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哄女朋友睡前故事长篇

哄女朋友的故事 2020-05-10 07:42:1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9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故事一:爱情的眼睛 那是一段艰苦的日子,在公司创业之初,我们住在远离城市的天鹅湖畔,开发一片休闲度假区。办公条件很简陋,只有一部电话,装在……

故事一:爱情的眼睛

那是一段艰苦的日子,在公司创业之初,我们住在远离城市的天鹅湖畔,开发一片休闲度假区。办公条件很简陋,只有一部电话,装在我的桌子上。需要找人时,我就站在办公室门口,对着楼上或楼下,大喊一声那人的名字。

白天是忙碌的,到了夜晚,没有商场和迪厅,大家显得无所事事。于是谈恋爱仿佛成了最好的休闲方式。天鹅湖边,高档别墅楼的小花园里,—对对情投意合的开发者,率先体验休闲度假的浪漫感觉。

因为没有恋爱对象,因为无聊,我常常待在宿舍,与舍友一起,将公司男男女女的名字写在纸上,然后一个个配对。这样的恶作剧常常笑得我们花枝乱颤。第二天晚上,我们将配对打乱,重新再配。我们的配对不是毫无原则的,而是根据各人的综合条件而定。配来配去,我们发现,总有一个人被剩下,那就是技术部的常云峰。

技术部是公司的重要部门,而常云峰却做着最不重要的工作——整理技术档案。这也难怪,技术部里,除了常云峰,其余的都是名牌院校的硕士。不仅在技术部,就是在全公司,仿佛谁都能支使—下常云峰。而我们无法给他配对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太瘦,一个大男人,细高细高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活像天鹅湖畔的一根芦苇。

实在为难,舍友说,这样吧,让他跟巧娥配对。巧娥是食堂里干活的临时工,年过三十,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这样的恶作剧让我们再一次捧腹大笑。

很快我遇到一件奇怪的事。那天,接电话时,有人说,请找一下阿常。声音甜美,仿佛一股清泉在流动。

我问,您找谁?

阿常呀!那口气,那语调,仿佛阿常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人。

我不敢忽视了,脑子里迅速扫描一下,从公司老总,到中层干部,再到普通职员,没有叫常某某,或者某某常的呀!

我只好再问,请说出全名好吗?

就是常云峰啊!声音仍甜美,却有了些许不悦。仿佛不知道阿常,实在是我孤陋寡闻。 常云峰接了电话。平日里呆板的一张脸,居然笑得蜂窝一样。

我对电话那端的女孩,一时间充满好奇。

那个周日,我去办公楼拿点东西,看见常云峰和一个女孩走下楼来。女孩长得小巧玲珑,亲热地挽着常云峰的胳膊。常云峰在神采飞扬地说着什么。女孩不眨眼地看着他,那眼神,充满爱慕,充满崇拜。

常云峰见了我,点点头。而那女孩的眼神,片刻也没离开过常云峰的脸。

常云峰仿佛变了个人,工作更加积极热情。整理档案中,多次发现技术漏洞。那天夜里下雨,海水暴涨,常云峰赶到工地,率领工人,将工地上的钢筋及时转移,为公司挽回十余万元的损失。彼时,公司老总与中层干部,正在外地考察。

老总回来后,常云峰受到空前重视。从整理档案,到技术骨干,到技术部主任,渐渐地,他做了公司的技术部经理。

常云峰腾达了。背地里,我们酸溜溜地说,常云峰好像有神力相助,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如此人才济济的公司,居然能脱颖而出。

公司五周年的庆典上,常云峰偕夫人前住。那个曾经轻巧的女孩,如今雍容而美丽。她身边的常云峰,却显得玉树临风,自信从容。每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有人提议,让常经理谈谈恋爱经过,当初是怎样将这么好的女孩追到手的。

常云峰扭头对她说,你说吧。

她掩了掩嘴。笑,说,常云峰热情、积极、诚实幸亏我下手快,不然很可能被别人抢走大家哄堂大笑。而我,却被一口水呛着。

我看见了她看常云峰的眼神。跟五年前见到的那次一样,充满爱慕,充满崇拜。 我忽然找到了常云峰快速腾达的理由。

因为爱。

她爱他。她有一双爱情的眼睛。于是在她眼里,他是一棵最壮美的大树。而在现实中,这份爱给了他无穷的动力,他也终于因此而长成一棵真正壮美的大树。

想起和舍友搞的那些恶作剧,我的脸微微发烫。

故事二:怎样说出那个字

三十年前,他和老婆处对象的时候,没说过一个“爱”字。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敢说,不敢对大姑娘说“我爱你”。每次约见女方,他都激动得发抖,心里想说那个“爱”字,可就是说不出来。他也曾变着法子,启发女方,让女方对他说“我爱你”,可女方就是不说。他只好这么问女方了:“你爱我吗”女方的回答令他意外:“不知道。”直到结婚后,女方变成老婆了,他才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捧着老婆的脸说:“我爱你!’,老婆推开他说:“现在才说,有什么意思呢?”他红着脸大笑。笑自己当初太胆怯了,谈恋爱时没说过一句“我爱你”,令他惋惜不已。

他和老婆的爱情还有~个小插曲。他们旅行结婚到了上海,到了上海南京路,看见到处都是勾肩搭背的恋爱者。那些恋爱者,挎着胳膊,搂着脖子,甜蜜得不得了。他学着上海人的样子,抓过老婆的胳膊,夹到了自己的臂下,示意老婆挽着他,像上海人那样。可老婆却抽出了胳膊,一甩手,钻进商店里去了。

可惜呀,真可惜,多么好的机会,老婆放弃了。老婆是不打算向上海人学习的,一辈子都没对他说过“我爱你”。

没办法,他和老婆的爱情很不浪漫。

他和老婆结婚后,整天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很平淡的日子。儿子一天天长大了,长成了英俊的小伙子。

儿子到了谈恋爱的年纪,领回来了。_一个女同学,儿子对女同学百般疼爱,捂着衔着都怕化了。他和老婆都看出来了,儿子已经把女同学当成未婚妻了。他和老婆都乐了。好,好啊!儿子有谈恋爱的本事,他真的为儿子高兴。

那天晚上,儿子的女同学没走,留在儿子的房里过夜了:他和老婆目瞪口呆[lizhigushi.com]。

他和老婆不知说什么好了。现在的年轻人,爱了就同居了,发生在电视里的故事,在他们家发生了。

后来,他问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啊?”儿子反问他:“结婚?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喽!”老婆插话说,“人家女孩子和你在一起了,你就得负责!定个好日子,把婚事办了。

儿子笑道:“我们还没商量过呢。” 他板着脸说:“备上一份厚礼,去拜见你老丈人。” 儿子哈哈大笑:“老丈人?我连老丈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他被儿子的话噎住了,噎得张口结舌。过了许久,他才问老婆:“这叫什么事呀?和人家的姑娘好上了,连女方家长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老婆嘿嘿笑道:“时代不同了你儿子,比你本事大。”

他歪着鼻子,无言以对。他可真服了儿子,服了现在的年轻人。老婆念叨起了婆婆,说婆婆知道孙子有对象了,不定会多高兴呢。于是,他和老婆去看望老母亲了。自打老父亲去世后,他时常带着老婆回家看望老母亲。老母亲住在老房子那边,坐几站公交车就到。

老母亲的卧室,仍然挂着老父亲的遗像。老母亲说,每天看看老头子,日子就过得不孤单了。他和老婆陪着老母亲扯闲,扯来扯去,扯到了孙子。听说孙子有女朋友了,做奶奶的高兴极了。老母亲感慨地说:“我就要当太奶奶了!”他哈哈大笑。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老母亲和老父亲之间,说过那个“爱”字吗?他们是怎样表达爱情的呢?

于是,他开始扎花腔,扎了一圈子花腔,说到了各种各样的婚礼。老母亲不知是计,顺着话题,说到了五十多年前自己的婚礼。老母亲红着脸笑道:“按咱们老家的规矩,进了洞房,不许说话,谁先说话,谁先死” 他忍不住问:“妈,您和我爸,总要有人先说话呀,是您先说话的,还是我爸先说话的?” 老母亲乐得捂住了脸:“是你爸,你爸先说话的!你爸说,让他先死一”老母亲说着,眼圈儿红了,望了望老父亲的遗像,泪水就下来。

他心里一震,充满崇敬地望着老父亲的遗像。他明白了,老一辈儿人,就是这样表达爱情的啊。

回家的路上,他对老婆大发感慨:“咱们谈恋爱的时候,那个‘爱’字就是说不出口,写一封信,好多天才有回音;直到结婚了,才知道对方爱不爱自己。现在的年轻人,一分钟就能解决问题。可老一辈儿人呢,埋到土里,也没说过‘我爱你’!”

老婆笑道:“越是说不出来的,才是越深刻的。”说着,老婆挽起了他的手臂。

故事三:桃花眼

人说,女人是水做的。但是,在小镇,小衣是桃花做的。小衣的脸红红白白像桃花;上身一件桃红裙子,把个胸部衬得鼓蓬蓬的,像两个硕大的桃一样,最主要的,是她有一双桃花眼。 桃花眼,外地叫狐媚眼,小镇人不,叫桃花眼,很有创意的。

桃花眼,勾人魂,让人忘了上午和早晨。这是小镇俗语,什么意思?大概是说桃花眼勾人,让人神魂颠倒。

这话大概不错。

小衣在前面走,经常的,有小伙子在后面偷偷地跟,不是一两个,是一群。我是其中的一个。

一次,我刚出小巷,就遇见小衣。我的眼睛就直了,就在后面一眨不眨地瞄看小衣最丰盈的地方,感到心里有一只蚂蚁在爬,很难受,又很舒服。

小衣感觉到了,回过头一笑,一片风轻云白,问,望啥呢?贼眼灼灼的。

我红了脸,张口结舌,说我在看云呢,飘啊飘的。说完,指着天上看,一不小心,撞在电杆上,头上立马起了一个鼓鼓的包,惶惶地夹着尾巴逃了。身后,传来小衣亮汪汪的笑声,泼洒一地,骂声,虚伪!骂得我脸红心跳。

以后,我再偷看小衣,就尽量隐蔽些,如果让她发现了,我就赶紧扬起头,装作没看见她似的,径直走过去。

果然。这方法奏效,既饱了眼福,也避免了嘲笑。

一次,是一个小雨初晴天,在小镇的河边,看见小衣,在河边洗衣,细细的腰肢一袅一袅的,白白一截露在外面,很让人眼馋。我在桥上走,可眼睛却粘在了那截细腰上。突然,一声水光急溅声,我才回过、神,发现自己落到了河里。好在水不深,我忙几下扒拉到岸上。 小衣在岸上,笑得花枝乱颤。

我回到家,喷嚏连天,足足感冒三天。我妈说,被那狐媚子勾了魂,小命都不要了,大秋天的,落到水里去了,回来不担心自己,却说那么冷的天,小衣咋还洗衣服啊。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到了夏天,小镇是女孩子们的天地,更是小衣的天地。

小衣一条窄裙,把个身子包裹得水蜜桃一样,冒汁儿。一双尖而细的高跟鞋,在石板小巷中敲出一路清脆,也在小镇小伙子们的心中敲出一溜火花。

在夏天的黄昏,小衣就到镇外的湖边洗澡。

镇外的湖,叫月亮湖,弯而长,秀秀气气的,如少女的眼睛。湖边,是密匝匝的芦苇,如眼睛的睫毛。

小衣在湖里游水,桃红泳衣,让人眼睛放光。

这时,我就会偷偷地跟去。一个女孩子,在湖里游泳,遇见色狼还了得,我得保护她,不行的话,可以来个英雄救美,或许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另外,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当然是为了看小衣那白条条的身子,虽被泳衣包裹着,可仍让人目眩神摇。

每次去,我都偷偷躲在苇丛中。大气也不敢出。

小衣在湖里蛙泳,仰泳,然后唱歌,学小鸟叫,一双桃花眼里,灌满晚霞,让我有点迷失。突然小表不唱了,扑腾着,喊了一声救命,沉到水中,又扑腾着,浮上来。然后落下去,没了人影。

我吓坏了,也不管自己游泳技术怎么样,扑入了水中。

猛地,我的腿被抓住。沉入水中,狠狠灌了两口水。一双纤纤的手把我拉出水面,—,双桃花眼望着我,似笑非笑,道,坏蛋’叫你再偷看。

原来,这是一个圈套,待我醒悟,已是入套的小鸟。

以后还偷看不?还跟在我后面不?她问。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一双桃花眼眨也不眨,望着我。

我魂飞魄散,想说不,可无论怎么也说不出口,干脆闭了眼,什么也不说。听天由命。她反而罢手了,咯咯一笑,伪君子,怕了就怕了啊。

那笑不媚了,柔柔的,如水;那话,也水一样。

不久,她就成了我的新娘。那天,小镇小伙子喝翻了十六、七个。婚后,我很骄傲,感觉良好,十分得意道,帅哥就是占优势,那么多小伙子,只有我独占花魁。

小衣桃花眼一瞥,别臭美了,还帅哥呢,只不过是在水里,你小子是口供最硬的一个罢了。一句话,让我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