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人

关于的人的小故事

1、种芝麻得瓜

童话故事是儿童文学的一种,通过丰富的想象、幻想和夸张来塑造鲜明的形象,同时带孩子感受生活,进行思想教育。适合孩子的童话类故事很多,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资料,接下来就让小编带大家一睹为快!

种芝麻得瓜

从前,宇宙中有一颗芝麻星球,它太小了,小到只能站一只脚。芝麻星球上只有一个居民。他单脚站在上面,不停地换着脚。

一艘(sōu)铅笔飞船打这儿飞过,飞船里的人们冲他打招呼:“哎呀,你这样好累呀!跟我们走吧,去面包星球待着,多好!”

他摆摆手说:“不,我要在这里待着,哪儿也不去。”

飞船里的人们只好驾驶飞船离开了。

又一艘飞船路过。“跟我们走吧!”船长说,“我们是银河马戏团的,不如你来我们这里走钢索吧!我们到处去表演,人们可爱看了!”

“不了,”芝麻星球上的人说着换了只脚站着,“这儿挺好的,芝麻星球还能旋转呢,你见过能旋转的钢索吗?”

“嗯?那倒没有……”船长捋(lǚ)着自己的胡须说。

“我说对了吧?”芝麻星球上的人一边搭话,一边随着旋转的星球转过半个身子去。

“那么,跟我们合张影吧。”船长拿出他的相机,给芝麻星球上的人拍了一张侧脸,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芝麻星球上的人一边旋转着,一边换着脚,远远看去就好像在跳芭蕾。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把阳光都挡住了。

为了晒到太阳,芝麻星球上的人不时踮起脚尖,高举着双手,把脖子伸得长长的,看起来就更像是一场芭蕾舞表演了。

飞船上的人们不由鼓起了掌,咔嚓咔嚓拿相机拍个不停。还有些头脑精明些的,抄起大喇叭做起了生意:“瓜子、花生有卖啊!瓜子、花生!还有爆米花、汽水!”

人们吃着瓜子、花生,看着“芭蕾舞表演”,赞叹几声,便都驾驶着飞船离开了,只剩下芝麻星球上的人孤独地站着。这时,一颗小小的、黑乎乎的东西朝他飘了过来。

是什么呢?他伸手握在手心里。原来是一颗西瓜子!一定是人们吃瓜子的时候漏掉的,它能发芽吗?

他弯下腰,把瓜子种在了自己脚下,然后闭上眼睛好好睡了一觉。忽然,他觉得脚底板痒痒的,睁开眼睛,发现一棵碧绿的小芽儿正从脚下伸开两片嫩绿的叶子。

他惊呆了。他弯下腰去看它,跟它说话,对它爱护有加。寒冷时,他用体温温暖那棵小芽;炎热时,他用身体挡住燥热的阳光。他给它浇水,给它唱歌,给它讲他从开飞船的人那里听来的故事。他小心地换着脚站着,不让自己踩伤它。他希望它快快长大。

小瓜苗没有辜(gū)负他的期待。没多久,它就长得又高又壮。芝麻星球上的人已经可以在它的藤蔓(téng wàn)上睡觉了。又过了一阵,它开花了,结了一个瓜。每天,芝麻星球上的人都要沿着藤蔓爬到这颗小瓜身边,给它讲故事。小瓜越长越大,终于长成了如同星球一般巨大的西瓜。

很久很久之后,人们喜欢开着飞船到这颗巨大的西瓜边上参观,听到导游讲芝麻星球的故事,人们总忍不住要问:“那个人呢?他到哪里去了?”

“他去星际环游了。”导游说,“每过一阵,他都会回来看他的瓜,还跟它讲故事。”

“哦,我知道了!”有人嚷嚷起来,“我猜是他的故事讲完了,所以要到各处去看看,才好有新的故事讲给西瓜听啊!”

科幻童话:机器人出诊

这是一篇科幻童话,写机器人走进动物园,替大象、青蛙治病,闹出了许多笑话。

方方是机器人。黄大夫在他的电脑中输入了一些医学知识。有一天,方方突然不翼而飞了。

原来,方方趁黄大夫去接听电话时,偷偷地背起黄大夫的出诊箱,独个儿洋洋得意地出门去了。他在街上走哇,走哇,不知不觉地随着人潮,走进了动物园。

方方看见大象正在池边喷水玩耍,连忙高喊:“大象,大象,别把水吸到肺里去,那会生病的!”

于是,他拿出听诊器,按在大象胸前,细心地听。还好,肺部没有杂音,只是脉搏跳得太慢。方方对着手表一数,哎呀,每分钟才跳四十下,比正常人的心跳要慢一半呢。

方方焦急地说:“大象,你的心跳得太慢,恐怕有心脏病!”

大象听了,不但无动于衷,还觉得好笑。“你在瞎说些什么!我的个子大,所以心跳也慢。我怎么会有心脏病呢?”

大象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走开了。

“咯咯咯咯”,忽然背后传来一阵笑声。方方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青蛙在笑他呢。青蛙那对凸出的大眼睛,引起了方方的注意。方方问青蛙:“你的眼球凸得这么厉害,是不是患了近视呢?”

方方拿出一张视力表,挂在树枝上,叫青蛙站在六公尺远的地方看。视力表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字。青蛙喊“看不见”,方方让它站在三公尺远的地方看,青蛙还是喊“看不见”。最后,方方让青蛙站在视力表的前面看,青蛙竟连最大的“A”字也看不见。

“青蛙,你患了深度近视啦,最好配一副眼镜……”说时迟,那时快,一只蚊子飞了过来,青蛙吐出长长的舌头,“刷”的一声,一口把蚊子吞进肚子里去了。

方方看呆了,吃惊地问:“斗大的字你看不见,怎么一只蚊子却逃不过你的眼睛?”

青蛙“咯咯咯咯”地笑着说:“我的眼睛生来就是这样;凡是动的东西,我都一目了然;凡是不动的东西,我

都看不见。”

方方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熊猫啦、河马啦、小白兔啦、小猴子啦,一下子都围了上来。

淘气的小白兔说:“医生,快给我配瓶眼药水吧,你瞧,我得了红眼病啦。”

猫头鹰在树上说:“你还是给我配一副适合白天载的大眼镜吧。”

“哈哈哈哈……”小熊猫笑得在地上打滚。

“呵呵呵呵……”大河马张开了大嘴巴。

正当方方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时,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喊道:“方方,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呀?”

方方回头一看,原来是黄大夫的孙子明明找他来了。他于是乖乖地跟着他回去。

方方老老实实地说出他出诊的经过情形,大家听了都笑得前俯后仰。

气鼓鱼

我们刚从观察棚往回走,手机突然响了。是阿山的电话:

“大叔,今晚请你和阿姨喝粥。一定要来,机会难得。”

到了港口,果然见到了阿山的船。他见了我,就从船舱端来一个盆,水里趴着一条活鱼。

“认不认得?见没见过这种鱼?捉它要有高超的技术,一般人不敢惹它。我留了好几天,就是等你来的。”

鱼肚扁平,黑褐色背稍隆起,头不大,两只眼圈(或是眼白)雪亮,尾短,呈圆锥形。鳞片有点异常。从常识看来,是种底栖鱼——喜欢趴在水底。

“惭愧,不识货。”

阿山伸手神速地将鱼捞到桌上。他的妻子阿惠已递给他一只筷子。

“我不吃生鱼片!”我说。

“有拿一只筷子请客吃鱼的吗?别,怕,我也不吃生鱼片。戏法开始了,用筷子敲鱼。”阿山说。

那鱼很乖,静静地趴在小矮桌上。

“噗”的一声,筷子敲下去了。只见鱼一颤。

“敲,用力敲,不要停!”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那鱼将嘴张大,肚子鼓了起来,身上的鳞片——不,鳞片成了又尖又长的刺,正在竖起。

阿山一手夺过筷子连连敲起。鱼肚子还在膨胀,背上、腹部两侧的刺直立起来了。

我认出它了,小声对李老师说:“刺鲍。”

阿山说:“我们叫它气鼓鱼。它爱生气,谁惹它,它就气成这样。”

是的,听说,这种鱼熬粥,鲜美至极。

“我给大叔说个故事吧!”阿惠又将鱼放到了盆中。

“这个故事是阿爸讲的。”

那天海况很好,风平浪静。阿爸下完钓钩后,抛下锚,将船停在礁石边歇息。突然看到一条鲨鱼从深海游来,全身银灰色,无鳞。鱼不大,也只不过两米多长,但裂到鳃边的大阔嘴,露出了一排尖利的牙齿。

鲨鱼几个来回一游,阿爸渐渐看到它是为谁而来的——

左边珊瑚丛下,正趴着一群气鼓鱼,津津有味地啃食一窝小蟹。这种鱼喜欢挤在一起。但通往那里的水道不宽,被珊瑚挤得窄窄的。阿爸正观察着,只见鲨鱼一摇尾,灵活得像蛇,穿行在珊瑚丛中,向气鼓鱼群冲去。尽管它很灵巧,可还是碰了一枝珊瑚。

气鼓鱼猛然张嘴吸取海水,身子鼓起,长刺挺立。

鲨鱼眼看对手成了一堆长枪挺立的圆阵,只一摆尾,张大口,灵敏地一扭头,将离这团鱼几米远的一群气鼓鱼统统吞到了口中,那群鱼还没来得及鼓出刺来……

头十只的气鼓鱼,它一口就吞下了!

鲨鱼得意洋洋地卖弄着游姿,在珊瑚丛中游来游去,寻找着新的捕猎对象。果然又吞进了好几条鱼。

不,不对。你看,它浑身发抖了,抖得它去撞珊瑚礁……

眨眼工夫,它又在海里打起滚来。鳄鱼才用打滚来撕扯猎物,鲨鱼的牙可是锋利无比。不,它太贪心了,一口就吞下了那么多气鼓鱼,还吃了几条大鱼,上下牙都不磕一下,肠胃能吃得消吗?

鲨鱼浑身哆嗦,翻滚得越来越厉害,一会儿向左滚,一会儿又向右滚,打得珊瑚枝稀里哗啦往下掉,滚得翻江倒海……

它终于翻滚不动了,白白的肚皮朝天,躺在海面上。

阿爸看到鲨鱼肚子上,这里那里前面后面都在动……它在装死?

一条气鼓鱼从肚子里钻出来了,又一条钻出来了……钻出来的气鼓鱼,反身就趴在鲨鱼肚子上,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好像是接到了信号,这里,那里都游来了气鼓鱼,都欢欣鼓舞地参加了这场盛宴,连刚才进行防卫的气鼓鱼也来了!

红色、青色、蓝色的鱼也都匆匆赶来参加这场盛宴!

“虽然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猎食、防卫的特殊本领,但这个故事肯定是你编的!”我说。

“要编也是我阿爸编的。我又没说是我看到的!”

美丽新奇的一天又结束了。

2、光荣的荆棘路_安徒生童话故事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做布鲁德的猎人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极大的困难和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小时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诵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经常有一个愉快的结尾,而真事常常在今生没有结果,只好等到永恒的未来。

世界的历史象一个幻灯。它在现代的黑暗背景上,放映出明朗的片子,说明那些造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荆棘路。

这些光耀的图片把各个时代,各个国家都反映给我们看。每张片子只映几秒钟,但是它却代表整个的一生——充满了斗争和胜利的一生。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些殉道者行列中的人吧——除非这个世界本身遭到灭亡,这个行列是永远没有穷尽的。

我们现在来看看一个挤满了观众的圆形剧场吧。讽刺和幽默的语言象潮水一般地从阿里斯托芬①的“云”喷射出来。雅典最了不起的一个人物,在人身和精神方面,都受到了舞台上的嘲笑。他是保护人民反抗“三十僭主”②的战士。他名叫苏格拉底③,他在混战中救援了阿尔基比阿德斯和色诺芬,他的天才超过了古代的神仙。他本人就在场。他从观众的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前面去,让那些正在哄堂大笑的人可以看看,他本人和戏台上嘲笑的那个对象究竟有什么相同之点。他站在他们面前,高高地站在他们面前。

①阿里斯托芬(约公元前446~前385),古代希腊喜剧家。他在剧本《云》里猛烈攻击苏格拉底。

②僭主统治,指用武力夺取政权而建立的个人统治。公元前七至六世纪,希腊各城邦形成时期,较广泛地出现过这种政权形式。公元前404年,斯巴达打败雅典,在雅典扶植一个30人的委员会,后来被称为“三十僭主政府”。

③苏格拉底(公元前470~前399),古代希腊哲学家。他曾在一次战争中救过雅典政治家和军事家阿尔基比阿德斯(约公元前450~前404)的性命。在另一次战争中又救过他的学生希腊的历史学家、军事家和政论家色诺芬(约公元前444~前354)的性命。

你,多汁的,绿色的毒胡萝卜,雅典的阴影不是橄榄树而是你①!

七个城市国家②在彼此争辩,都说荷马是在自己城里出生的——这也就是说,在荷马死了以后!请看看他活着的时候吧!他在这些城市里流浪,靠朗诵自己的诗篇过日子。他一想起明天的生活,头发就变得灰白起来。他,这个伟大的先知者,是一个孤独的瞎子。锐利的荆棘把这位诗中圣哲的衣服撕得稀烂。

但是他的歌仍然是活着的;通过这些歌,古代的英雄和神仙也获得了生命。

图画一幅接着一幅地从日出之国,从日落之国现出来。这些国家在空间和时间方面彼此的距离很远,然而它们却有着同样的光荣的荆棘路。生满了刺的蓟只有在它装饰着坟墓的时候,才开出第一朵花。

骆驼在棕榈树下面走过。它们满载着靛青和贵重的财宝。这些东西是这国家的君主送给一个人的礼物——这个人是人民的欢乐,是国家的光荣。嫉妒和毁谤逼得他不得不从这国家逃走,只有现在人们才发现他。这个骆驼队现在快要走到他避乱的那个小镇。人们抬出一具可怜的尸体走出城门,骆驼队停下来了。这个死人就正是他们所要寻找的那个人:菲尔多西③——光荣的荆棘路在这儿告一结束!

①雅典政府逼迫苏格拉底喝葡萄精自杀。

②古代希腊的每个城市是一个国家。

③这是波斯伟大诗人曼苏尔(Abul Kasim Mansur,940-1020?)的笔名,叙事诗《王书》(Shahnama)的作者。这部诗有六万行,是波斯国王请他写的,并且答应给他每行一块金币。但是诗完成后,国王的大臣却给他每行一块银币。他在盛怒之下写了一首诗讽刺国王的恶劣。这首诗现在就成了《王书》的序言。待国王追捕他时,他已经逃出了国境。

在葡萄牙的京城里,在王宫的大理石台阶上,坐着一个圆面孔、厚嘴唇、黑头发的非洲黑人,他在向人求乞。他是卡蒙斯①的忠实的奴隶。如果没有他和他求乞得到的许多铜板,他的主人——叙事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的作者——恐怕早就饿死了。

现在卡蒙斯的墓上立着一座贵重的纪念碑。

还有一幅图画!

铁栏杆后面站着一个人。他像死一样的惨白,长着一脸又长又乱的胡子。

“我发明了一件东西——一件许多世纪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他说。“但是人们却把我放在这里关了二十多年!”

“他是谁呢?”

“一个疯子!”疯人院的看守说。“这些疯子的怪想头才多呢!他相信人们可以用蒸汽推动东西!”

这人名叫萨洛蒙·得·高斯②,黎塞留③读不懂他的预言性的著作,因此他死在疯人院里。

①卡蒙斯:全名是Luiz Yaz Camoes(1524?~1580),葡萄牙的最伟大的诗人。他的叙事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Os Lusiadas)是葡萄牙最伟大的史诗。他生前曾多次被关进监狱。

②高斯(Salomon de Caus,1576~1626),是法国的科学家,他的著作有《动力与各种机器的关系》(Raisons des forces mouvantes avec diverses machines),说明蒸汽的原理。

③黎塞留(Richelieu,1585~1642)是法国的首相,曾有一个时候拥有国家最高的权力。

现在哥伦布出现了。街上的野孩子常常跟在他后面讥笑他,因为他想发现一个新世界——而且他居然发现了。欢乐的钟声迎接着他的胜利的归来,但嫉妒的钟敲得比这还要响亮。他,这个发现新大陆的人,这个把美洲黄金的土地从海里捞起来的人,这个把一切贡献给他的国王的人,所得到的酬报是一条铁链。他希望把这条链子放在他的棺材上,让世人可以看到他的时代所给予他的评价①。

图画一幅接着一幅的出现,光荣的荆棘路真是没有尽头。

在黑暗中坐着一个人,他要量出月亮里山岳的高度。他探索星球与行星之间的太空。他这个巨人懂得大自然的规律。他能感觉到地球在他的脚下转动。这人就是伽利略②。老迈的他,又聋又瞎,坐在那儿,在尖锐的苦痛中和人间的轻视中挣扎。他几乎没有气力提起他的一双脚:当人们不相信真理的时候,他在灵魂的极度痛苦中曾经在地上跺着这双脚,高呼着:“但是地在转动呀!”

这儿有一个女子,她有一颗孩子的心,但是这颗心充满了热情和信念。她在一个战斗的部队前面高举着旗帜;她为她的祖国带来胜利和解放。空中起了一片狂欢的声音,于是柴堆烧起来了:大家在烧死一个巫婆——贞德③。是的,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人们唾弃这朵纯洁的百合花,但智慧的鬼才伏尔

①1500年8月24日,西班牙政府派人到美洲去把哥伦布逮捕起来,用铁链子把他套着,送回西班牙。

②伽利略(Galilei,1564~1642),是意大利著名的天文学家。

③贞德(Jeanne d’Arc,1412~1431),一译冉·达克,又名拉·比塞尔(La Pucelle),是法国的女英雄。她在1429年带领6000人打退英国的侵略者。后来她被人出卖与英国人,被当做巫婆烧死。

④伏尔泰(Voltaire,1694~1779),是法国著名的作家。《拉·比塞尔》是他写的一部关于的贞德的史诗。

在微堡的宫殿里,丹麦的贵族烧毁了国王的法律。火焰升起来,把这个立法者和他的时代都照亮了,同时也向那个黑暗的囚楼送进一点彩霞。他的头发斑白,腰也弯了;他坐在那儿,用手指在石桌上刻出许多线条。他曾经统治过三个王国。他是一个民众爱戴的国王;他是市民和农民的朋友:克利斯仙二世①。他是一个莽撞时代的一个有性格的莽撞人。敌人写下他的历史。我们一方面不忘记他的血腥的罪过,一方面也要记住:他被囚禁了二十七年。

有一艘船从丹麦开出去了。船上有一个人倚着桅杆站着,向汶岛作最后的一瞥。他是杜却·布拉赫②。他把丹麦的名字提升到星球上去,但他所得到的报酬是讥笑和伤害。他跑到国外去。他说:“处处都有天,我还要求什么别的东西呢?”他走了;我们这位最有声望的人在国外得到了尊荣和自由。

①丹麦的国王克利斯仙二世(Christian den Anden,1481~1559), 联合农民和市民反对贵族的专权,但他终于被贵族推翻,而被囚禁起来。他曾经连年对外进行过战争。

②杜却·布拉赫(1546~1601),丹麦著名的天文学家,丹麦在汶岛(Hveen)的天文台就是他建立的。“杜却星球”是他发现的。

“啊,解脱!只愿我身体中不可忍受的痛苦能够得到解脱!”好几世纪以来我们就听到这个声音。这是一张什么画片呢?这是格里芬菲尔德①——丹麦的普洛米修士——被铁链锁在木克荷尔姆石岛上的一幅图画。

我们现在来到美洲,来到一条大河的旁边。有一大群人集拢来,据说有一艘船可以在坏天气中逆风行驶,因为它本身具有抗拒风雨的力量。那个相信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名叫罗伯特·富尔敦②。他的船开始航行,但是它忽然停下来了。观众大笑起来,并且还“嘘”起来——连他自己的父亲也跟大家一起“嘘”起来:

“自高自大!糊涂透顶!他现在得到了报应!应该把这个疯子关起来才对!”

①格里芬菲尔德(Peder Griffenfeld,1635~1699),是丹麦的一个大政治家。他的政策是发展工商业以增加国家财富;但首要的条件是保持国际间的和平,特别是与丹麦的邻邦瑞典保持和平。1675年丹麦对瑞典宣战,1676年3月格里芬菲尔德被捕,被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囚禁。

②富尔敦(Robert Fulton,1765~1815),美国的发明家,他设计和建造美国的第一艘用蒸汽机推动的轮船。

一根小钉子摇断了——刚才机器不能动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轮子转动起来了,轮翼在水中向前推进,船在开行!蒸汽机的杠杆把世界各国间的距离从钟头缩短成为分秒。

人类啊,当灵魂懂得了它的使命以后,你能体会到在这清醒的片刻中感到的幸福吗?在这片刻中,你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所得到的一切创伤——即使是你自己所造成的——也会痊愈,恢复健康、力量和愉快;嘈音变成谐声;人们可以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仁慈,而这仁慈通过一个人普及到大众。

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那座联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有薪水的总工程师。

历史拍着它强大的翅膀,飞过许多世纪,同时在光荣的荆棘路的这个黑暗背景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们安慰,促进我们内心的平安。这条光荣的荆棘路,跟童话不同,并不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

(1856)

这篇作品发表在1856年的《丹麦历书》上。它事实上不是一篇童话,或是故事,而是一首散文诗,由“那些造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荆棘路”的一些事迹所组成。人生的道路很少是平坦的,要完成一件有益的工作,总会碰到许多阻力。改变历史的重大工作,如革命,有时还要求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道路总是长满了荆棘。但是却有很多人选择这条荆棘路,而选择这条道路的人往往是人类的精英。“除非这个世界本身遭到灭亡,这个行列是永远没有穷尽的。”安徒生在这里只不过举出几个走“荆棘路”的人典型的例子,“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们安慰,促进我们内心的平安。”但这条荆棘路却是“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那座联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有薪水的总工程师。”所以它是光荣的。这条路不一定“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走过这条路的人,因为他们给人类造福、推动文明和历史前进,因而在人类的历史上永垂不朽。泰却歌颂《拉·比塞尔》④。

①1500年8月24日,西班牙政府派人到美洲去把哥伦布逮捕起来,用铁链子把他套着,送回西班牙。

②伽利略(Galilei,1564~1642),是意大利著名的天文学家。

③贞德(Jeanne d’Arc,1412~1431),一译冉·达克,又名拉·比塞尔(La Pucelle),是法国的女英雄。她在1429年带领6000人打退英国的侵略者。后来她被人出卖与英国人,被当做巫婆烧死。

④伏尔泰(Voltaire,1694~1779),是法国著名的作家。《拉·比塞尔》是他写的一部关于的贞德的史诗。

在微堡的宫殿里,丹麦的贵族烧毁了国王的法律。火焰升起来,把这个立法者和他的时代都照亮了,同时也向那个黑暗的囚楼送进一点彩霞。他的头发斑白,腰也弯了;他坐在那儿,用手指在石桌上刻出许多线条。他曾经统治过三个王国。他是一个民众爱戴的国王;他是市民和农民的朋友:克利斯仙二世①。他是一个莽撞时代的一个有性格的莽撞人。敌人写下他的历史。我们一方面不忘记他的血腥的罪过,一方面也要记住:他被囚禁了二十七年。

有一艘船从丹麦开出去了。船上有一个人倚着桅杆站着,向汶岛作最后的一瞥。他是杜却·布拉赫②。他把丹麦的名字提升到星球上去,但他所得到的报酬是讥笑和伤害。他跑到国外去。他说:“处处都有天,我还要求什么别的东西呢?”他走了;我们这位最有声望的人在国外得到了尊荣和自由。

①丹麦的国王克利斯仙二世(Christian den Anden,1481~1559), 联合农民和市民反对贵族的专权,但他终于被贵族推翻,而被囚禁起来。他曾经连年对外进行过战争。

②杜却·布拉赫(1546~1601),丹麦著名的天文学家,丹麦在汶岛(Hveen)的天文台就是他建立的。“杜却星球”是他发现的。

“啊,解脱!只愿我身体中不可忍受的痛苦能够得到解脱!”好几世纪以来我们就听到这个声音。这是一张什么画片呢?这是格里芬菲尔德①——丹麦的普洛米修士——被铁链锁在木克荷尔姆石岛上的一幅图画。

我们现在来到美洲,来到一条大河的旁边。有一大群人集拢来,据说有一艘船可以在坏天气中逆风行驶,因为它本身具有抗拒风雨的力量。那个相信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名叫罗伯特·富尔敦②。他的船开始航行,但是它忽然停下来了。观众大笑起来,并且还“嘘”起来——连他自己的父亲也跟大家一起“嘘”起来:

“自高自大!糊涂透顶!他现在得到了报应!应该把这个疯子关起来才对!”

①格里芬菲尔德(Peder Griffenfeld,1635~1699),是丹麦的一个大政治家。他的政策是发展工商业以增加国家财富;但首要的条件是保持国际间的和平,特别是与丹麦的邻邦瑞典保持和平。1675年丹麦对瑞典宣战,1676年3月格里芬菲尔德被捕,被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囚禁。

②富尔敦(Robert Fulton,1765~1815),美国的发明家,他设计和建造美国的第一艘用蒸汽机推动的轮船。

一根小钉子摇断了——刚才机器不能动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轮子转动起来了,轮翼在水中向前推进,船在开行!蒸汽机的杠杆把世界各国间的距离从钟头缩短成为分秒。

人类啊,当灵魂懂得了它的使命以后,你能体会到在这清醒的片刻中感到的幸福吗?在这片刻中,你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所得到的一切创伤——即使是你自己所造成的——也会痊愈,恢复健康、力量和愉快;嘈音变成谐声;人们可以在一个人身上看到上帝的仁慈,而这仁慈通过一个人普及到大众。

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那座联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有薪水的总工程师。

历史拍着它强大的翅膀,飞过许多世纪,同时在光荣的荆棘路的这个黑暗背景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们安慰,促进我们内心的平安。这条光荣的荆棘路,跟童话不同,并不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

(1856)

这篇作品发表在1856年的《丹麦历书》上。它事实上不是一篇童话,或是故事,而是一首散文诗,由“那些造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荆棘路”的一些事迹所组成。人生的道路很少是平坦的,要完成一件有益的工作,总会碰到许多阻力。改变历史的重大工作,如革命,有时还要求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道路总是长满了荆棘。但是却有很多人选择这条荆棘路,而选择这条道路的人往往是人类的精英。“除非这个世界本身遭到灭亡,这个行列是永远没有穷尽的。”安徒生在这里只不过举出几个走“荆棘路”的人典型的例子,“来鼓起我们的勇气,给予我们安慰,促进我们内心的平安。”但这条荆棘路却是“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才被指定为建筑那座联接上帝与人间的桥梁的、没有薪水的总工程师。”所以它是光荣的。这条路不一定“在这个人世间走到一个辉煌和快乐的终点,但是它却超越时代,走向永恒。”走过这条路的人,因为他们给人类造福、推动文明和历史前进,因而在人类的历史上永垂不朽。

3、妖山_安徒生童话故事

在一株老树的裂缝里有好几只蜥蜴在活泼地跑着。它们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它们讲着同样的蜥蜴语。

“嗨,住在老妖精山上的那些家伙号叫得才厉害呢!”一只蜥蜴说,“他们的闹声把我弄得两整夜合不上眼睛。这简直跟躺在床上害牙痛差不多,因为我横竖是睡不着的!”

“那儿一定有什么事情!”另一只蜥蜴说。“他们把那座山用四根红柱子支起来,一直支到鸡叫为止。这座山算是痛痛快快地通了一次风;那些女妖还学会了像跺脚这类的新舞步呢。那儿一定有什么事情!”

“对,我刚才还跟我认识的一位蚯蚓谈起过这件事,”第二只蜥蜴说。“这位蚯蚓是直接从山里来的——他昼夜都在那山里翻土。他听到了许多事情。可怜的东西,他的眼睛看不见东西,可是他却知道怎样摸路和听别人谈话。妖山上的人正在等待一些客人到来——一些有名望的客人。不过这些客人究竟是谁,蚯蚓可不愿意说出来——也许他真的不知道。所有的鬼火都得到了通知,要举行一个他们所谓的火炬游行。他们已经把金银器皿——这些东西他们山里有的是——擦得焕然一新,并且在月光下摆出来啦!”

“那些客人可能是谁呢?”所有的蜥蜴一齐问。“那儿在发生什么事情呢!听呀,多么闹!多么吵!”

正在这时候,妖山开了。一位老妖小姐①急急忙忙地走出来。她的衣服穿得倒蛮整齐,可就是没有背。她是老妖王的管家娘娘,也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她的额角上戴着一颗心形的琥珀。她的一双腿动得真够快:得!得!嗨,她才会走呢!她一口气走到住在沼泽地上的夜乌鸦那儿去。

“请你到妖山上去,今晚就去,”她说。“不过先请你帮帮忙,把这些请帖送出去好吗?您自己既然无家可管,你总得做点事情呀!我们今天有几个非常了不起的客人——很重要的魔法师。老国王也希望借这个机会排场一下!”

“究竟要请一些什么客人呢?”夜乌鸦问。

“嗳,谁都可以来参加这个盛大的跳舞会,甚至人都可以来——只要他们能在睡梦中讲话,或者能懂一点我们所做的事情。不过参加第一次宴会的人可要挑选一下;我们只能请最有名的人。我曾经跟妖王争论过一次,因为我坚持我们连鬼怪也不能请。我们得先请海人和他的一些女儿。他们一定很喜欢来拜访干燥的陆地的。不过他们得有一块潮湿的石头,或者比这更好的东西,当做座位;我想这样他们就不好意思拒绝不来了。我们也可以请那些长有尾巴的头等魔鬼、河人和小妖精来。我想我们也不应该忘记墓猪、整马和教堂的小鬼②。事实上他们都是教会的一部分,跟我们这些人没有关系。但是那也不过是他们的职务,他们跟我们的来往很密切,常常拜访我们!”

“好极了!”夜乌鸦说,接着他就拿着请帖飞走了。

女妖们已经在妖山上跳起舞来了。她们披着雾气和月光织成的长围脖跳。凡是喜欢披这种东西的人,跳起来倒是蛮好看的。妖山的正中央是一个装饰得整整齐齐的大客厅。它的地板用月光洗过一次,它的墙用巫婆的蜡油擦过一番,因此它们就好像摆在灯面前的郁金香花瓣似的,射出光辉。厨房里全是烤青蛙、蛇皮色的小孩子的手指、毒菌丝拌的凉菜、湿耗子鼻、毒胡萝卜等;还要沼泽地里巫婆熬的麦酒③和从坟窖里取来的亮晶晶的硝石酒。所有的菜都非常实在,甜菜中包括生了锈的指甲和教堂窗玻璃碎片这几个菜。

老妖王用石笔把他的金王冠擦亮。这是一根小学六年级用的石笔,而老妖王得到一根六年级用的石笔是很不容易的!他的睡房里挂着幔帐,而这幔帐是用蜗牛的分泌物粘在一起的。是的,那里面传出一阵吱吱喳喳的声音。

“现在我们要焚一点马尾和猪鬃,当做香烧;这样,我想我的工作可算是做完了!”老妖小姐说。

“亲爱的爸爸!”最小的女儿说,“我现在可不可以知道,我们最名贵的客人是些什么人呢?”

“嗯,”他说,“我想我现在不得不公开宣布了!我有两个女儿应该准备结婚!她们两个人必须结婚。挪威的那位老地精将要带着他的两个少爷到来——他们每人要找一个妻子。这位老地精住在老杜伏尔山中,他有好几座用花岗石筑的宫堡,还有一个谁都想象不到的好金矿。这位老地精是一个地道的、正直的挪威人,他老是那么直爽和高兴。在我跟他碰杯结为兄弟以前,我老早就认识他。他讨太太的时候到这儿来过。现在她已经死了。她是莫恩岩石王的女儿。真是像俗话所说的,他在白垩岩上讨太太④。啊,我多么想看看这位挪威的地精啊!他的孩子据说是相当粗野的年轻人,不过这句话可能说得不公平。他们到年纪大一点就会变好的。我倒要看看,你们怎样把他们教得懂事一点。”

“他们什么时候到来呢?”一个女儿问。

“这要看风色和天气而定,”老妖王说,“他们总是找经济的办法旅行的!他们总是等机会坐船来。我倒希望他们经过瑞典来,不过那个老家伙不是这么想法!他赶不上时代——这点我不赞成!”

这时有两颗鬼火跳过来了。这一个跳得比另一个快,因此快的那一个就先到。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大声叫着。

“快把我的王冠拿来,我要站进月光里去!”老妖王说。

几个女儿把她们的长围脖拉开,把腰一直弯到地上。

杜伏尔的老地精就站在他们面前。他的头上戴着坚硬的冰柱和光滑的松球做成的王冠;此外,他还穿着熊皮大衣和滑雪的靴子。他的儿子恰恰相反,脖子上什么也没有围,裤子上也没有吊带,因为他们都是很结实的人。

“这就是那个土堆吗?”最年轻的孩子指着妖山问。“我们在挪威把这种东西叫做土坑。”

“孩子!”老头子说,“土坑向下洼,土堆向上凸,你的脑袋上没有长眼睛吗?”

他们说他们在这儿惟一感到惊奇的事情是,他们懂得这儿的语言。

“不要在这儿闹笑话吧!”老头儿说,“否则别人以为你们是乡巴佬!”

他们走进妖山。这儿的客人的确都是上流人物,而且在这样短促的时间内就都请来了。人们很可能相信他们是风吹到一起的。每个客人的座位都是安排得既舒服而又得体。海人的席位是安排在一个水盆里,因此他们说,他们简直像在家里一样舒服。每人都很有礼貌,只是那两个小地精例外。他们把腿跷到桌子上,但是他们却以为这很适合他们的身份!

“把脚从盘子上拿开!”老地精说。他们接受了这个忠告,可并不是马上就改。他们用松球在小姐们身上呵痒;他们为了自己的舒服,把靴子脱下来叫小姐们拿着。不过他们的爸爸——那个老地精——跟他们完全两样。他以生动的神情描述着挪威的那些石山是怎样庄严,那些溅着白泡沫的瀑布怎样发出雷轰或风琴般的声音。他叙述鲑鱼一听到水精弹起金竖琴时就怎样逆流而上。他谈起在明朗的冬夜里,雪橇的铃是怎样叮当叮当地响,孩子们怎样举着火把在光滑的冰上跑,怎样把冰照得透亮,使冰底下的鱼儿在他们的脚下吓得乱窜。的确,他讲得有声有色,在座的人简直好像亲眼见过和亲耳听过似的:好像看见锯木厂在怎样锯木料,男子和女子在怎样唱歌和跳挪威的“哈铃舞”。哗啦!这个老地精出乎意料地在老妖小姐的脸上接了一个响亮的“舅舅吻”⑤。这才算得是一个吻呢!不过他们并不是亲戚。

现在妖小姐们要跳舞了。她们跳普通步子,也跳蹬脚的步子。这两种步子对她们都很适合。接着她们就跳一种很艺术的舞——她们也把它叫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舞。乖乖!她们的腿动得才灵活呢!你简直分不出来,哪里是开头,哪里是结尾;你也看不清楚,哪里是手臂,哪里是腿。它们简直像刨花一样,搅混得乱七八糟。她们跳得团团转,把“整马”弄得头昏脑涨,不得不退下桌子。

“嘘嘘!”老地精说,“这才算得是一回大腿的迷人舞呢!不过,她们除了跳舞、伸伸腿和扇起一阵旋风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你等着瞧吧!”妖王说。

于是他把最小的女儿喊出来。她轻盈和干净得像月光一样;她是所有姊妹之中最娇嫩的一位。她把一根白色的木栓放在嘴里,马上她就不见了——这就是她的魔法。

不过老地精说,他倒不希望自己的太太有这样一套本领。他也不认为他的儿子喜欢这套本领。

第二个女儿可以跟自己并排走,好像她有一个影子似的——但是山精是没有影子的。

第三个女儿有一套完全不同的本领。她在沼泽女人的酒房里学习过,所以她知道怎样用萤火虫在接骨木树桩上擦出油来。

“她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老地精说。他对她挤了挤眼睛代替敬酒,因为他不愿意喝酒太多。

现在第四个妖姑娘来了。她有一架很大的金竖琴。她弹第一下的时候,所有的人就都得照她的意思动作。

“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老地精说。不过他的两位少爷都已从山里走出来,因为她们已经感到腻了。

“下一位小姐能够做什么呢?”老地精问。

“我已经学会了怎样爱挪威人!”她说,“如果我不能到挪威去,我就永远不结婚!”

不过最小的那个女儿低声对老地精说:“这是因为她曾经听过一支挪威歌的缘故。歌里说,当世界灭亡的时候,挪威的石崖将会仍然作为纪念碑而存在。所以她希望到挪威去,因为她害怕灭亡。”

“呵!呵!”老地精说,“这倒是说的心坎里的话!最后的第七个小姐能够做什么呢?”

“第七位头上还有第六位呀!”妖王说,因为她不会计算数字。可是那第六位小姐却姗姗地不愿意出来。

“我只能对人讲真话!”她说,“谁也不理我,而我做我的寿衣已经够忙的了!”

这时第七位,也是最后的一位,走出来了。她能够做什么呢?她能讲故事——要她讲多少就能讲多少。

“这是我的五个指头?”老地精说。“把每个指头编一个故事吧!”

这位姑娘托起他的手腕,她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它戴着一个戒指,好像它知道有人快要订婚似的,当她讲到“金火”的时候,老地精说,“把你握着的东西捏紧吧,这只手就是你的!我要讨你做太太!”

妖姑娘说,“‘金火’和‘比尔——玩朋友’⑥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留到冬天再讲给我听吧!”老地精说。“那时我们还可以听听关于松树的故事,赤杨的故事,山妖送礼的故事和寒霜的故事!你可以尽量讲故事,因为那儿还没有人会这一套!那时我们可以坐在石室里,烧起松木来烤火,用古代挪威国王的角形金杯盛蜜酒喝——山精送了两个这样的酒杯给我!我们坐在一起,加尔波⑦将会来拜访我们,他将对你唱着关于山中牧女的歌。那才快乐呢。鲑鱼在瀑布里跳跃,撞着石壁,但是却钻不进去!嗨,住在亲爱的老挪威才痛快呢!但是那两个孩子到什么地方去了?”

是的,那两个孩子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他们在田野里奔跑,把那些好心好意准备来参加火炬游行的鬼火都吹走了。

“你们居然这样胡闹!”老地精说,“我为你们找到了一个母亲。现在你们也可以在这些姨妈中挑一个呀!”

不过少爷说,他们喜欢发表演说,为友情干杯,但是没有心情讨太太。因此他们就发表演说,为友情干杯,而且还把杯子套在手指尖上,表示他们真正喝干了。他们脱下上衣倒在桌子上呼呼地睡起来,因为他们不愿意讲什么客套。但是老地精跟他的年轻夫人在房里跳得团团转,而且还交换靴子,因为交换靴子比交换戒指好。

“现在鸡叫了!”管家的老妖姑娘说。“我们现在要把窗扉关上,免得太阳烤着我们!”

这样,妖山就关上了。

不过外面的那四只蜥蜴在树的裂口里跑上跑下。这个对那个说:

“啊,我喜欢那个挪威的老地精!”

“我更喜欢他的几个孩子!”蚯蚓说。不过,可怜的东西,他什么也看不见。

①原文是Elverpige,据丹麦的传说,老妖小姐像一个假面具,前面很好看,后面则是空的。

②根据丹麦的古老迷信,每次建造一个教堂的时候,地下就要活埋一匹马。凡是一个人要死,这匹马就用三只腿在夜里走到他家里来。有些教堂活埋一只猪。这只猪的魂魄叫做“墓猪”。“教堂小鬼”(Kirkegrimen)专门看守墓地;他惩罚侵害墓地的人。

③根据丹麦的传说,沼泽地上住着一个巫婆。她天天在熬麦酒。天下雾就是她熬酒时冒出来的水蒸气。

④这是丹麦的一个成语:“白垩岩上讨太太”(Han tog sin kone paa krjd),即“不费一文讨太太”的意思。

⑤原文是Morbroder-Smadsk,意义不明。许多其他文字的译者干脆把它译成“一个吻”。大概这种吻是亲戚之间的一种表示亲热的吻,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⑥这儿是双关的意思,根据欧洲的习惯,把手交给谁,即答应跟谁订婚的意思。

⑦这是挪威传说中的一种善良的田野妖精。