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3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2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壹、盲村 我跟随这个旅行团壹路颠簸,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村,盲村。 导游还是那张不变的扑克脸,他介绍着这个村庄的来历。 这是个原始的村庄,四面……

壹、盲村   我跟随这个旅行团壹路颠簸,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村,盲村。      导游还是那张不变的扑克脸,他介绍着这个村庄的来历。      这是个原始的村庄,四面环山。村里的人不算友好,只是冷冷的给我们收拾出了壹块地作为露营地。      周边的森林被风吹的呼呼作响,树叶在树上肆意的摇摆。我开始後悔,为什麽要花廉价的旅游费来这麽壹个村庄?通行的还有我的哥们,老九和小七。      我在四周转了壹圈,四周全是树林,如果贸然闯进,壹定找不到出路。      树林里的树是槐树,所谓槐树,古代用来建在坟墓周边,由於木中有鬼,历来被人们认定是不详的树,建房或者做其他的用处都不行。传言,槐树下总是埋着死人。      我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有些毛了,连忙回到人堆当中,这才找到了壹丝安全感。      我想起来,在我们刚到的时候,村里的人十分不友好,他们好像禁止外来客打扰他们的生活。可这究竟是为什麽呢?      我也懒得去思索,只要不危及到生命,管他是黑是白呢。      二、颜研      等我们紮好营地,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导游在这块空地的中心架起了壹个火堆,供我们取暖,又在营地的壹角搭起了壹个帐篷,作为临时餐厅。      这个团总共有50人,司机将我们送到这里之後就走了。我们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只有导游知道。      当这50个人全部进入到这个简陋的临时餐厅的时候,就显得十分拥挤。我在壹个角落里找到了壹个位置,做了下来,眼睛在人群中茫然的乱看。      突然,我眼睛壹亮。看到了壹个女孩,女孩长得很白净,也很迷人。周围有几个年轻人在壹旁盯着她。      女孩像是发现了我注视她壹样,扭头看我壹眼,冲我笑笑。我尴尬的对她点点头,毕竟偷窥被人发现了。女孩倒也不介意,她拿着酒杯向我走来。      女孩告诉我,她叫颜研,大三,读的是医学专业。颜研十分活泼,到哪里都属於活跃分子。由於我比颜研大七岁,所以颜研决定叫我哥。      颜研是大城市来的女孩,自然风景当然迷住了她。看着营地外围的壹圈树林,颜研央求我陪她出去看看,我不好拒绝,拿着手电便同她出去了。      树林里全是槐树,手掌大的叶子总是飘落到我和颜研的肩头。颜研在前面走着,我拿着手电在後面跟着,树林里面很黑。我的脑子里难免会有壹些猥琐的想法,我擡起手使劲向大腿捏了壹把,疼的我呲牙咧嘴。      颜研的背影很美,全身上下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味道,曲线也很好。我猛地壹瞪眼,赶快停止了想象。      “哥,你看!”颜研在前面大叫。      我擡起头,不好意思注视颜研,直接把目光放到了前方。      湖泊,壹个大大的湖泊。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银色的光芒,湖上微波粼粼,周边的蛐蛐叫声不断,更让这湖泊蒙上了壹层神秘的色彩。      “真是太美了。”我不禁感慨,扭头看向颜研,颜研痴痴的望着湖水。在月光的映衬下,颜研越发显得美丽动人。      我还有家,我有壹个老婆!我赶忙提醒自己,在清除了脑子里最後壹丝猥琐的念头之後,我带着颜研回到了露营地。      看见我们回来,导游千年不变的脸上露出了壹丝狐疑的神色,周边的旅客也对我们指指点点。我疑惑地问导游,出了什麽事麽?导游摇摇头,他把我拉到壹边,轻声说:“你们孤男寡女到了森林里面也不和大夥说壹声,大夥的脑子里当然会有些想法了。”语气里透着不满,我忙解释说:“我们发现了壹个湖泊,我们可以把营地迁过去。”导游的脸色稍微缓和了壹下,“不行,森林里有狼,太危险。”我知趣的退了出去。      壹出去,就有几个青年围了过来。他们质问我有没有对颜研做了什麽,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便道:“你们喜欢小研,就自己去找她,上我这了解什麽情况?”说罢,我便不再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了我的帐篷里。      颜研看见我回来,好奇的跟了进来,问我导游说了什麽。我拍拍她的头,“壹个小女孩擅自进入壹个男人的帐篷,会让其他人联想非非哦。”颜研不理会我的调侃,看向那几个青年人,那几个青年人正聚在壹起,手指也不停的指向我们。   “我对他们才没有兴趣勒。”颜研撇撇嘴,继续追问道:“导游到底跟你说了什麽?”我故作深沈,“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你懂什麽!”颜研不满的瞪了我壹眼,“还我哥呢,连这个都不告诉我。”说罢,就撅起小嘴不再理我了。      我笑了,笑的很暧昧。我盯着颜研的脸,突然在她撅起的嘴上轻轻啄了壹下,颜研满脸羞红:“不理你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颜研,到底是个什麽人?      三、困惑      第二天醒来,已经八点了。我伸了伸懒腰,走了出去,壹出去便看见颜研和那几个青年在聊天,笑的花枝招展。      我走了过去,拍了壹下颜研。颜研瞪了我壹眼,继续和那些年轻人聊天。坐在颜研旁边的壹个年轻人看了我壹眼,像是在展示自己的作品壹样耀武扬威。      我的嘴角抽动了两下,身上泛起壹层鸡皮疙瘩。我不再自讨无趣,转身去找导游。导游在他的帐篷里摇头晃脑的听着Mp3,看见我长大嘴巴进来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即把Mp3摘下。      我问导游:“我们需要在这里带多长时间?”导游无奈的摇摇头:“我必须等接到总部通知才可以回去。”“那总部什麽时候给通知?”我不甘心的追问道,导游向我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      我不再说话,站起身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壹眼导游,他又戴上了耳机,闭上眼睛摇头晃脑的做陶醉状,我不禁感到壹阵寒意,快步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正好,很温和。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在地上,我眯起眼像天上望去,万里无云。偶尔有几只大鸟飞过去,掠过树的顶端,向远方飞去。      我回到帐篷,拿出水瓶,喝了壹口水润润嗓子。带上我的背包,叫上老九和小七壹起去登山。老九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你小子昨天晚上跟那个美女上哪快活去了?”      我头也不回的说:“人家姑娘还是个大学生呢,跟我壹个老头能怎麽着啊。”      小七连忙接话:“现在这年代,老鼠都给猫当伴娘了,二十岁的姑娘嫁给八十岁的糟老头子都有的是呢。”      我瞪了小七壹眼,小七识趣的闭嘴了,“那有那麽好的事?我们只不过出去走走而已,发现了壹个湖泊,本来是想把营地搬到那去,可是导游不让。”      老九‘嘘’了壹声,继续登山。      等我们回到营地,已经快要吃晚餐了。颜研看见我回来,朝我走了过来。老九和小七识趣的退到了壹边。      “你去哪了?怎麽不跟我说壹声”颜研的语气里是不满,但更多的是担忧。      我心里壹暖,妻子也曾这样问过我,但是我们结婚後,她对我的关心也就少了。      “我去登山了,早上看见你聊的那麽开心就没去打扰。”任谁都能听出我语气里的不悦。      颜研扑赤壹声笑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啊,我就是跟他们聊聊天而已。”说完,她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哪有,我生什麽气啊。”我用力的甩掉她的手,向前走了几步。      她连忙撵上来,“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麽?”我低下头看着她的眼,她的眼里有些慌张,仿佛我再不原谅她,她的眼泪就要下来了。      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我原谅你了!”说完,还用手刮了她的鼻子。      颜研立马破涕为笑:“讨厌,你吓人家!”我嘿嘿的笑着,扭头看见老九和小七在壹旁看的津津有味赶忙带着颜研回到了帐篷里。      “袁老师,你……我……”颜研欲言又止,脸颊上出现了几抹绯红。      “怎麽了?颜研。”在发现我还搂着颜研的腰的时候,我立马放手了,这传出去,对我大学教授的名声可不好。      “袁老师,我喜欢你。”颜研小声说,头低的更低了。      我尴尬的咳嗽了壹声,如今该怎麽作答呢。      “这个,颜研啊,我是有家室的人了,况且你现在正值花样年华,不应该将感情浪费在我身上。”我搔搔头,有些自嘲的说。      “袁老师……”颜研默然低下头,肩膀还在抖动。   “颜研……我……对不起。”我搂过她的肩膀,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时间已将近黄昏,刺目的日光已不复存在。      四、逃离      带着颜研出来的时候晚餐已经做好了,老九和小七在旁边拿眼斜我。我无奈的苦笑,真的是应了小七说的那句话了,老鼠都给猫当伴娘了。      老九最耐不住了,他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我有没有新进展。我用手里的饭盆拍了他壹下,翻翻白眼:“你也知道,我也有妻子,不能对不起她。”老九讨了个无趣,“走吧,吃饭去。”      今天的晚饭是肉汤,肉很鲜美。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每个人都吃了几大碗,但是颜研壹碗没吃。据小七说,颜研只尝了壹口就放下了,任凭别人怎麽劝她她也不吃了。      我有些愧疚的向颜研的帐篷看了壹眼,小七在旁催促到:“快去啊,晚了就不行了。”      我缓步走到颜研的帐篷旁,看见小七和老九在旁给我鼓气,终於,我深呼壹口气,进去了。      “颜研?”颜研在床脚坐着,两眼空洞的看向我,我连忙走到她跟前。“你怎麽了?”颜研看到我就像看到救命稻草壹样:“袁老师,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颜研边说,眼泪也越流越汹涌。      “什麽?颜研,这是什麽意思?”      “袁老师,今天……今天喝的肉汤不是动物的肉……”颜研有气无力地说着,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是动物的肉?那是什麽肉?      “颜研,你太累了,休息壹下吧。”说罢,我就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      “袁老师,不是的,真的不是动物的肉……”颜研越说声越小,最後她睡着了。      我看着她睡梦中的容颜,心头壹紧,这麽个小女孩,应该有壹个人来守护。      我退出帐篷後,小七和老九立马围了过来,我摆出壹副无可奉告的样子,他们也就不满的走了。      回到餐桌前,我也就没了食欲,草草的喝了几口汤便回到了帐篷里。      躺在床上,我越想越不对,颜研怎麽会说这不是动物的肉呢?如果这不是动物的肉,还能是谁的肉呢?人的肉?我笑笑,不再往深处想。或许,是不敢再往深处想。      朦胧中,我起身到外面方便。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声,不禁有些疑惑,谁这麽晚还不睡觉?我顺着声音寻了过去。      在树林里,脚踩在树叶上的阵阵响声伴随着我的脚步越来越快,我想要赶快回去睡觉,不理这闲事,但是我的脚好像不听掌控了,它带着我在树林中来来回回的穿梭。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後,我停在了壹棵大树後面。      我的脚又开始听话了,我偷偷的向树後探出头去,发现导游和几个当地的居民在树後做着什麽。想壹探究竟的我又向前走了去。      导游和几个居民在鼓捣着什麽,我定睛壹看,是壹个圆的东西,上面还有些毛刺。这是什麽水果?我不禁诧异。      这时,导游向前壹步,那个圆圆的东西被导游的脚碰到了,骨碌碌的滚到了我面前。我弯下身去,却差点叫出来,是壹个人头。老九的。我的腿在不停的颤抖,身体好像僵硬了,我想立刻逃离这里,但是老九的双眼死死的瞪住我。毕竟,老九是我的兄弟啊。      我就站在树後,壹动不动。只能看着老九的躯干被导游和居民肢解,手指被他们切掉,指甲被他们拔掉,却什麽也做不了。我不禁感到茫然和无助,直到这个时侯,我才发现我是多麽无能。      导游忙活完了,直起身四处寻找着什麽。嘴里还都囔着:“奇怪,头哪里去了?”居民们也起身随着他壹起找,我低头壹看,老九的头在我的脚下,如果他们找到了头,就会同时发现我。      想到这,原本想把老九的头带走的我居然很无耻的把他的头又踢了出去。导游满意的看着老九七零八落的屍体,“明天又有的吃了,对了,头你们拿走吧。”居民们二话不说,拿起老九的头就走了。导游将壹块块屍体装到了壹个麻袋里,转身走了。      看着导游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瘫倒在地,後背已经全部湿了。我慌张的站起身,准备逃走,壹站起来,我发现导游的脸就在我的面前,那张大嘴还在阴阴的笑着,露出里面的黄牙,你小子,还想走麽……   五、噩梦      从梦中惊醒,我的衣服全湿了,不禁暗暗咒骂起颜研,要不是她告诉我什麽肉的,我怎麽可能做这麽壹个梦。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帮我赶走了仅剩的壹丝恐惧,我疏通疏通关节,便出去了。      早晨的阳光总是那麽适当,我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起来。我找到小七,小七连忙问我见到老九了没有,我疑惑的说:“老九不是跟你在壹起麽?”      小七说,今天壹起来就没看见老九,我猛地打了壹个激灵,催促他赶快去问问导游。      小七壹脸狐疑的回来了,“导游说他昨天晚上家里有事就回去了。”我眯起眼:“你信麽?”小七无奈道:“不信也得信啊。”说罢,他将信将疑的走了。      我看着小七的背影,不禁怅然,老九究竟去哪里了呢?我不禁想起昨天的那个梦。      “海!”突如其来的壹声‘吼叫’将我从幻想中激醒,转头壹看是颜研。颜研已经不像昨天那麽无力了,但是精神还是有点欠佳。      “颜研,你昨天跟我说的是什麽意思?”现在的我必须从这里下手。      颜研壹脸疑惑,“什麽事?”      我向她描述,“就是你昨天说什麽不是动物的肉啊之类的。”      颜研听见了脸色壹变,她将我拉到了树林的深处。“那件事……”颜研壹脸神秘,“这个嘛,我说了你别害怕。”我有些心虚的点点头,等着颜研说下去。      “其实,昨天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可究竟是哪里不对我也说不上来。等到菜都端上来的时候,我看见那盆肉汤,刚看着觉得挺有食欲,就盛了壹大碗。可是尝了壹口之後我就发现不对了,这汤……不是用动物的肉做的……”颜研咽了口吐沫,向四周看了看,“这汤……是用人肉做的……”我捅捅她,“是用什麽做的你怎麽会知道?”颜研自信地朝我挥挥手,“你别忘了我是学医的,怎麽会不知道人肉的味道。”我吃惊的问她:“难道你们学医就是吃人肉麽?”      颜研壹脸黑线,径直说了下去:“然後我就数了数人数,左数右数都是50个人,少了壹个人。所以我才那麽慌张,我怕我们会死在这里,所以就没了食欲,看见你们还喝的津津有味,我就壹股脑全吐了。”      说到这里,颜研擡头看了我壹眼,目光交接的那壹瞬间,我突然感到有些异样。想起自己昨天也喝了人肉汤,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想吐。      “那……我们怎麽办?”我紧张的看向颜研,颜研做了壹个鄙视的手势:“还指望你能帮我呢。”      那壹刻,我发现颜研的眼里闪过壹丝兴奋。      “我们逃吧。”我看向颜研,我必须保护她。      颜研向四周环视壹圈:“逃?往哪逃?这四周都是树林,稍不小心就会被当做野兽的点心了。”      “可如今只有这壹条路了,不走也得走。”我拉起颜研的手,向帐篷走去。“你回去拿点必备的东西,我们今天晚上就走。”      颜研点点头,信任的看向我。在她的注视中,我感到壹种从未有过的舒服。      六、真相      晚上,我和颜研等到众人都睡了之後拿上背包逃了出去。我依稀记得进村的路是向南开的,所以我们需要向北走。      颜研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用眼神安慰她不用害怕,我们壹定可以出去的!      我和颜研在密不透风的森林中来回穿梭,偶尔有几只不知名的动物吼叫几声,惊起壹群飞鸟,鸟的飞动带来阵阵风,吹的叶子沙沙作响。      颜研不敢再向前走了,她央求我在这里歇歇,我将她放在地上,向周围环视了壹圈。全部都是树,槐树,木中有鬼。我的後背开始冒冷汗,但是在颜研面前,我必须保持住尊严。      第二天早上,休息了壹夜的颜研也开始有了活力,在前面来回穿梭,偶尔去抓壹只蝴蝶,浅笑几声。在她的带动下,我的嘴角也微微牵起壹个弧度。      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在半山腰上发现了壹个木房。这给了我和颜研生的希望,於是,我们加快脚步向山上爬去。   到了这间木房才发现里面已经很久都没有住过人了,这难免会让我和颜研失望壹番。这间房虽然没有什麽可取之物,但是可以给我和颜研壹个暂时的庇护所。      “袁老师,我们还需要多长时间?”颜研两眼发直,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迷惘。      “颜研,别担心,我们总会出去的。”我鼓励道,虽然这鼓励看起来是那麽苍白无力。      颜研不再说话,她将目光投到好远好远的彼方去。      晚上,再看见我们已经离营地很远了,我生起了壹堆篝火,用来帮助我和颜研取暖和赶跑壹些不速之客。      颜研壹直没说话,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我,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有种冲动,想要保护颜研,但是如今的情况我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      我专心的生火,希望它能带给我们壹丝生机。      在我感到脖子上壹凉的时候,颜研已经占到了我的身後,而她手里拿着的,是壹把刀。      我瞪大眼睛,却说不出话。      颜研漠然开口了:“我喜欢你,是真的。但是你不肯接受我,这让我怎麽受得了?对不起,袁老师,你走之後,我会去找你的。”颜研的眼里,是无尽的悲哀。      我不动声色的站着,任凭她将刀子送上我的脖颈,在她眼神里出现决然的时候,我擡起手里的火棒,将她的身子点燃……      颜研在火里奋力挣紮,却只是徒劳,我站在旁边欣赏着这对生命的渴求。      最後,颜研烧到焦,她最後的叫声,淹没在火焰里。      天边泛起鱼肚白,我看着眼前烧的面目全非的颜研,心中壹片感慨。肚子咕咕的叫着,我注视着颜研的躯体,不禁咽了口吐沫……      壹个小时後,我的肚子不再饿了,面前的颜研已经破碎不堪。我将仅剩的几块肉放进背包里,然後将她的骨骼抛向悬崖下。      我站在悬崖上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怜悯的说了声,对不起。      凭着这几块肉,我走出了深山。在看到第壹辆车的时候,我眼前壹黑,倒在了地上。      我平安的回来了,警察却在费力的逮捕颜研。妻子看见我回来,激动地说不出话,警察告诉我,颜研的确是大三的学生,但是她学的是心理学,而不是医学。      那个旅行团,最後被警察带了出来,老九确实回家了,而那天的汤,是用蛇肉做的。壹切的壹切都是我们在自欺欺人罢了。      而寻找颜研的工作,警察却壹筹莫展。他们搜遍了所有的山,都没有找到颜研,於是他们放弃了寻找。      这件事总算有个交代,而我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妻子在我身旁熟睡,她身上散发的体香让我热血沸腾,想起颜研的味道,我再也禁不住诱惑。我猛地坐起来,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兴奋,於是,我将手伸向了熟睡中的妻子……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诱惑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7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