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心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3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这是片终年积雪的山顶,四处一片苍白。 我躺在这里三十年了,被这冰雪覆盖着全身。 初初的时候,我还觉得冷,浑身都冰冷,心里也是一片冰冷。 只是……

这是片终年积雪的山顶,四处一片苍白。      我躺在这里三十年了,被这冰雪覆盖着全身。      初初的时候,我还觉得冷,浑身都冰冷,心里也是一片冰冷。      只是,现在我已经不觉得冷了。      三十年的时间,我已经习惯了这片冰雪的世界,那寒冷,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了,我的身体比这冰雪还要冷。      我一直在幻想着,这山顶上的终年积雪,有一日会融化。      那样,我就可以从这冰雪的世界里走出去。      是的,我要走出去。      “轰轰”地巨响就在我耳边,我感到大地的震动,我感到身上覆盖着的雪不断地向下跌落,眼前逐渐地开始明亮起来。      是雪崩。      一阵剧烈的震动,我的身体也随着那些下落的雪一起向下跌落去。我在下落中,头脑里一片迷朦。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的一切开始安静下来。      我睁开眼,眼前一片明亮。      有耀眼的太阳光照射下来,照在我身上,暖暖的。      我看了看四周,惊喜地发现,我已经离开了终年积雪的山顶。      加在我身上的符咒解除了。      回到三十年前我生活的那个城市。      这个城市的变化很大。      走在街上,我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些老的街区,和三十年前还是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就象我。      冬天刚过去了。      树上还是秃秃的,但是,泥地上的草,已淡淡的有点绿了,虽然很细小,害羞似的。      我惊喜地发现,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春天,这是我在渡过了三十年被冰雪印封的严寒冬天后的,第一个春天!      回去那三十年前居住的地方,却是没有了原来的模样。   四周矗立着的,是高楼大厦。      我想,我可能找不到他了。或者,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他早已羽化为尘土。      我开始学着适应现代的生活。      我想我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我很快适应了现代化的都市生活,而且,觉得比三十年前过得更好。      三十年后,我象三十年前一样地美丽着。      我甚至为自己找了一份工作,虽然我用不着靠工作来养活自己。      于是,在上班的第一天,我看见了浩。      我第一眼看到浩时,我的眼中流露出迷茫。      我发现,三十年的时间,我仍然很清楚地记得他。      浩长得和三十年前的他,简直是一模一样,连那种傲气都有点象。只是,浩似乎比他开朗,皮肤也显得比他健康,带着淡淡的古铜色。      人力资源部的刘经理笑着对我说:“这是市场部的唐经理,你以后就在他那边工作。”然后他又对浩说:“这是新来的何小姐。”      浩向我伸出手,我轻轻将手指递到他的掌中,他微微一握,我看见他楞了一下。      他一定是在奇怪,一个人的手怎么可以那么冷?      我在市场部里做着文职工作。      我的办公桌在浩的办公室外,我每天打着一摞一摞的各种文件。      透过电脑屏幕的反映,我看见玻璃窗内的浩,有时会呆呆地望向我的方向,好象在沉思着什么,我偶尔回头的时候,他就赶快转过脸,或是将目光移向别处。      公司里有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常常到浩的办公室里找浩,我看得出,那些女孩子喜欢浩。      我于是借故走开。      那天,有个女孩子又去找浩的时候,我正准备走开,却听见浩在喊我。      我走进办公室,浩的脸沉得象冰,他问我:“我叫你打的那份市场部本月的计划,每个人员的工作重点以及开支的预计,你打好了没有?”      我楞了一下,这是他在二十分钟前才给我的,我怎么会那么快就打完呢?      “我正在打。”      “正在打?就是说还没打完?那你刚才在干什么?”      那个来找浩的女孩子看见这样的情形,悄悄地溜走了。

我用冰冰的目光直视着浩,冰冷的声音中没有一丝的不安:“我刚才一直在打这份文件,但是,你将文件交给我才二十分钟,你认为我二十分钟能打完这么厚的一份文件吗?”      “我……”浩瞪目结舌地看着我。      “对不起,如果没事的话,我要 出去做事了!”说完我转身走了出去。      我从电脑屏幕的反映里看见浩一副生气的模样,我于是做好了准备,随时被上司炒鱿鱼的准备。      下班时,浩叫我进去,我想,他一定是请我走人了。      没想到的是,浩一张嘴,说的却是一句:“对不起!”      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了。      他又对我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请你吃饭,作为我对你歉意的补偿。”      我轻轻笑了,“道歉我接受了,但是请我吃饭就不必了。”      我看见浩呆呆地望着我,他低声说:“你来公司那么久了,我是第一次看到你笑。你知不知道,你的笑容好象是冰山融化的感觉。”      我的心(也许不是心?)“呼”地痛起来,一贯的冷漠再次回到我的脸上。      他有些慌乱:“对不起,我是无意的,我不该……”      “不,不关你的事,你没说错什么。”我的眼中有一颗泪,但它不是液态的,它是固态的,象终年积雪的山顶上的寒冰。      浩呆呆地望住我,他喃喃地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常常梦见一座冰雪的山峰,山顶上睡着一个美丽的公主,她中了巫婆的咒语,我想,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去找她,我会用热吻将她从沉睡的梦中唤醒来……”      我也呆呆地看着浩,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做过这么奇怪的梦。      “在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在哪儿见过你。后来,你那冰冷的手,让我想到了那个梦。你和我梦中那个中了巫咒的公主一模一样!”      浩象梦游似的,他伸手将我搂在怀中。      我不能拒绝,我好象又回到了三十年前,被他搂住的感觉。      那晚我和浩一起吃了晚餐。      我能感觉到他那不能抑制的开心。      回到我自己的居室,一个人独自面对着那暗淡的灯光,我开始有点后悔,后悔我不该接受浩的邀请。      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躲着浩。      我从电脑屏幕里看见浩坐在办公室里时,那不解的表情。  终于有一天,在他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里交待工作的时候,他忍不住问我了:“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我看着他直直逼视过来的目光,我冷声对他说:“这是工作时间,不要谈私事!”      浩转过脸,向我挥了挥手,“好,你先出去吧。”      下班的时候,我以极快的速度收好一切,向外走去,我看见浩还在办公室里。      公交车站上的人排起了长龙,我想着要不要等这迟来的公交。      一辆灰色的车停在我面前。      浩从车窗里伸出头对我说:“上车!”      我没理他,转身欲走,浩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打开车的后座门,将我强行拉上了车。      我想我是可以不让他拉上车的,我也可以从他开得飞快的车里跳下来。      但是,我不想吓着这都市里过惯了没有灵异生活的人们。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更不想吓着浩。      我任由浩把我拉到一片荒芜的野外。      他走下车,点着一根烟,猛吸了一口,然后,他问我:“现在不是工作的时间了,我可以问你了:‘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我坐在车里没动,依旧冷冷地看着浩:“我想,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      浩的手抖了一下,他手中的香烟跌落在地上,他的眼光中有点受伤了的表情,他依旧直直地逼视着我。      看着浩的眼光,我的心(她还在吗?)忽悠悠地痛,这让我又想起了三十年前的他。      浩猛地拉开后座的车门,我不由地往里缩了一下,浩坐了上来。      浩看着我,他伸手拉过我,喃喃着:“你就这么冰冷?你真的是冰雪做的?好,让我看看,我能不能将你这冰雪融化!”      浩不顾我的挣扎,将我紧紧地搂在怀中,我冰冷的身体刺激着他,他连声说:“原来,连你的身体也是这么的冰冷!”      我感到浩身体的火热,真的好象要将我融化了,在他的怀里,我头脑中一片慌乱。      “不!”我暗暗对自己说,“不要这样!不要忘记三十年前那个男人是怎样对你的!不要相信这个男人!      但是,我真的无力抗拒!      我想,其实我还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喜欢浩怀中的那 种火热。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在浩的怀中沉沉睡去,也许是他身体的火热给我那种温暖安全的感觉。  是的,三十年,我一直在那片冰冷黑暗的世界中。      醒来时,正是午夜,四周一片黑暗,浩仍然睁着眼睛在看着我。      “你醒了?”浩微笑着问我,“是不是工作太累了?你就在我的怀里睡着了。不过,我很喜欢这样,想永远都让你睡在我的怀中。”      “不!”我低呼着,“这不可能!”      “为什么?”浩轻声问我,“我都说了,就算你是冰雪,我也会把你融化的!”      “可是,我是没有心的。”      “没有心?”      “是的,没有心。虽然我活着,但是我没有心!”      “没关系,我有心啊!我会将我的心分一半给你!”      “将你的心分一半给我?你会吗?”      “我会的!我的心有一半是你的,如果你要,你随时都可以拿去!”      我无语的看着浩,他的心有一半是我的?我不知道。      但是,我轻轻地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      我能听见那沉缓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哪一声是他给我的那一半发出来的声音呢?      星期六的都市里,满街都是人。      也许是因为我孤独得太久的缘故,我特别喜欢去人比较多的地方。      在周末的街头,在人群中穿行。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感觉让我相信,那三十年的冰封不过是一场时间长了一点的恶梦。虽然我知道那并不真的是一场梦,但是,我还是愿意这样想,这样欺骗自己。      我感受着周围人群的气息。      忽然,我感到人群中飘过一阵我熟悉的气息。      我于是四处张望。      在太阳的照耀下,我忽然就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在离我不过几米远的地方,我看见了两个我熟悉的身影。虽然那身影已经有些佝偻,完全不似当初的挺拔了。      那是一对老年夫妻,在拥挤的人群中,两人互相搀扶着。

 男人有六十岁的样子,女人看起来年龄更大一些,头发大部分都白了,身体枯瘦,看起来好象有七十岁的样子,其实,她应该还不到六十岁。      我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      看着他们那亲热的样子,我有些怒火中烧!      那个男人啊,就是三十年前我爱的人!他现在已经是那么苍老了。      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呢?      我的恨意又被点燃了。      在一家餐厅的门口,他们停下来,仔细地看了看餐厅的名字后,一起走了进去。      我想他们是去吃午饭了,于是我走进对面的那家餐厅,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要了一些食物和饮料,慢慢地吃着。      我对食物只是一种享受,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吃食物。      但是,三十年冰雪世界中的非人生活,让我觉得人世间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可贵!      时间过了很久,我才看见那对老夫妻从餐厅出来。      我忙叫了服务生来买单。      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呆住了。我看见浩,跟在那两个老人的身后一齐走出来,他对两个老人说着什么,那对老人也和他说着什么。      他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我忽然间明白了。      浩和三十年前的他长得那么象,难怪了,原来他们……      浩走开了一下,过一会,他开着车回来了,他打开车门,那两个老人上了车。      我呆呆地看着浩的车开走。      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说不上来。      我走出餐厅,在阳光下的大街四处闲逛,我漫无目的,我的脑海中一片慌乱,我甚至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为什么?浩会是他们的儿子?      为什么?      我不能回答。      我的手机响了无数遍了,我打开看了一下来电,是浩的。      “喂?” “喂?在干什么?”      “在逛街。”      “一个人?”      “是。”      “那我来陪你逛,好不好?”      “……” “你在哪儿?”      我四周看了看,“国贸大厦。”      “等我一下。”      浩的车很快就停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他那张带着无限魅力的笑容的脸,我的脑海中一遍遍出现着中午时,浩和那对老夫妻站在餐厅门口的场面。      晚上吃过晚饭已经很晚了,浩开车送我回去。      “今天中午,在金莱餐厅门口我看见你和两位老人在一起,那是你的父母?”      “咦?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中午在那里请他们吃饭。”      “我坐车从那里经过时看见。”我装作淡淡的样子。      浩笑了,“他们是一对比较慈祥的老人,对不对?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的父亲是那样地疼爱我的母亲,我从来没见他们红过脸吵过架。如果等我老的时候,我和我爱的人也会那样就好了。”浩有点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强压抑着自己的恨意,甜笑着,装出一副深信他的表情:“那真是让人羡慕啊!”      “你不必羡慕别人,如果想要,你也可以得到。”浩低声说。      没来由地我感到温暖,但是又没来由地感到痛,痛到骨子里。      “我可以吗?”我颤声问他。      “当然可以!”浩坚定地说。      我轻轻靠上浩的肩,这是我第一次这样主动,我不能明白这样做的目的,是我真的想依在他的怀里呢?还是为了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浩伸手搂住我那冰冷的肩。      我微微有点颤抖。      车停在我住的楼下。      “我送你上去吧!”浩将我送到门口。  我打开门,浩站在门口,街上的灯照在这微暗的走道里。      “进来坐一会儿吗?”我的眼光有点迷离,我能想象出,我眼中的寒冰在微光的映照下闪出的七彩的光,有点妖异,有点诱惑。      浩有点迷惑地看着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介意。”我让开门口,浩走了进去。      我的心底里有一声冷笑,我要的时刻到来了。      我关上门的时候,浩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将身体靠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体温。他的身体如此地火烫,如正在燃烧的火,而我的身体一片冰冷,如千年的寒冰。      在浩的怀抱中,那一瞬间,我有点迷茫,我想,也许,我真的可以永远这样?      但是,我是躲不过现实的,我迟早会见到他,他是不会允许我这样留在浩的身边的。      浩扳转我的身体,他开始吻我,他的唇也一样火热。      浩抱着我坐在沙发上,我偷偷咬破中指,将我那暗紫色的,如冰一样冷的血点上他的额头。      浩僵坐在沙发里。      我站起身,从浩的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我找到那个电话号码,那是他父母的。      我开始拔那个号。      浩轻声呼唤我,“你要干什么?”      我没出声,但是我的身体在颤抖。      电话响了很多声,终于有人接了电话,那是一声苍老而又熟悉的声音,“喂?是浩吗?有什么事?”      我轻声笑了。      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有点惊恐的声音,带着颤抖:“你不是浩?你是谁?你怎么用浩手机呢?”      “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才三十年,你就将我的声音遗忘了?”      “是你!”他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害怕,“浩呢?你将他怎么了?”      “哈哈哈……你怕了?当初你没想过会有今天吗?你想我会怎么样?我会对你的宝贝儿子怎么样呢?你放心,不会怎么样的,我只是想要一颗心而已!”      “不要!”他颤声高叫着,“你有什么仇,只管找我报,别伤浩!”      “哼,你和你的那个老婆子,十分钟赶来我这里,迟了就等着给浩收尸吧!”我告诉了他我的地址,不理他在电话里的苦苦哀求,“啪”地挂断了电话。 在挂断电话前,我听见他喃喃的自语,“我就知道你会找来的!我们隐姓埋名躲了三十年,还是躲不过你的报复……”      我走过去,将门锁打开,门虚虚地掩上。      我走回沙发边,打开地上的台灯,灯光昏暗。      我将浩平放在沙发上,我看见浩眼中的痛楚,他用他那惯有的目光逼视着我。      “为什么这样?你到底是谁?和我父母亲 有什么仇?”      我颤抖着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让那呛人的烟雾在我的肺里弥漫,然后,再从鼻腔里喷出,有点辣辣的。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想。”      “好,我告诉你!让你知道知道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三十年前我爱的人。      我深深地爱着他,虽然我和他认识不久。      那年的冬天,他说要去那终年积雪的山去旅游,让我和他一起去,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      经过艰难的跋涉,我和他终于到了雪山之颠。      那晚,他骗我喝下了一种药水后,我就全身麻木了。      他背着我走到一个地方,我看见他从积雪中挖出一个女人,我能感觉到那女人还活着。      后来,他从包里拿出一把刀,我瞪着眼睛,看着他把刀插进我的身体,但是,我却没有感觉,除了冷。      在他用刀切开我的胸膛前,我问他:“为什么?”      他对我说,那个女人,就是你的母亲,是他的爱人。      你母亲的家族得罪了一个巫师,那个巫师拿走了你母亲的心脏,并下了诅咒,将她印封在这积雪的山中。      除非,那个爱他的男人,能找来另一个女人,将另一个女人的心脏放在她的胸腔里,并让另一个女人代替她接受那诅咒。      要不,除非她自己能离开那被印封的冰雪的山颠,或是,这山顶的终年积雪会全部融化。      于是,为了你的母亲,你的父亲欺骗了我的爱情,拿去了我的心,让我接受你母亲应该接受的诅咒!  这三十年来,我一直活在冰雪的印封里!      而我的心,却一直在你母亲的胸膛里跳动!      香烟烧到了我的指头,但是我不觉得痛。      丢掉了香烟,我看了看时间,过了八分钟。      浩的眼光中有无限的痛楚,他沉默了许久,轻声问我:“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不对?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报复,对不对?”      我慢慢地转过头去,冷声说:“还有一分半钟,他们不来,你就死定了!”      “你爱过我,是不是?”浩柔声问我。      “不!”我怒声呼道,我的手指甲暴长三寸。      “你是爱我的,我知道!”浩坚定地说。      “闭嘴!”我嘶声向他怒吼,我的指甲直指他的胸膛。      “你刺下去吧,我说过,我的心会分给你一半!”      我的手颤抖了。      “来吧,你刺下吧,我父母亲欠你的,我来还给你!”      “闭嘴!”我的指甲用了点力,浩的胸膛被划开浅浅的一条,有鲜红色的血流出,热热的。但是,我的手却再也按不下去了。      “住手!”门“吱”地开了。      他和她出现在门口。      “要还的,我们还给你,你放过浩!”      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是他们,“你们终于来了!”      “是,你放过我的儿子!”那女人带着哭泣的声音。      “你当初有放过我吗?”我怒声向那个女人质问。      “是,是我拿了你的心,欺骗了你的感情,你找我好了!”那个男人扶住身边的女人,他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不,如果没有妈妈,就没有我,该我来替你们还这笔债!”浩大声说。      “够了!”我恨声说,“你们以为你们想谁来承担,就由谁来承担吗?”我用手指沾着浩胸膛上的血,轻轻舔着。      “不!”那女人哭了,“我求你放过我的儿子,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想怎么样?你用了我的心那么久,居然还问我想怎么样?”  “好!”那女人甩开扶着她的丈夫,向前走了两步,“我把心还给你!”女人从衣袖中摸出一把刀,她用力向自己的胸膛上插去。      “不要!”那个男人和浩齐声高呼。      但是已经迟了,女人的胸膛被刀切开,露出跳动着的心脏。      她毅然伸手进自己的胸腔,摘下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递到我的面前。      “给你!你放了浩吧!”      “好,好!”我接过心脏,我感到她的跳动,这是我的心啊,她离开了我三十年,今天,她终于要回来了。      女人倒了下去,那男人上前扶住他,男人已经是泣不成声 了。      “拿了人家的东西,总是要还给人家的!”女人淡然笑了,“能和你生活了三十年,还有了浩,我已经满足了,你说是不是?”      “是,是……”      我露出胸膛,那上面有一道丑恶的刀痕。      “你放了浩吧!”女人哀求着。      “好!”我看着正在流血的女人,“你还算有勇气,如果不是我们爱上同一个男人,我们也许会是朋友!”      我挥挥手,浩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妈!”浩哭着扑向女人,女人笑着闭上了眼睛。      我将那颗心放入我的胸膛。      我感到她优美的跳动,我的血液开始融化,我听见她们在我的身体里流动时发出的优美声音,象细细的小溪流。      但是,我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偷偷的流走。      我听见浩轻声呼我,我抬头看时,看见浩和那个男人眼中的惊诧。      我看见我的裸露的手臂,皮肤好象突然间苍老,变皱,我惊恐地摸摸脸,脸上的光滑消失了,代之的是一种粗糙。      我奔进洗手间,我从墙上的镜子里看见一个苍老的,头发几乎全白了的老女人!      “天哪!”我狂呼着,眼中那颗冰凌状的泪终于融化,化做液态,滴在我的脸上。      我要回了我的心,我重新变成了人,但是,我却失去了三十年的青春!      “天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狂呼着向门外奔去。      我隐隐听见浩在身后喊我的声音。 但是,那声音却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结局二:      “不,如果没有妈妈,就没有我,该我来替你们还这笔债!”浩大声说。      “够了!”我恨声说,“你们以为你们想谁来承担,就由谁来承担吗?”我用手指沾着浩胸膛上的血,轻轻舔着。      “不!”那女人哭了,“我求你放过我的儿子,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想怎么样?你用了我的心那么久,居然还问我想怎么样?”      “好!我把心还给你!”那女人从衣袖中摸出一把刀。      “不要!”那个男人和浩齐声高呼。      男人伸手抢过女人手里的刀,“我把心还给她!”      “不!”浩高叫着。      我感到有什么重重地撞在我的手指甲上。      “浩!”那男人和那女人齐声惊呼。      我回过头,看见浩的胸膛上有一道切痕,那是我的指甲划过的痕迹。      我不知道浩是怎么可以动的,他怎样解除了我给他下的咒,但是,我看着他用手扒开自己的胸膛,露出那颗跳动着的心。      “我说过,我的心会分一半给你的!”      浩说完,两只手紧紧地抱住我!      我的胸口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血流过来,热热的,流进我空荡荡的胸膛。      我听见他的心跳,扑通,扑通,扑通……      我感到我那冰冻了三十年的血,开始流动,热热的,流过我的全身,我的身体开始象浩的身体一样温热。      我的眼中,三十年前在那个男人用刀插进我的胸膛时,结下的冰凌状的泪,此时已经融化,温热的液体流出来,流满了我和浩的全身……      现在,我和浩生活在一起。      我们谁也离不开谁,因为,我们用的是一颗心!      我的胸膛里有一半,他的胸膛里有一半,两半心,用同样的节律跳动着。      扑通,扑通,扑通……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失心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