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下博哥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4:1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2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2010年3月31日,W市记者邱慧接到读者电话报料,反映青山区边缘的君子桥下居住着十多名流浪者,做饭睡觉全在桥下。最为奇怪的是,在这群靠捡拾垃圾为……

2010年3月31日,W市记者邱慧接到读者电话报料,反映青山区边缘的君子桥下居住着十多名流浪者,做饭睡觉全在桥下。最为奇怪的是,在这群靠捡拾垃圾为生的人群里竟然还有一名大学生,被在一起的兄弟称作法学男,他的生活中只有圣贤书。邱慧觉得挺有意思,便决定一探究竟。4月1日,刚好是愚人节。邱慧来到了君子桥,这座桥位于郊区,离城区很近,河的两岸都是山丘。桥的两端有两个桥洞,里面隐约有几个人影。邱慧加快了步伐,她想看看这些世外高人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邱慧进了西桥洞,刚进去就被难闻的气味给熏死了。那是食物的味道加上废弃物的味道再加上人的味道。虽然有凉爽的风吹过,但是这种味道还是像幽灵一样阴魂不散。

“你是谁?”一位50来岁的男子说道。

“我是W市日报的记者,我叫邱慧。”

“记者?邱慧?你来这干嘛?”男子露初疑惑的表情。

“我听人家说这里住着一个大学生,特意来拜访一下。”邱慧看着男子破旧的衣微笑着说。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被警方知道了,我们这的人都得搬家!”

“这个……我不会让你们上报的,我就一个人名义来看看行不?”

“看就看呗,你还能赶她走啊?”桥洞里的一名躺着的男子坐起来说道。

“信你一次。”

这名50来岁的男子叫李玄,外乡人,孤身一人在这里打杂过活。而刚刚坐起的叫刘永,就是那个被称作“法学男”的大学生。

“你们这有多少人啊?”

“十个。这边五个,东边五个。”刘永想了下,改口说,“东边四个。”

“都是来自各地的吗?”

“肯定的啊,这里有家谁还住这啊?”

邱慧看着面前的刘永,小平头,戴着副眼镜,很像个大学生。

“你是大学生吗?”

“西安某个学校的法学院的学生,06年毕业的。”

刘永还告诉邱慧自己去沈阳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就来了W市做投资。但觉得赚不了什么大钱就辞职了,现在证件丢失,工作问题就拖了下来。

李玄和刘永相反,不怎么理睬邱慧。他算是这里的头了,年纪数他最大。

邱慧在这边渐渐无聊,李玄的注意力转到了手中的那本《天下权臣宝典》上了。还有三个人没有回来,在外头捡垃圾。邱慧决定先去东边看看。

桥上很开阔,没有什么车辆驶过。河水静静地流淌,诉说着平凡的故事。

东边的情形和西边相差不大,住着周薪、吴迪、王维、王洛四个小伙子。王维、王洛是亲兄弟,父母双亡,哥俩一起流浪。

周薪在架起来的锅里放了些食物,对邱慧说:“邱姐,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吃吧待会。”

“不用了吧,我一会就回去了。”

“邱姐不给我们面子!”直直的吴迪撒娇地说。

王氏兄弟俩没有说话,干看着邱慧。

“好吧,我是怕麻烦你们。”邱慧苦笑着说。

周薪从箱子里拿出五副碗筷,说:“没有,一点都不麻烦。刚好多一副碗筷。”

“怎么,还特意留一副给客人啊?”

“不是,这是郑宇的。郑宇他……”

“好了,别说了。开饭。”周薪似乎不想提起郑宇。

邱慧感觉这里有文章。便试探性地问道:“郑宇是谁?”

吴迪说:“他是这里的‘博客哥’,但是一个礼拜前不知去向。”

“你是说他?”邱慧问。

“就是失踪。”周薪抢着说,“本来不想提的……我们没有他的任何信息,也没报警,我们幻想着有一天他会回来,或许他只是在外面有事,这阵子不能回来吧。”

郑宇经常上网写博客,因此被周薪他们取名为“博客哥”。

“我们这里,就郑宇文化最高,是大学生,还在网上写了博客,不知道现在的点击量到30万没有。”吴迪说着,特自豪。

他们给邱慧看了郑宇的床位。“博客哥”的床头,摆放着几本玄幻小说,那是他花钱从书店租来的。

“博客哥”还有一个外号,叫“桥下百度”。说起这个外号的来历,吴迪说:“我们住在桥下,只要他上网回来,最近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只要找他搜索就可以了。”

王氏兄弟依旧是没有开口,似乎对“博客哥”的失踪感到失落。邱慧将就着吃了一顿,发觉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她倒是对失踪的“博客哥”感兴趣,于是问道:“郑宇的博客名字是什么啊?”

“你猜我是谁,新浪的。写的东西贼好,你有空去看看吧。”吴迪道。

“你猜我是谁?好的,谢谢。”

回去之后,邱慧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新浪博客,找到“博客哥”的博文。“一个居住在桥洞里的大学生,文采如何?这样的人,肯定有不同寻常的视线和观点。”邱慧忽然发觉自己作为一个记者,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文采和眼界,剩下的只是模式化的语言和自欺欺人的报道。

网页打开了,上面的最新文章是《愚人节——你被娱乐的节日》。

更新时间是4月1号。

就是今天。

郑宇失踪一个礼拜,这个博文说明……

他在某个角落写着博文。

问题是,他为什么没回去?

邱慧看了下去,更大的疑惑产生了!

“今天周薪大哥做的菜真好吃。”

博文里的这句话,让邱慧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邱慧盯着屏幕想到,“为什么会这样,到底谁是博客哥?郑宇,还是另有其人?他们骗我?没有理由骗我啊?或者,我走之后,郑宇回去了?不行我要弄清楚。”第二天上午,邱慧再次来到了君子桥。

今天轮到吴迪烧饭。

“邱姐?”吴迪疑惑道。

“你好,吴迪。”

吴迪笑着说:“邱姐,今天怎么有空来玩啊?”

“我来是想弄明白一个问题。”邱慧很严肃的地说。

“什么问题?”

“郑宇昨天回来过没?”

“没有,怎么了?”

“那你们还有人知道他的博客密码吗?”

“密码……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啊!”

“应该?你看看这个像不像是郑宇的文风。”邱慧说着,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纸。

吴迪接过纸,上面打印着一篇博文:《愚人节——你被娱乐的节日》,作者是你猜我是谁。

“今天周薪大哥做的菜真好吃?邱姐,这个,这个不可能。”吴迪惊讶道。

“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是你又怎么解释呢?”

“恶作剧,恶作剧!”吴迪猜测说,“某个小子用郑宇的名义写这篇博客,昨天你问我要了‘博客哥’的博客,这家伙冒充郑宇吓你,肯定是这样的,昨天刚刚好是愚人节!”

“愚人节,谁这么无趣!”

邱慧很恼怒,她不知道恶作剧的人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仅仅是好玩?

中午,王氏兄弟俩先回来。邱慧和吴迪很远就听到了他们的谈笑声。

“哥,昨天这时候我们遇见了美丽的邱慧记者,今天会遇见谁呢?”王洛问道。

“你又做梦了,我们的世界没有女人。但是,哥不寂寞!”王维道。

“因为有寂寞陪着哥,嘿嘿。”

哥俩笑着走进桥洞,一眼就看见了邱慧。

尴尬与诧异交织在异味中凝结。

吴迪把情况告诉了王氏兄弟,王氏兄弟默然。

邱慧觉得这兄弟俩很诡异,“昨天他俩默不作声,今天回来的路上欢声笑语,现在见了我,又不说话了。”

邱慧也不相信这些人能写出这样的博文。她走出桥洞向外望去,看见了这里的周薪大哥。

“邱姐,你怎么来了?”周薪说着小跑过来。

“没什么。”邱慧干笑道。

“怎么了?”

“大哥,过来。”吴迪把他拉到一边。

“什么,郑宇?郑宇的博客居然更新了?”周薪惊讶道,“我做的菜真好吃?谁捣的鬼啊!”

“我想不会是你们几个。”邱慧说。

“为什么?”

“文采,郑宇的文采你们学不来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周薪纳闷了。

“西边……”吴迪说了一句。

邱慧领会了一下,说:“你是说……法学男?”

“是的,只有他有大学文化,而且,他和博客哥关系很好。”吴迪道。

“走,去问问。”周薪带着邱慧和吴迪去了西边。

“怎么可能!我不知道他的密码。”法学男放下《天下权臣宝典》解释道。

“你没说谎吧?”周薪问。

“好歹我是个学法的,这点事我至于撒谎吗?”

“可是,只有你的文采可以……”

“这能说明什么?要么是我写的,要么是郑宇自己写的是吧?”

“那还能有谁?”吴迪问。

刘永看看身边的李玄和其他三人,说:“昨天我们西边五个人一起聊天的,谁也没有离开过!”

李玄不耐烦地说:“记者一来,我们就不得安宁了。”

“关我什么事,这博客又不是我写的!”邱慧委屈道。

“你来就是个错,我们好好的,你一个记者来掺和什么?”

你猜我是谁,你猜我是谁。

没有人承认博客是自己写的。郑宇依然没有出现。

桥洞居民又要开始“工作”了,邱慧带着疑惑回报社了。

博客哥的博客没有更新,邱慧不再去想那是的恶作剧了。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

3号下午,邱慧忙完了稿件,闲着没事,又想起了博客哥,她打开了博客哥的博客,一篇题目为《玄华录》的博文写了上去。

“……今天把租借的《玄华录》还给了老板,虽然吴迪还没有看完,但是我的租期到了。等有钱了,再去借吧……”

“日期是今天!”,邱慧又愣住了。

这还是恶作剧?

“我要让你的恶作剧破产!”邱慧生气了。晚上,邱慧躺在床上想:“从开始到现在,那些人难道串通好了?一起对我说谎?郑宇真的存在?不存在的话,就是说他们中的一个就是所谓的‘博客哥’?要是存在,那么,谁开的玩笑呢?怎么发表博文的?”

正思索着,手机响了。邱慧想到了,手机!手机也可以写博客的呀!邱慧笑自己怎么现在才想到,只要有手机,不去网吧也能写。

邱慧又把焦点聚在了法学男的身上。她想起了法学男那本《天下权臣宝典》,那是本写权谋的小说。

“法学男看这本小说,做出这种事,自然没有问题。”邱慧想到,“但是,愚人节恶作剧也就算了,今天不是愚人节,为什么还要恶作剧?难道他上瘾了?”

4月4号,天气晴。按理说,清明时节应该雨纷纷的,可是老天似乎还陶醉在愚人节的愉悦中。邱慧笑不出来,他看到法学男在东桥洞和大伙说笑着。

那是胜利的微笑?

“刘永!”邱慧站在一边喊道。

“邱姐?”刘永说,众人齐刷刷看着邱慧。

“你为什么要冒充‘博客哥’?”

“什么?我冒充?”刘永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我可没那本事。邱姐,前天你不是问过了吗,大家都不可能啊。”

“有手机,什么都有可能。”

“手机?早停机了,在这里用不着。”

“谁知道你有没有充钱!”

“邱姐,你还不信我。”刘永无奈道,“你等下,我拿给你看。”

刘永跑去西边,从箱子里拿出大一时买的三星手机,回到了东边。

“你自己看吧,邱姐。”刘永把手机交给了邱姐。

邱姐开了机,上面慢慢显示出了中国移动的信号!

“你自己看!”邱姐气冲冲地对着法学男说。

“怎么回事?我没有充过话费!”

刘永不知所措了。明明自己没有充过话费,可是手机居然还有信号。

“信号是假象!邱姐,你打电话试试。”

邱慧拨出了自己的号码,包里面传出婉转的铃声,一票否决了刘永的假设。

半分钟后。

短信! www.

3月31日的充话费的短信通知。刘永的手机充了100元。

“邱姐,真的不是我。”刘永解释道,“李玄他们可以作证,手机一直放在箱子里,我没用过。”

邱慧哪还听得进去,气呼呼地打算走。这时,吴迪突然说:“周薪,郑宇的《玄华录》呢?”

“‘博客哥’在博客里写了,《玄华录》已经还给老板了。”

“昨天晚上我还看的呢,刚才才发现没了。”

刘永说:“邱姐,我们去书店问问不就知道了。”

书店的老板是冯先生,一个下岗的职工。刘永和郑宇来得多了,老板早就认识了,所以只要问问老板,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但是有一种情况,我们还是不能得到答案。那就是郑宇借的《玄华录》并没有归还。

刘永碰到的就是这种情形。

邱慧不再理睬刘永,径直走了。

刘永苦笑,他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博客哥的博客在更新,为什么《玄华录》不翼而飞,为什么自己的手机被充上了话费。

回到桥洞,刘永向大家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李玄听着,若有所思。

“要是被我知道是谁搞的鬼,我要他好看!很多时候法律做不到的,人都可以做到,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刘永很激愤地说道。

夜晚,清明前的夜晚,安详。

刘永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有翻箱倒柜的声音,随后,刘永被“啊”的一声尖叫吓醒了。

李玄疯癫般地跑了出去,刘永和其他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了出去。李玄踉踉跄跄地跌进了河里,黑色的河水将他吞噬。桥洞离河面大概十米,没有人跳下去。东桥洞的兄弟也跑了出来,众人无言。

惊魂未定的刘永回到桥洞里,发现李玄的箱子打开着,他走近一看。

《玄华录》!

李玄的箱子里装着《玄华录》!

《玄华录》的封面上用血写着四个字:“还我命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李玄死了,《玄华录》上的血字……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刘永想不通,也不敢想下去。

“要不要报警?”吴迪问。

“报了警,我们就没有住的地方了。”周薪道。

“那就这么算了?这些事情很奇怪!”吴迪指着《玄华录》道。

“不能这么算!刘永,你那有邱姐的号码,和她联系。

“我……”刘永想起了邱姐用手机拨过号码,“好吧。”

邱慧接到了刘永的电话。原本想挂掉,没有挂;原本不会相信,还是信了。

“人命关天,还是去一下吧。”邱慧想着。

2010年的清明节,小雨。 www. 鬼故事

蒋警官在K市墓地收起一束鲜花的包装纸,装进了口袋。这时手机响了。

“喂,邱慧。”

“老蒋,你在哪啊?”

“我在K市,怎么了?”

邱慧把事情原委告诉了蒋警官。

蒋警官答应偷偷去调查。

下午三点,邱慧带着蒋警官来到君子桥。细雨打在蒋警官的外套上,毫无杀伤力。桥洞的八个居民聚集在西边,蒋警官开始发话。

“我再把整件事叙述一遍,你们看有没有问题。首先,4月1日,邱慧来访,在这吃完饭然后离开,邱慧回去看到了‘博客哥’最新博文《愚人节——你被娱乐的节日》,里面提到了周薪大哥做的菜真好吃。第二天,邱慧再次来访,没有人承认那篇博文是自己写的,而郑宇依然没有出现。”

蒋警官顿了下,观察在场所有人的表情。

“接着,3号下午博文再度更新,称《玄华录》已经还给书店老板,但是之后老板证实,《玄华录》并没有还给书店。现在我们知道,《玄华录》在李玄的箱子里,封面上写着血字‘还我命来’。”

众人静静地听着。法学男变焦虑了,他感到惶恐,哥们郑宇失踪了,仁慈的李玄也离去了,最要命的是那句“还我命来”,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邱慧怀疑这一切是法学男的恶作剧,刘永不承认,但是刘永的手机却莫名地在3月31日充上了话费。4月4日晚,李玄发现《玄华录》之后尖叫着跌落河里。”蒋警官叹了口气,“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周薪回过神,说道。

“那好,现在最大的两个疑惑就是:一、谁写了那两篇博客。二、血字背后隐藏着什么。”

蒋警官看看大家,接着说:“我们先分析第一个疑惑,谁写了那两篇博客?如果是郑宇本人,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又为什么骗我们说《玄华录》还给了老板?如果不是郑宇,那么,就只能是你们当中的一位在恶作剧。这个人会是谁?”

“我们谁都不可能的,这个之前邱姐就已经查过了呀。”周薪道。 www. 鬼故事网

“听我说完。再说第二个疑惑,血字背后隐藏着什么?李玄为什么会死?‘还我命来’,这显然是复仇的信号。问题是,李玄和谁有仇?为什么血字写在《玄华录》的封面上?这些似乎告诉我,李玄和郑宇有仇,这个郑宇的失踪有密切关系。”

“他们有什么仇?郑宇住这里不到一个月。李玄就像我们的父亲,郑宇还跟着李玄去做小工。”周薪说。

蒋警官捕捉到了关键,说:“郑宇和李玄去做小工?”

“是的。郑宇不想捡垃圾,就和李玄一起做小工了。”

“问题就在这,他俩的矛盾也许就是在工地产生的。”

经过蒋警官的分析,大家开始回想李玄和郑宇之前的点点滴滴。但没有人想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蒋警官依次询问了在场所有人,也没有什么新的突破。晚上,他和邱慧带着那本《玄华录》离开了。

蒋警官要做的,就是分析《玄华录》封面上的血样,并去李玄做小工的工地询问郑宇和李玄的情况。

“老蒋,不好意思,让你操劳了。”邱慧道。

“没什么,应该的。”蒋警官微笑着说,“不过,你也是的,不好好在报社呆着。”

“我本来不也是想搞新闻吗,谁知道出了这事。”

“所以,事情办完之后,请我好好吃一顿。”蒋警官头靠在公交椅背上说。

“好啊,难得有空和你这个大忙人在一起吃饭。”邱慧勉强笑着,低沉地说。

车窗外细雨依旧。

“李玄的尸体,应该被找到了吧。回去还得看看他身上有什么线索。”蒋警官看着窗外想到。

4月6日,蒋警官得知李玄的尸体已经被放进停尸间。据法医检验,是溺水身亡,没有任何异常情况。早饭之后,蒋警官前往李玄生前所在的工地,这将是揭开真相的关键线索。

工地很脏,经过清明细雨的洗礼,尘土融进一滩一滩的水里。蒋警官走过,留下一路脚印。

“什么,李玄?他今天没来,找他有事?”一位灰头土脸的民工对蒋警官说道。

“干嘛呢,工作时间,不准聊天。”工地的头走了过来,看见蒋警官,问道,“你是?”

蒋警官掏出证件。 www. 鬼故事大全

“蒋局长,来这有什么事?”工头疑惑地问。

“找你了解点情况。”

两个人在办公室坐下,工头给蒋警官倒了杯水。

“问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李玄是不是在你这做?”

“是的,半年了快。”

“那郑宇呢?”

“郑宇?你是说那个小伙子啊?很不错,可惜最近不来了。”

“不来?那你知道他的下落不?”

“这我怎么知道,是李玄告诉我说他不想来了。”

“李玄和郑宇有没有闹过什么矛盾?”

“这个,应该没有,郑宇是李玄带过来的。要是有的话……”

“你想让郑宇接替李玄的位置。”蒋警官平静地说出这句活。

工头惊讶道:“是的……李玄知道了很失落。”

蒋警官站了起来说了声谢谢,就出门走了。

工头没有追问,他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他拿起给蒋警官倒的水,喝了下去。

下午,蒋警官来到桥洞。 www. 鬼故事

只有法学男和吴迪在。

“刘永,你知道李玄最近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对劲?”刘永想了想,“前两天他总是找我的书看。”

“你箱子里的?”

“是的,每次我来他就装作没事一样。”

吴迪说:“看你的书?李玄这么迷信的人还会看你的书?”

“你说李玄迷信?”蒋警官立马问。

“是啊,这里的人都知道。”

晚上,问完所有人情况后,蒋警官回到了局里。

第二天,通缉郑宇的通缉令发放出来。

邱慧打电话问道:“老蒋,抓郑宇干吗?”

“我怀疑郑宇精心策划了一起事件。”

“什么?” www. 鬼故事

“刘永的手机话费是他充的,《玄华录》是他拿出来放在李玄箱子里的,那上面的血字是A型,郑宇的血型也是A型。那些博客确实出自郑宇之手,甚至……”

“甚至什么?”邱慧迫切想知道。

“甚至一开始告诉你桥洞的那个读者,就是郑宇!”

邱慧想起了那通电话,那声音……

原来这些天邱慧的行动都被郑宇看在眼里……

“怎么不说话了?”蒋警官在另一头问道,“是不是想赖账不请我吃饭啊?”

邱慧回过神,说:“哪里,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