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变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2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95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最初,不对劲的感觉是那天晚上开始的。 那天晚上,正军正在网上和一个MM聊天。 正军和那个叫金色风铃的MM认识并不太久,不过正军觉得和她聊得很开心……

最初,不对劲的感觉是那天晚上开始的。      那天晚上,正军正在网上和一个MM聊天。      正军和那个叫金色风铃的MM认识并不太久,不过正军觉得和她聊得很开心,这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女孩子,正军心里一直在想着怎样把她引到正军想聊的话题上来。      金色风铃正在向正军说一件她认为比较好笑的事。      正军一边看着金色风铃说话,不时地应上一声,一边在黄色网站上翻图片来看。      这时,正军刚上了一家免费的黄色网站,打开其中的一张图片。      图片在屏幕上从上往下慢慢地显现,是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人,但是女人的最隐秘处却被女人手里抱着的东西遮住了。正军仔细一看,女人手里抱着的是一只淡黄色长毛的小狗。小狗的狗头侧贴在女人的腹部,看不清狗脸。      “丧气!”正军大骂着,他恨不能把图片中的小狗从女人的手中抢过来,再丢在地上。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正军忽然看见图片中的小狗转过了头来!狗脸正对着他,并冲他龇着牙,音箱里似乎也传出“呼呼”的狗鼻子里喷出的呼喝声。      正军吓得一下子丢掉了手里的鼠标,鼠标“啪”的一声响,撞在显示器上。      屏幕上的图片还在那里,正军再看时,小狗依旧侧着头贴在女人的腹部,哪有转过头来?      正军呆坐了一会儿,拿起鼠标,关了图片的窗口。      QQ上金色风铃的头像在一闪一闪。      正军再和金色风铃聊天,已经没了刚才的心思了。他心里有点害怕。就是在这个时候,正军感觉到他的背上痒,出奇地痒。      他先在椅背上蹭了一下,但是真有点隔靴挠痒的感觉,不解渴!于是他用左手伸到背后,隔着衣服用力挠了两下,没想到的是,挠了这两下后,却越挠越痒了。      背后痒得揪心,正军把手放进衣服里怎么挠也没用。      “他妈的!”正军一边骂着,一边和金色风铃告别下了线。      正军脱了身上的衣服,用力挠背止痒,指甲上都挠出点点的血丝了。      是不是要洗澡了?正军想,不对,前两天刚洗的,不会这么快就脏了吧?管不了那么多了,也许用热水泡泡会止痒。      正军一边挠着背,一边在浴缸里放了一大缸热水。脱了衣裤跳进浴缸里,热水烫着背,感觉真舒服,背上也不再揪心揪肺地痒了。   正军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      浴缸里的水暖暖的,正军闭着眼开始胡思乱想,他想到了昨晚看过的那部A片。片中女主角的身材真性感,皮肤白皙,还有那嗯嗯呀呀的叫声……      这水暖得像是女人的躯体,正军不由得伸手握住自己,他幻想着A片女主角正在他的身边,像这水一样拥抱着他,轻抚着他……他的手不由得套动起来。      就在正军快达到高潮的时候,浴室的门却“吱呀”地一声响。      正军被这门声激得浑身一抖,他脑海中的幻象刹那间消失不见了,那勃起的激情也在那一瞬间软了下来。      这套房平时只有正军住着,上大学的弟弟只在周末才过来,所以,正军洗澡时并不锁上浴室门的,只是随手将门虚掩了。      正军睁大眼睛一下子从浴缸中坐起来,向四周看着。      浴室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但浴室的门却开了一条大大的缝。      正军在冷冷的空气中坐了许久,浴室里没什么动静,浴室外也听不见什么动静。大概是风吹开了浴室的门吧!正军感到了身上的冷,又躺到浴缸里了。      水冷了,正军打开热水器,又加了点热水。      水哗哗地流进浴缸,在这“哗哗”的流水声中,正军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哧哧”地像刮铁皮的声音。      这声音让正军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关掉热水器,正军听见那刮铁皮的单调声还在响,那声音,那声音,似乎就来自浴缸的下面!      正军呆呆地,一动也不敢动,他想不明白他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正军跳起来,他想爬出浴缸去。      可是,在他的身体探出浴缸的一瞬间,他看见了什么!      一只小狗,淡黄色毛的小狗,只有拖鞋长短,肥嘟嘟的,短毛,长耳,大眼睛。它正伸直了身体扒在浴缸上,两个前爪不断地一上一下地抓着浴缸,像是要找人抱它似的。      耳耳!是邻居家的小狗耳耳!      正军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滑倒在浴缸里。 原来是邻居的小狗耳耳,它怎么跑进来的?      耳耳?   正军又跳起来,怎么会是耳耳?      他再伸头向浴缸外看看,哪里有什么小狗?浴缸外只有一双横放着的拖鞋,哪里有小狗耳耳?莫非是他眼花了?可是,那刮铁的声音呢?正军再听一听,浴室里静静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正军不再洗澡了,他从浴缸里爬起来,用大浴巾裹着走了出去。      第二天,正军在出门的时候碰到了邻居女孩晓静,他和晓静打了个招呼,顺便关心地问了晓静一句:“耳耳找到了吗?”      “没。”晓静没精打采地回答了正军一句,就走开了。      正军心里松了一口气。      晚上,正军又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他的背又痒起来,不仅背上痒,胸前和腹部也开始痒,而且是出奇地痒,怎么挠也止不住那揪心揪肺的痒。      奇怪,这两天怎么身上老是痒得难受?      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正军想起前一段时间他老是去的那家发廊,还有那个长得一般,却极会挑逗他的发廊妹。他和她发生事情的时候可都是做足了安全措施的呀!      正军脱下衣服来,仔细地看看身上的皮肤,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没有疱块红疹之类的,肤色都没有什么变化。      可就是揪心揪肺的痒!      正军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像昨晚一样,用热水泡泡吧!      泡完热水澡,正军用浴巾擦干身体,他又背对着镜子照了照,背后的皮肤也没什么,只是,背上有一层密密的汗毛,看起来比平时密,好像汗毛忽然间长出来很多似的。再看看,除了汗毛密一些,背上没有其他什么。      正军觉得浑身都很疲惫,他穿上睡衣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里,正军觉得干渴,他爬起来想去厨房找点饮料喝。      走到厨房的门口,正军听见厨房里有一种“嗡嗡”的机器开动声,却不像是冰箱启动的声音。      正军心里恐惧极了,他睡觉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关着的呀,现在是什么声响呢?      正军一步一步,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走进厨房。      厨房里有淡红色很弱的灯光。正军仔细看时,却是微波炉开着,那淡红色灯光是由微波炉里射出来的,那“嗡嗡”的机器声响,也是微波炉发出来的。      微波炉怎么会开了呢?真是奇怪!   正军两腿发软,但是他还是决定走过去关上微波炉。      不知怎样走到微波炉边的,正军正要关上微波炉,却透过微波炉门上透明的网看见微波炉里有一些东西,像是一丛乱蓬蓬的头发。      正军害怕极了,他记得临睡前微波炉里是没有东西的。      随着微波炉下托盘的转动,那乱蓬蓬头发似的东西转了半面向着正军,却赫然是一颗人头!一颗眼睛还在睁着的人头!      而最让正军恐怖的是,那颗人头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就像他自己在照镜子似的那么熟悉!      不错,正军看到的正是他自己的头!      随着微波炉缓慢地转动,那颗人头已经面向着正军了。      正军看到,人脸上的肉开始焦糊了,有些地方像是开始熔化了似的,肉一块块地往下掉,掉得整个人头都血肉模糊的。      正军像是被梦迷住了似的,有冷汗滴下来,蒙住了眼睛,他不觉抬手擦了一下眼睛。      再看微波炉里,那个人头不见了,里面正在被烧着的是一只小狗!淡黄色毛的一条小狗,只有拖鞋大小。      随着微波炉里托盘的转动,小狗开始在微波炉里乱撞,托盘也被弄翻了,一下子碎裂开来。不一会儿,小狗不再撞动了,它倒下来,身上的毛已经一块块地脱落了,皮肤焦糊了。      “叮”,这一声特别地响,响完之后,微波炉停了,灯光灭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正军听见他的冷汗滴下的声音。      他颤抖着手去打开微波炉的门,“嘭”,门弹开的声音让正军吓了一大跳,他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      正军浑身是冷汗,他觉得好像在做梦一般,他不明白怎么会坐在厨房的地上。他觉得非常惊恐,从地上爬起来,打开房子里所有的灯。      厨房里的微波炉的门是开着的,正军小心地伸头往里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浑身的冷汗慢慢干了,一阵阵地寒冷。刚才,一切像是梦游一样。      正军不敢再关上灯了,他回 到床上。      可是,再也睡不着了。      正军睁大眼睛想着那个梦,还有梦中的那只小狗——耳耳。      正军自从住到这里以后,常常碰见邻居晓静和她的小狗耳耳。晓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却也非常傲气。正军偷偷地喜欢着晓静,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晓静是不会喜欢正军的。因为他既没有正式的工作,人长得又差劲,没几个女孩子会喜欢他这样的,更何况晓静。   那天他出门的时候,无意中看见晓静家的房门没关,留着一条缝。他偷偷看了一下,客厅中没人,斜对着大门的房间门也半开着,门里有个带镜子的立柜。      从立柜的镜子里,正军看见了令他心跳的一幕:晓静正在换衣服。      她已经脱下了上衣,露出只穿着文胸的雪白的身躯。然后,她开始脱下身的牛仔裤。      正军屏住呼吸,贪婪地偷看着镜子中的人影。      就在这时,一阵狗叫猛地传来,却是那只小小的狗——耳耳。      晓静警觉地关上了房间的门,正军也吓得从门口逃开去,一口气冲到了楼下。他不禁有些气恼,那只该死的狗!幸好没被人发现他在偷看。      几天以后,正军回家忘了关门,过一会儿他去关门的时候,却看见耳耳站在他的客厅里。      正军关上门,一把捉住耳耳,用绳子拴住它的颈子,拿出拖鞋来打它。      “叫你多管闲事!”正军用力在打耳耳,耳耳“汪汪”地叫起来。      对门传来叫耳耳的声音,正军吓坏了,他放下鞋子,可是耳耳还是叫着。正军忙捂住耳耳的嘴,迟了,他家的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正军抱起耳耳,想把它藏起来,又不知藏在哪里,走进厨房,一眼看见了微波炉。正军打开微波炉,把耳耳放进微波炉里,关上门。耳耳在微波炉里叫着,虽然声音小了很多,但是还是可以听见。      这时,敲门声更响了。      正军慌忙中按了微波炉的定时,微波炉开了,发出“嗡嗡”的机器声,狗叫听不见了。      正军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耳耳的主人晓静。      “是你呀,什么事?”正军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问晓静。      “哦,没什么!”晓静有点慌张,“我家耳耳刚才不见了,我想问一下是不是跑到你这里来了。”晓静一边说着,一边用眼在正军的客厅里扫视着。      “没有,我的门一直关着呢!”      “奇怪,刚才我听见耳耳的叫声,好像不远似的。”晓静有点怀疑。      “哦,要不你进来找找?”      “啊,不用了!”晓静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下楼去找找吧!”      正军看着晓静走下楼去了,不禁心里好笑,他在晓静的背后大声说:“如果我看见耳耳,就给你送过去!”      “谢谢!”晓静走下楼去了。   正军走回厨房,微波炉还在开着,他关掉微波炉,打开微波炉的门。      微波炉里的耳耳半靠在微波炉壁上,表皮的毛已经被烧得脱落溃烂了一大片,露出鲜红的肉,两只狗耳朵,肿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小狗耳耳痛苦不安,不停地挣扎惨叫。它挣扎着想走出微波炉,但是看着正军,又想缩回微波炉里面去。      正军看着被烤成这样的耳耳,并没有放耳耳出来,却一狠心,又将耳耳推回了微波炉里,随即关上了微波炉的门,加大火,开了开关。      微波炉里的耳耳恐惧不安地走动着,向着微波炉的门撞动着。      正军冷冷地看着微波炉里的耳耳,转身走出了厨房。      微波炉“叮”地一声响,正军走进厨房打开微波炉的门。      天哪!微波炉里一片狼藉,耳耳已经成了一具焦糊的狗尸了!耳耳全身焦糊,肚子爆裂,有一些内脏流了出来。微波炉的壁上沾着点点的血肉和内脏的碎末!      正军一边回想着,一边心烦地翻了个身。他无法入睡。      天亮了,正军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换睡衣。      当他脱下睡衣的时候,正军呆住了。他看见他的身上长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淡黄色毛,那绝不是汗毛!      一天是在焦躁不安中度过的。      晚上,正军更焦躁了,他害怕,到底怕什么,他也说不上来,是怕那个梦?还是怕他一觉睡醒后全身都长满了淡黄色的毛?      全身都出奇地痒了。      怎么睡着的,正军也不清楚了,万幸的是,一夜没做噩梦。 早上醒来,正军伸了一个懒腰,但是他忽然停住了,他想起昨天早上他看见的情景,他身上在一夜间长出的淡黄色毛。      他忙伸手去脱睡衣,想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什么变化。      可是,他看见了他伸出去的手。      那还能算是手吗?正军惊恐地大叫起来!      他看见的,分明是一对狗爪子啊!      正军的弟弟周末来到正军的房子,他打开门,一只淡黄色毛、身体硕大的癞皮狗正趴在房门口。      正军不在,正军的弟弟很奇怪,他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找到正军。   那只癞皮狗看见正军的弟弟,一个劲地往他身边靠,嘴里发出“呜呜”声。正军弟弟看着它那一身癞皮,厌恶地踢了它一脚,它忙呜咽着往后退。      这是哪里来的癞皮狗?      正军弟弟知道这不可能是正军养的,因为正军一向最讨厌狗。      正军弟弟打开门,给了癞皮狗一脚,“滚出去!”可是,癞皮狗却向后缩着不肯出门去。他气坏了,“这只该死的狗!”      费了好大的力气,正军弟弟才把癞皮狗赶出了正军的房子。      癞皮狗夹着尾巴,可怜地看着正军弟弟,眼中似乎有点泪光。正军弟弟心里有点软,但是却不能留下它,于是拿了一块刚才带上来的鸡肉,丢在它面前。      癞皮狗闻了鸡肉很久,终于张嘴咬住了鸡肉。      正军弟弟看了癞皮狗一眼,关上了门。      癞皮狗吃完了鸡肉,无可奈何地走下楼去。      癞皮狗夹着尾巴走在街上,忽然,一群狗冲了过来,狗群中有大狗,也有小狗,它们冲到癞皮狗的跟前,围住癞皮狗咬起来。      浑身伤痕的癞皮狗终于摆脱了那群狗。可是,无论它走到哪里,都有狗群袭击它,它不得不离开城市,向偏僻的地方走。      癞皮狗沿着尘土飞扬的道路走着。      它现在又渴又饿又疲惫,这一路上它经过了几个乡村,但是只要它一靠近,乡村里的狗群就会叫嚣着扑向它,围攻它,连那些和它一样的流浪狗也欺负它。      它身上有好几处伤痕了,有一处甚至被咬去了一块肉。      它只有避开那些狗群,向着比较荒凉的地方进发。      翻过一个小山坡,前面有一个小池塘,塘里生满了浮萍,水绿绿浓浓,看起来挺肮脏的。      癞皮狗委顿地走向池塘,它渴坏了。      池塘边的泥地湿湿的,有些青苔,很滑。癞皮狗小心地走下池塘边,用前爪在地上试了几次,找了一块不太滑脚的地方,站稳了,低下头去喝水。      喝完水,癞皮狗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着,这是一片荒野,没什么吃的。      它失望地转过身。      忽然,它惊恐地叫了一声,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谁知脚下一滑,却掉进了池塘里。   池塘的岸边赫然站着一只小狗!      小狗身上的毛皮像是被什么烧了似的,一身焦黑,肚子下面的皮肉翻开着,拖着一些东西在肚子外面,仔细看时,却是一些肚肠内脏在外拖着,颜色暗红。      池塘里的癞皮狗在被灌了几口水后,很快地浮上来,转身拼命向对岸游去。      精疲力竭的癞皮狗终于游到了岸边,当它慢慢向着岸边靠近的时候,它忽然又看见本来是站在对岸的那只小狗正站在它前面的岸上。      癞皮狗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呼,它急忙转身又向另一个方向游去。      可是,不管它游向什么方向,每当它靠近岸边时,它都会看见那只焦黑的小狗正在它前面的岸上。      癞皮狗又惊恐又绝望,它在水里不停地游着,它想避开那只小狗爬上岸去。      但是,它已经越游越慢了。      ……      正军弟弟好几天没见到正军了,他向警方报了案。      一天,警方忽然找到正军弟弟,将他带到陈尸房。      房中的床上放着一具用白布单盖着的尸体,法医掀开白布单,让正军弟弟认尸。那是一具被水泡涨了的男尸,身上还穿着睡衣,但是睡衣已经破烂不堪了,尸体上还有好几处伤,据法医说,那可能是被狗咬伤的。      正军弟弟的喉咙一下子哽咽了,虽然尸体已经肿胀变形,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正军。      警方人员告诉正军弟弟,尸体是在离城十几公里外一个荒野上的小池塘里发现的。      正军穿着睡衣去那儿干什么?正军弟弟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狗变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700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