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狱的童话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3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66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毫无悬念的,就如同几乎所有童话式的开头一样,我想讲的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库坦贝斯王国。 这是一个屹立在北方的大……

毫无悬念的,就如同几乎所有童话式的开头一样,我想讲的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库坦贝斯王国。   这是一个屹立在北方的大国,有着广阔肥沃的国土,善良淳朴的人民和一个爱民如子的老国王。   国王和他深爱的王后住在国土中央偏北的一个巨大城堡里,这的确是个非常巨大的城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它到底有多少个房间。即使是在这个城堡中服侍了国王一辈子的侍从也经常在错综复杂的内部结构中迷路。曾经就有一个在这里工作了十二年的厨师,为了寻找一把丢失了的银制叉子而迷路于城堡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管怎样,我想说,这是一个几近完美的王国。人民安居乐业,国王和王后相敬相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唯一的瑕疵来自于国王的遗憾——没有子酮。   所幸,在老国王年近古稀的时候,王后终于怀上了龙胎。   老国王欣喜若狂。为此,举国上下一片喜庆,人民都为即将到来的未来国王或者公主祈祷祝福。大家纷纷传言,美丽善良的王后和勇敢公正的国王一定会诞下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一样俊美勇敢的王子,或者仿佛月亮女神阿蒂米斯化身而来,倾国倾城的公主。   然而,当国王满怀期待的迎来了孩子的哇哇坠地,一切美丽的幻想都化作了泡沫。   这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丑陋的婴儿。   而且是个女婴。   完全不合常理的脸型轮廓,就像一棵满是枝丫碎皮,即将枯萎的松树剪影一般。她那一对如同青蛙般鼓起的眼睛几乎占了脸的一半比例,鼻孔朝上突起,淹没了鼻尖。一张大嘴向下耷拉着,瘦巴巴的手脚上布满了皱纹和老人斑。   当接生的医生将孩子从王后的身体中取出来的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没有一点声音。一秒钟之内,在场的所有生物都从一种包含欢欣期待的微笑转化为了不敢相信的恐怖表情,就连刚刚还在窗台又跳又叫的喜鹊也停止了欢叫,依靠在窗框上思索着。窗外的松鼠缩回了好奇的小脑袋,悄悄地消失在了树叶编织的屏障里。大家都被眼前小公主的外貌惊呆了。   而我们的小公主,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钟起,就充分的体现出了她出奇安静的性格。是的,没有婴儿的哭泣,只有出奇的安静。从被抱出母亲体内的十秒钟之后,她就睁开了她那对怪异的大眼睛,用一双大的异与常人的黑色瞳孔扫视了所有人一遍,然后沉沉睡去了。   她的母亲,我们美丽的王后,在缓过阵痛后,艰难的支起了身体想看一眼她盼星望月等来的小生命一眼,随着一声惨叫也昏迷过去。   以王后和小公主身体不适为理由,原订的庆生宴会取消了。当然,除了当初接生现场的一位医生,二位侍从,国王和王后,哦,当然也包括窗台上的喜鹊以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松鼠,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当瘦高的新闻官罗索先生一面梳理着两撇小胡子,一面毕恭毕敬的步进国王的书房时,老国王正在心事重重的沉思。   “我敬爱的国王陛下,”罗索躬了下身,行了个宫廷礼,试图拉回国王的思绪,“您知道大家都在城堡的外面等待陛下公布小公主的名字,您知道您是多么的受人敬仰啊,您知道您的子民们是多么关心神赐于我们的公主,以至于连她的名字都将成为本年度最大的新闻,您知道……”   “贝丝。”国王打断了罗索的话,吐出一个词。   “贝丝?奥,是我们可爱的小公主的名字吗?贝丝公主,臣明白了,臣这就去公布给大家……”   “去吧,去吧。”国王一面说着一面起身向卧室走去,显然他是太累了。   读到这里,我在想,大家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开始担心起小公主的未来了。不过大家应该想想在故事的一开头,反复强调了国王和王后的善良。他们关心身边的每一个人,又怎么会对自己的亲身骨肉残忍呢?   虽然老国王将小公主深藏在了这个错综复杂的巨大城堡的某一个房间中,这个房间只有他,王后及一个推心置腹的女侍从莉亚知道;   虽然老国王给了接生的医生和目睹小公主降生的两位侍从一大笔钱,让他们从此消失在库坦贝斯王国;   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怕我们的贝丝公主受到外界的伤害啊。从她降生的那一刻起,老国王就知道,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平静的看着她超过两秒钟。而这对一个小女孩,一个未来的女人来说,将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啊。   前思后想,老国王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保护他的女儿。   尽管这样,老国王和王后还是尽可能的给予了自己唯一女儿最大的爱。他们尽量的抽时间去陪她。   陪她玩耍,虽然大半部分的时候,都是老国王和王后拿着或新奇或贵重的玩具在小公主的面前比划,而他们的小公主则瞪大了怪异的眼睛,好似看猴戏一样的看着他们;   陪她聊天,虽然所有的时间都是老国王和王后在对着我们的贝丝公主讲故事,而我们的小公主只是静静地听着。因为她根本不会说话,或许是不能说话,总之,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小公主还是从父母亲和侍从莉亚那里学会了看书识字,女红跳舞,宫廷礼仪等等,一个公主该学会的所有东西,个子也在渐渐长大。   转眼,十六年过去了。   在即将迎来夏季的时候,在王后去世三个月之后,老国王终于承受不了打击,病倒了。   这一次的病倒跟以往相比,很不相同。在卧床一个月后,老国王已经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放弃了治疗,拒绝了医生为他做的最后努力。或许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尽头。而让他坚持下来的能量,无非是他唯一的女儿还有整个王国的将来。贝丝自然是理解父亲对自己的爱,所以遣散了他的随身侍从,由自己及自己的侍从莉亚亲自来照顾老国王。   举国上下还没有从王后的悲痛中缓过气来又陷入了另一场。此时此刻,库坦贝斯王国中的每一个人心里最最关心的都是他们的贝丝公主——国王唯一的血脉的婚姻问题。   的确,十六岁,对于一个公主来说,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夸奖一下国王,他的确是将公主保护的太过于好了,以至于库坦贝斯王国中流传了上百张不同的公主画像,每一个画像中的贝丝公主都美丽如天仙,当然,没有一张是真的。国民对于贝丝公主的幻想甚至于影响到了其它的王国,全世界的王子都知道库坦贝斯王国的贝丝公主是一位披着月光来到世上的女神。   不过,这恰恰给予了老国王的计划一个方便。   是的,当听到国王要召集全世界的王子过来选亲的时候,侍从莉亚的脸上无比的惊讶。   这是一个明媚的早上,城堡的庭院里面已经开始吹起了一股夏季的暖风。喜鹊们从草地蹦到窗台,又从窗台蹦到树杈,还唧唧喳喳得跟松鼠们吵个不停,仿佛精力用不完似的。不过我们的贝丝公主并不是因为被这些小家伙们吵醒,才一大早跟侍从莉亚一起向父亲的寝室走去。在前一天晚上,老国王就已经跟贝丝约定好了,今天一早需要跟她谈谈他的婚姻大事。   “我决定尽快邀请全世界的王子来到我们的王国,并从他们之中挑选出一位,作为你的丈夫。”当贝丝掀开纱帐,靠坐在他的床头时,国王坚定的说。   站在床尾不远的莉亚的脸上骤然出现了无比惊讶的表情。   莉亚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为皇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聪明女人。虽然人过中年,不过她脸上的每一根线条,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有板有眼地无不书写着同一个词——干练。   她一直认为,国王一定会在王国中挑选一位中等的子民,而不管他是否愿意,将公主强行的嫁给她。虽然她十分喜欢这位安静的公主,并在朝夕相处的十六年里,习惯了她可怕的相貌;但她仍然认为,如果没有杀头的压力,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贝丝公主的外貌。而召集全世界王子的这件荒唐事,无非只能让库坦贝斯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她无法想象公主的压力。公主没有讲话,当然,就算想讲话也讲不出。莉亚看着公主纤细的背影,公主那微耸的肩头微微的颤抖了几下。   沉默了二秒钟,莉亚终于鼓起了勇气,对老国王说到:“我亲爱的陛下,请容我插上一句。”   国王没有回答,等待她的下文。   “我认为让公主去面对这样的场面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您知道您可爱的贝丝公主是多么害羞的孩子啊。” 莉亚盯着公主的背影,满是疼惜的说,“与其这样,还不如精心挑选一位中等的子民,可以给予公主幸福的子民。相信在您和公主的荣光之下,任何一个优秀的库坦贝斯青年,都将尽心尽力地照顾公主。”   “莉亚啊,在这个王国中,你果然是除了我之外最关心贝丝的人,咳……”老国王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难掩言语中的激动,以至于他虚弱的身体有点经受不了,稍稍的喘了口气,才接着说了下去,“不过,正是出于对于公主的未来和王国未来的考虑,我才要坚持我的计划。坚持要让贝丝嫁给一位体面的王子。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把整个计划讲给你听。莉亚,正好,在这个计划里面,我需要你的帮助。”   有点迷惑的,贝丝公主回头和莉亚对视了一眼,开始倾听老国王人生最后的计划。   “其实,非常简单的。首先,我们需要偷偷地寻找出一位最美丽的姑娘,让她来担当公主的替身。让她代替公主出席所有的场合,让王子们着迷。等我们挑选出合适的附马人选后,在新婚之夜,将我们真正的贝丝调换过来就行了。到时候婚姻已成既定事实,而王子碍于情面,也不会把这件丢脸的事情对外公布。贝丝可以继续隐藏在城堡中,大家还会把那位替身姑娘的形象当作是公主本人。事成之后,给那个替身一笔钱,让她去一些偏僻的小岛生活吧。莉亚,我需要你去帮我找到那个合适的替身姑娘,越快越好。”老国王几乎是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才说完了以上的所有话,他需要休息,所以接下来就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可是……”莉亚仍然觉得这件事情是非常的不妥。   “莉亚,我希望你现在就去办这件事。”不等她将话说完,老国王就用坚定的语气将她的话打断。   这时贝丝公主转过头来,对着莉亚摇摇头又点点头,莉亚心领神会她的意思,无可奈何的退了下去——去寻找那个美丽的替身姑娘。   安妮是在库坦贝斯王国南部的一个叫西里朵的偏僻小岛上被找到的。她有着一双翡翠般碧玉的双眸,当你凝视它们的时候,仿佛漫步入了一滩清澈的湖水中,无法自拔;俏皮的鼻尖,欲滴的嘴唇好似莲花盛开在白晰如雪的肌肤上;她的柔顺长发勾勒出丰收时节麦田的轮廓,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温暖阳光的味道。   她的歌声如同她的外表一样的迷人和清澈。传说,某一个夜晚,当安妮听见了夜莺的歌声而开始应声歌唱,不多久夜莺就羞愧的停止了合声,而西里朵上所有的鸟儿们都被安妮的歌声所吸引,聚集在一起,静静地,陶醉在她的天籁中,沉醉在迷人的月光下。   是的,   安妮就这么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哦,这么说似乎有点夸张,因为这个偏僻的西里朵小岛数来数去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不过她的美名几经周转还是传到了莉亚的耳朵里。   一封密令传了下去,二天之后,安妮就被密使带回了城堡。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安妮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莉亚的请求。   她温柔的眼眸隔着纱帐看向贝丝公主,仿佛能了解这个女孩的痛苦和哀伤。   几天后,整个库坦贝斯王国开始沉浸在欢庆的氛围中,人们用微笑和鲜花迎来了各国的使节和王子们。   今晚,盛大的宴会将在城堡最大的宴会厅举行,让所有人最期待的事是,他们终于可以一睹库坦贝斯王国的月亮女神——贝丝公主的芳容了。   城堡外,是蜂拥而至的民众,虽然不能亲眼看见贝丝公主的样貌,他们仍然希望能第一时间听见各国使节和王子们对于公主美貌的惊叹。   城堡内,是闪烁的巨大水晶灯,高档的皇家银器,珍奇的各国美食;然而,每一个精心装扮的王子脸上挂着的期盼的表情都齐齐的朝向中心的露台。在月光下,月光女神即将出现,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啊。   当新闻官罗索梳理着自己的小胡子,用尖利的声调向大家宣布:“各国尊敬的王子和使节们,库坦贝斯王国的臣子们,贝丝公主到~~~!”   巨大的宴会厅煞那间安静了下来。   安静地连彼此的呼吸都听不到。   人们的眼神聚焦在彩色琉璃墙后面流动而来的一幅优雅剪影,缓缓地流动到露台的中间——那是被星光簇拥的阿蒂米斯啊!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写着这句话。   无数颗星型的水钻在银色的鱼尾裙上闪烁如星光,仍然没有办法盖过那张倾城面容的魅力四射。几乎齐声的惊叹,和众人的表情是对于“公主”的美,最大的恭为。   就在这时,阿蒂米斯开始歌唱。   她的歌声如同一股清风穿过了每一个人的身体,带来了一只夜莺,两只夜莺……喜鹊们也来了,松鼠们都来了!转眼间,星光闪烁的露台和宴会厅透明的屋顶上聚集了上千只的小动物们,他们的脸上挂着和人们一样的陶醉表情,被彻底征服了。   罗索在台上颤抖着,经不住热泪盈眶。   只有莉亚在宴会的一角,表情复杂。   王子们纷纷一拥而上,拿出了全部看家的本领去博得公主的欢心。   在这其中,最出色的三位无非是——   犹米王子——来自于神秘的东方古国,皮尔。棕色皮肤上闪烁着一双智慧的眼睛。虽然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却透露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书卷气息。   索利得王子——来自于富裕的米其顿国,这是西方最强大的军事国家。特殊的国家氛围给予了他一副高大健壮的体魄和坚毅的表情。高高的鼻梁,宽厚的肩膀,他身体的每一个曲线都如刀削般的干净利落,透露着王者的气质。   最后还有,波尔米尔王子——这位来自南方,冥加利亚斯顿国的白晰王子无非是所有王子中最英俊的。一滩湛蓝的双眸温柔似水,纤长的身型优雅而高贵。   现在,他们三个正围绕在“公主”的周围,表达着倾慕之情。   “我美丽的贝丝公主,我已经完全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甚至愿意为你去引发一场战争。”索利得王子躬下他高大身体,凝视着安妮。此话也可作为给对手们的一个小小的警告。   不过,显然,犹米王子并未被其所动。他以舒缓而深情的语气对安妮说:“我的女神,如果可以娶你为妻,我将会将我全国的金子收集起来,熔化为一本爱的诗集,赠送给你。里面的每一页每一个字都将溢满我的爱。”   犹米王子语音未落,不甘示弱的波尔米尔王子跨前一步,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他。他优雅的伸出手来邀请安妮跳一支舞,当这一对犹物在物池中滑动的时候,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感觉似乎在欣赏一幅流动的图画。   舞毕,安妮回到三人的包围中,对他们提出了请求。按照之前跟莉亚约定好的台词:“噢,我可爱的王子们,你们都好的让我无法选择,所以,只能通过竞争来决出胜负了。”   “啊哈,竞争是我最喜爱的方式!”索利得王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竞争也是有许多的形式的。”犹米王子不甘示弱的斜看了他一眼。   “无论如何,请先听贝丝公主把话说完吧。”波尔米尔王子乘机表现他绅士的一面。   “呵呵,其实也不是多么难办到的事,”安妮脸上的笑容灿烂如星光,“我有三样十分想得到的东西,如果你们谁能最先将其中的任何一件取回来,我便嫁给他。”   “请快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如果是贝丝公主想要的东西,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将其取回来的!”索利得王子说得急切并斩钉截铁。   所以安妮首先转向了他:“第一件是化骨龙的指甲。”   “化骨龙是在西边沙漠边境,一个传说的火山中的怪物。虽然全身都只剩白骨,却把它所见到的所有活物焚烧殆尽。我听说它的指甲不分黑夜白天都闪烁着七彩的光芒,这是一种比夜明珠还要美丽的光。如果你能将它带会给我,我就嫁给你。”   她的歌声如同她的外表一样的迷人和清澈。传说,某一个夜晚,当安妮听见了夜莺的歌声而开始应声歌唱,不多久夜莺就羞愧的停止了合声,而西里朵上所有的鸟儿们都被安妮的歌声所吸引,聚集在一起,静静地,陶醉在她的天籁中,沉醉在迷人的月光下。   是的,   安妮就这么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哦,这么说似乎有点夸张,因为这个偏僻的西里朵小岛数来数去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不过她的美名几经周转还是传到了莉亚的耳朵里。   一封密令传了下去,二天之后,安妮就被密使带回了城堡。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安妮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莉亚的请求。   她温柔的眼眸隔着纱帐看向贝丝公主,仿佛能了解这个女孩的痛苦和哀伤。   几天后,整个库坦贝斯王国开始沉浸在欢庆的氛围中,人们用微笑和鲜花迎来了各国的使节和王子们。   今晚,盛大的宴会将在城堡最大的宴会厅举行,让所有人最期待的事是,他们终于可以一睹库坦贝斯王国的月亮女神——贝丝公主的芳容了。   城堡外,是蜂拥而至的民众,虽然不能亲眼看见贝丝公主的样貌,他们仍然希望能第一时间听见各国使节和王子们对于公主美貌的惊叹。   城堡内,是闪烁的巨大水晶灯,高档的皇家银器,珍奇的各国美食;然而,每一个精心装扮的王子脸上挂着的期盼的表情都齐齐的朝向中心的露台。在月光下,月光女神即将出现,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啊。   当新闻官罗索梳理着自己的小胡子,用尖利的声调向大家宣布:“各国尊敬的王子和使节们,库坦贝斯王国的臣子们,贝丝公主到~~~!”   巨大的宴会厅煞那间安静了下来。   安静地连彼此的呼吸都听不到。   人们的眼神聚焦在彩色琉璃墙后面流动而来的一幅优雅剪影,缓缓地流动到露台的中间——那是被星光簇拥的阿蒂米斯啊!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写着这句话。   无数颗星型的水钻在银色的鱼尾裙上闪烁如星光,仍然没有办法盖过那张倾城面容的魅力四射。几乎齐声的惊叹,和众人的表情是对于“公主”的美,最大的恭为。   就在这时,阿蒂米斯开始歌唱。   她的歌声如同一股清风穿过了每一个人的身体,带来了一只夜莺,两只夜莺……喜鹊们也来了,松鼠们都来了!转眼间,星光闪烁的露台和宴会厅透明的屋顶上聚集了上千只的小动物们,他们的脸上挂着和人们一样的陶醉表情,被彻底征服了。   罗索在台上颤抖着,经不住热泪盈眶。   只有莉亚在宴会的一角,表情复杂。   王子们纷纷一拥而上,拿出了全部看家的本领去博得公主的欢心。   在这其中,最出色的三位无非是——   犹米王子——来自于神秘的东方古国,皮尔。棕色皮肤上闪烁着一双智慧的眼睛。虽然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却透露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书卷气息。   索利得王子——来自于富裕的米其顿国,这是西方最强大的军事国家。特殊的国家氛围给予了他一副高大健壮的体魄和坚毅的表情。高高的鼻梁,宽厚的肩膀,他身体的每一个曲线都如刀削般的干净利落,透露着王者的气质。   最后还有,波尔米尔王子——这位来自南方,冥加利亚斯顿国的白晰王子无非是所有王子中最英俊的。一滩湛蓝的双眸温柔似水,纤长的身型优雅而高贵。   现在,他们三个正围绕在“公主”的周围,表达着倾慕之情。   “我美丽的贝丝公主,我已经完全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甚至愿意为你去引发一场战争。”索利得王子躬下他高大身体,凝视着安妮。此话也可作为给对手们的一个小小的警告。   不过,显然,犹米王子并未被其所动。他以舒缓而深情的语气对安妮说:“我的女神,如果可以娶你为妻,我将会将我全国的金子收集起来,熔化为一本爱的诗集,赠送给你。里面的每一页每一个字都将溢满我的爱。”   犹米王子语音未落,不甘示弱的波尔米尔王子跨前一步,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他。他优雅的伸出手来邀请安妮跳一支舞,当这一对犹物在物池中滑动的时候,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感觉似乎在欣赏一幅流动的图画。   舞毕,安妮回到三人的包围中,对他们提出了请求。按照之前跟莉亚约定好的台词:“噢,我可爱的王子们,你们都好的让我无法选择,所以,只能通过竞争来决出胜负了。”   “啊哈,竞争是我最喜爱的方式!”索利得王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竞争也是有许多的形式的。”犹米王子不甘示弱的斜看了他一眼。   “无论如何,请先听贝丝公主把话说完吧。”波尔米尔王子乘机表现他绅士的一面。   “呵呵,其实也不是多么难办到的事,”安妮脸上的笑容灿烂如星光,“我有三样十分想得到的东西,如果你们谁能最先将其中的任何一件取回来,我便嫁给他。”   “请快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如果是贝丝公主想要的东西,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将其取回来的!”索利得王子说得急切并斩钉截铁。   所以安妮首先转向了他:“第一件是化骨龙的指甲。”   “化骨龙是在西边沙漠边境,一个传说的火山中的怪物。虽然全身都只剩白骨,却把它所见到的所有活物焚烧殆尽。我听说它的指甲不分黑夜白天都闪烁着七彩的光芒,这是一种比夜明珠还要美丽的光。如果你能将它带会给我,我就嫁给你。”   惊吓,安妮的脚开始颤抖,因为她看见波尔米尔王子的身体很不自然的倒向了床,脸上的微笑始终没有变化。   她不明白,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词隆?nbsp;   “我很感激你。”贝丝缓缓得说,然而这声音,这语气,分明就是波尔米尔王子的。   “是你帮助我完成了我的计划。”贝丝缓缓的向她走过来,这一次从她的喉咙里发出的是一个陌生的苍老声音;   安妮害怕的摔倒在地上,害怕得连喊叫都没有办法发出。   “是你帮助我找到了如此完美的实验品,我的布偶们。”索利得王子和犹米王子的声音交替着渐渐逼近。   安妮连滚带爬的向外面空旷的走廊奔去。   奔跑,拼命的奔跑,连回头都不敢。   当她冲进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莉亚,正坐在房间的一角看着窗外发呆。她冲过去,对她大声的喊:“救救我!!”而莉亚的头却安静的歪向了一边。   处于崩溃的边缘,莉亚的声音却从背后响起:“是你帮助我得到了可以将尸体永远保存不腐烂的材料。”   接下来安妮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半梦半醒之间,安妮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在喃喃述说:   第一个布偶是妈妈,可惜尸体在一个月之后开始腐烂;   第二个布偶是爸爸,可惜尸体在三个月之后开始腐烂;   终于,终于,我找到了让尸体保持不腐烂的配方,那是将化骨龙的指甲,蛇妖的眼睛还有恶魔的果实融合在一起的完美配方。   正是为了用在你这样完美的布偶上。   请放心,亲爱的,波尔米尔王子已经证实了配方的可靠性,   你们将永远在一起……   巨大的城堡被夜色笼罩起来,在错综复杂的城堡深处,正传来一阵欢快的歌谣:   库坦贝斯,有个鹘斜此浚?   她的相貌代表了死亡,   她的双手犹如死神的镰刀,   她没有自己的声音,却可以夺取它人的声音;   她不憎恨自己的相貌,也不憎恨自己的出生,   因为她有好多好多漂亮的布偶,   好多好多的布偶,   所有城堡里的人都将成为她的布偶。   ……   在合上书之前,我似乎忘记了提醒大家:请不要把这个故事当作是孩子们的睡前读物,希望这个提醒来的还不是太晚。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来自地狱的童话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701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