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心菜公主

儿童睡前故事 2020-04-30 09:08:2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30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一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会由从前开始。下面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也不例外。 从前,有一对农民夫妇,丈夫叫汉斯,妻子叫娜塔莎。他们非常善良、勤劳。也……

几乎所有的故事,都会由从前……开始。下面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也不例外。

从前,有一对农民夫妇,丈夫叫汉斯,妻子叫娜塔莎。他们非常善良、勤劳。也十分恩爱。汉斯喜欢喝啤酒、穿牛仔裤和格子衬衫,他在干活的时候还经常哼唱自编的小调,“哦哈呀,远方山坡上的小羊啊,你就像天上的云儿朵呀,你就像我心中的娜塔莎……哦哈呀,刚刚种下的卷心菜啊,绿油油齐刷刷,明年的收成全靠它……”

娜塔莎呢,她平时喜欢吃洒了乳酪和碎核桃仁的烤面包、苹果派,穿碎花的淡蓝色底子的棉布连衣裙,戴着亚麻色的头巾,白色的轻便的鞋子,以至于她走路往往悄无声息地,哪怕她已经来到了你的身边。是的,她像一朵云似的就飘到了你的身边,她还长着一双会说话的蓝眼睛,披着一头长长的金黄色的卷曲柔软的头发,就像大海上的波浪一样。娜塔莎经常坐在窗边发呆,听鸟儿的啼啾,看树上的成熟果子一枚一枚落下来,然后,她会挎起竹篮,又像云一样飘出屋,把果子一枚一枚地捡起来,等到晚上汉斯劳作回来时,就会有美味的佐餐的果子酱等着他享用了。

汉斯每天天不亮就去田里干活了。当鸡叫头一遍时,他就起身,扛起锄头,满含柔情地看了眼仍在睡梦中的妻子,轻轻地吻了下她的脸颊,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

 当汉斯走出家门的时候,天上的星星还眨着眼睛呢。汉斯清理了地里的杂草,又给刚刚种下的卷心菜施了肥,浇了水。这时,太阳微微地露出了笑脸,晨曦的微风轻轻吹拂着他因汗水微透的衣衫,汉斯看到一片整齐的绿油油的卷心菜芽,想着明年的好收成,他欣慰地笑了。于是,他的歌声穿破了树林里的晨雾,又响了起来:“哦哈呀,远方山坡上的小羊啊,你就像天上的云朵呀,你就像我心中的娜塔莎……哦哈呀,刚刚种下的卷心菜啊,绿油油齐刷刷,明年的收成全靠它……”

优美动人的歌声,引得鸟儿也跟着伴奏,河水愈发流得欢快,陆续来干活的村民们都说,听呐,汉斯又在唱歌了!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地里的卷心菜们呢,恨不得生出脚来,跟着汉斯的歌曲节拍一起跳舞。可是,唱着唱着,汉斯的歌声开始低沉起来,“可爱的卷心菜哟,你们快快长。可我的小宝贝哟,你到底在哪儿?可爱的卷心菜哟,你们年年绿,可我的小宝贝哟,你怎么还不来?”

原来,汉斯和娜塔莎的日子虽然幸福恩爱,却一直没有孩子。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遗憾,他们觉得心中对世界的爱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生活也仿佛缺少了点什么,于是,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夫妻俩日日夜夜都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宝贝。

汉斯的歌声越唱越忧伤,太阳也敛去了光芒,河流缓慢地流动伴随着他的低诉,小鸟儿扑棱棱飞走了,云朵飘过给大地笼罩上一层阴影。睡梦中的娜塔莎似乎也感知到了莫名的悲伤,一滴眼泪顺着她长长的睫毛滴落在枕边。

“听啊,这是谁在歌唱?为什么歌声如此悲伤?充满了忧戚?”种在地里的卷心菜精灵们,互相打探着、询问着。

“是汉斯。没有人比他的歌声更动听。”头上顶着嫩黄色着花冠的卷心菜姐姐十分肯定的说。

“可怜的汉斯,他又在期盼能有一个自己的宝贝了。老天为什么不能满足他和娜塔莎小小的心愿呢?”卷心菜奶奶用手绢擦了擦眼睛,心疼又不解地落泪了。

“咳,咳,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他们一下呢?”一直在抽烟斗的卷心菜爷爷,咳嗽两声,敲了敲桌子,终于发话了。

“对呀,是他们用辛勤的劳作让我们健康地生活,让我们安心地在地里欢歌,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帮帮他们!”卷心菜精灵们七嘴八舌地嚷着。

“去求助阿琪莉——卷心菜魔法仙女吧,说不定她会有办法!”于是,卷心菜们一起闭上眼,双手合什,心里默念着:“阿琪莉——阿琪莉仙女——阿琪莉——阿琪莉仙女——”

阿琪莉仙女是卷心菜家族的守护仙女。不过她住在海上,她的小屋也是海蓝色的,镶嵌着白色的海星,灯罩是水母的壳,她有窗帘是一粒粒珍珠串成的珠帘,像许多魔法仙女一样,她的桌上摆着水晶球,里面映射出卷心菜世界的万象百态。也像许多爱美的仙女一样,她的桌上还扔着贝壳制成的梳子,用珊瑚雕的红色戒

指,海洋之心的项链……

卷心菜精灵们在用意念呼唤她时,阿琪莉刚刚起来,她睡眼朦胧地看了看水晶球,却忽然感知到卷心菜精灵们强大的心灵力量,“哦,原来是这样。”其实,她也早就知道汉斯和娜塔莎这对善良的夫妻了,她甚至通过卷心菜水晶电台收听过汉斯的歌声转播,并偷偷按照娜塔莎的菜谱学习过如何制作美味的果子酱。只是她之前并不了解,这对幸福夫妻生活底层暗含的忧伤。

“这并不难呀。”阿琪莉轻轻取出一枚鲨鱼骨针,将水草染成彩线,开始不停地绣啊绣啊,不大一会儿,就绣好了。原来,她绣的是一个女娃娃,长长的金色头发,蓝蓝的大大的眼睛,甜美的笑靥,头发上还别着水晶发卡。阿琪莉对着绣好的娃娃轻轻地念着咒语说:“呜——吧——哩——呣——哈——啦。去吧,到汉?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蚋灸抢锶グ?如果有需要,记得轻抚一下头上的水晶发卡,我就会来帮助你的。”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汉斯照例天不亮就准备出门干农活了,天上的星星还眨着眼睛。汉斯睡眼朦胧地推开家中的木门,忽然,他看到家门口躺着一颗巨大的绿油油的卷心菜,有撑起的伞那么大,汉斯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卷心菜呢!他还听到菜心里面还传出阵阵银铃般的咿呀的笑声,走近一瞧,柔软的菜叶中间,居然躺着一个笑嘻嘻的小小的女婴,正自己摆弄着胖乎乎的手指玩得高兴呢。汉斯急忙喊到:“娜塔莎,快来看呐!”娜塔莎闻声,提起长裙,顾不上梳好辫子,散着头发也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天呐,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宝贝呀!这是上天赐与我们的礼物吗?你瞧她蓝汪汪的水灵灵的大眼睛,你瞧她柔软卷曲的金发,你瞧她长长的睫毛,你听她稚嫩清脆的笑声呀!这真的是上天赐与我们的礼物呢,哦,汉斯,我们给她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汉斯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温柔的爱意,他若有所思地说:“感谢上帝,既然,她包在一棵这么大的卷心菜里来到我们身边,那我们就叫她——卷心菜吧!”

邻居们也闻声前来。大家纷纷议论着,“这是多么美丽的一个小宝贝呀,喔,你看她呶起的小嘴,她叫什么名字?卷心菜哦,哦,卷心菜,快快长哟!”

汉斯和娜塔莎欣慰地对视而笑,他们心里明白,未来的生活有了更明确的指望,他们的努力将更有奔头,那就是怀中这个小宝贝——卷心菜。他们要把世上全部的爱都给她。

卷心菜在汉斯和娜塔莎的爱中,一点点长大了。

汉斯用山中砍下的木材为她建了一座卷心菜小屋,屋子的外形就像一棵硕大的卷心菜,淡绿色的屋檐,白色的小圆窗,白色的窗帘是娜塔莎用自己手织的棉布为她亲手挂上的,还有蓄满玫瑰花瓣的被子和抱枕。娜塔莎还用白色的亚麻布为卷心菜缝制了一套蓬蓬的长裙,镶着淡绿色的边儿,每次从田里回来,汉斯都会用最新鲜的带着露珠的花朵编一枚五彩的花环戴在卷心菜的额头上。

卷心菜快乐地成长着。每当卷心菜唱着歌儿散步在河边的时候,哗哗的河水都缓慢了脚步,岸两边的柳树叶子激动得更绿更亮,小鸟不再独唱,而是情不自禁地为她奏起了合鸣。乡亲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计,驻足倾听。“听啊,卷心菜又在唱歌了,她的声音多么美妙,她的外貌多么美丽高贵,她真应该是一位公主啊!”也有的人说,“可惜,她生在我们普通的庄户人家,汉斯夫妇除了疼爱,又能给她什么?像这样一位美丽的姑娘,应该住在镶着黄金的宫殿里,日夜的佣人服侍,可是,汉斯的手就快抢不动锄头了,美丽的娜塔莎的头上也添了几丝白发,今后,谁来照顾可爱的卷心菜呢?更何况,像这样的人儿,乡野的树木掩住了她的美貌,简陋的小屋委屈了她娇嫩的玫瑰花般的脸庞,粗茶淡饭怎么衬得上她纤弱的身材?像这样一位可爱的人儿,她真应该成为一名真正的公主呢!”

卷心菜没有留意,她从未想过自己应该在哪儿,过什么样的生活这样的问题。她只是无忧无虑地唱啊唱,一直唱到夕阳烙红了天边的晚霞,她才带着兜满了一裙子的鲜花,兴高采烈地回到坎烟袅袅的小屋,她知道,汉斯爸爸和娜塔莎妈妈一定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她回来了。炉火中的松枝还弥漫着烤香鸡的味道,而她,也采了树林里最新鲜的蘑菇用来做奶油蘑菇汤。还有抹着鱼子酱的面包,青绿的西红杭和生菜上面还沾着水珠。

与此同时。

山那边的喀尔卡王国里,老国王正在为爱女的失踪而痛苦流涕。他的皇冠因为悲伤歪得没有心思扶正,眼珠也因为流泪而变得像搅浑的潭。老国王伤心地拍着红木沙发椅子的扶手对胖胖的宰相说:“去,我要你必须把我的女儿找回来!!快去啊!只要她肯回来,我答应她不再让她嫁给那个蓝眼睛的布鲁王子!快去!找到了重赏黄金三千两!”胖宰相无奈地耸耸肩,扭着肥胖的身躯退了出去,他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他豢养的乌鸦也跟着飞了出去。空荡荡的宫殿里,只留下老国王一人仍在痛哭地喊着:“我要我可爱的女儿,我要我的小公主!”

胖宰相和乌鸦上路了。他差一点在树林里迷了路,还险些跌倒在滑溜溜石子的小溪里,“这个老家伙,他一定是伤心糊涂了,三千两黄金不是那么好赚的,我只随便转转就交差吧。谁知道那个任性的公主会跑到哪里去呢!”胖宰相一边走一边抱怨着,他的额上又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乌鸦呢,让它去前面探路的,怎么还没回来?乌鸦!乌鸦!”

这时,乌鸦慌张地飞回来,羽毛煽起了灰尘:“啊,啊,啊,我我我,找到公主了!”

“什么?你找到公主了?”宰相一脸狐疑。

“啊,啊,是的,宰相大人。我被一阵美妙的歌声吸引着来到了河边,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在唱歌,我飞过去一看,哎呀,这不是咱们的公主嘛!虽然她穿着农家的衣服,洗得发白的旧布鞋,但是她亚麻色的长发,天蓝色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不就是我们公主嘛?!”

宰相在乌鸦的带领下,扭着肥胖的身躯快步走到河边,原来是卷心菜正在那里采野花。

宰相高兴地对她行了个礼:“可找到您了,亲爱的公主。老国王因为伤心已经病倒了,他也承诺不再让你嫁给布鲁王子,快点随我们回去吧!”

“你们好。请问您在说些什么?我完全不懂。也并不认识你们。”

宰相和乌鸦吃惊地张大了嘴。“什么?你不是公主?”

“你们是远方来的客人吧。我叫卷心菜,我的家就在附近,不如你们也跟我回家用晚餐吧,今天妈妈做了很好吃的烤肉呢。”

“呃,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我们……”宰相刚一开口,乌鸦眼珠一转,打断了他的话:“好哇,好哇,真是谢谢你!卷心菜,可爱的小姑娘,善良的小家伙,我们还真是饿啦!”

于是卷心菜带着宰相和乌鸦一起回家。她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还一路唱着歌,摘着野花。跟在后面的宰相不解地小声问乌鸦,“她不是我们要找的公主,为什么还跟她回去?她家的饭肯定简陋,像我这样尊贵的宰相怎么能踏进平民的小屋呢?不如我们找个舒服的地方好好吃一顿。”乌鸦声音低低地说:“你想想,真正的公主我们上哪儿找去?找不到公主,三千两黄金就拿不到手!这个卷心菜既然和公主长得这么像,嘿嘿,既然有现成的,咱们不如劝说她……”“张冠李戴!?”宰相激动地提高了分贝。“嘘!我们先去她家,然后再找机会说服她!嘘……”乌鸦说完,他和宰相同时狡猾地笑了。

汉斯夫妇很惊讶,卷心菜带回了两位客人。

“我是山那边喀尔卡王国的宰相。是这样,我和乌鸦奉命寻找离家出走的公主,却不想遇到了你们家可爱善良的卷心菜,她和公主呀,真是长得一模一样!”宰相自我介绍道。

“哦,是嘛!远道而来的尊贵的客人,你们一定饿了吧,快吃饭吧!”娜塔莎热情和招呼着,汉斯则去外面新砍了两个树桩当椅子请客人们坐下用餐。

晚餐开始了。

“您家的卷心菜和我国的公主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她换上华丽的宫殿礼服,戴上名贵的珠宝,换上镶满钻石的水晶鞋,哎哟,那高贵的气质将会被绝对地烘托出来!”宰相一边咬着鸡腿,一边遗憾地摇着头。

娜塔莎不安地看了一眼卷心菜身上的衣裙:朴素的亚麻质地,已经洗得又旧又柔软,头上别着的一朵小雏菊是唯一的装饰。

“可不是嘛,”乌鸦接着说。“宫里有图案精致擦得亮晶晶的纯银餐具,雪白的浆得发硬的桌布,就连默立一旁的佣人都穿着干净笔挺的西装,打着领结。”

汉斯望了望餐桌上自己用木头削制的碗盘,沉默不语。

“其实啊,卷心菜和公主长得这样像,如果能代替公主进宫,既安慰老国王的心,她又能过上好日子,说不定,以后还能嫁个王子呢!”宰相和乌鸦互相唱和着。

“什么?!你们说什么?!卷心菜是我们最心爱的宝贝,我们怎么舍得把她送走?”汉斯夫妇同时摆手又摇头。

“那也要问问卷心菜的意思嘛,毕竟她长大了,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乌鸦说着飞上卷心菜的肩头:“亲爱的小姑娘,这于你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你从来没有离开过山里吧,你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吧!难道你愿意一辈子就生活在这样简陋的房子里?”卷心菜用手捏着衣角,茫然地望着父母,不发一语。

乌鸦转而又飞到汉斯和娜塔莎的身边,咕噜着眼珠对他们说,“卷心菜是你们最爱的孩子。如果她到了我们那里,可以享受最优质的生活,老国王也会非常爱她。你们也不年轻了,难道忍心看着她一直跟你们过着清苦的日子吗?”

“但是,也不能假冒公主去欺骗老国王……”娜塔莎迟疑着说。

“哎呀,这怎么能算是欺骗呢,就算是,也是善意的欺骗啊。老国王见不到女儿,就快伤心死了,一直重病在床,卷心菜代替公主回去无疑是他的最大的安慰。而卷心菜又能因此改变她的生活。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嘛!”

“呃,对啊,我们还能得三千两……”胖胖的笨宰相忙不迭地想补充。却被乌鸦及时打住了话头:“对,也不过三,三天就到……三天。我们还可以安排卷心菜经常回来看你们!这是多好的机会呀!”

“对,对,好机会。不急不急,我们明天才动身呢,你们再考虑一晚吧。明天我们再来,谢谢你们的款待啊!”乌鸦和宰相告辞了,留下了一个难题给这个幸福的家庭。

夜已经深了。

卷心菜一家却无法入眠。卷心菜独自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星星发呆。她看到浩渺的星河,有的星星的形状像勺子,有的像一匹马,有的像天鹅,有的像弓箭,可是,有没有像宫殿的呢?她不知道宫殿是什么样,外面的世界和小村庄有什么不同,丝绸做成的裙子是不是走路时会发出轻柔的声响?宝石真的会发出七彩的光吗?

汉斯和娜塔莎夫妇也没有入睡。他们了解女儿的想法。也不忍心让心爱的卷心菜一生都待在默默无名的小山村里。是啊,除了简陋的食物、朴素的衣服,平静的日子,他们还能给卷心菜什么呢?他们年纪越来越大,汉斯的身躯已经不再笔挺,娜塔莎的头发也开始夹杂着银丝,他们对卷心菜的幸福又能提供多少未来的保证呢?

鸡叫了,伴随着一个纠结的不眠之夜,清晨在奶白色的雾中醒来了。

汉斯和娜塔莎也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让卷心菜随宰相与乌鸦出发,去山那边的喀尔卡王国,成为那里的公主。

喀尔卡王国的宫殿巨大巍峨,高耸云端。这里的河流中流淌的是折射出银白光亮碎钻石,树叶是黄金的,宫殿的围墙全部由玛瑙打造。卷心菜公主的房间有篮球场那么大,从这边到那边要足足走十几分钟。佣人们都脚踩着滑轮飞奔着来去。窗帘是桔黄色金丝绒的,仿佛被云层遮住的太阳金边发出柔和耀眼的光。天花板上镶嵌着蓝宝石,躺在铺着九十九层柔软天鹅羽毛被的大床上,只要一抬眼就仿佛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卷心菜,不,现在已经是卷心菜公主了。她的衣柜里挂着四季的各种款式的衣服,哪怕一天换一件也穿不完。还有鞋子,色彩缤纷的鞋子是用来搭配各式礼服、便装、骑马装、睡衣、皮装的。还有几大箱子的珠宝和首饰,珍珠、钻石、琥珀、翡翠,卷心菜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佩带。她还拥有了一匹毛色光亮的小白马,总之一切童话里公主应该有的,她现在都拥有了。

老国王开心极了,他的病一下子就全好了。他拉着卷心菜的手,高兴地转个不停。

卷心菜还吃到了以前从来没有尝过的食物:精致的点心、形容奇怪的海鲜、香醇的美酒……

一个个喧嚣的白天过去了,一个个宁静的夜晚也过去了。不知不觉,卷心菜来到喀尔卡王国成为公主已经三十天。

这三十天的日子如在梦中,她觉得即虚幻又不真实。虽然每天除了娱乐就是欢宴,骑射游玩。不必再跟着娜塔莎妈妈做家务,也不必为汉斯父亲每年的收成而担忧,虽然老国王一直当她是自己的女儿般疼爱,但是卷心菜却越来越忧郁,她发现自己并不如从前快乐,人们再也听不到她动人美妙的歌声。在卷心菜心里面,美味的食物虽然丰富,但不知为何吃起来却味同嚼蜡,远不如娜塔莎妈妈亲手烤的肉饼发出油滋滋地香味。漂亮的服饰虽然美丽,但却不如原来粗麻的衣裳能够衬托出她鲜花一样的笑脸。多少个夜里,她经常一个人坐在闪烁着银白色亮光的碎钻石的河边发呆,她非常想念汉斯爸爸和娜塔莎妈妈,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他们一定也在深切地想念着她吧。

天上的月亮升起来了,她开始想不明白,父母那般割舍疼爱地送她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她幸福吗?可是她现在幸福吗?她觉得并不幸福。王宫虽然华贵,但她却日日思念着家乡。家乡的河水是流动的,也一样闪着碎钻石的光。家乡的树是有生命的,到了春天,会发出嫩绿的枝芽,柔软的枝条随风轻抚着脸颊,就好象妈妈温柔的手。可是这里的树却是黄金的,不分季节,也没有柔软的抚慰。冰冷,是的。这里的热闹掩映下,竟是一派冰冷和孤独。山村的乡亲们是多么地亲切呐,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招呼邻居们去品尝,谁家的孩子淘气地摘了别家的果子,那家人也只是装成生气吓跑他们。而在这里,人们都是彬彬有礼的,互相客套地打着招呼,可看起来却又那么地生分,谁也走不进谁的内心,人人都给自己建了一座城墙,似乎只有躲在里面才安全。对,安全。这里的宫墙又高又结实,可是为什么没有汉斯爸爸的怀抱那样给人以安全感呢?

想着想着,卷心菜伤心地落泪了。她想她明白了幸福的真正涵义,那就是在父母身边,在最爱她的亲人身边。那样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其乐融融,幸福,不就是这么简单吗?她想回家!

可是现在怎么办?老国王如果知道实情,一定会再次伤心病倒的。可是想到汉斯爸爸不再笔挺的腰身,想到娜塔莎妈妈头上越来越多的白发,她真是太想念他们了!

卷心菜满心烦恼地挠了挠头,忽然,她的手触到了一直戴在头上的水晶发卡,那是她从一出生就戴着的发卡。她还记得小时候,每天清晨,娜塔莎妈妈都会在镜前帮她梳起长发,然后再认真地帮她别好这枚水晶发卡。想念妈妈的卷心菜轻轻摘下发卡,轻轻抚摸着,追忆着往昔的时光。

这时,忽然眼前出现了一道光,一位美丽的仙女出现在卷心菜面前。

“你是谁?美丽的仙女,是喀尔卡王国邀请来的客人吗?”卷心菜公主有些吃惊地问,因为她隐隐感觉到,是因为自己抚摸了发卡,仙女才出现的。

“哈哈,亲爱的卷心菜,好久不见哟,你已经长大了。我是阿琪莉仙女,也就是卷心菜的守护仙女呀。当初,还是我把你送到汉斯夫妇身边的呢!怎么了,亲爱的小姑娘,你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了吗?对的,正是水晶发卡的魔力召唤我到这里来的哟!”阿琪莉仙女亲切地回答她,仿佛明白她心中一切所想。

“你好,亲爱的阿琪莉仙女,卷心菜的守护神。是这样的,我不想在这里当公主,我想回到家乡,回到亲爱的父母身边!可是,这里的老国王怎么办呢?如果我不留下来安慰他,他一定会再次伤心病倒的。我很为难,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呵,傻丫头,你怎么不早说呢。这有什么难办的,我们让原来的公主回来不就得了嘛!你等等啊,我去让风神传个消息就好啦。亲爱的姑娘,你太累了,先去睡一觉吧。”阿琪莉仙女自信地说着,似乎一切难题到了她那里,就都不成为难题了……

第二天清早,卷心菜发现自己醒来时,不是在诺大的宫殿里,而是在殿外的小溪旁,远远地,她看到一个豪华的马车队席卷着烟尘向宫殿方向驶去,在最前面最漂亮的马车里,坐着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在女孩儿的旁边,还坐着一位英俊的王子。原来,她就是喀尔卡王国的公主,当初逃婚离开宫殿,在丛林里不小心迷了路,又累又饿的时候,遇到了莫多国的王子搭救,他们一见倾心,决定终身相守。正在这时,风神传来了消息,说老国王已经原谅了她,并且希望她早日回宫。于是,卷心菜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太好了!我终于也可以回家了。卷心菜公主,哦不,她现在又成为了原来的卷心菜,简朴的衣裙,脚上仍是来时穿的那双平底布鞋,身上唯一的装饰是田野里摘下的雏菊花。可是,卷心菜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少了什么,相反,她此刻方觉得自己才是这世上最富有的人。

卷心菜终于回到了乡村,回到了最爱她的汉斯夫妇身边。她还是原来的样子,无忧无虑的,还是整天唱歌,不过,她现在知道了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最适合自己的。不过,因为曾经在喀尔卡王国生活过,乡亲们却打趣地开始叫她:卷心菜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