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CD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4: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27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小序 我的生活乱了,犹如一间废弃了很久很久的屋子,桌子,椅子,胡乱丢弃,台灯倒栽在地板上,玩具散落一地。刺眼却没有温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

小序  我的生活乱了,犹如一间废弃了很久很久的屋子,桌子,椅子,胡乱丢弃,台灯倒栽在地板上,玩具散落一地。刺眼却没有温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可以清晰般看见尘土飞扬!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再次传来了那可怕的音乐。它犹如空气般被我吸进身体里,紧接着又快速的在我身体里扩散,然后膨胀,令我虚脱!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大脑当中,或者说是根深蒂固的生长。在我的感官意识里,只有无限的寒冷,只有无限的寒冷,只有那真实而又虚无飘渺的笑!  如果,再继续这个样子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我会死在这个点!就躺在那间废弃了很久的屋子里,衣着破烂的躺着,嘴角流着血,脸上那个挂着那真实而又虚无飘渺的笑!  这真他妈糟糕透了,我竟然开始向往那一天!  我知道,是它来了,幽幽的,虚无飘渺的!    1  最近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极了机器人,生活单调而有机械,仿佛除了上班吃饭和睡觉之外,其他的就只是空白。  今天是我上的97个白班,大概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样子就要转夜班了。虽然,就要换另外一种单调的生活状态,但还是难免有一点点的期待,因为至少在两种生活状态转变的过程中,可以享受那么一丝的快感。那种感觉就像,你在走一条很长很长的地下隧道,忽然间发现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你就可以返回地面重见光明了。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定点醒来,赖一定时间段的床,然后在定点起床,刷牙,洗脸,上班。  楼道的光线还是那么的昏暗,感觉阴冷。  每一次我在下宿舍楼的时候就会很自然的加快脚步,就像在遇到冷空气不由得打冷战一样自然。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因为我在我住的那一层往下一层下去的拐角处发现了一张CD。那是一张《贝多芬的交响准全集》,专辑的封面是一张切利比达克微斜视的照片,透过昏暗的灯光,眼神显得有一丝的诡异!  我想都没想,直接就捡了起来,因为我喜欢音乐,我不会放过任何一种音乐元素,也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以充实自己音乐水平的东西。当然,我有想到是别人丢的,但是我帮他捡到了,借来听听也不妨吧!想到这里,我便高兴的打开了包装壳。  双CD在灯光的反射下,发出耀眼冰冰冷的彩光。紧接着一股莫名的麻木感迅速的地传到我的手上,然后传到身上,打了一个冷战!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房间,将这张意外走近我视线和世界的CD放在光碟机上面,最后关门去上班。  屋子的光线在我关门离开的那一霎那迅速暗了下来,暗的让人心寒!  一下楼,阳光就过分地填满了我的我世界,空气也无比的清新。我并不能像往常一样抬头感受阳光,然后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在驱使着我,使我不能够!  路上的行人已经不是很多了,不过车辆还是那么的拥挤,我轻轻的走在人行道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车辆拥挤的十字路口。   今天天气是晴转阴,最高温度六度,最低温度零度。  冬!  刚才在路上还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到了厂里就一下子拥满了人,好像整个厂的人都是坐公司的大巴一样。  在小人流的簇拥下,我终于进了车间。  一进车间,一股暖流就迅速向我扑来,就像刚才下楼时阳光天门我的世界一样,我又回到了没有阳光的世界。  夜班的人还没有下班,我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工服,在原地等着,思绪朝着莫名的方向飞去,很远很远。  有人在我背后猛拍了我一下,吓了我一大跳。我条件反射的回头,是孟仁峰!  “思春呢?要不要到K工位号那去找她,我刚才看见她了,好像还没有下班?”孟仁峰色色地朝我挤了个眉眼。  “哪有呀!我只不过是一个人站着发会呆而已,哪有你显得那么****呀!”我没好气的说。  “思春的男人!”  说完之后,孟仁峰就离开了。  由于生产的工件不一样,我们的车间被分成了好几条线,孟仁峰在我所在的线前面,基本上我在我的线上朝后移一个工位,他在他的线上朝前移一个工位,我们就可以看见对方,一天上班我往后移的次数和他往前移的次数真算得上是数不胜数。  要是她也在我们班就好了,如果她在的话,我想我朝后移的次数会比孟仁峰朝前移的次数要少半甚至更多。  她叫杨琳洁,我来到这个厂的时候,人家已经是老员工了,和我师父一样老。我记得当时我师傅带我,教我如何操作机器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操作机器。那娴熟的操作方法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视线,紧接着是迷人的身材和娇好的脸庞。  她在和我相对地班次!  上班、吃饭、在上班、然后下班,一天过得充实而又空虚。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和我同住一楼的人大都回到了家里,我准备逐个拜访,看看是不是他们的其中有没有人由于疏忽而丢CD的。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敲响了我隔壁的门。  出来的是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穿着睡衣,一边还揉着眼睛,好像刚刚从美梦中醒来一样。  “对不起,打扰了,请问你有没有丢失一张贝多芬的CD?”我礼貌性的问。  “莫名其妙!”女孩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关门又进去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我又敲响了另外一家的门,里面住着的好像是一对情侣。第二家的态度跟刚才那个女孩截然不同,告诉我他家没有丢CD,并且男的还热情的的邀我进去坐,说是拉拉邻里之间的关系。我应邀进去后不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又出来了。  在我们这一层总共住了四户人家,还有最后一家没有问。不知道由于上班的缘故还是别的,我住在这里将近半年了,竟然没有见到这家租房的人长的是什么样,甚至连动静都很少听到。但我确定里面肯定有人居住。  思考片刻,决定还是敲门问一下,如果再不是的话,那这张CD只有归我所有了。  本以为没人开门,但还是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户主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很瘦小,仿佛常年生病的样子。  “请问。。。有事吗?”他说话有一点无力,但语气很冷。  “我想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丢一张CD?”  “没有。怎么,你捡到了一张CD?”  “恩!”  “我没有丢,不过,以后路上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捡的比较好。”  “为什么?”  “没什么?不干净!”  我还想继续追问下去,但对方还没等我再次开口,就已经关上了门。”  问了一整圈,没人认领,看来这张CD只有归我个人所有了。一想到CD能够归我个人所有,我的心中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只有我自己是多么的喜欢音乐!  回到家里之后,马上就把第一盘CD放入电脑的光驱里面,然后关上灯,屋里迅速陷入彻底的黑暗,  对我而言,能够一个人静静的聆听音乐是多麽的享受。因为只有在关掉灯的情况下,你才会看不到一切事物,才可以认真的有心去聆听音乐,感受音乐。  就这样静静的,我慢慢的融入贝多芬当年所构造的世界里,快乐地,悲伤地,最后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直到一整张音乐播放结束才被突如其来的安静所惊醒。  午夜,十二点二十五分!  电脑的屏幕还在亮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冷。屋子里这个时候似乎没有先前那么黑了,并且还有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渗进来。我起来脱掉衣服,把CD从光驱退出来之后,装好放在枕边,就又继续睡了。   睁开眼就看见窗外灰蒙蒙的样子,但很奇怪,居然感觉不到冷,记得在前两天还没有这么冷的时候,一遇到这样的鬼天气,就感觉有点阴冷,但奇怪的是现在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寒意。我慢慢坐了起来,第一眼就看见我昨晚放在枕边的CD,切利比达克依旧用那种微微斜视的眼光看着我。我笑了笑,感觉自己很无知。 我穿好衣服,拉开门,准备打水洗脸。刚一拉开门,就看见那个瘦小的年轻小伙子站在门外,他的气色好像不是很好,像是熬过夜。本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气色就不是很好,现在看来更是糟糕。  “你好?”出于礼貌,我打了个招呼给他。  他说了一句话,很模糊,就好像你隔着一层纱布看纱布另外一面的人那样虚无缥缈。但是,忽然之间我的脑袋里面有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那就是,他说的话有点像——  “你说什么”?我条件式的问,但还是没有抬头,因为我越来越觉得他像极了僵尸。  他没有理我,依旧不说话。  见他没有说话,我慢慢将头抬了起来。他的脸在一瞬间变了,变得更瘦,简直就是一张为了让人不直接看到骷髅而故意掩盖的一张皮。眼睛陷得更深了,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给摁进去的一样。  “我说以后不要随便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他使劲摇着我,不断重复这一句话,并且在摇晃我的过程中掉了一只眼睛。  我啊的一声转身就往房间冲,刚才还握在手中的脸盆一下子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嗡嗡声。我顾不了那么多,一进房间就把门狠狠的关上。  我本以为我关上门之后,那家伙就会电影里演的一样,狠狠地砸门,或者是干脆直接破门而入,但奇怪的是我关上门之后,竟然没有一丝动静。  见没有了动静,我便渐渐平静下来。我走到床边,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张CD,然后拿了起来。我感觉到有一种眩晕感直接扑来,那种感觉就像,被硬物击中,但没有晕倒一样。切利比达克的样子一开始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随着那种眩晕感的扑来,他的脸部肌肉发生了极度恐怖的收缩,最后竟变成了刚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我赶紧扔掉手中的CD,但是诡异的是那张CD根本就像粘在我的手上,任凭我怎么甩也甩不掉!  “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  CD封面像一个小的显示屏,一直显示着那张令我恐惧至极的脸,说着令我面临崩溃的话。渐渐的,充斥着整个屋子。我终于忍受不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的汗。每天定时响起的闹钟,发出悦耳的音乐,是潘玮柏的《不得不爱》。  我推开窗户,窗外已是一片明亮,一阵冷空气迎面扑来,冷打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第一时间看了看枕边的CD,它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洗漱用品也原封不动地摆在原来的位置,一切的事物是那么的真实,刚才迎面扑来的冷空气虽然冷,但是并没有那种阴森渗骨的感觉。  看来只是一个该死的梦。我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2  我起来洗漱的时候,昨天的那个穿睡衣的女孩也在,她依旧用那种莫明奇妙的目光看着我,是我不禁有些许尴尬。见我过来,匆匆接完水就走开了。  不一会,年轻情侣的那个女的也出来了,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出于礼貌,我也点头向她示意,并且一副女士优先的样子让她先来,她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接了。  我感觉到昨晚上的梦很奇怪,刚上班,我就把我见到一张莫名的CD,还有昨天晚上做梦的事情告诉了孟仁峰。孟仁峰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又一眼,最后摸了摸我的额头说,“你是不是最近被感情冲坏脑子了?”  “没有!那一点的小挫折,岂能左右我?”我表示否认。  “切——,你就是嘴硬。”  “本来就是嘛。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全面撒网,重点培养,哪会为了一个女人而郁郁寡欢?”我不屑道。  “是吗?好了,该上班了。如果遇到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遇到鬼也是?”孟仁峰说着,用手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孟仁峰和我是同一天进的场,由于他比较健谈,于是成了我第一个在这里认识的人,也成了比较要好的朋友。他为人随和,比较喜欢开玩笑,所以比较讨人喜欢,讨人喜欢的令我有一点嫉妒。但是,我并不会因此去恨他,因为我们是朋友,出来还是要靠朋友的!  我一向都是一个无神论者,对鬼神的东西一向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回想起来,我在梦境里表现的那样的懦弱,难道真的是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个魔鬼吗?有人说过,不论你再怎么不信鬼神,在你的内心最深处都有一个魔鬼!  一早上上班,昨晚上的那个奇怪的梦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晃悠,为此我犯了两次不该犯的错误,被领导骂了两次。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孟仁峰发现我有点不对劲,我这个人基本上除了开心的事情之外,一件事情会想很长时间,在这个时间段之内,我基本上属于严重的魂不守舍。  “你没事吧?”孟仁峰一本正经的问。他这个人,一般时候虽然说话不怎么靠谱,但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表现的一本正经的。  “没有!”我一边没神的吃着饭,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  “你该不是向她表白了吧?怎么?被拒绝了?”那小子又恢复他那平时时候的地痞样。  “扯哪去啦?”我有一点反感他这样问。  “我看是有那么一回事!”那家伙好像还不肯罢休的样子。  “我他妈都说没有了,你还问他妈什么问?”我恼火的骂道,“对不起。”紧接着我就道歉给他,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平常是不容易说脏话的!  “没事,你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孟仁峰语气有点安慰的意思,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我有一个该死的念头,我老感觉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就在我身边不远处,而且就藏在和我吃饭的人群中,只不过是伪装了自己而已。  下午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杨琳洁,我知道自己在使用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来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稍微好那么一点。  这个方法是孟仁峰教我的,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应该对孟仁峰发火!   到了晚上,我发了条信息给孟仁峰,对自己今天的失态很是不好意思。他还是跟当时一样,表示可以理解。  我回到家之后,没有立刻就睡,而是选择到网上去瞎逛。我要把自己搞得很累,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直接一觉到天亮,我可不想睡到半夜的时候醒来,或者在做那个讨厌至极的噩梦。我记得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把自己搞得累一点可以有一个高质量的睡眠。  我一上网就登陆了QQ,今天没怎么有人。当然,孟仁峰是在线的,因为他曾经不仅告诉我一个人他是个网虫。我感觉只要我认为重要的人不在线的话,我的QQ就算得上不怎么有人!挂了会之后,于是便隐身了!  “你好?我知道你在!”有一个网名叫做“弱水三千”的人发信息给我。一般情况下,我都是跟认识的人聊天,所以我QQ里面的人都是改过备注名称的,也就是说我的好友名单里面都是以真实名字的方式出现,很少有直接显示网名的!  我感到很是奇怪,于是就查了他的资料。但是令我感到遗憾的是,资料里面显示的只有性别,从里面我知道她是一女的!  “你是?”我下意识的问。  “一个令你魂牵梦绕的人!”对方回复道。  “哦?这话怎么说?”我有一点好奇。  “自己去想!”对方跟我打哑谜。  “我这人比较笨。而且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情都不是猜能猜得到的!”我回道。  “对,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太多事情不能靠猜!有时眼睛也会说谎。”对方说的话在我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里面出现过。  “你就这么肯定我在线?而且会跟你聊天?我一般是不跟陌生人聊天的。”我又继续问。  “我猜的!”对方说的话很是令人费解,因为她刚刚告诉过我什么事情不能靠猜的。  “哦!”我回了一个字,然后就沉默了。  又一次开始瞎逛!  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吧,我有点困了,刚准备关电脑。该死的企鹅又开始跳动了!  “看样子,你不怎么喜欢我?”还是刚才那个叫做“弱水三千”网友。  她突然间发这句话给我,令我有一丝的罪恶感,毕竟人家是女生嘛!  “没有啦!我只是最近心情不怎么好而已!”  “哦?为什么呢?因为感情吗?”对方问。  “嗯!”我想了想,这样回答了。我知道,我说了谎话。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我总不能把昨天的事请告诉她吧!  “有人说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的感情结束是另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的开始。”  “说实在的,我不怎么提倡你的说法。在我看来,刻骨铭心的感情是独一无二的,根本就不会有另一段的。”我对她的说法抱一定的相同观点,但是我没有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的话,你就是现代社会不可多见的痴情种了?”对方回道,她的话令我一惊,但很快那种感觉又消失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真正正纯情的男人要么没生出来,要么就英年早逝了。  “真话,为什么我敢肯定呢?因为刻骨铭心的感情对我而言很虚幻,很不真实!”  “哦!你累了吗?累的话就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说完后她的头像就变成灰的,下了线。  这个陌生的人从一开始上线,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反正不是什么好的感觉。但是,她最后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暖意,那种感觉就像在寒冷而又黑暗的夜晚,你在走一段很长很长的路,长的令你有点抓狂,正在这个时候,你看见前面有一堆火,你会认为其实有没有走到终点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夜,我如愿的没有做梦。   3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一下子回到了从前,早已疲倦的身心一下子轻松许多,那种感觉就像是重生了一样!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基本上过着平静的生活,仿佛曾经发生过在我身上的那件惊心动魄的事,根本就是一个梦,一个已经挥发了的很遥远的梦!  一个人实际上健健康康,是最好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为了自己的追求,付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有的为钱,有的为名,有的为利,有的为仇!他们往往在恶化的时候,才暮然想起,原来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是多么的丑陋和不应该。  我感觉过平淡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简简单单,问心无愧!  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线上,而且那个“弱水三千”也在,好像心有灵犀!我们的话题渐渐变得多了起来,从工作到个人喜好,从音乐到文学,从历史到时尚。他告诉我他是一个幼教。她的文字里面透露出一种对生活表现出很大幅度的乐观意识,显得比我要成熟很多,她总是在跟我说话的过程中体现出一种隐隐的关心。有时我在想,如果杨琳洁能够像他那样对我就好了!  杨琳洁对我一直表现出若即若离,令我很是捉摸不透!由于我们没有在一个班,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保持那种不冷不热不痛不痒的阶段。为此,我一直郁闷,虽然我表面上不表现出来,毕竟自己心里的苦与痛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  有些事情总会经历一个沉淀的阶段,到一定程度会大程度的爆发,就好比我。  虽然我和弱水三千交谈的过程中包含了许多领域,但有一个地方是我们语言所没能触及的。那就是——情感!  我总觉得再跟一个人认识时间不长的情况下,贸贸然跟对方讨论情感是令对方厌恶的,也是很不礼貌的。但是,这一刻我妥协了!  “在?”我的那个小企鹅又在跳动,还是欢呼雀跃,很可爱。  “嗯!”我回道。  “忙不忙!”对方又问。  “还好,你呢?”  “我一般忙的时候不多,就是带孩子有一点累,不过还好,我喜欢孩子。”  “科学家说,喜欢孩子的女孩是一个极富有爱心并且善良的女孩!”我的话有一点瞎掰。  “我看是你说的吧?”对方显然不吃我这一套。  “那又有什么关系呀!只要是对你好的话,谁说的并不重要!”我很认真地说。  忽然间,一种罪恶感涌上心头。我本来是喜欢杨琳洁的,但是我怎么又会在短短时间内,对另外一个女孩说真心的好话!难道真让她给说对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的结束,是另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的开始?况且我还不知道她真正的名字,没有跟她见过一面!  “你能这样说,我很高兴,也很伤心。”对方说。  “为什么?”  “我知道你说的这句话是真实的!”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  “哦!那你应该高兴呀!有什么人在接受别人夸奖的时候不高兴呀?”我有点起怪。  “不是,我不是指这个。说实在的,我最近感情上也不是很顺利。”  “哦!可以讲给我吗?”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我的信息刚发过去,对方的图像就变成灰色的了。  失落感又一次袭来,就好比大水淹没陆地一样,先是一点,然后渐多,最后全部吞噬!  紧接着,我也下了线。忽然间,我觉着没有她,上网没一点意思。  晚上我到凌晨二点才睡的觉,脑子里全是杨琳洁和弱水三千,连做梦也是。杨琳洁背对着我,她面对着我,我发现他们的身材和发型都很接近,但我看不到弱水三千的脸。  在梦里一会儿是杨琳洁那不冷不热的说话声,一会儿是弱水三千那充满关心味道的话语,她们居然来那声音都是那么的像!  五点钟的时候醒了,依旧满头大汗,我知道后来我又被噩梦惊醒了,但是梦的的内容我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能想起来的只有杨琳洁的背影和弱水三千的说话声,但是我知道后来我还做了梦!  时间还很早,一般时间我是怎么睡也睡不够,现在变成怎么睡也睡不着。我又一次打开电脑,登陆了QQ,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  刚一上线,我的小企鹅就开始欢呼雀跃,是她给我留的言!我点了企鹅一下,立马就弹出一段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想了很久还是告诉你,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我觉得这个世界行所有的男人都靠不住!”  看完这段文字之后,我查了查我的名单,他早已经下线了。  我只好留言给她,“这只能怪这个世界太虚伪,虚伪的令人发指。”  我的话里含有严重的讽刺意味,其实我想要说的话不止这些,但还是只打了这些话上去,那些没说出来的话,我认为说出来不是很合适!   4  终归于转班了,持续了三个多月的白班生活终于暂时性的离我而去。我知道上久了夜班后还会渐渐讨厌上夜班,但是还是感觉兴奋!  和白班比较,我还是喜欢上夜班,因为上夜班的时候,白天睡不着可以出去转一转,但是白班就不一样,你总不至于在午夜的时候出去转悠吧!  弱水三千似乎有将近一个礼拜没有上线了,开始的两天我还在线上转悠,后来干脆也不怎么上了,上的话都是一上线看一看,紧接着就隐身了。  就这样,我觉得我的世界里少了一样东西,就像在冬天穿衣服的时候,忘了穿一件薄秋衣,尽管你感觉不到冷,但确实少了。  我们的休息日基本上是轮休的,我的休息日被排在后面,杨琳洁被排在前面,所以我最喜欢的上班时间是在转班的第一个礼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有几天和杨琳洁一个班的机会。  我有些魂不守舍,上班下班都是。有好几次,我和杨琳洁面对面撞个正着,我发现我对她的热情和以前相比低了很多。当然,她也发现我的不对,竟对我有些许的关心。  “你怎么了?病了?”她依旧那么迷人。  “没有,你不理我我怎么高兴的起来呀!”我并不打算把事实告诉她。  “那好,我理你,你高兴点吧!”杨琳洁笑道。  我勉强笑了,但是很自然,没有令她看到一丝的伪装。  “这就好嘛。”说完之后,杨琳洁就走开了。  我发现杨琳洁渐渐对我好起来了,不再是那种不冷不热不痛不痒的。对此我感到些许的欣慰,同时也感到些许的难过。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着。  5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礼拜,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生活状态,好像那一种方式都不是!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偶尔上一上线,然后隐身下线。终于,我又一次看到那只企鹅满怀喜悦的跳跃。  “最近还好吗?怎么不见你在线?”还是留言的方式。  我忽然间就感觉好轻松,原来他一般上线的时间都是在晚上。看来不止是我在等他上线。  我赶紧回复,恨不得我的回复立马就让她看见,“我转班了,看不到你在线,我没有理由上线!”其实我还想关心她一下的,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万一他想多了想到别的地方去怎么办?  有些东西就是在人们不留意的情况下,悄悄发生转变,慢慢的愈来愈大。。。  我第一次有了,孟仁峰以前的感受,上班的时候想着赶紧下班。我一下班,就直接打开电脑登陆QQ,我有种预感,她会在第一时间回信息给我。  果然如我所愿,我一上线就看到那只企鹅在向我招手。  “哦,怪不得呢?不过,我感觉几日不见你变的油嘴滑舌了?”  我看到他发过来的文字,笑了,很自然。   还有一天的样子我就要休息了,我觉得时间到这里过得真是超级的慢,慢到恨不得没事把那时间往后调它个24个小时!  经过苦等,我终于迎来我美好的时光,一回家,就立马倒下了,我要养够精神和她聊天,我简直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她说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冬天的天比较短,这个窗外时侯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我起床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吃了点东西,就迫不及待的登陆了QQ,弱水三千没有上线,恨得我只想过去踹那只企鹅两脚。  不一会,系统提示有人上线,我激动的打开了好友名单,发现杨琳洁上了线。  “跟那个美眉聊天呀?”杨琳洁问。  “没有啦!一个人而已。”我回答道。  我回答之后就沉默了,他也半天没有说话。我在这时想起,我还有一盘CD没有听呢。那张CD依旧静静地躺在我的床头,算日子的话,好像已经将近两个礼拜了。  我拿起CD,打开,放进光驱里,整个过程仅仅用时一分钟不到。  贝多芬的音乐又一次飘进我的耳朵,还是那么令人陶醉。正当我这在状态的时候,我的QQ又一次开始跳跃了,点击之后,我有一点失落,是杨琳洁发给我的。  “在干嘛?你最近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哦?没有呀。”  “老看你沉默寡言的。”  “没事,真的!”我说道。  “喂,你觉得孟仁峰人怎么样?”  “他呀!还好啦!怎么?你暗恋他呀。我有他QQ号,发给你。”  我的心里闪过一丝酸楚,感觉有一点痛。我还是在后面附上了孟仁峰的QQ号,发给了杨琳洁。  “我有他的号。”  “那你可以直接跟他聊,问他呀?”  “我觉得你和他不是一类人!”  “为什么这样说?”我问。  “我老觉得他不对劲!”杨琳洁说。  “为什么?”  “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不对劲!”  “你想多了吧!”我说道。  虽然我知道人心隔肚皮,但是我还是感觉杨琳洁的话有一点没根据,至少孟仁峰没有做过对我不利的事情。反倒是我,常常嫉妒人家!  “信不信由你。”  “谢谢!我知道了!”我回道。  “好了,我们换一点比较轻松的话题吧!”  “好呀。”我赶紧答应。   “你爱好什么?”  “音乐!”  “哦?哪一方面?”  “一般都可以接受,最喜欢摇滚乐!”  “摇滚乐!好像跟你平常表现出来的有点出入。”  “当然,我想你也不希望我整天摇头晃脑的样子吧!”  “嘿嘿!”  “那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我喜欢交响乐。”  “交响乐?喜欢交响乐的人都比较高雅。”  “是吗?呵呵。”  “音乐是通过作曲家主观的感受写出来的,因此它的主观性是很强的。而听的人呢,也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音乐创作跟其它艺术有些不一样,文学写出一部小说来,创作已经完成了。戏剧写出一个剧本还不够,还要演,这是二度创作。音乐呢?除了这个二度创作外,还有一个三度创作,就是听众如何来欣赏和理解这个作品,就是说听众也要投入到这个创作中间去,这样一部音乐作品的创作过程才算全部完成。  交响乐给人的启示是很多的,它可以给你很多想象的余地,尤其是无标题交响曲更有这个特点,因为它没有标题的约束,概括性很强,内涵非常丰富。即使听一百遍还会有新的发现。而且,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对作品的理解也将更加深刻。这就是无标题交响乐的一个长处。  最后讲两点结论:第一点,音乐的特长主要是抒情不是描绘。所以在欣赏它的时候主要在于它的情绪如何感染我们,不一定追究它在写什么。乐曲解释只是作为一种参考,主要还要发挥我们自己的独立思考。第二点,欣赏交响乐首先要充分调动我们自己的想像力。”  “在网上抄的吧!”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看过那一段文字!”他的话让我感到很羞愧。紧接着又说,“不过我还是蛮感动的!”  “骗你你还感动呀!”  “至少你是为了在讨好我。”  “谁让我喜欢你呢?”我的话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是真心的。  “你喜欢我?”  “对呀!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了!只是你一直不怎么理我而已!”  “那假如我说我也喜欢你你会怎样?”  “我会不相信你的话!”  “那如果我认真的呢?”  “我想我会因为过于激动而倒下的!”   “那我不说了!万一你倒下了,我还得担心,我想我还是不说为妙!”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想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杨琳洁的图像就变成了灰色。我看了看列表,发现弱水三千不在线,于是就下线了。贝多芬当年留下的音乐,把我带到一个我从未去过的世界,那里有雨后空气的芬芳,有田间自然地鲜绿,有杨琳洁,我慢慢的陶醉其中。。。。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发生转变,田园风光一下子回到现实,好像空间位移一样,我又回到了我住的地方。天空一下子变得阴森无比,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好比有好几年没有打开的废屋子一下子打开后,所弥漫的味道一样。  电脑依旧开着,但是刚才原有的贝多芬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胜过一阵的笑。一开始是一个男的发出来的笑,后来变成了女的,那种笑给人一种极度阴冷的感觉,好像自己走在一个冷气开到最大并且没有尽头的走廊一样。  我有点承受不住,起身去关电脑,想的是关掉之后应该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在我摁掉关机键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努力根本是无济于事。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没有办法,我只好拔掉电源,电脑才得以关掉。  终于安静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坐到床沿上。微弱的开门声传入我的耳膜,我起抬头,令我今生难忘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一次看到那个年轻小伙的脸!我飞一般往门口冲去,慌不择路,竟然撞到了门上,门并没有开着!  “不要乱捡东西!”他的眼神像死后乐得鱼,瞪着我,一遍一遍的重复这句话,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  我感觉我的世界开始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不要乱捡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