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2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24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1 莫亚是这个医院的建造人,他父亲拥有很庞大的家产,他本是一个混混,在黑道上得罪了不少人,也恨过不少人,王蓦然就是其中一个。不久,莫亚的父……

1   莫亚是这个医院的建造人,他父亲拥有很庞大的家产,他本是一个混混,在黑道上得罪了不少人,也恨过不少人,王蓦然就是其中一个。不久,莫亚的父亲病故,家产全留给了他,他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人,但与此同时他被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   庄林是莫亚最信任的也是医院的内科主刀医师。他拥有近八年的工作经验,可算是老手了,是医院的栋梁。但莫亚并不知道,他最信任的人竟是他最恨的人的高中同学。   王蓦然,一个没有考上大学,也没再复读,整天游手好闲,在社会上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和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有来往,他也得罪了不少人。   这天晚上,被查出有心脏病的莫亚精神恍惚的走在一条林荫路上,心里不是滋味,想到自己找不到心脏就要死掉,眼泪不知不觉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心脏深深的伤心着。在伤心同时也不忘看一看周围的景物,就是这样,他伤心的更厉害了,触景生情嘛!一些不引人注目的麻袋子使莫亚产生兴趣,他一开始没太想关注它,但越看越有兴趣,于是走了过去,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子腥味,他打开一看,傻眼了,袋子里面装的都是——心脏!都是人的心脏。“我的天那,这…这…”还没等莫亚反应过来,一队警察就已经把他包围了起来。因为这件事,莫亚黑道上的朋友就全都散了。   警察为他带好了手铐,手铐紧紧的拷在莫亚的手上,不大不小,正正好好。在莫亚的心里,他就像是撞在树上的兔子,直到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莫亚在去到警察局的路上时,好象听到了王蓦然在对他说:“报应到了,报应到了。”莫亚真的像往前冲的兔子一样慌张的不的了,好象前方就是大树,想拐却不听使唤的一直往前跑。   虽然莫亚一直说这事和他没关系,可能是别人陷害他,可这老套的话谁能相信呢。   “不是你,那是谁,难不成是我把那些心脏放那的?你说说,怎么可能是我,我是警察,就算是我,我也会想到我的职业吧。”真是够唠叨。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要相信我,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到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不是我说你,干了还不承认,念在你只有嫌疑,又没前科,判你蹲5个月就不错了,知足吧,别不知好歹。”   “你这什么警察,我可是城里首富,你敢这样对我,只是嫌疑就判我,你给我等着。”莫亚一边被拖出去一边大号。   “你是要城里首富,我就是亚洲首富。”警察笑了笑。   莫亚在监狱里的日子可不好过,警察比他妈都唠叨,一天天把莫亚折磨的已经疲惫不堪了,他也一天天的瘦了下来。   5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出狱的时候了。莫亚出狱的第一件事是杀了那个比他妈还唠叨的家伙,第二件事是开联谊会第,第三件事就是换心脏。在莫亚心中找回那些朋友比自己的生命要重要的多。   2   莫亚漫漫悠悠的回了家,吩咐了下人做了一些事。   莫亚在一个有灯,但也很黑的小屋里悠闲的看着杂志,“当,当,当。”有人敲门。   “先生,您要的人我带到了。”于是莫亚的保镖把那个超级唠叨的家伙推了进去。按常例来说,保镖是不管这些事的,但莫亚给了足够的酬劳。   “先生,你找我有事吗?”   “废话,没事叫你来!”   “什么事您快说,我还有案子呢?”   “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是城里首富?”   “我们又没见过面,怎么……”这时,他突然想起那个嫌疑犯。   “你是那个嫌疑犯?”   “对,我即是嫌疑犯,又是这里的首富。”这时,墙壁里往外慢慢渗水。警察慢慢觉得呼吸困难。   “你想干什么?”   莫亚没说话,只是把门打开,走了出去。然后在外面说到:“门不会留一点空隙,水流不会停止,直到填满整个屋子,灯在一个小时后熄灭,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你自己想办法逃出来吧。”   第二天,保镖把警察的尸体处理掉了,所谓的处理就是把尸体扔在后山上,为了刺激,莫亚把警察的脑袋砍了下来,他笑着扶在墙上,用手指轻轻一推,石头掉落下来,水从里面流出来,新鲜的空气从外面流进去。可聪明的警察却没想到这点,聪明的人往往会漏掉一些简单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往往是最重要的。   他让保镖上山去看看警察的尸体是否还在。保镖去了之后吓的跑了回来。   “不,不,不好了。”   “什么事,慢慢说。”   “警察的脑袋在警察的手上,我记得我明明把警察的脑袋放在了纸袋里,还有,警察的心脏没了。”听到这里莫亚已经吓的不行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后来他也没想太多。   第一件事算是解决了。   3 王蓦然经常参加联谊会,所以他黑道上的朋友有很多。   这天,他去参加黑道的联谊会,在路上,他急速行驶着一辆二手车,二手车就是一点不好,总是坏,在王蓦然说“他妈的,又坏了”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   “知不知道你差点撞了我,要不是我闪的快,我现在早见阎王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车子坏了,冒烟儿,我也没看着。”   “没看着什么,他妈的你瞎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我怎么样了,你差点撞了我,你还有理了……”   “我不和你这种人说,我还有事呢。”于是王蓦然开车走了,王蓦然一边开车一边看外面的风景,高兴的不得了。   到了联谊会上,还没到30分钟王蓦然就把现场搞砸了,和一个人打起架来,使会场变得难以收拾,但王蓦然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联谊会是莫亚办的。莫亚要求他赔钱,王蓦然当时身无分文,于是王蓦然好声好气地说下回吧。但莫亚想,之前与他有些小争执,这个时候正是报仇的好机会,于是毫不留情的骂了他几句,王蓦然和他吵了起来,吵得越来越厉害,王蓦然一气之下动了手,把莫亚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快要死掉了,王蓦然见情势不对,就带着手下的人走了。被王蓦然打后的莫亚在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又回来了,他在医院疗伤期间非常痛苦,痊愈之后,碰到过几次王蓦然,但他都不肯赔钱,于是莫亚想就这样算了吧,都是在黑道上混的兄弟在乎这些干吗。但是他后来越想越生气,于是决定报复王蓦然。   4   就在联谊会的后几天,王蓦然结婚了,莫亚也去了,他看到了新娘子非常漂亮,他们似乎非常恩爱。看到这里,莫亚更气了,一口气的冲到了外面,过了一会,他笑了,笑的那样阴森。好像要报复王蓦然的决心更坚定了。   莫亚想到了自己的心脏病,就决定把自己的心脏和王蓦然的换了。莫亚想在换心脏的同时,把王蓦然丢到一边,不管他,直接把他推到太平间,他没有了心脏自然就没有了生命。   莫亚找到庄林,要求他给自己做手术,把自己计划好的事情告诉了庄林。庄林开始并不同意,但后来考虑了一下还是说:“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一想。”这时候,莫亚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子,袋子沉甸甸的,庄林打开一看,竟全是人民币,至少有二百万,庄林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哪怕是一点点钱他也会替人卖命。就说明天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莫亚便开心的离开了庄林的办公室。   莫亚回到了家,躺在床上不停的笑。脑海里不断的想着王蓦然没有心脏之后的样子,越想越好笑,突然,一道红红的东西在他眼前闪过,就像是杀人时血从一边贱到另一边一样。他虽然有些害怕,但一想到王蓦然没有心脏的样子就没想那么多,开心的睡了。   在这之前,莫亚就找过庄林一次,但是庄林说的是不要抱太大希望,手术不一顶会成功。可莫亚并没有放弃,又第二次找了庄林,给了他一笔钱,用钱延续了他的生命。   第二天.庄林的确给了莫亚一个满意的答复——庄林答应了他的要求。决定在星期六下午2点给他做手术。这时候,莫亚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庄林。庄林胸有成竹的说:“你放心,王蓦然那边我会搞定的。”   庄林找到了王蓦然骗他说:“蓦然啊,我看你最近的气色不太好,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我亲自给你做检查。”王蓦然推辞了几翻可还是说不过他,于是决定明天做个全身检查。   庄林不愧是个好医生,检查的速度真快,不到半个小时就检查完了,庄林拿着检验报告站在检查室迟疑了好久,最后还是向王蓦然走去。   “蓦然啊,报告出来了。”   “怎么样,我身体好吧,比你这大医生的身体都好。”   “蓦然啊,报告上显示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庄林无奈的说   “什么,心脏病,不可能,前阵子还和别人打架呢。”王蓦然疑惑的说   “是真的,你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呀,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了解,心脏病,不可能的事,要是些小病我还能相信,这……”   “你别不相信,我工作快八年了,是不会错的,再说,医院的仪器是最先进的,更不会出错。你今年24了吧,按照你的身体质量,这种病只能在你身体里潜伏25年,也就是说在你25岁之前,只要换心脏,还是可以治愈的,但如果你现在不赶紧换个心脏,明年就危险了……”   王蓦然像瘫痪了似的跌坐在椅子上,他嘴里一直在重复着“这不可能”   庄林扶着他的肩膀说:“蓦然,你放心,我一定会进全力治好你的。”   “治好我?怎么治好我,谁会把自己的心脏给别人呢?”   “活人不给,死了的人还不给呀!”庄林用怪异的语气说   “这年头,哪个死人的家属愿意把自己亲人的心脏给 别人呢?”   “那就杀一个孤儿呗。”   “你怎么知道杀的一定是孤儿呢?”   “不知道?那就杀一个知道的呗。”   莫亚在暗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甚是开心。   5   星期6下午2点,莫亚和王蓦然被同时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的红灯亮了,即使是打了麻药莫亚还是在一直笑,虽然一切都准备好了,但是庄林迟迟不来。一会儿,庄林来了,可是有些不对劲,他深沉的说:“开始手术吧。”手术很顺利,手术外的红灯灭了,莫亚被推进了病房,可王蓦然却被推进了太平间,其它医生对王蓦然的死感到奇怪,可庄林的解释是:“手术中出现了小小的失误,虽然失误不大,但王蓦然还是没有被抢救过来,只好宣布死亡。”   莫亚醒后,庄林拿着一盘光盘,“我怕你不信,就把手术过程拍了下来,你看看吧。”   莫亚兴奋的接过光盘,放在影碟机里。画面中,没有心脏的望蓦然孤独的躺在手术台上,他的胸口在往外渗血,眼睛瞪得圆圆的,直盯盯的看着天花板,莫亚有露出了那诡异的笑容,他的报复成功了。   莫亚对庄林说:“你为什么迟到,而且对我说话带着口罩,声音还不对?”   “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给你。”   6   莫亚痊愈后,安静地度过了一阵子,他的生活过的很快乐,但却和庄林来往越来越少,甚至他现在都不知道庄林在什么地方。   这天晚上他走在一条经常和庄林一起走的路上,路灯一闪一闪的,像坏了一样,照耀着他恐怖的心,莫亚突然觉得心里很不安,于是加快了脚步,他看到前方有几个麻袋,这让他想起来5个月前装满心脏的袋子,还有王蓦然那空洞的眼神,还有死去的那个唠叨的警察的冰冷的尸体。他走到麻袋前,向里面望去,果然不出他所料,里面有很多心脏,还有那个警察的脑袋,还有貌似是王蓦然的眼珠子!这使他慌张起来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突然,他想到了这样一个画面:那个没有脑袋的警察朝那个麻袋走过去,把脑袋拿了起来拍了拍灰,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在麻袋里翻了好半天,翻出了帽子和手铐,他把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举着手铐对莫亚说:“我要带你走。”莫亚吓的失魂落魄,屁滚尿流的逃跑了。   莫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他,他回头,看到窗外有个人,那个人眼神空洞却在微笑,他的胸口在往外渗血,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当当当”“开门啊!”   莫亚被吓坏了,尖叫了好几声,门“吱悠”一声开了,莫亚倒了下去……   莫亚醒来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保镖进来了,和他说了昨天晚上的事,他说:“昨天你大叫了一声,神志不清的满屋子乱跑。手里胡乱的抓,嘴了不断胡言乱语,不知在干什么。”   莫亚显然对这个解释不太相信,脸上出现了疑惑的表情。因为他当时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他真的知道吗?他说:“不可能,我当时非常的清楚我在干什么,我只是在床上坐着,大叫了一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可能乱抓,还胡言乱语。”可莫亚对自己的解释也不太相信,当他说完这句话是也感觉别别扭扭的。   他的保镖对他说可能是他的仇人来报复他,吓一下就好了,可莫亚始终都不明白他到地得罪谁了,他一直想一直想,上一个是王蓦然,再上一个是…等等,会不会是王蓦然的鬼魂不满来找他复仇了,他越想越怕,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叫还不如不叫,叫完没人应更可怕。莫亚把医院的被子直直的盖在自己的身上。就像医院将要推进太平间的尸体一样,可怕。   莫亚出院了。   莫亚出院后决定去找庄林谈一谈,因为他认为自己的神经已无药可救了,时不时的想起王蓦然死时候的样子,没次想起时都心惊胆战,吓的浑身冒冷汗。可是不想还忘不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想起来,即使想着与他毫不相干的是也会不经意的想起他。可能是心中有愧吧,所以想找庄林,问问他可不可以用催眠来解决一下。   7   庄林像是失踪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莫亚想到了庄林的助理小张,于是他很快到了医院。   医院看起来阴气沉沉的,像是王莫亚的灵魂在笼罩着。医院的走廊长长的没有尽头,这时护士用那阴冷冷的笑迎接了莫亚。   “院长,你找谁呀?”   “我找小张。”   “那个小张,我们这姓张的多了。”   莫亚有些抱怨护士的语调。   “庄主任助理小张。”   “他呀,在半个月前就走了,回老家了,说在乡下种种地挺好的。”   “知不知到他老家在那?”   “我不太清楚,只知道那地方风水不太好,好像是什么张家庄什么的。”   莫亚应了一声走了,回家后 ,他在网上查了这个地方。查到之后,带了一笔钱就出发了。   莫亚到了之后,看了看这个地方,果然像护士说的那样很不好。莫亚皱了皱眉,一路询问小张的住址。   到了之后,真的让他找到了小张,小张很惊讶的望着莫亚,好象不只怎么办。   “莫院长,您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这了。”   “我来找你,有些时想问问你,有时间吗?”莫亚把带的钱狠狠的砸在了小张的身上。   小张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近墨则黑,近朱者赤吗?于是说“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有的是,走,去里屋谈吧!”   莫亚觉的小张说的话怪怪的,好想在刻意让他想起什么似的。   “什么事,说吧!”   “你知道庄林在哪吗?”   “庄主任,怎么问起他?”   “哦,没什么,只是想和他聊聊。”   “你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怎么,庄林出什么事了吗,这几天都没看到他,才来这找他。”   小张好象很满意弄清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庄林死了。”   “庄林死了,怎么死的?”   “听说是自杀,自己在家把门反锁了,在屋里用匕首扎心脏死的,警察打开门进去是庄林的胸口被挖了个洞,心脏在他家找不到,是睁着眼睛死的。”   这个消息对莫亚来说简直是太震撼了,庄林死了。死在自己家了,他就他一个朋友,他死了是谁发现的?是不是他杀,然后凶手再报警?什么时候死的?……莫亚有好多问题,就像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莫亚迟了一会,开着车在这坑坑挖挖的地上开回去了。   莫亚开走后,小张握着钱说“今年怎么了谁都给我钱。”   8   在莫亚回去后没几天,小张就被杀了,死的时候心口被挖了个洞,可心脏却找不到,是睁着眼睛死的。   又没过几天,莫亚结婚了,娶的是王蓦然的老婆,莫亚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莫亚觉得报复王蓦然的还不够,就报应在他老婆的身上吧。于是莫亚用尽了一切方法来讨好她,一开始她还无动于衷,可后来却还是向莫亚的手段投降了。   婚礼举办的地方是王蓦然和她结婚时的兴隆大酒店。这地方才叫个好,莫亚很满意这次在这吃的饭和环境。谁不想把那些有钱有势的“大地主”巴结好了,以后在这片做生意就不用愁了,有“地主”当靠山,怕谁呀。   可就在莫亚结婚典礼上喝交杯酒时一个醉汉拿着酒瓶子向莫亚砸去,眼看就要砸到他了。那醉汉开口了。   “呓?你们在干什么,这不是我儿媳妇吗?”   于是她说:“对不起,这是王蓦然的爸爸,我不让他来,可他非要来。”   是呀,要不是父子那有长怎么像的人,就连莫亚也差点把他当成了王蓦然本人了。   那个醉汉对莫亚说了些什么。   9   晚上,莫亚来到医院的办公室,那个醉汉约他来这里。   “来了。”   “有什么事快说。”莫亚点上了一支烟。   “我想你早就知道我是王蓦然了吧。”   “没错,我是知道。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根本没死。”   莫亚眼睛瞪得老大,胸口已经被一把刀插上了。   第二天,办公室里有三具尸体和一封信,尸体分别是莫亚、王蓦然、庄林。   而那封信在庄林的嘴里。   这封信是这样写的:   我一直在伪装,为得只是把这两个家伙除掉,我甚至认为我是个疯子,首先我答应了莫亚的要求去除掉王蓦然,之后我和王蓦然合作,为的是让王蓦然报复他,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他们都除掉,莫亚说过,这个医院迟早是我的,莫亚其实什么病也没有,是我为了得到医院才这样说的。当时我认为一个医生,尤其是被他信任的医生作的报告他不会怀疑,他死了,医院就是我的了。因此我伪装了一切假像。   至于王蓦然,只是我这场演出里其中一个牺牲品。   我为我自己出了一道选择题,把他们杀了之后我是自杀还是掌管医院。可笑的是我选择了前者。      庄林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