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邂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4:2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31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人的生命,绚丽而凄美。我们生与寂寞同在,死与辉煌相映。彼岸如歌,歌声凄寒。题记 秦天十三岁那年就看到一个人从高楼跳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

人的生命,绚丽而凄美。我们生与寂寞同在,死与辉煌相映。彼岸如歌,歌声凄寒。——题记

秦天十三岁那年就看到一个人从高楼跳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重重地坠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发出连续而沉闷的骨头破碎声。死鱼般凸出的眼睛,白花花的脑浆,柔软扭曲变形的肌肉,殷红的鲜血欢快地流淌出来,迅速将肮脏的周围染成血红血红的颜色,呈现出一种摄人心魂震撼心灵的凄艳。

跳楼而死的人是他的父亲,因金融风暴破产而自杀。

两年后,秦天再次目睹死亡。他的母亲,贫病交加地死在医院,临死前双眼死死地盯着秦天,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中充满了悲伤。

秦天十五岁时就成了孤儿。十五岁的秦天就在思索死亡的意义。

他想,自己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这个嘈杂喧嚣的世界呢?在床上病死?在家里老死?在街上被砍死?在厕所上吊死?在房间喝毒药死?也许,跳楼是不错的方法,可惜被人用滥了。

他想起了海明威。海明威在美丽年轻的妻子还在沉睡的一个清晨,用一支大口径的猎枪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是“砰”的一声巨响,把他那天才般的脑袋喷得粉碎,白色的脑桨红色的鲜血细碎的肉团尖锐的头骨在空中纷飞,瑰丽得让人心醉。

对死亡,秦天有一种热烈而振奋的期待。

秦天在东南大学读大三时,到外面租了房子住。那是座老式农宅,独门独院,孤零零地伫立在远离繁华的郊外。只有前面不到一里的地方有一座很洋气的豪华别墅,灯火通明,经常笙歌燕舞到天明。

他的房东是一个和蔼的老人,苍老的黑脸上满是深深浅浅的皱纹。

那天晚自习后秦天多看了一会儿书,所以回去时有些晚了,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他一个人幽幽地行走。天是阴沉沉的,无星,无月,无云,无风,街道上是死一般的寂静,连秋虫的鸣叫声都没有。秦天只能听到自己沉沉地脚步声和微微急促的呼吸声。

秦天走了一会儿,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长发,白衣,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低着头慢慢地行走,有一种动人的轻盈。他快步越过,眼睛虽然偷偷地在瞄着她看却不停留。

“哎,”女孩突然叫住秦天,声音清脆悦耳,宛若银铃,使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澈感:“你是东南大学的学生吧!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秦天转过身来,看见女孩带着几分娇羞怯怯地走过来。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如朝霞,如桃花。她的眉毛黑的发亮,双眸如一泓秋水般盈盈流动。

“什么事?”秦天冷冷地说。自从他父母死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冷漠的态度为人处世。

也许是秦天的冷淡使女孩感到紧张,她低下了头,纤细雪白的小手捏着衣角,小声的说:“我想到碧绿山庄去,可我现在很害怕,你能不能带我去?”

碧绿山庄?不就是自己住处前面的豪华别墅吗?她到那里去干什么呢?我要不要答应她呢?在这样黑暗的深夜,秦天本不想多惹事非,可是看到女孩一副楚楚动人孤苦无依的样子,不觉有些心动。

“好吧。”秦天说。

“谢谢你,我叫灵儿,是历史系的新生,你呢?”她的言语明显欢喜了许多。 灵儿?一个很温馨的名字,听上去就能感觉到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女孩。

天,也就是在这时开始变的。先是风,微风,大风,狂风,咆哮着将阴暗中的所有树木吹得呜呜直叫。风中夹着雨,迅急阴冷,击打身上,微痛中带有一种透入骨髓的寒意。闪电也不甘寂寞地在天空中窜来窜去,如一条闪光的毒蛇。而雷更是仿佛战场上的大鼓般响个不停,一声比一声震耳。

灵儿不知觉中紧紧握拄秦天的手,整个身躯都贴在了秦天的身上。秦天可清晰地感到灵儿淡淡的幽香,微冷的体温,柔腻的身躯,微微颤动的心跳。

秦天将外衣脱下,披在灵儿头上,用力握住她的小手,拉着她跑了起来。夜黑,风狂,雨急,电闪,雷鸣,秦天却渐渐感到内心越来越炽热起来。

等两人到了秦天的住处,两个人全身都已经湿透了。秦天打开灯,金黄色的灯光的柔柔地洒满了房间,灵儿在灯光中朦胧得如同一个金黄色的童梦。美丽,纯洁,清新,如一缕月光,如一片白雪,没有一丝红尘中的尘埃,纯净得令人眩目。

湿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实在难受。灵儿的衣服温后贴在身上,更是让她感到娇羞难堪。秦天虽然装着不曾在意的样子,可是心里也是砰砰直跳。

“有没有衣服?给我换啊,太难受了。”灵儿笑着说。

秦天脸上仿佛红了一下,翻出自己的旧衣服,递给灵儿。

两人换好衣服,灵儿穿着秦天的衣服更是让人感觉可爱,仿佛是顽皮的精灵。就在这时,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很有节奏,但在风雨中显得特别奇怪。秦天在这里没有朋友,有谁会这么晚到这里来呢?

秦天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黑亮的大眼睛,狡黠的笑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很聪明。

“灵儿姐姐也在这里啊。”小男孩跳着跑了进来,一纵身跃到灵儿怀里。

“飞飞,怎么来这里?”原来这个男孩就是灵儿的表弟,碧绿山庄的主人的独子余飞。

“我……”飞飞看了一眼我,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是不是贪玩又没回家?现在下大雨来这里避雨?也好,我正要去碧绿山庄呢,正好把你带回去。”

“可是,我不想回去。”飞飞撅起嘴一脸不高兴。

“不回去哪行,这么晚还不回去,肯定会让姨父姨母担心。你也不小了,应该听话。”灵儿耐着性子哄飞飞。

这时,门铃又响了。秦天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他这里。

秦天打开门,这次来的是个身穿绿衣的美少妇。她给秦天的第一眼感觉是很柔和,眼神带有一点风霜却又充满柔情,是那种典型的良妻贤母的女人。

“我是碧绿山庄的人,”她用一种柔软的语调说:“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孩子?”

秦天回答说:“你来的正好,他正在这里呢。”

灵儿也跑过来:“绿姨!”

“是你,小诗!”绿衣少妇说:“你怎么在这?”

秦天看到绿姨的脸色变了变,连忙解释说:“她是要去找你的,只是因为雨太大而在这里暂时躲躲雨。”

“这样啊,灵儿,飞飞,我们走吧。”绿姨走过去牵着飞飞的手。飞飞看上去有点害怕,看来他玩得太晚了回去准要挨骂。

灵儿转身看了看秦天的住处,说:“阿天,你也一起去吧,看样子这里很难住人了。”

这屋子太旧了,久没修缮。屋顶上已经有好几个地方在漏水了,地面的水都漫过鞋子了。

“好吧。”秦天苦笑。

碧绿山庄里温暖得很。绿姨在大厅里煮咖啡,不久空气中就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灵儿向秦天做了一个鬼脸,拿着衣服到浴室里去了。绿姨拿了些自己的衣服给她换。

飞飞则被绿姨关到房间里去睡觉了。他也实在玩心重了点,这么晚还不想睡觉,总想找灵儿说话。可是绿姨狠狠地瞪了他几眼,他也只好乖乖地回房间睡觉了。

秦天闲逛中走到绿姨丈夫余先生的书房。自从他父母双亡后,他就开始封闭自己少与人交际来往,更多的时间是去看书。他对书达到了痴迷的态度。

余先生的书房很大,书的种类也很多。从商场到官场到文学,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放满了书柜。秦天信手抽出本莫小米写的《英雄无语》来看。

平时,秦天一看书就会投入进去,耳不闻窗外事,只是今天,不知为什么,总是心神难定。秦天也感到有些奇怪,站起来反省。好象,书房里有一股让人恶心的血腥味。怎么会有这种味道呢?

秦天顺着味道慢慢搜索,走到了大衣柜前。秦天打开衣柜,有个东西突然间从里面倒了下来,把秦天吓了一跳。等他定睛看时,才发现那竟然是个头发油亮西装精致的男人尸体,仿佛受了巨大的恐惧脸被扭曲得成彻底变了形,七孔流出的黑血已经凝固。

秦天在大厅里看到过绿姨与她丈夫余先生的婚纱照,而这具尸体看上去就是余先生!

秦天这时才想起飞飞看绿姨的眼神,是那样害怕,一个孩子,本来怎么会那样害怕自己的母亲呢?而且,又怎么会这么晚这么大雨跑到他那里去呢?飞飞即使回了家,也一直想找机会和灵儿呆在一起,和她说话。难道,他就是想告诉灵儿这件事?

在这里,杀死余先生的最大嫌疑就是绿姨了。看来,飞飞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才特意冒雨跑到他那里去的。而绿姨,生怕飞飞乱说而急着找他回家。要不然,为什么她只找飞飞而对余先生不回家不闻不问?

看着余先生的尸体,秦天感到一陈无法呼吸的窒息,全身颤抖着,双腿一软,心中翻胃,直想呕吐。

这时书房外传来清脆的脚步声,很有节奏地越来越清晰。秦天抑制住心中的恶心,赶紧把余先生的尸体重新放入大衣柜,拿着书坐到书桌上去。就在秦天刚做出看书的样子,绿姨就走了进来,看到秦天在书房里看书脸色似乎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消失,恢复自然。

“阿天,出来喝杯咖啡吧,灵儿也在大厅里等你呢。”绿姨的话语还是那样温柔,神情还是那样和蔼可亲,可是秦天却仿佛感到有股冷风吹了进来,心直哆嗦。

“好……好的。”秦天回答。

“快点啊,不要让我们久等。”绿姨说完转身离去,尖锐的皮鞋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格外清脆,仿佛踏在秦天心上。

秦天勉力控制自己心神,深呼吸几次,竭力做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向大厅。

绿姨与灵儿已经在大厅里等他了,桌上放着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咖啡。

“这是正宗的巴西咖啡,阿天来尝尝。”绿姨淡淡地对秦天说。秦天去仿佛感到仿佛从地狱飘来一股阴风,惨惨的,冷冷的,幽幽的,寒意入骨。

余先生,说不定就是喝着绿姨的咖啡而中毒死亡的吧。秦天装出一副不舒服的样子,说:“不好意思啊,绿姨,我从来不喝咖啡的。”

绿姨的脸上明显露出失望的神情:“从不喝咖啡?”

秦天撒谎:“是啊,我从小就对这个过敏,不习惯。”

“真奇怪,可惜了哦,这么好的咖啡,还是绿姨亲手做的。”灵儿穿着绿姨的一件果绿色的连衣裙,看上去清爽的很。

灵儿端起咖啡起喝。秦天急中生智,突然站起身来,有意无意间撞了灵儿的手肘一下,把灵儿的咖啡碗撞得跌落在地上,少许咖啡洒在裙子上。

“你干什么?这么不小心!”灵儿嗔怒着说,恨恨地看着秦天。

“不好意思,我……我帮你洗干净。”秦天手足无措。

“哼,不要你洗,我自己来。”灵儿怒气冲冲地去洗手间洗衣服了。

绿姨苦笑,寻了把扫把整理地面上的残汁与碎片。

“我去下洗手间。”秦天扔下一句话,匆匆地也走向洗手间。

灵儿正苦着脸擦那件裙子,看到秦天走近来也没好脸色。秦天低声把看到余先生的尸体的事告诉灵儿。灵儿不敢相信,但看到秦天这样认真的样子,前后联想起来,又不得不信。

“你是说,绿姨杀了姨父?”灵儿突然间仿佛很伤心,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你可知道,除了我父母,绿姨是我唯一的亲人。而姨父,也没有其他亲戚的。”

“你冷静点,我怀疑你姨父是被毒死的,所以绿姨的食物都不可以吃的。”秦天说的好象有几分道理。

“那怎么办?”灵儿乱了方寸。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秦天想到只要离开这里,向警方报案,所有的事就可以一清二楚了。

“好吧。”灵儿无奈地同意。

秦天跟着灵儿偷偷走下楼,走向大门。背后,绿姨冷冷的冷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两人走到铁门,才发现铁门已经关了,而且竟然上了锁,根本就走不了。这时背后传来绿姨的声音:“灵儿,阿天,走也不和绿姨说一声?”

秦天转过身来看绿姨。绿姨的双手放在背后,肯定拿着凶器。至于她的眼神,也不再柔和。她的微笑也仿佛是对猎物的欣喜,让秦天毛骨悚然。

绿姨的话语还是那么温柔:“灵儿,至少你也应该看看姨父。阿天,你也要等见过男主人再走才有礼貌啊。”

绿姨的微笑还是那样和蔼,慢慢地走了过来。秦天却紧张起来,拉着灵儿的手,慢慢地退却,直退到冰冷的围墙。

绿姨突然间仿佛发狂般冲了过来,手上拿把菜刀乱砍,似乎连灵儿都不想放过。两人狼狈地四处乱跑躲闪,重新又冲进了屋子里。

天空中又响了下霹雳响雷,碧绿山庄仿佛在雷声中颤抖。也许是天气太恶劣了,这时竟然停电了。

黑暗中秦天与灵儿失散,绿姨一直追着秦天。而且,她对自己房子显然要比秦天熟悉的多,即使在黑暗中也一样可以杀人。

秦天躲进书房,他认为,这里是绿姨杀死自己丈夫的地方,她多多少少会有些害怕,不会来这里找他。

可是,他想错了。绿姨现在神智已经变得不太正常,根本就不怕什么。她找到了蜡烛,到处寻找两人。屋子里能躲一个人的地方并不多,她很快就找遍了其他房间没有找到秦天,自然就来书房找他了。

秦天又听到外面传来清脆的脚步声,那声音现在听起来仿佛是催命曲,一声一声直叩击秦天紧张脆弱的灵脏。

“阿天,你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在里面。你在里面陪我老公?我老公很寂寞,对不对?他人很好的,很有能力,又很会说话,你肯定不会感到寂寞的。”绿姨说到自已丈夫时充满了柔情,可是谁又想到,是她自己亲手杀了自己丈夫呢。

“可是,他不应该这样对我!我为他付出这么多,所有的青春浪费在他身上。现在,他发达了,事业成功了,却朝三暮四,和外面的女人好了了,想抛弃我?不可能的,我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迟早我要找出那个狐狸精,将她碎尸万段。”绿姨的语气突然间又变得凶狠恶毒起来。

“今天,他竟然告诉我,要三个人当面就清楚。哈哈,这样不是很清楚了吗?可惜了那狐狸精不知道为什么没来,让我看到她的话,肯定会让她不得好死,哼,拆散别人家庭!”

“阿天,你出来,好吗,只要你发誓不把这里的事告诉给别人听,我就让你平平安安地离去,以后见了也当好朋友,好吗?”

秦天才不信绿姨的话。他正躲在大衣柜里,余先生尸体旁边,虽然那股恶臭难闻,但总比没有命要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天屏住呼吸,心悬了起来,只希望绿姨找不到他快点离开这里。

绿姨在书房里四处没有找到秦天,转眼望见大衣柜,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轻轻地走近衣柜,突然间把衣柜打开,挥刀乱砍了过去。

绿姨的刀砍在人的肉体上,镶进去了,一时没有拔出来。秦天乘机从里面窜了出来。原来,绿姨砍到的是秦天推过去的余先生的尸体。

秦天快步走向书房门口,但在黑暗中没有辨明方向,重重地撞在墙上。而此时绿姨拔出刀双手握住砍向秦天。

出于本能,秦天伸手去握住绿姨的手腕。可是,绿姨神智疯狂而力气大增,而秦天心存恐惧底气不足,那刀竟然慢慢的落了下来,刀锋似乎接触到了他脸上皮肤。

秦天感到自己力气越来越弱,锋利的菜刀刃口慢慢地破开了他的皮肤,温热的鲜血流了下来。

就在秦天支持不住的时候,绿姨突然间失去了力气,身子被秦天一推向后倒去。

一支蜡烛点起,秦天看到灵儿的脸,苍白、惊恐。再看绿姨,背后插着一把水果刀,想必是刚才灵儿从后面捅进去的。

秦天走到灵儿身边,轻声说:“都过去了。你怎么样?”

“我很好,飞飞也死了,我刚才躲在飞飞房间。”原来灵儿一直躲在飞飞房间里,怪不得绿姨找不到她。可是,绿姨疯了?竟然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好了,现在没事了。”秦天安慰灵儿。

灵儿的眼神不再恐慌。她对着秦天笑了,笑靥如花,宛如春风朝阳般驱散所有的阴霾。

“我喜欢你。”灵儿扑进秦天的怀中,羞涩地轻声对他说。

爱,就在这一刻如火山般狂烈爆发。多年来,秦天感到自己仿佛是在悠悠苍穹下干燥金黄的沙漠里负重独行的骆驼,苦涩,孤寂,冷漠。曾以为,人生一世,注定是在寂寞中度过。而现在,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真挚情感疯狂地熔化了心灵的所有悲痛与伤痕。

如果可以,我愿将我的所有付出,只为能与你相知相守。如果可以,我愿将所有的痛苦与悲伤来背负,只为能使你美丽美好。如果可以,我愿将我的灵魂卖给魔鬼,只为能换来你的快乐快意。

秦天紧紧拥抱着小诗轻盈柔软的身躯,泪水轻轻滑落。他感到自己内心洋溢着无穷的欢乐与激情。

秦天轻吻着小诗的香唇,投入到一种忘我的幸福中。

在时间为之停滞的瞬间,秦天突然感到一种锥心的疼痛。他看到灵儿嘴唇慢慢地离开,她的唇边流着殷红的鲜血,那是我的血!她竟把秦天的舌头咬了下来。

而且,灵儿手上握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那正是她杀死绿姨的水果刀。

灵儿吃吃地笑着说:“我好喜欢你喔。有感情,有毅力,有勇气,有智慧。可是,你却不得不死,不然,这些事情我怎么能自圆其说。”

秦天的心变得冰寒。他突然想起了绿姨说的话。余先生的情妇本来要来这里和绿姨说清楚的,而灵儿正是特意来碧绿山庄的,原来,她就是余先生的婚外恋人。

飞飞的死,看来也不是绿姨杀的。虎毒不食子,肯定是灵儿躲在飞飞房间里时想好了对策,乘机杀死飞飞的。灵儿说过,她是绿姨与余先生的唯一亲戚,这样她就可以得到整个碧绿山庄了。

可惜,如果秦天不死,她编造什么谎言也难以自圆其说,而且极可能会被查出真相,索性连他也杀了。

秦天看见灵儿的脸又凑了过来,轻轻地对他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安葬你的。”

长发,白衣,黑眉,她的眼依然如秋水般盈盈流动,她的脸依然带着几分少女般的羞涩,她的手依然纤细雪白。

在风中,灵儿依然绝美,明艳,纯情。

秦天仿佛听到冥冥中传来的歌声,歌声凄寒,在诉说着一个凄清悲惨的故事,声音越来越清晰。秦天突然感到很熟悉,原来竟是他自己的声音。

“生又如何,生原无爱,孤寂欲死。死又如何,死仍无爱,孤寂欲生。爱又如何,爱在彼岸,彼岸飘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致命邂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