工厂里,哈罗德将新的工作安排交给工人:“这是新的值日表。“他瞥见兰道夫医生从房里出来,用眼神示意想和他交谈,他尾随兰道夫进入了育雏室,兰道夫看上去十分紧张。

哈罗德:”你干吗不帮我检查一下我颈上的伤口?”

兰道夫:“他们在河里发现了尸骨。”

哈罗德:“我听说了。”

兰道夫:“你知道克莱顿也出现相同的症状了吗?这已经是第四例了,拖得越久情况越糟糕。”

啥罗德:“必须得通知查克先生了。”

兰道夫:“他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但他什么也没做。”

哈罗德:“也许我该当面和他谈谈。”

兰道夫:“你试试吧。”

哈罗德:“我去和他面谈,他比较听我的。”

兰道夫:“但如果他不听你的怎么办?”

永生的秘密

穆德在殓房里检视骨骸和相关档案,史卡丽拿着鸡肉套餐家庭装走进来。

穆德:“我刚叫丹尼察看了达德利附近方圆200公里范围内的失踪人口记录。在过去50年,这里失踪了87人,根据法医的证据来看,我想说这里的某些人应该对此事负有责任。”

史卡丽:“看来好像和某些宗教小团体有关。”

穆德:“史卡丽,我认为达德利的居民们吃的不仅仅是鸡肉。”

史卡丽:“你认为这里的尸骨都是被人吃过后留下的?”

穆德:“你来看,这些骨头两端光滑,表明这些骨头曾经在锅里被煮过,人类学者用类似的证据证明嗜食人肉的恶习在新墨西哥的安娜萨热部落中广为流传。”

史卡丽:“那么,包娜是因为吃了乔治的肉而感染上库贾氏症。”

穆德:“这也就能解释她为什么青春永驻了?”

史卡丽:“你在讲什么?”

穆德:“一些食人族的礼拜仪式被认为与他们相信通过吃人肉可以延年益寿的信仰有关。”

史卡丽:“食人族和吃人肉延年益寿可是两码事……”

穆德:“史卡丽你想想,天主教里的吸血鬼,不管他是文学虚构的或者是一个象征,都是通过吃人肉获得永生。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起作用的,但是你和我都见证了包娜。”

史卡丽:“可我们还没证实她的出生日斯是否属实呢。”

穆德:“民政局的出生证明会告诉我们真相。设想一下,如果达德利镇的大多数人都对我们隐瞒他们的真实年龄呢?跟我来。”史卡丽跟随穆德离开了殓房。

查克的别墅里。入夜后,哈罗德和查克碰面了。

哈罗德:“你得对发生的一切做点什么,查克先生。大家都吓坏了,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董克:“看上去他们正失去信仰。”

哈罗德:“情况持续下去,恐怕很难再有人坚持信仰了,到昨天为止又有三个人病倒了。”

查克:“我为此失去了我的孙女,别再对我指手画脚,我可以搞定此事。”

突然陶丽斯来访。陶丽斯不想继续撒谎,她怕被人怀疑是她杀了乔治。

查克宽慰她,说一切都是乔治的错,和她无关。

陶丽斯仍旧害怕,她担心穆德和史卡丽会查出真相。

查克向她保证,他们会照顾她,因为她是他们中的一员,不会让联邦探员伤害她。叫她回家好好休息,不久会有一个葬礼要她参加,一切均会云开雾散,没什么好担心的,

陶丽斯离去。哈罗德认为她是不安定因素,应该除掉。

查克回答道:“如果我们开始狗咬狗,那我们和畜生没什么差别,现在我们要对付的是联邦探员,他们才是麻烦所在。”

食人盛宴

穆德和史卡丽夜探塞斯镇的民政局,却发现档案室里一切都被大火焚毁,而且这场火灾很显然是新近发生的,看来有人想阻止他们。

此刻档案室外有人影闪过,穆德和史卡丽都没察觉到。

突然穆德的手机响了,是陶丽斯打来的,她认为有人想谋害她。

穆德问:“是谁?”

陶丽斯觉得是查克。

穆德叫她锁好门窗,史卡丽马上赶过去救她。他吩咐史卡丽去接陶丽斯,他自己去监视查克。

陶丽斯心惊胆战地跑去锁门,忽然室内的灯全灭了,她面前突然出现一个手持斧头戴面具的人。黑暗中,那人举起了寒光闪闪的斧头,随后响起陶丽斯的惨叫声。

穆德来到查克家,管家帮他去通报查克,他在查克的客厅里看到了很多原始人的古董,包括面具,头骨,还看到查克和一些原住民拍的照片,下面标注了“新几内亚1944年杰尔部落。”

管家回来告诉他查克不在。

穆德要她打开陈列柜,管家说没有钥匙。

穆德找来工具,不顾管家反对撬开了陈列柜。

打开柜门,赫然映入眼帘的是4个人头,其中有乔治的人头。穆德倒吸一口冷气。管家见状也立刻逃之夭夭了。

穆德向史卡丽简单汇报了这边的情况,史卡丽告诉他,乔治太太也失踪了。

黑暗中,有人在悄悄靠近史卡丽,史卡丽的电话突然断掉了,借助电简的微光,可以看到史卡丽倒在地板上不省人事。

午夜,小镇的居民们聚集在一个大的篝火前,哈罗德正在从锅里给每个人分发人肉。

查克恼羞成怒地赶来,他押着五花大绑的史卡丽大叫:“这是谁干的?!我跟你们讲过,陶丽斯是我们中的一员,叫你们别碰她。我们应对付的是外人。”

哈罗德一边擦嘴一边说:有人背叛我们,就该受到处罚。”

查克:“看看你们,你们都变成什么了!你们再也没有信仰了,只有恐惧。你们令我生厌。”

哈罗德反驳道:“都怪你带外人来让我们染上病。”

查克:“就是你,从你开始,我们全完了。”

哈罗德嘲笑道:“这都和你无关?”

哈罗德命人带走了查克,查克还在垂死挣扎:“杀了我就是杀了你们自己。”

被封了嘴的史卡丽惊恐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查克被人摁在一个铁锁刑具前,哈罗德命人把查克头锁在铁锁里。一个戴面具的刽子手,手起斧落,查克人头落地。

穆德火速赶往篝火通明处。希望能营救史卡丽。

史卡丽被人锁在铁锁里,动弹不得,目光所及看到带血的斧头映着火光。

就在史卡丽命悬一线之际,突然枪声响起,刽子手应声倒下,人群四散逃去。

穆德救下史卡丽,揭开了刽子手的面具,令他们意外的是:刽子手居然是阿仁警长!

经历此事后,查克鸡肉加工厂被美国家禽管理局关闭。

调查结果:查克出厂的鸡肉没有感染库贾氏病毒的迹象。但小镇究竟有多少人参与了食人聚会还不知道。而事发后又有27人因库贾氏症身亡。

另据有关档案中记载:1944年新几内亚飞机失事,查克是唯一的幸存者。他被困了6个月,期间他被怀疑和食人部落呆在一起,但没得到证实。

从军方得到的证明显示:查克生于1902年。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