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蝴蝶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5:5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32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4分钟
简介:我是你胸前一只就要飞翔的火蝴蝶 我飞过时光的隧道,飞过隐埋的真相 飞过白骨、飞过鲜血、飞过死亡 只为证明,人类的爱恋,其实是毁灭的绝望的深渊……

我是你胸前一只就要飞翔的火蝴蝶 我飞过时光的隧道,飞过隐埋的真相 飞过白骨、飞过鲜血、飞过死亡 只为证明,人类的爱恋,其实是毁灭的绝望的深渊 1 蒙氏法医博物馆 “这里真不愧是亚洲最大规模的蒙氏法医博物馆!”走在法医馆明亮的展览大厅里,梓茄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所以,我才邀请你来负责我们这里的尸体整容工作啊!这样,你一直研究的死亡艺术也可以派上用场!”我微笑地看着走在我旁边的梓茄,想像一下,一个法医和一个时装设计师,如果配成一对,又居然都是喜欢研究尸体的人,真是奇怪的组合! “哇!你们不是把解剖完的尸体就这样原封不动地装在透明的玻璃柜子里吧?真想不到面对展览厅里装得满满的尸体,你还能笑得这么灿烂!”梓茄说到。 “我从12岁开始,也就是法医馆建立的那天起,就已经帮我爸爸打理法医馆的业务了,这些尸体会是我一生奋斗的动力,他们亲切得就像我的兄弟姐妹,我为什么不能笑啊!你看这具骨架,这是我们法医馆在一个月以前,从新疆那边收集过来的尸体,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最后确定这具骨架的身份,当我意识到我要对这些尸体负责任的时候,我才觉得,即使是血腥的味道,也是一种荣耀。” “对了,我发现,这个1号展览大厅展出的都是比较完整的被害人的尸体,而我们刚才经过的那个2号展览大厅却全部都是人的残肢,头、躯干、四肢、还有内脏和眼球之类的。好像是分类展出的。” “法医馆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发建设出八大部门。1号2号展览大厅是展览馆,展出的是被害人的完整尸体和遭遇肢解的肢体残骸。除了展览馆呢,还有解剖室,陈尸馆,实验室,整理室,资料室,影视馆和多媒体会议厅。正是因为我们这里设备先进,资料齐全,专家青睐,所以每天才有接近上万人次的参观者来我们这里观摩、学习和交流。” “也许,每一次恐怖的凶杀背后,都有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故事。就好像每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其实也掩藏着一个难以解开的迷团一样。”梓茄正站在一具展出的被凶手切掉十根手指指甲部分的女尸前面。 “梓茄,你要加入的部门是整理室。你的主要工作就是给那些面部被毁容的尸体进行整理和化妆。到时候,我还会给你介绍一位整容的医师,你可以和他学习一些整容技术。还有另外一位配合你工作的颅像专家,她非常精通人类的面部还原技术。” …… 蒙橙经常问我,为什么年纪轻轻,要选择和尸体打一辈子交道?要经常被唤到被人遗弃的屋子,偏僻的山谷、池塘和黑暗的后巷里去。我想,其他人的生活,又怎会像我一样,每天都充满着新的可能发生的事件。这种未知性和刺激感,是别人不能体会的快乐。

2 惊愕的隐藏 今天早晨,法医馆又收到一具奇特的尸体。是一具已经被烧焦却还残留一些肉屑的女尸。想要鉴别尸体的身份,恐怕要费一些功夫了。 可是,令我感觉到好奇的除了烧焦的尸体之外,就是坐在我面前的,梳着两条辫子,大眼睛一眨一眨,又满脸惊诧表情的女孩子。 “你……真地不是偶像明星蒙橙?可是你和他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啊!”那女孩子居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几乎都要帖到我的脸上来,用她那特别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你好像真地不是蒙橙。虽然你们一样那么俊美,但是,你看起来好严肃,好冷静啊!而且蒙橙也不会穿颜色这么深的衬衫。不过,你也好帅啊!” “你是我弟弟的fans?你似乎挺了解他的。我是他的孪生哥哥蒙蓝,也是正在接待你的法医馆里的法医。好了,言归正传,现在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这具尸体的,好吗?我需要非常详细的描述。”我拿出笔记本准备开始记录。 “好酷的一对双胞胎兄弟啊!一个是大明星,一个居然是少年法医!”她感叹着:“说起这具尸体啊,可真是吓死我了!今天一大清早,我一起来,打开我的衣柜,突然之间看到这具烧焦的骨架,我差一点就昏倒了!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尸体放到我的柜子里呢?”女孩子显然是陷入到今天清晨看到尸体时那种非常惊骇的状态里了。 “笔录上说,你在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向衣柜里放衣服时还没有发现尸体,却突然在大清早起来,打开衣柜时看到了烧焦的一团骨头,也就是说在半夜的时候,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运来了一具尸体,可孤儿院里却没有一个人发现,甚至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觉察到?” “是……是啊,真是有够邪门的!”女孩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我觉得这个case真是太诡异了!一般凶手杀人都想极力地掩盖真相,如果是藏尸,肯定会藏到一个别人难以发现的地方,可是这个凶手却居然明目张胆地把尸体藏到了别人的衣柜里!他的用意何在呢? “恩……不好意思,法医哥哥。我怎么觉得你身上有一种臭臭的味道呢?”我这才发现女孩子其实一直用手指堵着自己的鼻孔。 “噢,因为我最近在研究尸体的腐烂速度和死亡时间判定的课题。我天天对着腐尸,所以身上难免会有尸臭的味道。”我解释着。 “你的意思是说,你天天对着一堆腐烂得不成样子,又恶臭难忍的尸体啊?哇!你这张帅脸,真是浪费了!”女孩子一副遗憾可惜的样子。 “小果!你叫人先把尸体抬到实验室去,然后准备好白腹虫。我随后就到。”我吩咐着助手小果。老爸蒙棕刚才已经在尸体现场做过法医现场勘察,而我的任务就是在实验室想尽一切办法来确定死者的身份。 “谢谢你到法医馆来为我们提供线索。有需要的话,我会继续联络你。再见。”说完,我转身走向实验室。 “你好!你还不认识我吧!我叫潘多多,是你孪生弟弟蒙橙的超级fans,我很喜欢他!还有就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很想看看你是怎么进行尸体身份确定的!我觉得你真是了不起啊!不到20岁,却已经是这么厉害的法医了!”女孩子一路尾随着我,不停地说着话。 “你要是再跟着我,我会叫保安把你拉出去!” “法医哥哥,我就算现在回家去,一看到那个装着尸体的衣柜,就很害怕。你就收留我一会儿嘛。” “可是实验室里的情景可能比你的衣柜更可怕。里面都是残忍被杀害的尸体的残肢,血肉模糊,还很恶心,你真受得了?” “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3 想念的心绪 “法医哥哥,为什么你把这么大一堆恶心的虫子倒在烧焦的骨头上啊?” “这种虫子呢,叫白腹虫。它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啃噬掉粘连在骨头上的碎肉。因为这具尸体并没有完全被焚烧干净,还有一些肉屑粘连在骨头上,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看清楚白骨的特点,或者进行科学的检测和分析。所以,就只好借助这些小虫子的帮助了。”我居然如此耐心地和潘多多解释着。 “到底凶手为什么杀完了人,焚烧了尸体,还把尸体放到我的柜子里呢?”潘多多疑惑着。 “因为在储物大厅里的所有衣柜,只有你的没锁!凶手的心态是很难理解的。也许他有他特别的目的,或者为了引起公众的恐慌。不过把自己杀完人的尸体放到陌生人的衣柜里,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经过一个上午的时间,白腹虫已经把尸骨上的碎肉啃食干净。剩下的工作,就是要确定尸骨上有没有外力损伤,或是骨骼变形,从而确定死者生前可能从事的活动。而那个目击证人潘多多却一直不肯离开法医馆,尤其是在她听说弟弟蒙橙晚上会来找我一起吃饭。 晚上六点多,蒙橙开着跑车来接我。有时候看到蒙橙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孔,我会幻想他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所以,我们交换身份的游戏总是在我们都对彼此的生活偶尔厌倦的时候。 “你是蒙橙?你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帅!”潘多多一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蒙橙,就跑过去拉着他的胳膊,一脸兴奋。 “你是谁啊!你干嘛拉我啊!”蒙橙被这么突然出现的fans给弄得莫名其妙。就在两个人拉扯的过程中,从蒙橙身上掉下来一张照片。 “哇!照片上的女孩子好漂亮啊!是你女朋友吗?”潘多多捡起照片,发出惊叹。 “还给我!你怎么那么没有礼貌!”蒙橙显然今天的心情很糟糕,否则他是不会那样对待fans的。 挣脱了潘多多,我和蒙橙开着车,一路沉默着。 “你还惦记着彭雨珊?你们已经分手两年了,如果你还那么想念她,为什么一直不和她联络?这两年里,你还是随身带着她的照片,而且也不交新的女朋友,我想,你应该还是喜欢雨珊吧?”我很少看到蒙橙那么严肃的样子。 “哥,你不知道,有时候越是在乎一个人,就越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相处。可能我和雨珊的个性都太倔强了吧。”蒙橙的话,让我觉得,他一直是想念雨珊的。 …… 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看到蒙橙的房间还亮着灯。我走进去,看到他在整理一些旧东西。 “你又在整理雨珊过去送你的礼物了?你与其这样面对一堆旧东西来怀念她,还不如鼓起勇气去找她。”我看到蒙橙的手里正拿着一张X光片。 “两年前,雨珊跳舞时扭伤了腿,我带她去医生那复诊,在路上我们就吵起来了,就因为一点小事,我们谁也不肯让步,到最后竟然赌气地分手了,她的X光片还留在我这里。我一直想利用还这张X光片为借口去找她,却始终都没有去。” “所以,这张X光片,也成了你的纪念品了!”说着,我拿过X光片看了看。 “哥,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蒙橙奇怪得看着我。 “蒙橙!你确定这张X光片肯定是雨珊的吗?” “没错啊!这是她两年前,因为脚踝骨被扭到而在医院照的X光啊!” “今天早晨,法医馆收到一具被大火烧焦的尸体,经过处理,我们已经在傍晚给尸骨照射了X光,拍出的X光片和雨珊的这张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你的意思是说,雨珊被人杀了!还被大火给烧焦了!”蒙橙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弟弟,你先不要激动!两张X光片上是不是同一个人,我还要拿到法医馆的实验室进行进一步地比对,才能确定!而且那具烧焦的女尸是不是被谋杀的,现在还没有定论。”我嘴里虽然这样安慰着,但是我的心里却很震惊。因为,如果被烧焦的女尸真的是雨珊的话,蒙橙一定受不了这个打击。 4 被毁容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到实验室。把两年前雨珊的X光片和女尸的X光片进行对比。虽然只是脚踝骨和足部,但是已经足够获取科学的数据来确定是不是属于同一个人了!女尸的脚底部被磨损的程度比一般人严重,而且脚踝部也有遭到过外力损伤的痕迹。再加上电脑对两张X光片的比对计算,吻合率达到了92%。所以,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骸骨就是雨珊! 这时蒙橙打来了电话。 “哥!女尸的身份确定了吗?” “电脑还在分析。对了,蒙橙,雨珊除了脚踝受过伤之外,其他地方有没有意外损伤?” “三年前,她的左手臂曾经骨折过。不过,并不是很严重。” “有结果之后,我会告诉你的。你也不用太担心,也许不是雨珊呢!”我挂了电话,心里觉得非常沉重。因为根据左手臂轻微骨折的迹象,更加可以断定,烧焦的女尸就是蒙橙一直念念不忘的雨珊!可是,谁又能杀死一个那么漂亮,又那么可爱的女孩呢?而且还要那么残忍地烧掉尸体!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有人‘嘭-嘭-嘭’地敲着实验室的门! “潘多多!你怎么来了!”我打开门,看到门口满头大汗的潘多多。 “自从在我的衣柜里发现那具尸体之后,我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我!昨天晚上10点多,我回到孤儿院的宿舍,就在我刚要进大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后墙那儿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于是,我就拿起手电筒往那边照了一下。天啊!我看到好恐怖的一张脸!但是就一瞬间,那个黑影就不见了!” “那个黑影是男人还是女人,他的脸为什么恐怖呢?” “好像是个女人!头发很长,很凌乱,把脸几乎都遮住了!但是她的脸,好像是被毁容了!我真地没太看清楚,而且只是一瞬间!” “你觉得,一直跟着你的人,就是她吗?” “这个我不敢肯定!但是当我觉察到又有人在窥视我的时候,我用手电筒照到的人,确实只有她一个!她会不会跟那具尸体有关呢?”潘多多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受到了惊吓。 “凶手会烧掉尸体,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尸体的真实身份。可是又把尸体放在了大家都会发现的公用柜子里,目的就应该是为了特意暴露尸体了。这么矛盾的举动,又代表什么呢?难道,那个跟着你的人,知道尸体背后的真相?”我正说着,看到潘多多正盯着我的电脑屏幕看呢! “你电脑里照片上的女孩儿,不就是那天蒙橙身上带着的照片里的女孩儿吗!我看到她,觉得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我想起来了!她是文化大学大二的学生!前一阵子,她还来过我们孤儿院做过义务演出,她的芭蕾舞跳得真地不错噢!” “你见过雨珊?她去过你们孤儿院?” www. “她叫雨珊?蒙橙随身带着她的照片,她不会是蒙橙的女朋友吧?” “在你衣柜里发现的那具烧焦的女尸,现在可以确定就是你见过的雨珊!她是蒙橙的初恋女朋友!他们认识的时候,蒙橙只有15岁。” “要是他知道自己曾经的女朋友死得那么惨,一定很伤心!”潘多多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看。 “你最近,住到我家里来吧。因为我担心,那个一直跟着你的人,会和雨珊的死有关。她跟着你,一定有她的意图。这样你会很危险。” “住到你家!你的意思是说,我每天晚上都可以见到蒙橙?真是太棒了!”潘多多兴奋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 5 失约的约会 我真地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蒙橙,他一直以来最想念的人,已经死了,而且还死得那么惨。回家的路上,就连一向开朗的潘多多都不说话了。因为我们都在担心着,说出噩耗之后,蒙橙会怎么样。 “哥!你忙了一天了!那具尸体的身份应该被证实了。不是雨珊吧?她能跟谁有深仇大恨呢?会被那么残忍地杀掉。”蒙橙不自然的表情里,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担忧。 “蒙橙!我们已经可以证实,骸骨就是彭雨珊。今天下午,警察已经去她家做初步的调查了。奇怪的是,连她父亲彭智明也失踪了!”我还是不得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蒙橙听了我的话,居然没有说一句话,他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慢慢地哭了起来。 “蒙橙,你可是我们的偶像,你不能这么脆弱啊!你看,你的邮箱里,都被fans的E-mail给塞满了!有这么多人支持你,你应该振作起来,帮雨珊找到凶手啊!”潘多多看到蒙橙难过的样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也许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阳光灿烂的蒙橙无法抑制地流眼泪。 蒙橙谁也不想理,一个人走到卧室,关上了门。 “就让他静一静吧!”我说到。 “蒙蓝哥!你过来看!蒙橙的邮箱里,居然有一封雨珊写给他的E-mail!时间是上个月的月末!”潘多多说着。 我赶快坐到电脑前,打开那封署名为‘彭雨珊’的信。 “原来,雨珊一直没有忘记过蒙橙,她还约蒙橙在老地方见面。信是上个月的月末写的,只可惜蒙橙一直没有看过他的邮箱!她约蒙橙见面的时间是7月20日。” “也就是两天前!”说完这句,我听到蒙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雨珊约过我?我为什么没有看电邮呢!”蒙橙像疯了一样冲了出去! 我和多多也赶快开着车,追着一路开‘飞车’的蒙橙。 “郊野公园?大晚上的,他来这儿干嘛啊!”多多和我看到蒙橙下了车,进了郊野公园的树林。 我和多多一直跟着蒙橙。蒙橙一个人坐在一棵树下,一句话也不说。 我和多多就站在蒙橙的身旁,静静地陪着他。www.duanxinba.net “蒙蓝哥!你看那是什么东西,好像微微地发一点红色的光!”多多一边说一边蹲下来拾起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发夹!而且是一只火红蝴蝶图案的发夹!”我发现,发夹上还有几根脱落的头发。 “我记得这个发夹!这是雨珊最喜欢的火蝴蝶发夹!”蒙橙突然站了起来,拿过我手中的发夹。 “雨珊最喜欢戴这个火蝴蝶发夹了!这个发夹上的火蝴蝶是用名贵的红宝石制成的!可以在黑暗中发出微微的红色光亮。我明白了!雨珊约我7月20日在老地方见,这就是我们读高中时经常来约会的地方!那么也就是说,雨珊在7月20日那天,真地来这儿了!”蒙橙说着。 我马上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证物带。“蒙橙,把发夹装到塑料带里吧,因为这是重要的证据!”蒙橙装好了发夹,我用照明灯仔细照了照发夹,在发夹的花纹里,我隐约看到了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血迹! “如果雨珊7月20日真地来这里和蒙橙约会的话,我在衣柜里发现她尸体的时间是在7月21日的早晨!也就是说,雨珊是在7月20日到7月21日这个时间段里被害的!”多多说着。 “而且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案发第一现场!”我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片树林,茂密的枝叶竟然让黑夜里的树林显得如此阴森。 “也许我早一点看到电邮,我如期来约会的话,雨珊就不会死!”这样的发现又给了蒙橙一个打击! 6 新疆墓地的白骨 第二天一大早,来到实验室,我要检验蝴蝶发夹上的血迹和头发。根据发夹的状态,可以推测,死者应该是和凶手进行过激烈的搏斗,因为发夹是被暴力从头发上扯下来的,扯下来的发夹还有一小撮头发在上面,这被扯断的头发和血迹都可以证明死者的头部遭到过暴力的袭击。 工作了一个上午,我感觉到很疲惫。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潘多多正坐在我对面! “你即使打盹的时候,样子也很帅!” “你怎么又来了?法医馆不是你可以随便来的地方。” “我是来告诉你,蒙橙今天和警员们去雨珊家了。”潘多多的一句话,我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蒙橙又扮成我了! 多多走了之后,我让助手小果把发夹上的血迹和头发进行DNA测试。而我则有另外一个案子需要跟近。 “蒙蓝,法医馆接的那具从新疆运来的白骨,你跟进得怎么样?确定死者身份了吗?”作为首席法医官的老爸走进实验室。 “那具白骨是在新疆尼勒克县加勒格斯哈音特墓地附近被发现的。而那个地段是相当偏僻的,要不是有考古小组去那里考察,恐怕还是没有人会发现那具骸骨!据我推测,这个死者很可能也是科学研究者。如果单纯只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在10几年前,是不可能去一个根本就未经开发的荒地的。而且他死亡的位置,就在墓地附近,那说明,墓地的位置其实早在10几年前就被人发现了!” “你们推算出死者的年纪了吗?”老爸严肃地问着,我在他面前,根本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学生。 “死者的年纪在25到40岁之间。前一段时间,我们还特别找来了著名人类学家彭智明教授来帮我们检测骸骨。根据从骸骨附近的土壤里拿回的土壤和腐生物样本,通过化学测试,我们已经初步确定骸骨被掩埋的时间至少在15年以上。” “看来,我们要向警方索取15年以前的失踪人口档案了。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途径来最终确定死者的身份。”老爸看着我的电脑上有雨珊的照片,他接着说到:“彭雨珊的案子有进展吗?我看你弟弟这两天意志很消沉。” “我也是刚才接到警方的电话才知道,原来彭雨珊是人类学家彭智明的女儿!可是最离奇的是,现在连彭教授都失踪了!” …… “小果,你们在蝴蝶发夹上检测出两个人的DNA?”我和助手小果已经在戈多咖啡馆面对面坐着分析今天的检测报告了。 “不仅如此,最奇怪的是,发夹上检测出的两种DNA还是具有血缘关系的!根据我们的检测数据可以分析出,这两个人应该是近亲。” “发夹上其中一个DNA是属于彭雨珊的,那么另外一个DNA是属于谁的呢?难道是凶手留下的?” 7 意外的发现 今天上午,我约好了梓茄要一起去雨珊家搜集一些线索。 “雨珊家布置得很有格调。蒙蓝,他们家怎么堆放了那么多人骨头啊?” 梓茄一进房间就开始拍照。 “彭智明教授是很有名的人类学家。上个月他还和我们法医馆共同进行了一个法庭人类学的研究课题呢!你要知道这堆骨头可是人类学家研究历史事件的重要证据和线索啊。有的时候,我们法医碰到了白骨化的尸体,也是需要利用人类学的技术来确定死者身份和死者生前的重要特征的。” “雨珊虽然是学芭蕾舞的,但是她对人类学也很感兴趣啊!你看她收集了很多人类学的资料!她好像很崇拜一个叫‘周宇然’的人类学家!她的书架上有很多周宇然的论文!” “是啊!真的有很多!不过周宇然已经失踪很多年了!雨珊还专门收集了一篇关于我们法医馆的报导!”我没想到雨珊的爱好这么广泛。 “这篇报导是介绍法医馆一个月以前从新疆运回来的那具白骨!雨珊还在介绍白骨特征的那几行上特别划了线。她为什么会在这几行上划线呢?” 梓茄一边说一边把杂志递给我看。 “对啊!确实划了线!难道,她对那具白骨感兴趣?” “蒙蓝,她把这篇报导的资料和周宇然的资料放在一起,是不是代表着,她觉得那具白骨和周宇然有关系呢?” 梓茄的一句话,给了我很大启示。 “周宇然我也略有耳闻。他当时是非常年轻有为的人类学家,不过早在18年前,他就在一次考察活动中失踪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着介绍周宇然的资料。资料上记录着,周宇然的考察队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新疆! “梓茄!说不定被烧死的雨珊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坚定地说着。 三天以后,通过警局的帮助,我终于拿到了失踪了18年的周宇然的医疗档案记录!由于周宇然要经常进行野外的考察活动,所以他难免会受一些伤。根据医疗档案记录,他的脊椎骨由于长期疲劳,有一些轻微的变形,他的左手食指也曾经断裂过。这和在新疆墓地发现的白骨特征完成吻合! 就在这时,颅像还原专家楚晓鸥拿着还原好的新疆白骨的脸部复原图走了进来。 “蒙蓝,我们研究了一个多月的那具白骨,现在终于可以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了!”晓鸥把计算机做好的脸部图片拿给我看。 “天啊!真的和18年前失踪的周宇然很像!”颅像还原技术真地是太令人惊叹了,我心理感慨着。 8 难以想像的关系 “蒙蓝哥!”潘多多气喘吁吁地坐在我的对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大家都知道啊!你不是在法医馆,就是在戈多咖啡馆啊!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你了!” “是不是蒙橙又出什么事了?”我一直很担心受到打击的弟弟。 “不是!他还好。是我昨天夜里又梦到那个可怕的女人了!” “那个被毁容的女人肯定和雨珊的死有关!明天我们会去孤儿院调查!” “蒙蓝哥,我有件事要和你坦白!其实那天,就是你在实验室打盹的那天,我衬你睡觉的时候,偷偷戴了一下雨珊的蝴蝶发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戴了发夹之后,我就总是梦到一只着火的蝴蝶。我不是梦到可怕的女人,就是梦到着火的蝴蝶,真的好受折磨啊!” “也就是说,雨珊发夹上另一个人的头发就是你的头发!我们发现了两个人的DNA,我们一直猜测,另外一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 “我不是凶手啊!我只是好奇,觉得蝴蝶发夹很漂亮,才戴了一下的!你相信我,我真地不是凶手!”潘多多都要哭出来了! “好了,我相信你不是凶手!可是现在又有另外一个问题出现了!我们检测到,两种头发上的DNA是有近亲关系的!” “你的意思是——?我和雨珊有亲属关系?MyGod!我根本不认识雨珊啊!我怎么可能和她有亲属关系呢!她活着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啊!”多多的惊讶也同时是我的惊讶!我也是才刚刚知道,按照年纪的关系推算,潘多多应该就是雨珊的亲妹妹! …… 第二天,www.我和梓茄去了潘多多住宿的孤儿院。可是经过打听,孤儿院里根本没有一个疯女人!我们又去了附近的福利院,才知道原来福利院里确实有一个被毁了容的疯子,但是,却没有人知道疯子的真实身份。我们找到了赵院长调查情况。 “那个疯子,我们大家都叫她阿丑。她整天疯疯癫癫的!根据我们福利院的资料记录,她是在17年前被人在河岸发现的。当时,她全身都是伤,尤其是脸,已经血肉模糊了!完全被毁了容!样子很可怕!后来,警方也四处刊发寻人启示,还通过各种途径去调查过,可是都没有一点线索。到最后,也没有找到她的家人。就只好被我们福利院收容了。” 听完了赵院长的介绍,我在想,没有人知道那个疯子来自于哪儿,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年龄是多少,过去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受了重伤,还被毁了容。这么一个神秘的疯子,为什么要一直跟踪着潘多多呢? 9 腐烂的人类学家 半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已经可以完全确定,在新疆发现的白骨就是18年前失踪的年轻的人类学家周宇然!而且经过进一步的DNA测试,我们也可以完全确定,死去的彭雨珊和潘多多是亲姐妹的关系!至于那个总是跟踪着潘多多的疯子阿丑却一直很怕见人,她语言混乱,看到生人就跑,我们还没有办法从她身上发现什么线索。也许,疯子跟着潘多多,真地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这天周末,我陪着心情还是很低落的蒙橙回到了他过去经常和雨珊约会的小树林。 “哥,其实,这两年里,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雨珊,要不是当时不懂事,太固执,我们也不会分手。没想到,她也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我,还约我到这里见面。三年前的7月20日,正是我在学校的表演厅第一次遇到她,她那时是转校生,因为太漂亮了,简直引起了整个学校的轰动!她的长头发上,总是戴着那个火红色的蝴蝶发夹。”蒙橙说着。 “蒙橙,你要知道,即使你7月20日那天来这里见了雨珊,即使凶手不是在7月20日杀死了雨珊,如果凶手是故意要杀她的话,他还是会挑选另外一天去杀人的,和你是不是7月20日那天见到了雨珊没有必然的联系,你不要太自责了!”我觉得,蒙橙一直为那天没能来赴约而内疚。 这时蒙橙开始疯狂地用拳头敲打着一颗大树!手上都是血! “这棵树上还刻着我和雨珊的名字!她就是在这里被害的!”蒙橙大哭着躺在了地上。 “蒙橙!你要振作一点!”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他拉起来。他也擦了擦眼泪,打算站起来,他的一只手扶着地,突然!他脸上显露出异样的神情。 “怎么了?”我问到。 “哥!我好像摸到了什么!”蒙橙说着,就往自己扶着地的手的方向看去。我也跟着看。 “是一只人手!”我惊叹着! …… 儿童故事:www.jintonghua.com 很快,警察和法医部的人都到了!大家把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挖了出来。 “由于这个树林里的泥土太潮湿,尸体已经完全尸蜡化了!面部根本无法辨认!初步判断,死者是男性,年龄在30到60岁之间。致命伤在背部,应该是被匕首之类的利器刺死的。”我说的时候,小果在做记录。 “这具尸体出现在我和雨珊约会的地方,会不会也和雨珊的死有关呢?”蒙橙观察着已经木乃伊状的尸体。 “现在还无法确定!死者的死亡原因,死亡时间和身体特征,还需要送回到法医馆做进一步的解剖才能确定。”我说着。 …… 回到法医馆的解剖室,我看着眼前的这具像木乃伊一样的尸体:灰色,有油腻感,而且易碎。这具尸体为什么偏偏那么巧,就出现在雨珊和蒙橙约会的地方呢?也许,真的和雨珊的死有关!可是,雨珊的尸体又为什么出现在了孤儿院的公共衣柜里呢?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10 飞翔的火蝴蝶 “你只不过才见潘多多几面啊!就这么惦记她,来一定要来孤儿院看她!”我被梓茄拉来,陪她见潘多多。 “虽然多多可以不住在你家里了,你们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可以证明那个疯子阿丑和雨珊的死有什么关联,可是,我觉得多多很可怜,从小到大一直在孤儿院住,她都17岁了,还没有一条像样的裙子穿。我今天就是想送她一条我亲手做的裙子!” “你不是更喜欢给死人做衣服吗?怎么今天给活人做起衣服来啊?”我故意揶揄梓茄。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在狂叫的声音! 顺着声音望去,竟然是疯子阿丑在院子里抖动着身体,狂叫着! 我们赶紧跑过去!看到多多也被疯子给吓得要哭了! “我在院子里画画,她就突然冲出来,大叫大嚷的!”多多一看到阿丑脸上的疤痕就吓得要命。 这时,我注意到阿丑的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多多画的画,原来,多多画的就是雨珊发夹上的那只火红色的蝴蝶! “梓茄姐看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她告诉我,我越是害怕梦里梦到的着火蝴蝶,我就越是要面对它!这样我才不会再恐慌。所以,我刚才就在院子里画蝴蝶了,没想到这个疯子突然冲出来,对着我狂喊!可是听不出来,她到底在喊什么!”多多说着。 “蒙蓝!你看阿丑怀里,一直在抱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把匕首!” 梓茄提醒我。 这时,孤儿院的保安人员正要拉走疯子。 “麻烦你们,能不能把她怀里抱着的那把刀给我看一下!噢,我是来这里调查烧焦女尸案的法医蒙蓝!” 保安人员好不容易把匕首从疯子的手里抢了出来,阿丑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着那把匕首!对她来说,匕首肯定有着特殊的意义! 匕首终于到我的手上了!这把刀大概有一尺那么长,刀壳上雕刻着非常精美的蝴蝶图案。我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突然!我在刀壳的花纹里,看到了一颗小小的红色宝石的碎粒!我想起来了!和雨珊的蝴蝶发夹上的红色宝石是一样的! 阿丑,为什么一看到多多画的火红色蝴蝶就发狂呢? …… 回到实验室,我仔细检查了阿丑的匕首,卡在匕首壳上的红色宝石碎粒要用特殊的工具才能把它弄下来。我又请实验员对照了碎粒和雨珊蝴蝶发夹上的红色宝石,结果证明,确实是属于同一成分! 就在这时,有人送快递到法医馆,是老妈从新疆邮寄来的包裹!包裹里竟然是一颗火红色蝴蝶的胸针!我打电话给远在新疆的老妈。 “老妈!你从新疆邮寄来的胸针是怎么回事啊?” “阿蓝啊!老妈想死你了啊!那胸针是老妈在发现新疆白骨附近的草丛里找到的!我看挺漂亮的,而且又在古墓附近,没准是个价值连成的宝贝呢,也说不定,你检测一下它的成分!”老妈笑嘻嘻地说着。 其实,老妈黎桑琼才是发现白骨的第一人!她是法医馆的尸体收藏家,大概两个月以前,她得到消息,知道有考察队要去新疆考察,她就也跟着一起去了!说是也许会发现不一样的古尸,没想到古尸到是没发现,发现的是一具现代人的尸体,还是一个人类学家。 我们再一次检测了老妈邮寄过来的蝴蝶胸针的成分,结果证明和雨珊的蝴蝶发夹,以及阿丑匕首壳上的碎粒是同一成分! 11 线索重组 深夜一点多,我还在法医馆的解剖室。这次,我给新疆白骨做作后一次检验!在新疆白骨的右侧第五条肋骨上有一条深深的划痕,位置刚好靠近心脏!如果这是利器刺入的痕迹,那么根据刺入的深度计算,这个人将必死无疑!新疆白骨的致命伤就是这个!我又拿出了阿丑的匕首,足有一尺多长!对照白骨划痕的位置,刚好可以对接上!也就是说,这把匕首很有可能是杀死人类学家周宇然的凶器!可是,疯子阿丑又怎么可能在18年前跑到新疆那么远的地方去杀死周宇然呢!她到底是谁?她真的和周宇然有关系吗? 凌晨四点多,我还在解剖室。我发现木乃伊化的彭智明教授的尸体在背部也有致命的刀伤!惊人的巧合出现了!阿丑的那把匕首刚好也可以和他的伤口对接上!无论从匕首的尺寸,还是伤口的长度来判断,都可以证明,匕首就是把彭教授致死的杀人工具!难道疯子阿丑也认识彭教授?还杀死了他?这简直不通情理啊! 根据两具尸体的检验结果,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疯子阿丑的匕首就是杀死两位人类学家的凶器!要是说,那是杀死18年前的周宇然的凶器,我还有一些质疑的话,那么彭智明教授的伤口则证实了,那是杀死他的凶器,这是确定的事实!还有一点,就是老妈从新疆邮寄过来的火红色蝴蝶的胸针,既然是在新疆白骨附近发现的,那么胸针可能是戴在周宇然身上的!阿丑匕首壳上的碎宝石颗粒也可以证明着,匕首和周宇然的死有关! 清晨6点多,我最后一次检验雨珊的白骨,雨珊的舌骨断裂,这代表着有人把她活活掐死以后,再烧尸的!莫非雨珊的死也和阿丑有关?否则她为什么在尸体被发现后一直跟踪着多多呢?她为什么一看到多多画的蝴蝶图案就疯狂大叫呢? 早上八点多,我打电话给警局,要他们派人去把阿丑带到法医馆来,还要把调查到的彭智明和周宇然教授的档案资料送过来。 很快,两位教授的资料已经送到了法医馆。资料上显示,18年前失踪的周宇然教授一直是个以事业为重的人,所以直到失踪也都还是孑然一身。他本身是个孤儿,也没有任何亲属,要调查他的身份,还真是困难。彭智明教授有一个女儿,就是彭雨珊。可是,资料上说他的太太楚思雅却在很多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他还有一个失踪的太太! 阿丑也是多年前被人在河边发现的,发现之后就毁了容,还神志不清,会不会阿丑就是彭教授失踪多年的太太呢?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彭教授不可能在太太离家出走以后不四处找寻她啊!当年阿丑也被警局和福利院四处张贴广告来找寻她的家人啊,彭教授没理由就是没有看到啊,除非,他是‘刻意地’没有看到! 一切的答案,必须等到疯子阿丑被带来法医馆,做DNA测试,才能确定到底她是不是楚思雅!这时,警局打来电话,说是疯子阿丑失踪了! 我也赶快开车去和警方汇合,去寻找阿丑的下落。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是潘多多打来的! “蒙蓝哥!快来救我!阿丑疯了一样在我面前大叫大嚷!” 放下电话,我赶快开去孤儿院! 在孤儿院住宿楼的顶楼,我看到阿丑正紧紧抱着潘多多,嘴里还狂叫着! 这时警方也派人来抓阿丑了!阿丑正在抢夺着什么东西!就看她一直在翻多多的衣服口袋!突然!她从多多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画!就在她脸上突然出现大笑的表情时,她一个不小心,一下子从顶楼的栏杆那儿摔了下去! “阿丑!”我和多多同时大喊着。 但是,阿丑已经从顶楼天台上掉了下去! 我和多多飞快地跑到楼下,看到了已经摔死的阿丑,和她手里紧紧纂着的那张画着火红色蝴蝶的画! “原来,她要的,只不过,是那张画!”多多悲哀地看着满地的鲜血,如是说。 12 推测真相 阿丑摔死了以后,我解剖了她的尸体,检测了她的DNA样本。可以证实,阿丑就是雨珊和多多的亲生母亲。而最奇怪的是,雨山的亲生父亲是周宇然教授,多多的亲生父亲才是彭智明教授!阿丑的遗物里,有一张她保留了很多年的情书,情书是写给18年前失踪的周宇然教授的!情书上,写了她对他的深切思念,还有她怀疑彭智明为了得到她而利用出外考察的机会杀死了周宇然的怀疑! 阿丑脸上的疤痕是由于堕崖而被各种石头、树枝划破的!最重要的是,她的脸上有一个深深的疤痕印记,是一种特殊的三角图案,而图案刚好可以和彭智明教授的结婚戒指的形状可以对照上!也就是说,彭教授曾经打过阿丑,而且还是狠狠地打在了脸上! 警员还在雨珊家找到了一些线索,原来,雨珊一直在暗中调查自己的父亲和18年前失踪的周宇然教授!雨珊还在福利院做过芭蕾舞的演出,那么她肯定遇到过阿丑!阿丑就算疯了,也一定还记得雨珊头上戴着的火红色蝴蝶发夹,因为那是她和她最想念的周宇然教授的定情信物! “哥!到底,7月20日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呢?”蒙橙这样问我。 “所有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我只能根据已有的证据和法医检测的结果,推测出这样一个故事。彭智明教授一直暗恋自己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周宇然教授的女朋友楚思雅,但是就在周宇然和楚思雅要结婚的时候,热爱自己事业的周宇然却和考察队一起去了新疆古墓考察。就是利用这次机会,彭智明杀了周宇然!就谎称他和周宇然在考察途中走散了!于是,他回来之后,想尽各种办法,终于和他一直爱慕的楚思雅结婚了!结婚后,楚思雅生下了周宇然的女儿雨珊。她后又在无意间发现了彭智明保存的那把名贵的古物匕首!她发现了匕首上的红宝石碎粒,于是她开始怀疑周宇然的失踪可能另有原因。” “楚思雅最后一定是查到了自己现在的丈夫就是害死自己前任情人的凶手!”蒙橙说到。 “我也这么想,所以才被彭智明杀人灭口!没想到楚思雅却大难不死,还在福利院生下了彭智明的亲生女儿潘多多!可怜的多多却再也没有机会知道真相了!因为她妈妈已经疯了!” “雨珊曾经去过福利院很多次,主要是做义工。而楚思雅虽然疯了,却也认出了那只蝴蝶发夹!她知道雨珊是自己的女儿!她的反常举动引起了雨珊的怀疑,于是雨珊开始调查她一直崇拜的周宇然教授的失踪!近而也追查到了继父的杀人真相!”蒙橙按照我的思路说着。 “所以,7月20日,雨珊在福利院做完义务表演,就去了和你约定好的小树林。疯子阿丑一直跟着雨珊,却没跟上!等到她找到雨珊的时候,却看到雨珊已经被看到她约会时间的彭智明追踪到小树林给杀死了!因为彭智明认为雨珊是要把事实的真相说出去!楚思雅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人烧了,情急之下,用她很多年前偷出来的匕首杀死了彭智明!还把雨珊的尸体抗到了孤儿院的柜子里藏起来!因为她认为,她那样的举动是在保护她女儿!” “最戏剧化的是,她居然把一个女儿的尸体藏到了另一个女儿的公共衣柜里!”蒙橙感叹着。 “因为装公共衣柜的大厅,夜里根本没有人看管,而刚好潘多多又是个糊涂虫,那么多衣柜,就只有她的衣柜没有锁!” 我在想,也许,这一切就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吧! 爱情的见证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我、弟弟蒙橙和潘多多,我们一起在阿丑、雨珊、周宇然和彭智明教授的葬礼上默哀。多多手里拿着雨珊的蝴蝶发夹和宇然教授的蝴蝶胸针,默默流着眼泪:“没想到,这两只一模一样的火红色蝴蝶,会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只可惜,我最想念的雨珊,也永远都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蒙橙拿着雨珊带着美丽蝴蝶发夹的照片,眼睛还是红了。 “我还以为,你不过是个playboy,却没想到,你一直那么喜欢我姐姐。”多多再一次带上了那枚蝴蝶发夹,显得那么美丽,动人。 “我看,你也是真的喜欢蒙橙吧?”我小声在多多耳边问到。 “喜欢又怎么样?没有人可以代替姐姐在他心中的位置。”多多看到墓碑上雨珊的照片,黯然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