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与黑夜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1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85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当有人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看到了生命的尽头! 四周一片黑暗,寒风呼呼地吹着。 王成志被冻醒过来,他有些发懵,这是什……

——当有人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看到了生命的尽头!      四周一片黑暗,寒风呼呼地吹着。      王成志被冻醒过来,他有些发懵,这是什么地方?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右边的台灯,可是,手伸出去却是空的,什么也没摸到。他又欠起了身体,向更远一点的地方摸,“啪”,手碰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上,不疼。于是他伸手摸了摸那个他手碰到的东西,却是一块硬纸板。      硬纸板?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硬纸板?      王成志忽地从床上坐起来,这时他身上的被子滑了下去,他伸手去拉被子,被子薄薄的,触手有些硬,而床也“咯吱”一声响,他吓了一跳,再摸床,床很窄,其实只是一块木板而已,而木板上铺着的也不过是块纸板,难怪这么冷了。      可是,他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他王成志可是这城市里的大富豪,卧室里布置得不说美仑美奂,也是舒适无比。可是,现在这是哪里?这根本就不是他的卧室!      眼睛在黑暗中慢慢地适应了,王成志惊奇地发现,这好像是一个桥洞!      而他睡的那张用木板铺成的床,一面靠着桥洞一侧的柱子,另外两头用纸板挡着。他看自己的身上,在这冬天里居然只穿着两件破烂的上衣!虽然这是亚热带的大都市,冬天不像北方那样冷,但那两件破烂上衣也无法抵御这寒冷的夜。      王成志这时候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了,他心底里的那丝恐惧已经让他忘了身体上的寒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成志从那张破木板上坐起来,脚在地上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双破的皮鞋,皮鞋的后面被压倒了,像拖鞋似的,脚一伸进去,就发现皮鞋前面是开了大口的,直灌风。      王成志走出去,果然是一座桥,但他看不清这桥有多大,桥上的灯很昏暗,而且是隔了很远才有一盏。四周都很黑暗,一看就是很偏远的地方,很远处,能看到都市夜色灿烂。王成志完全看不出这是哪里,应该是市郊了,天这么黑,完全无法辨认。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王成志不停地问自己,他没有答案,只是身上一层一层地出冷汗。      这一定是在做噩梦!一定是!      王成志慌忙跑回到刚才的那张床上,如果它还能算得上床的话(其实就是那块木板上),用那摸在手里就感觉很肮脏的薄被盖在自己身上,拼命地闭上眼睛让自己睡着。      还是很冷,可是,王成志却躲在那肮脏的薄被里出着冷汗。      “啊!”王成志终于惊呼出来。      他猛然醒了。看看墙上那个巨大的钟,居然已经中午了。      王成志擦擦满头的冷汗,起来洗漱换了衣服,然后走下楼去。餐厅里已经摆好了早餐,这其实对他来说是早餐加中餐了。      一边吃着东西,王成志一边想着夜里的那个噩梦。已经好几天了,他连着做那个噩梦,梦里的一切感觉那么真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而且,他以前早上都是很早就起床的,准时七点起床,吃完早餐,司机老张就送他去公司,处理各项事务,看各个公司送来的报告、计划、项目投资分析等。可最近几天,他总是一觉就睡到中午,记得这几天晚上也是很早睡觉的呀!      正想着,他忽然想起来这之前的几天,那个晚上他做的那个古怪的梦。      梦里只有一本书,书厚得像石头,书的封面是一个恐怖的鬼脸和一些他不认识的蝌蚪文。      书的封面上忽然慢慢发出绿幽幽的光,而鬼脸则在绿光中变形,仿佛拼命地想挣脱书的缚束,从里面跑出来一样,那张鬼脸因此而扭曲,感觉更加狰狞。在这种扭曲和变形中,封面的鬼脸部分已经慢慢地凸了出来,那种感觉,开始凸起时像浮雕,后来那个鬼脸就整个儿从封面上挣脱出来。只是,鬼脸下面还有条细长的脖子连在书的封面上。      鬼脸浮在空中,发出咭咭的笑声:“你的愿望实现了,现在该是你要偿还的时候了。”      想起那个梦,王成志忽然就想到了三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那件事过去了三十几年,他早就把它当作一场梦给忘了,可是,现在一下子想起来……      难道,三十年前的那个梦是真的?      寒风的街头,路上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而这几个人也都低着头匆匆地往前走着。   小伙计终于送完了今天要送的最后一趟货,正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回走。他要走回老板那里,去吃在老板那里包食的晚餐,虽然这个时间对别人来说早就过了晚餐时间。      一天不停地送货把他累坏了,现在他可以回去休息了。可是,明天,明天呢?小伙计不由轻声叹了一口气。      忽然,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下,害得他向前扑去,不过他并没有摔倒。在站稳了之后,他回头看一下,原来差点绊了他一跤的是一本书。      这是一本很厚很厚的书,比一般的字典还要厚上一倍,厚得像一大块石头。      吃过晚饭后,就只剩下小伙计一个人呆在老板的米店里看店(不看店的话,他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于是他将那本拣来的书拿出来看。书的封面不太像纸,好像是牛皮的,封面上是一个恐怖的鬼脸和几个他不认识的蝌蚪文。      鬼脸是绿色的,仿佛刚从泥沼中爬出来的样子,脸上还有一些肉仿佛是腐烂了一般,露出一些黑红的烂肉和空洞。鬼脸的耳朵尖尖长长,头上顶着两只细细的、拧成螺旋形的角,角最前面是尖尖的。鬼脸上的眼睛是血红的,嘴里吐出两颗尖长的大牙,嘴角还有一丝血迹流下。书封面的背景是一堆堆的骷髅,但背景比较模糊,只是在封面的右下角,有一架整齐的骷髅,骷髅上还有一团人形黑影,而黑影仿佛正在投向鬼脸的嘴边。      小伙计是识字的,可是这本书里的字他一个也不认识,那根本不是他使用的那种语言的文字,而且他也看不出来那是属于什么语言的文字。他只是看出那本书的纸质很好很特别,感觉柔韧,像绢一般,但是比绢有韧性。      小伙计终于也没弄明白那是一本什么书。但是这本书看起来质量很好,小伙计实在舍不得扔掉。于是,他顺手把那本书放在了枕头下面。      夜里,小伙计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他拣来的那本书封面的那个恐怖鬼脸,慢慢从书里浮出来,而那鬼脸的细长的颈子却仍然连在书上。鬼脸浮在空气中咧开嘴,咭咭笑着,脸上的腐肉还一小块一小块地往下掉着,小伙计仿佛能闻到一股臭味,像是长年埋在地下的腐尸的味道。      鬼脸对小伙计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小伙计奇怪地看着那个鬼脸,他并不觉得害怕,相反,心里还有着说不出的兴奋:“真的?”      “先别高兴,你要实现愿望是要付出代价的!”鬼脸的声音像是从一道缝里挤出来似的。      “只要你能实现我的愿望,什么样的代价我都答应!”小伙计咬着牙,瞪着他那一双本来不太大的小眼睛,这时他的样子看来比那鬼脸还要难看。      “好吧,说说你的要求吧!”鬼脸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小伙计。      “我,要——做——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小伙计一字一顿地大声说着,仿佛他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而他现在正在全世界人的面前演讲一般。      鬼脸看着小伙计,“不行!”      “为什么?”小伙计瞪着鬼脸,好像要把那鬼脸一口吞下似的。      “你能用什么和我交换?”鬼脸咭咭笑着,小伙计哑口无言。“我可以让你富有,但要看你的灵魂有多大的价值。”鬼脸顿了一下,“你肯用灵魂作代价,换取你的富有吗?”      “肯!当然肯!”小伙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是你可以告诉我,我的灵魂有多大价值,而我以后能有多富有吗?”      小伙计觉得眼前黑了一黑,他听见鬼脸说:“好,你以后即使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是你也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小伙计喜不自禁,鬼脸看上去仿佛更加开心:“记住,在你达到你的愿望后,你的灵魂就是我的了,你要听我话,为我做事。”鬼脸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缩回书的封面上去,那种感觉让人觉得诡异极了。但是小伙计却不觉得,他完全沉浸在对未来想像的喜悦中了。      早晨小伙计醒来,他想起他的梦,哎,那个梦要是真的有多好。      十年后,小伙计已经事业有成,娶妻生子了。二十年后,小伙计成为了一个富人。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伙计已经成了世界上知名的富豪之一。      他就是——王成志!      王成志正在回想着这些,司机老吴走了进来,悄悄地站在他的身后。      王成志吃完早中餐,喝了一杯咖啡,保姆已经把他的公文包拿了出来。王成志整理了一下衣服,拎着公文包出了门,司机老吴跟在后面,等出了门,老吴忙上前一步,打开加长林肯车的后门。      王成志没有马上上车,他呆了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看了看司机老吴。      司机老吴跟着他十多年了,是个老实可靠的人。有一次出车祸,小车起了火,可是王成志却昏在翻倒的车里,老吴从车里爬出来后拼了命把王成志从车里拉了出来,拉出来没拖多远,车就爆炸了。老吴对王成志来 说是有救命之恩的。   “老吴,你到我书房来一下。”王成志没有上车,却调转头走了回去。      老吴跟在王成志的后面走进书房,王成志让老吴坐在沙发上,老吴有些忐忑不安,虽然跟了王成志十几年,但老吴从来没有进过王成志的书房。      王成志坐在老吴的对面,他拿出茶几前的茶具,慢慢地洗茶具,烧水,准备泡茶。老吴看见王成志不说话,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安地来回搓着。      茶泡好了。      王成志倒了一杯递给老吴,自己喝一杯。老吴有些受宠若惊。      “老吴,你跟了我十几年了吧?”王成志明知故问。      “是,十二年多了。”老吴有些谨慎地回答。      “十二年,时间好快啊。”王成志感叹着,“老吴,你是很了解我的习惯的,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问你一下,最近,你有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老吴的手忽然抖了一下:“我……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啊!”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是不会怪你的。”王成志的心沉了一下,但他还是和颜悦色地和老吴说。      “那……那我……我就直说了。”老吴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好大的决心,“您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叫我开车送您去城北那座立交桥下,那桥下有一个老乞丐,不知道您去找那老乞丐干什么,去看一下,就走了。接着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让我送您去餐厅吃大餐,吃完就……就……”      “就什么?”王成志越听身上越冷,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慢慢地由皮肤下面渗了出来。      老吴把茶一口喝干了,“吃完大餐就去那些,那些,那些风月场所……”老吴好像理亏似的声音小了下去。      “什么?”王成志一下子提高了声音问道,脸上的冷汗“刷”地全冒了出来。      老吴慌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手里还握着茶杯:“是真的,我没说谎!”      王成志摆了摆手,强自镇定下来:“老吴,你不要慌,我知道你不会说谎的,不过,你要记住,这事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王成志停了一下,接着又说,“还有,下次……”王成志是想告诉老吴,下次他再要去那桥下时,让老吴一定不要送他去,但他的话到了喉咙口,忽然就说不出来了,只觉得一股气憋在了喉咙口,然后就觉得气闷起来,脸色憋得通红,他不由得伸手扭住了自己的喉咙。      “怎么了?王董您怎么了?”老吴看见王成志的样子,吓得放下茶杯,手足无措地看着王成志,“我帮您叫人?”      王成志缓和了一下,那口气慢慢地下去了,他摇了一下手,让老吴坐下来,继续刚才的话题。可是,每当他要说出不让老吴送他去桥下时,他就立即气闷起来,每一次气闷的时间,都会比上一次长。      王成志想了一下,站起来,让老吴换了一辆车,开着黑色的宝马,送他去城北立交桥下看看。      车开过城北的立交桥下,王成志看见桥下黑暗逼迫的空间被几个乞丐占有了,用一些破纸盒分隔开来,遮挡一些寒风。下午天气比较暖,桥边的太阳下坐着几个乞丐,乞丐中有一个年纪很老、大约有五六十岁的老乞丐,他独自缩在一角上,身上披着一张看不出颜色的破毛毯。      老吴指着那个老乞丐小声地对王成志说:“就是他,您每天晚上来看的,就是他。”      不错,就是这里了。王成志身上一阵阵地发冷,他夜里梦到的地方也是这里。      王成志坐在办公室里,他高傲地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这女人不过三十来岁,穿着一身的黑衣黑裙,脸上还蒙了块薄薄的黑纱,女人的面前放着一个直径半尺左右的水晶球。      王成志有些不信任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这是他花了大价钱请回来的,可是,她能解决他的问题吗?      黑衣女人没理王成志,仔细地盯着水晶球:“你说吧。”      “说什么?”王成志反问。      “你请我来有什么事?难不成你花大价钱就是请我来坐坐?”女人看也没看王成志,露出一丝讥笑。      “如果你的本事和你的口才一样好,我倒是放心一些。”王成志淡淡地说,“事情是这样,我最近总是做噩梦,在梦里我变成了乞丐,住在桥底。我想请你来帮帮我,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不再做这种噩梦?”      “梦是心理的反应,你是怕变成乞丐,你如果看开些,自然不会做这种噩梦。”      “你不明白,奇怪的是,这梦很真实,而且确实有这么一个地方。”王成志沉吟了一会儿说,“连我梦里的那个乞丐都有,我在白天特意去看过 ,真的和我梦中一模一样。”   “哦?”女人开始有点兴趣了,“会不会是你曾经去过那个地方,看到过那个乞丐,而你对这一情节的印象特别深刻,所以,梦里就出现了那个情形?”      “不。”王成志痛苦地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如果你刻意隐瞒什么,那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女人说着就站了起来。      “别走!”王成志这会儿像个孩子,恐惧在一瞬间抓住了他,他的脸扭曲着,“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我的司机对我说,我每天晚上天黑后都叫他开车去那个桥边,去看桥底的那个老乞丐,然后整夜不回家,在外面……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我又再叫他开车去桥边,然后,我就在车上睡觉,车开回家后,我就一直睡到中午……可是,这一切我都不记得!我真的都不记得!我只记得我夜夜做梦都是桥底的乞丐,寒风好冷,一切都感觉那么真实!”王成志抱着头,和平时出现在大众面前的那个富豪完全判若两人。      女人的手张成圆形,放在水晶球的两边,手虚做出握球的姿势,只见水晶球发出莹白色的光。      球中起了一层雾,那雾是莹白色的,浓浓的,然后仿佛有风吹动似的,雾开始飘动,慢慢地又变淡,退去,球中开始出现隐约的景物。景物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清楚了,那是城北的一座桥,桥横跨在江上,连接着东西两边。      “你看是这座桥吗?”女人问王成志。      王成志已经冷静下来,他盯着女人手中的水晶球看了看:“是,就是这座桥。”      女人嗯了一声,手指仿佛在微微用力,水晶球的图像一下子就转到了桥底,桥底下一群乞丐,其中有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图像推近到老乞丐面前,还没等女人问,王成志就惊声叫起来:“没错!就是他!”这时的王成志,不敢再小瞧面前的女人了。      “嘘!”女人制止了王成志的惊叫,眉头皱起来,仔细地看着水晶球中的老乞丐,“奇怪啊!真奇怪!”女人连声说着。      “怎么了?”王成志小心地问着女人。      “这个老乞丐应该不是做乞丐的,但怎么成了乞丐呢?等一下,我要查查!”女人开始微闭上眼,手指上似乎是用了更大的力,一会儿功夫,图像急转,水晶球里出现一个绿色的漩涡,那漩涡越旋越快,最后水晶球里出来了王成志的脸。      女人睁开眼看了王成志一眼,声音冷冰冰地说:“哦,原来是这样。你告诉我你曾经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要骗我,否则我帮不了你。”      王成志慢慢低下了头,过了很久,他向面前的女人述说了三十多年前他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有一次在送完货后捡了一本书,还有当天晚上做的怪梦。最后他颤抖着说:“第二天那本书就不见了。这几十年我都一直很顺利,没再做过那梦,但直到前几天夜里,我又梦见了那个鬼脸,他笑着对我说:‘你的愿望实现了,现在该是你要偿还的时候了。’”      女人叹了口气,详细地问了一下那本书什么样,然后手指在水晶球上微微用力,水晶球里就出现一本厚厚的书来,书上绿色的鬼脸在水晶球中扭曲着,狞笑着,在球中挣扎,仿佛要破球而出似的。      王成志的心“突突”地跳着,仿佛也要破胸腔而出似的。“就是这本书!”他叫道。      女人慢慢放下手,水晶球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球中空空的,透明的,什么也没有。      沉默了许久,女人盯着王成志缓慢地说:“其实,你本来就应该是那桥下的乞丐,只是你出卖了灵魂,转换了命运。我帮不了你,因为,是你自己愿意把灵魂出卖掉的。”      女人收拾了东西站起来准备走。      “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做乞丐!你一定能帮我!”王成志满头的冷汗,他已经全然没了刚才那高傲的模样。      女人摇了摇头,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气忽然转变了,本来还有些温暖的天气一下子就寒冷起来。      只是比天气更寒冷的是王成志的心,他仍然是每晚梦见自己变成了乞丐,在那个桥底下睡觉,随着天气的寒冷,王成志在梦里的寒冷感觉也是一样随着天气的寒冷而感觉更冷。      那天的天气格外寒冷,王成志在宴请完一个合作伙伴后,上了他的黑色加长林肯。“城北立交桥。”王成志清晰地听见自己说话,但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      车子停在桥底,王成志看见那个老乞丐正蹲在桥边,仿佛是在等他。王成志很害怕,他不想下车,一点也不想,但是他的手不由自主在打开车门,双脚也忍不住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他走到那个老乞丐的面前,盯着老乞丐,老乞丐也看着他,从那双眼中,王成志看见一种得意的感觉。   王成志眼前一黑,仿佛昏了一下一样,然后再睁开眼,王成志惊恐地发现,他蹲在那里,而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却正是他自己!      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那个老乞丐!或者说,他与老乞丐做了对换。   王成志站在老乞丐面前,过了一会儿,他微笑起来,然后,王成志在老乞丐面前蹲了下来,他能看见老乞丐眼里的愤恨。      “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王成志不急不慢地说,脸上带着一贯的微笑,“二十年前,这城市里有个公子哥,他的父亲开了个环意广告公司,环意广告公司生意一直很好,发展得很大,在这个城市里,只有另一间广告公司可以和环意广告公司相比,这两家一直互相敌视。      “本来,这两家广告公司势均力敌,直到有一天,环意广告公司接到了一单很大的生意,但客户的要求也很苛刻,如果这单生意做砸的话,环意广告公司就要赔大笔的钱给客户。环意广告公司上了一个当,就是和这个客户所签的合同是个陷阱,因为一个字的差别,不管环意怎么做,这单生意都亏定了。而这个所谓的客户和预付的定金,都是环意广告公司的对手给的。环意广告公司因为这单生意的失败,从此一蹶不振,对手公司趁机把环意广告公司的人全部挖走了,将环意广告公司挤垮并收购。      “环意的老板张豪将因此一病不起,不久就病死了。那个帮环意广告公司的对手挤垮并收购了环意广告公司,假装成客户设下合同陷阱的人,就叫做王成志,你还记得吧?”      老乞丐的眼中恨恨的光忽然盛了一下,马上又暗淡了。      “对了,我就是张豪将的儿子,那个公子哥。自从我父亲死后,我的母亲不久也死了,我独自生活,不管我怎么努力,厄运始终跟着我。特别是我父亲的老对手,整垮环意广告公司的刘伟,为了让我没机会东山再起,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派人捣乱,最后还诬陷我,把我投进了监狱。坐了二十年的牢,出来后我已经老了,世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只能沦为乞丐,但是我一天也没有忘记两个人,一个叫刘伟,一个叫王成志!      “没想到的是,当我打听到刘伟的消息时,却听说他已经死了,他的公司早就被王成志吞了。      “我不甘心!直到有一天,我捡到一本厚得像石头般的书,上面印着一个恐怖的鬼脸和我看不懂的蝌蚪字,我夜里做了个怪梦,梦见那鬼脸从书中跳了出来……”王成志停了没有再说,他看见老乞丐的眼中满是恨意。      王成志开心地笑起来,他咬着牙对老乞丐说:“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姓张了,我叫王——成——志。”      王成志说完转身上了车,黑色加长林肯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老乞丐蹲在寒冷的桥下。      夜里忽然急剧降温,这个亚热带的城市居然下起了雪,这可是百年难遇的事。      老乞丐在夜里冻醒来,四处一片黑暗。老乞丐茫然地看着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不知道去哪里躲这场突来的大雪,他越来越觉得寒冷。也许运动可以让他温暖一点,于是他从桥下钻出来,四处看着,不能分辨方向。没有灯,更不见人,风更大了。      老乞丐的腿和脚都冻僵了,他刚想挪动脚步,脚下却一个打滑,摔倒在了地上。老乞丐想爬起来,却发现四肢已经僵硬了。      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些光亮,老乞丐欣喜地抬头看去,那光亮是绿色的,有种比空气更阴森寒冷的感觉。光亮中慢慢有个东西浮现,却是一张鬼脸。鬼脸在绿光中变形扭曲,仿佛正在拼命挣脱空气中某些看不见的阻障,那张鬼脸因此感觉更加狰狞。绿光的后面仍是一片黑暗,那黑暗好像更深。      那张鬼脸终于挣脱了无形的阻障,浮现在黑暗的空气中。      老乞丐“瑟瑟”地抖着,他有种不好的感觉,那个恶魔再次出现,绝对不是为了来救他的。      鬼脸咭咭地笑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仿佛刚刚噬完人一样。      鬼脸已经浮到了老乞丐的前上方,它猛然张开口,向老乞丐吸去,老乞丐只觉得嘴里有什么东西被吸了出去,跟着五脏六腑都好像被吸了出去,但他却动也不能动,只能张大着嘴,保持着趴在地上昂着头的姿势。      这时候桥下没有别人醒着,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一个老乞丐趴在地上,他身上的血肉正被什么吸到了虚无的空中,那些血肉仿佛是从身上一层层褪下来的衣服,然后在空中慢慢消失……      钻石本地电视台新闻:“昨夜天气忽然降温,下起了大雪。现在大雪还没停,这对那些贫穷的人和流浪者来说真是噩梦。政府已经做了紧急救援措施,所有的流浪者都进了临时避寒所……”      “……城北的桥下发现一架完整的人骨骼,此骨骼是面向下俯卧 的,但颅骨却以一种极度昂头的姿势保持面部侧向上。骨骼看起来很新鲜,上面还穿着衣服,据原来在桥下的流浪者说,那衣服应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乞丐的,几个流浪者都说昨天傍晚还看见那个老乞丐回到桥下,准备睡觉……有人传言这个案件非人类所为,但在采访中,警方对此案保持缄默……”      一个月后。      钻石本地电视台新闻:“最近各个媒体都报道富豪王成志已经不再打理自己的生意,而是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到底王成志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电视台对王成志先生独家采访。王成志先生,现在我想问你……”电视镜头一转,画面里出现了王成志:“我觉得自己现在应该退下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王成志笑得眼睛眯眯着。电视台记者:“王成志先生看来真是看开了,原来好严肃的人,现在居然笑到这样开心!”      半年后。      钻石本地电视台新闻:“本市富豪王成志先生于今日凌晨突然死亡……据王成志先生的律师透露,王成志先生生前所立遗嘱,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了某慈善机构……现在警方已介入……最早发现王成志先生去世的是王成志先生的管家,据管家透露,王成志先生的遗体,只剩下一具骨骼,但骨骼上穿着完整的睡衣。之所以确认是王成志先生,是王成志先生的私人医生已经给骨骼做过DNA鉴定……王成志在前一天还在公开场合露面……这和半年前的一桩流浪者死亡的案子有些相像……”      八个月后。      钻石本地电视台新闻:“警方拘捕了王成志的大儿子王志强,现在警方将以谋杀罪名起诉王志强……”镜头转向王志强,王志强正在破口大骂:“死老头,居然把所有的财产捐出去!一分也不留给我们兄弟姐妹……他不是人!”      一个流浪者在黑暗中走着,忽然,他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他拿起来一看,是一本厚厚的书,书的封面好像是牛皮的,上面是一个恐怖的鬼脸和几个他不认识的蝌蚪文……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