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发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2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2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蓝蓝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收拾好小包出门。 半个小时前黄有亮打电话给她,让她半小时后到楼下的路口等他。蓝蓝接完电话,看见家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蓝蓝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收拾好小包出门。      半个小时前黄有亮打电话给她,让她半小时后到楼下的路口等他。蓝蓝接完电话,看见家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用眼瞄了她一眼。      蓝蓝笑笑地对家胜说:“我约了朋友出去逛街。”      “哦。”家胜继续看电视。      蓝蓝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家胜不在客厅里,电视还开着,于是大声说:“我出去了。”      “好,早点回来。”家胜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      蓝蓝一溜烟地跑下楼,出了小区,来到路口,黄有亮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      蓝蓝上了车,蓝色的帕萨特慢慢滑出去,带着蓝蓝走了。蓝蓝只顾和车里的黄有亮调笑着,没有注意后面的拐角处也滑出一辆出租车来,不远不近地跟在帕萨特的后面。      “我们去哪?”蓝蓝依在黄有亮的身上。      黄有亮一手抓方向盘,一手摸着蓝蓝的大腿,“我先带你去看一块地皮,我准备在那投资建个全城最大的小区,设施最齐全,就是你想要什么有什么的那种。”      “真的?”蓝蓝忽地坐直起来。      “真的,到时候我留一套最好的,咱们俩住……”黄有亮色色地笑了一下,蓝蓝有些脸红,伸手在黄有亮的肩上拧了一把。      黄有亮的车停在市郊的一片荒地外,荒地上长了半人高的草,不远处有几个工地在施工,都是在新建小区。路边上有个水沟,黄有亮跨了过去,示意蓝蓝也跳过去。      蓝蓝走到小沟边上看了看,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沟最多一米宽,水死死的不流动,上面浮着一层泛着泡沫的垃圾,绿色的,有阵阵的恶臭散发出来。      蓝蓝皱了皱眉头,拉着黄有亮递过来的手跳过了小沟。      里面的草很深,蓝蓝不愿再往前走,就在沟边上找了一块小土丘站上去,黄有亮一手搂着蓝蓝一手指着大片的荒地,很有指点江山的那种豪气。      “不要脸的女人!”蓝蓝忽然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她扑倒在地上,那个说话的声音让她心里发寒,所以她并没有在地上趴着,强忍着痛站了起来,看见两个男人正在一起扭打。      个子高大的是黄有亮,个子瘦小的是家胜。      “别打了!”蓝蓝看见家胜明显是吃亏的。   家胜被黄有亮推开去,但他不甘心地再次扑了上去。黄有亮嘴里咕噜着什么,看见扑上来的家胜,抬起手用力地向家胜推去。家胜被推得飞起来向后落去,却正巧落进了小沟里。      家胜落到水沟里,他忙屏住气,翻身想爬起来,可是那一时间,他忽然觉得身上好像绑了很多条绳子似的,居然爬不起来。家胜心里发慌起来,他拼命挣扎,居然忘了屏气,水沟里的臭水一下子灌进了他的嘴里。      蓝蓝看见家胜落到了水沟里,忙跑到水沟前,其实小水沟的水刚刚漫过平躺的家胜。可是家胜居然一时没有爬起来,好像在挣扎,嘴里被灌了臭水。      “家胜!”蓝蓝想伸手去拉家胜,却被黄有亮拦住了,他用手捂着鼻子喃喃地说:“你不怕臭吗?”      家胜终于从水沟里爬了起来,他身上沾满了绿色的垃圾,臭水往下滴着。      蓝蓝被家胜看得浑身发冷,家胜的眼里仿似有一团怨毒的火,这种感觉是与平常的家胜完全不同的,家胜原来是个温和内向的男人。黄有亮也被家胜看得打了个冷颤,他知道有那种眼光的男人是怎么样的。      黄有亮不知道,蓝蓝觉得家胜是在看她,他觉得家胜是在看他,而家胜自己,觉得谁也没看,只是在想该怎么办。      家胜终于转身走了。      蓝蓝吓得发抖,她抱住黄有亮直问怎么办。      “你先回家去吧,这事已经被撞破了,你再和我在一起就不太好了,先缓一段时间再说,我们慢慢来吧。”黄有亮抱着蓝蓝,他有些不自在了。      “可是我害怕。”蓝蓝不知所措地看着黄有亮,“要不,我去我们的小屋里过段时间。”      蓝蓝和黄有亮都是有家有室的,为了长期的欢愉,他们在某个小区租了一套房,作为两个人爱的小巢。      “听话,我怕你不回去,他还会查,这样对我们以后不好。”黄有亮安慰着蓝蓝,“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蓝蓝回到家的时候,家胜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蓝蓝提着买回来的菜像做贼似的溜进了厨房。      “今天晚上做什么给我吃,老婆。”家胜坐在客厅里大声地问着蓝蓝,仿佛下午发生的事情他全都不记得 了。      “哦,我买了鸡,做个板栗焖鸡,还有西兰花炒牛肉和小瓜肉丁,另外,喝西红柿汤,好不好?”蓝蓝心里直嘀咕,不知道家胜在搞什么鬼,但她还是强作镇定地回答着家胜。      看看家胜还在看电视,蓝蓝偷偷溜到阳台上给黄有亮打了个电话。      “你老公怎么样?”黄有亮的声音里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蓝蓝为什么一回去就给他电话。   “他好像有些反常,居然什么也没说,好像啥事也没发生一样,还问我晚上做什么菜给他吃,不知道他搞什么鬼。”蓝蓝的声音颤颤的。      “也许他是想和你和好呢,下午他也没抓住什么啊!记得我临走时和你说的:不管他怎么问,你就说是和我谈业务,反正他没捉奸在床。这段时间我们都小心点,减少联系,等事情过去再说。”黄有亮再三地叮嘱着。      “放心吧。”蓝蓝有些不安地收了线。      平安地吃完了一顿饭,蓝蓝开始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家胜吃完饭就去忙着写他的工作计划了。蓝蓝一边看电视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家胜,实在没发现他有什么不良的企图,真的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蓝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但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保持足够的警觉。      蓝蓝看完那部集集追的电视剧就早早地洗了澡,然后叫家胜也去洗澡。      趁此机会蓝蓝跑到卧室里把床检查一遍,然后顺便把一些她觉得危险的东西收了起来。一切正常,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然后蓝蓝跑出来装作继续看电视。      过了很久,家胜还没有出来。蓝蓝有点心慌,家胜在浴室里做什么?      蓝蓝又等了一会儿,家胜还是没有出来,蓝蓝有点忍不住了,于是走到浴室的门口敲了敲门:“家胜!家胜!”      没有人回答。蓝蓝下意识地拧了一下门的把手,居然没有锁上,门锁被拧开了。蓝蓝没敢进去,她心里害怕,不知道家胜在做什么。      “家胜……”蓝蓝又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回答。      门打开了,浴室里有着很重的水汽,蓝蓝可以看见浴缸的一部分,家胜躺在浴缸里,不理蓝蓝,一动不动地躺着。      “家胜会不会自杀了?”蓝蓝的头脑里忽然跳出这个念头来,确实,家胜的平静看起来实在是太反常了。      蓝蓝有些迟疑,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到浴缸边上,她真怕看到一池的血水,或者是家胜口吐白沫的场面。      家胜仿佛睡着了,他头枕在浴缸的高处,身体泡在冒着热气的水中。蓝蓝看见家胜的身上缠绕着很多细细的线,她不禁有些奇怪起来,于是伸手向浴缸里摸去。      家胜身上的那些线,仿佛感知到蓝蓝的手似的,忽然全都浮了起来,无数的线头在水中浮动着,有些向蓝蓝的手上缠来。      “啊!”蓝蓝急速地收回手,发出了尖厉的叫声。      “怎么了?”家胜睁开眼。      蓝蓝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盯着家胜,可奇怪的是,家胜好好的,什么也没有,赤裸着从浴缸里爬上来,水一滴一滴从身上滑落。蓝蓝再看看浴缸里,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些浴泡,一池水清清的。   眼花了吗?产生幻觉了吧?蓝蓝心里想,可能是太紧张了,今天一晚上都提着心呢。      上床睡觉的时候,蓝蓝有些下意识地害怕家胜和她亲热,倒不是因为下午她和黄有亮在一起被抓到,而是刚才在浴室里看到的那一幕让蓝蓝心里害怕,那些会浮动的线真的只是她的幻觉吗?      家胜发现蓝蓝好像有些故意疏远他,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今天的事情有些奇怪,他居然记不起来下午去了哪里,身上弄了一身的臭垃圾和脏水,他没敢和蓝蓝说,偷偷地把衣服洗了,收拾干净。      家胜想哄哄蓝蓝的,可是他忽然头痛得厉害,于是倒在床上就睡了。      蓝蓝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家胜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蓝蓝觉得又松了一口气。不知道过了多久,蓝蓝才慢慢地睡着。      蓝蓝被一阵沙沙声弄醒过来。      迷糊中,觉得大约是蟑螂什么的在床头爬过,蓝蓝用手拍了拍床头,借以赶走那些讨厌的蟑螂。      忽然蓝蓝的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凉凉的感觉,细细的线一样的东西缠在她手上。      蓝蓝忽然就从半迷糊的状态清醒过来,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双眼在紧盯着她!那双眼睛是血红的,脸上长满着细细的白色的毛,很密很长,那些毛在空气中浮动着,仿佛鳗鱼游在水中一样。      “啊!”蓝蓝叫着,可是她的双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无法活动。      随着蓝蓝的尖叫,那些毛好像是有知觉似的,一下子全停了下来。那个人并没有更靠近蓝蓝,可是那些白色的毛却在长长,然后那些毛一下子就裹住了蓝蓝,那种感觉也是凉凉的,有些让人觉得喘不上气来,一种窒息感。      蓝蓝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重,还有些痛,终于慢慢地昏了过去。      蓝蓝猛然从梦中醒来,她呆呆地从床上坐起来,想着夜里那个梦,还有梦中那张长满了白毛的脸。      家胜还在睡觉,蓝蓝看了一下表,差不多到了要起床的时间了,于是掀开被下床。      蓝蓝的脚触到拖鞋就伸了进去,刚站起来,发现拖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于是又坐下来把拖鞋脱下来看,拖鞋里的却是一只蟑螂,只是蟑螂好像是被什么吃过一样,剩下一个空空的壳。蓝蓝吓得一下子把拖鞋踢飞了出去。      声音惊醒了家胜,他看了一下钟,掀开被下了床。      蓝蓝发了一会儿抖,赤着脚站在床前理被子,一掀起被子,却发现床上也有几只蟑螂,但同样只是一个空壳。      “天哪!”蓝蓝倒退了一步,差点跌倒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家胜穿上衬衣问在发呆的蓝蓝。   “蟑……蟑螂……”蓝蓝指着床上。      家胜走过去,拿起一只蟑螂的空壳来看了一下,忽然向嘴里扔去,然后“吱嘎”“吱嘎”地嚼着:“味道不错啊!”      “呃!”蓝蓝有种强烈想吐的感觉。      “哈哈,这样你也信啊!”家胜笑起来,摊开手掌,那只蟑螂的空壳还在他的手中,这是以前家胜常和蓝蓝玩的游戏。      “你……”蓝蓝无力地发出一声含糊的声音。      “好吧,好吧,我来铺床,你出去吧。”      蓝蓝仿佛获释似地跑了出去。      中午吃过工作餐,蓝蓝抽空给黄有亮打了个电话。      蓝蓝把夜里做的梦和早上在床上发现蟑螂空壳的事告诉黄有亮,她边说还边轻轻抽泣:“你说他会不会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然后想用这种方法吓死我呢?”      “我觉得不会,那个脸上全是白毛的人只是你的梦而已,床上的蟑螂,你不是也觉得夜里有蟑螂爬上床头吗?大概是那些爬上床头的蟑螂被你打死了,你睡迷糊了不记得吧。”      “可……那些蟑螂都是空壳啊。”蓝蓝总觉得黄有亮的说法有些苍白无力,但她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解释,“我想离开他一段时间,我好害怕。”      “听话,现在不是时候,一定要让他稳下来,要不我们以后会比较麻烦。”      “是你自己麻烦吧?”蓝蓝在心里说,她无力地挂上了电话。      下班后蓝蓝不想回家,可是她不能不回去。      蓝蓝在外面闲逛着,磨蹭到足够晚才慢慢地往回走。回到家里,家胜已经做好了晚餐。看见蓝蓝回来,家胜忙解下围裙招呼蓝蓝吃饭。      蓝蓝端着家胜装来的白米饭,一粒一粒地吃,她总觉得家胜很反常,家胜做的菜她很怕做了什么手脚,可是家胜自己却吃得很香。      吃完饭,蓝蓝已经没有什么心思看那个集集追的电视连续剧了,她坐在沙发里发呆,总想给黄有亮打个电话,却又知道打了也没用。      一切如同往常的每一个夜晚。      夜里蓝蓝被雷声惊醒过来,外面闪电划过夜幕,雷声隆隆震耳。蓝蓝被惊雷吓着了,习惯性地往家胜那边扑去,却扑了一个空。家胜居然不在床上。      蓝蓝睁开眼,发现窗前站着一个人,却正是家胜。      蓝蓝没敢喊家胜,虽然雷声让她害怕,但比起家胜来还不算什么。蓝蓝双手紧紧抓住被子,捂着耳朵和嘴一声不敢出。   一夜无事,蓝蓝早上起床,这次,她在床上发现的除了蟑螂空壳,还有几具小小的骨架和一些破烂的皮毛,仿佛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      蓝蓝终于忍不住吐了起来。      “咦,家里有老鼠了啊?”家胜一边收拾着床一边说,“看来得买点老鼠药啊。”      蓝蓝听到家胜说到老鼠药,她心里不由跳了一下。      连着几天,蓝蓝早上起来都发现床上有些蟑螂壳、老鼠骨什么的,蓝蓝觉得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她给黄有亮打了几次电话,黄有亮在电话里越来越敷衍她了,有时候甚至就说一句:“我在开会,回头再给你电话。”就把手机关了。      蓝蓝终于有一次忍不住在电话里发了火:“你是躲着我是吧?现 在我出事了,你就不管了,当初你想要我时说的多好听?……”      可是蓝蓝还没有说完,黄有亮就冷冷地说:“蓝蓝你不要发疯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蓝蓝无力地放下电话,轻轻地抽泣起来。      下了班,蓝蓝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她是实在不想回家去。      走过一个小街口,看见一个杂货铺有卖老鼠药的,蓝蓝想到了家胜早上说的话:“看来得买点老鼠药啊。”于是她走到杂货铺买了一大包老鼠药,下意识里,她并不是真的想回家去药老鼠。不是用来药老鼠,那她买老鼠药做什么?蓝蓝头脑里一片混乱,这个问题她自己也不太明了。      蓝蓝在等找钱的时候,眼光无意中扫过路边,她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商场外停着一辆让她眼熟的蓝色帕萨特。蓝蓝正想等拿到找钱就过去看看,却看见从商场里出来一男一女,男人正是黄有亮,女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不认识,但也不是黄有亮的老婆。黄有亮搂着那女孩,一脸的亲热状。两人搂着走进了车里。      蓝蓝想追过去看,却被杂货铺的老板喊住了,递过一大把的零钱来。      接过钱,蓝蓝数也没数就扔到了包里,再转过身,蓝色的帕萨特已经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      眼泪从蓝蓝的脸上滑过,蓝蓝现在有些举足无措,身无所依的感觉。      不知道走了多久,蓝蓝慢慢地在脑海里浮出一个念头来。      蓝蓝掏出手机给黄有亮打了个电话,黄有亮的声音里有些不耐烦:“又是什么事啊?我现在正在和客户吃饭呢!”      蓝蓝无声地笑了笑:“你听着,如果你现在敢挂机,我立即打电话给你老婆,把我们的事都弄出来。”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有事。”黄有亮的口气软下来。      “你不要再骗我了,什么和客户吃饭,明明是在和小情人吃饭!黄有亮我跟你说,不管怎么样,我给你一个小时,你去我们的小屋找我,我们好聚好散,我最不喜欢男人骗我!你要是不去,我不仅打电话给你老婆,还要弄到你们公司去!”蓝蓝说完就挂了电话。   整理了一下思路,蓝蓝慢慢静了下来。      蓝蓝在外面买了一堆黄有亮爱吃的东西,还买了一瓶长城干红。      那间原来温馨的小屋里已经落了不少的尘土,蓝蓝的鼻子一酸,又有眼泪掉下来,耳边又响起黄有亮的声音:“蓝蓝,你真是个妖精,我爱死你了。”      蓝蓝很快地把房间收拾了一下,离他规定黄有亮来的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蓝蓝把买来的熟食装盘,然后下厨做了几道黄有亮爱吃的菜,佛手瓜炒肉片、红烧肉和清蒸鳊鱼。做好菜,蓝蓝把菜细细地装盘摆在桌上,然后打开酒瓶,把那包老鼠药倒进酒里,酒里泛起一些细细的白沫,但很快就下去了。蓝蓝看了看酒的颜色,有些暗,于是把烛台拿出来,点燃几只红色的蜡烛,那些蜡烛都是红色玫瑰花的形状,原本是黄有亮送给蓝蓝的。      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蓝蓝有些不耐烦起来,她倒不是怕黄有亮不来,而是怕时间久了,这精心布置的一切全变了感觉,蓝蓝总是会心软的。      蓝蓝拿起手机刚想再拨黄有亮电话的时候,门外想起了开锁的声音。      蓝蓝忙把手机放好,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脸上露出一个不易觉察的邪异的笑,有些妖媚,有些得意,还有些无奈。      黄有亮一进门,蓝蓝就扑了过去。      黄有亮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这并没有逃过蓝蓝的眼睛,但蓝蓝还是装作没有发觉,直直地扑进了黄有亮的怀里。黄有亮有些被迫似地搂住了蓝蓝。      “你真的不想要我了?”蓝蓝故意让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和幽怨。      “蓝蓝,你听我的话,先把你老公那边稳住,要不他真找起麻烦来,对我们都没有好处。”黄有亮按捺下心头的怒气,柔声安慰着蓝蓝,妈的,要不是这个女人,那个小丫头今天就弄到手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真的好想你。”蓝蓝把脸埋在黄有亮的肩上,她的脸上又出现了那丝邪异的笑容,只是黄有亮看不见,“今天是我不好,我真的是太想你了,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等家胜平静下来再和你见面,好吗?”      “嗯,这样就乖了。”黄有亮的思路转了一转,开始平和下来,一是他不想弄恼了蓝蓝,谁知道这女人会干出什么事来?二是反正今晚也弄不到那丫头了,不如就在蓝蓝这找点乐趣吧,要不是因为家胜那件事,黄有亮暂时对蓝蓝的妖媚还是很有兴趣的。      “嗯,我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西,我们一起吃吧。”蓝蓝拉着黄有亮坐到餐桌前,把菜盘一个一个打开,然后在高 脚玻璃杯里斟上干红,在烛光下,玻璃杯里的红酒颜色看上去是那么浓厚纯净。      “蓝蓝真是好手艺。”黄有亮刚才因为急着赶来这里,和那小丫头也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看见蓝蓝精心为他做的菜,倒真是食指大动了。      “来,干杯。”蓝蓝端起酒杯,兰花指半翘,用妖媚的眼神斜睨着黄有亮。      黄有亮举起酒杯,顺手在蓝蓝的胸前抓了一把,然后“叽叽”地淫笑了两声,一口气把酒喝光了。      蓝蓝装着喝了一小口红酒,放下了酒杯,然后看着黄有亮。   黄有亮喝下酒,大口吃着蓝蓝做的菜,吃了几口,发现蓝蓝在看着他,不由得笑了一下:“你怎么不吃,光看我干吗?”      “菜好吃吗?”蓝蓝柔声问着。      “好吃。”      “酒好喝吗?”      “好喝。”黄有亮正想再夸蓝蓝两句,脸色忽然变了,“你……放了什么?菜里还是酒里?”      蓝蓝忽然笑起来:“放了什么呀?”      “你……”黄有亮的脸开始发青,他想站起来,却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衣服,脸色又由青变紫了,慢慢地,黄有亮的鼻子里渗出血来。      “哟,你的鼻子出血了,我帮你擦擦。”蓝蓝的脸上有着妖异的笑容,但声音却温柔而乖巧,仿佛那声音不是从蓝蓝嘴里出来的。蓝蓝真的拿出纸巾给黄有亮擦了擦鼻孔下流出的血。      “蓝蓝……救我……求你……求……你!我会……和你结……结婚的……真……真……”黄有亮的脸已经开始扭曲了,嘴里也流出了血来,眼睛里是通红的,他的手更紧地抓住自己的衣服。      “不要再骗我啦,你不会和我结婚的,我一出事你就把我甩得远远的,去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们啦。”蓝蓝的脸上还是挂着那种笑容,但是她的声音却变了,声音里没有了刚才温柔乖巧的感觉,而是充满着怨恨,“这个药还行吧?我本来买来是打算药老鼠的,没想到你先吃啦。”蓝蓝像个巫婆似的“咭咭”笑着。      “求……求……”黄有亮已经坐不稳了,从椅子上“扑通”摔到了地上,他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在地上好像是一只被人用开水烫过的可怜的癞皮狗。      “现在知道求我啦?”蓝蓝放声笑起来,“我求你的时候你怎么不理呢?”      黄有亮死死地用眼睛瞪着蓝蓝,眼里的怨毒,套用古龙的话来说,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蓝蓝早就死了几千次了,可惜眼光不能杀人。      黄有亮忽然又猛烈抽搐了几下,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里都流着血,这让他看起来更狰狞,可这时候黄有亮却笑了,他笑得怪异而解恨:“你……杀了……我,你……也……也……活不长。”      “你说什么?你报警吗?想让警察来抓我吗?”蓝蓝脸色微变,但她很快又笑了,“放心,我会把你的尸体煮烂,肉汤倒进厕所里,骨头敲开磨碎,通通倒下水道里冲走,不会有人发现的,你放心吧!”      黄有亮却微微摇了摇头:“白……白……白毛人!白毛……人……不……会……不会……”黄有亮忽然停止了抽搐,脸上带着怪异的笑直直地看着蓝蓝。      “白毛人?”蓝蓝打了个冷颤,想到夜里梦中出现的那个浑身是白毛的红眼睛的人,“你想说什么?你说!快说!”蓝蓝狠狠地踢着黄有亮,却发现他已经死了。“你说!你不要死!你说完再死!”蓝蓝忽然就像疯了似的,狠狠地踢着黄有亮,并扑过去,扑在他身上,用力地抓起黄有亮的衣领,用手拼命地抽着他耳光。   黄有亮一动不动,脸上保持着那个神秘的笑容。      蓝蓝的手上沾满了黄有亮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里流出来的血,血色有些发紫。      蓝蓝知道黄有亮已经死了,她跌坐在地上,开始冷静下来,心里慢慢地浮上一些惊恐来,虽然她早已经在心里想好怎么处理尸体,但真正面对着黄有亮的尸体,她还是陷入了内心的恐惧中。      这时,蓝蓝忽然觉得手背有些痒,跟着是手臂,背上,然后全身都痒起来。      蓝蓝下意识地用手去挠了挠发痒的地方,但手指却碰到一些凉凉的东西。蓝蓝低头看向手臂,却发现手背和手臂上的汗毛正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着!      不对!那好像不是汗毛,而是,而是,而是那种蓝蓝梦里见到的白毛人身上的那种白毛!      那些白毛从蓝蓝的手臂上越长越长,在空气中浮动着,仿佛在看电视节目《动物世界》里看到的鳗鱼从沙里面慢慢钻出来的感觉一样!      然后蓝蓝看到自己的脸上也长出了白毛!      它们在她眼前的空气中浮动,在她脸前飘来飘去!      “啊!”蓝蓝尖叫了一声,想爬起来,可是她发现身体好像是被绳索绑住了似的,根本动不了。      最后,蓝蓝的身上也长出了白毛。那些白毛穿透她身上衣服间细小的缝隙,像裸露的皮肤上长出的白毛一样,在空气中浮动。      但所有的白毛浮动的方向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躺在地上的黄有亮的尸体!      有些白毛已经长到一米多长了,接触到黄有亮的身体后,那些白毛忽然就像鳗鱼钻沙似地钻进了黄有亮的身体里;还有一些白毛,接触到黄有亮的身体后,慢慢地把黄有亮的身体缠绕起来。      蓝蓝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极为恐怖却无法解释的一幕。      那些白毛仿佛有生命一般,它们扑在黄有亮身上是在吃着黄有亮的血肉。黄有亮那还没有凝固的血沾在那些白毛上,那些毛后半截在空中浮动的是白色,前半截却已经成了紫红色。      这是一种妖异的场面。      从蓝蓝的身体里射出的无数白线,线的前端接在黄有亮的尸体上,而且那些白线可以任意地扭曲,并且钻进黄有亮的身体里,而线两端的蓝蓝和黄有亮却一动也不动。      蓝蓝身体发冷,有种强烈的恶心感,她想吐,却又无法呕吐。      “这可能是一种虫。”蓝蓝经过这样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她终于给这些白毛下了定义。可是,这些白色的像线一样的虫,怎么会在蓝蓝的身体里呢?又怎么能这样任意地伸长,并任意地从她身体里进出呢?      蓝蓝忽然就想到她夜里梦到的那个满脸白毛,眼睛通红的人,还有黄有亮临死前的怪笑:“白毛人!”   蓝蓝呆呆地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想着这些白虫的问题,她早已经不再觉得恐惧。      黄有亮的尸体很快就变成了一架枯骨,地上的血肉被那些白虫吃食得干干净净,那些白虫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可是,那些白色的虫还在黄有亮的骨架里绕来绕去地找着,仿佛是找骨架间的碎肉。      白虫看上去比线要粗了一些,它们慢慢放开黄有亮的尸体,在空气中愉快地浮动着。      “它们怎么不会像线似的打结呢?如果打了结,它们能解开吗?”蓝蓝漫无边际地想着。现在除了思想,蓝蓝还是哪也动不了。      忽然门外有脚步声。      那些在空气中浮动的虫,以极快的速度缩回了蓝蓝的体内。蓝蓝觉得皮肤有点痛疼。      那脚步声在经过了蓝蓝的门前后继续向上,踩得楼梯“嘭嘭”响。蓝蓝惊出一身冷汗,这时她奇怪地发现,自己已经能动了。      刚才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蓝蓝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看地上,地上是一具干干净净的骨架。      “也好,省得我收拾起来麻烦。”蓝蓝邪异地笑了一下,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起身拿了包,打开门走了出去,“明天准备好东西再来收拾这具骨架吧。”      回到家的时候,家胜在看电视。      蓝蓝忽然有种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而这么长的时间其实不过只是一下午。那个下午她出去会黄有亮,然后就开始做梦。不是吗,家胜还是那样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像她那天下午出去的时候一样,仿佛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哪去了?还没吃饭吧?饭在厨房里,自己去热。”家胜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刚进门的蓝蓝说话。      “知道了,我不饿,我有些累,想去睡觉。”蓝蓝小心地看了家胜一下,没什么不正常。      蓝蓝放下包,拿了衣服进浴室里洗澡。      在浴缸里放满一缸热水,蓝蓝赤裸着身体躺在浴缸里泡着热水。      身体慢慢松弛下来,蓝蓝觉得有些困,不由慢慢地闭上了眼,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蓝蓝的身体里慢慢地又浮出那些虫来,不过虫是紫红色的。那些紫红色的虫在热水中慢慢地浮着,身体上的紫红色慢慢溶在了热水中,浴缸里的水变成了紫红色,而虫又成了白色的。      蓝蓝打了个冷颤醒来,浴缸里的水有些冷了。      身上的那些白虫在水中浮着,水却是紫红色的。蓝蓝一惊,从浴缸里坐了起来,她呆呆地看着浴缸中紫红色的水。      “蓝蓝!蓝蓝!你还没洗好吗?”家胜在浴室外面敲门。      “哦……”蓝蓝慌忙把浴缸的塞子拔掉,然后拿过浴巾把身体包上,“好了好了,我就出来了。”   处理完浴缸,蓝蓝对着浴室里的镜子细细地照着,没发现身体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使她又迷惘起来,那些白色的虫都是梦吗?      躺到床上,蓝蓝觉得很疲惫,很快她就睡着了。      夜里,蓝蓝被一阵“哧哧”的声音惊醒来,她慢慢睁开眼,窗外暗淡的光映进来,蓝蓝看见自己的身体上又浮出那些白色的虫来。      这时,身边的家胜忽然爬了起来。      蓝蓝一动也不能动,但她心里很惊慌,家胜看见她这样子,会怎么样呢?蓝蓝不知道,是会惊叫,或者把蓝蓝当作妖怪打死?      可是家胜却并没有看床上的蓝蓝。      他爬起来走到窗前,慢慢拉开了窗帘,外面的灯光照进来,比刚才更亮了一些。家胜站在窗前,忽然,蓝蓝看见家胜的身上也长出那些白色的虫来,而且越长越长。      “啊!”蓝蓝想叫,却只在心里叫了一声,她想起在夜里看到的那个长白毛眼睛通红的脸,原来是家胜!      这时家胜忽然爬上了窗台,然后向下跳去。      “啊!”蓝蓝想爬起来去看看家胜是不摔到楼下了,可是她依旧动不了。      这时,窗外忽然浮上一个人来!却是满身白色长毛的家胜!      只见家胜身上的白毛浮着,仿佛是控制着家胜的长线,而家胜就好像一只扯线木偶一样,被浮在空中的白线扯着,在空中行走。      蓝蓝忽然明白过来,家胜身上的白毛也和她身上一样,是一种白色的不知名的虫,那些虫生存在他们的身体里,甚至还控制着他们的行为。      蓝蓝正在觉得恍然大悟的时候,忽然她的身体也动了起来,不过,不是她自己愿意动的,所有的动作也不是她自己能指挥的。      蓝蓝像个木偶一样站起来,走到窗口,爬上窗台,然后跳了下去。      “啊!”      蓝蓝吓得惊叫起来,可是,她发现她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向下坠去的感觉令人心惊,不过,这种下坠感很快就停止了,然后由下坠变成了在空气中浮动着向上升去。      蓝蓝看见自己飘在半空中,像个木偶一样动着手脚,身上的白色线虫在空气中浮得很长很长……      第二天,城市里很多人在流传着,昨天夜里,有两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扯线木偶在空中跳舞,但是线端却没有人操纵。      是谁在指挥这两个和真人一样的扯线木偶呢?      后来的几天,城市里更多的人看到了那两个真人一般的扯线木偶,他们总是在午夜出现,在空中跳舞走路,他们身上有着长长的白色细线,那些细线在空气中浮动着。      每一个看到这两个木偶的人,说的时候,满脸写着的都是恐怖二字。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